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83 鎮寶石碑

梁冰此時的模樣,有些像迷迷瞪瞪的小女孩,性感紅唇微扁,絕美冰冷的容顏上掛著一絲懊惱,哪還有一絲女王般的強大氣場。
  陳汐見此,不由摸了摸鼻子,實在難以想象,自己只是掌握了符兵道寶的煉制之法而已,何必激動成這般模樣?
  似看出他心思,梁冰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得了便宜還賣乖。”說到這,她還是忍不住道:“我這銀光梭真的可以再提升威力?”
  陳汐點頭:“必然是可以的。”
  得到確定答復,梁冰眼睛一下子變得明亮,盈盈如波,凝視著陳汐,滿含期待之色。
  “不過以我現在的修為,很難去祭煉一件宙光階仙器。”陳汐聳了聳肩,無奈說道。
  梁冰一怔,有些失望,忍不住咬了咬瑩潤的紅唇,幽幽輕嘆道:“這樣啊,看來我還是有些太急了。”
  “不過……”
  不等陳汐說完,梁冰已是沒好氣橫了他一眼,道:“有話直接說完,不要斷斷續續的,搞得我心緒一高一低,你這人可太壞了。”
  聲音,已是帶上一抹嬌嗔之色,配上她那絕美性感的容顏,窈窕火辣的身段,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魅惑。
  看得陳汐也是一呆,如此近距離,對方又如此美艷絕倫,吐氣如蘭,面對這樣一副驚心動魄的誘人畫面,沒感覺的絕對不是正常男人。
  梁冰似也注意到不妥,微微一干咳,神色已恢復過來,心卻是一陣羞惱,該死,自己居然失態了,都是銀光梭害的!
  陳汐這是也是清醒過來,感覺氣氛有些微妙,當即直接道:“我雖無法幫你煉制,可是你可以啊。”
  梁冰愕然,伸手指著自己鼻:“我?”
  陳汐點頭笑道:“我將重新煉制的法門傳授于你,不就可以了?”
  梁冰心一顫,怔怔道:“這樣做,不會有什么不妥嗎?”
  哪怕她心迫切想要提升銀光梭的威力,可也是很清楚,這可是神衍山的不傳之秘,別說他們梁家,就是其他古、羅、殷三家,也根本沒有資格獲得其傳承。
  因為他們的先祖,充其量也僅僅只是神衍山之主身旁的侍道者,而非親傳弟,又哪可能獲得這等傳承?
  陳汐一瞥梁冰,就猜到了她心的擔憂,不由笑道:“只是指點煉器而已,又非私自外泄什么法門,干系不大。”
  梁冰這才長松了一口氣,遍體輕松,說實話,若陳汐執意要把煉制符兵道寶的法門傳授給她,她反而不敢接受,因為她可是清楚,神衍山的傳承可不是她梁家能夠染指的。
  陳汐這樣做,并不算外傳法門,又能幫她解決銀光梭的問題,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接下來,陳汐沒有在遲疑,找出一枚空白玉簡,將有關銀光梭的祭煉之法一一記錄其上,然后交給了梁冰。
  梁冰如獲至寶,又和陳汐聊了一陣,就火急火燎離開了,一副恨不得連夜將銀光梭重新祭煉一番的迫切模樣。
  陳汐啞然,倒也很理解梁冰的心情。
  沒有再耽擱時間,陳汐徑直進入星辰世界,開始靜修打坐,凝練法則。
  他如今剛晉級天仙期,修為上短時間內暫時難有突破,所以把心思放在了凝練法則之上。
  除了五行、陰陽之外,他還掌握著風、雷、星辰、不朽、造化、彼岸、沉淪、湮滅等等大道奧義,且都達到了圓滿之境。
  對于別人而言,凝練法則之前,首先需要掌握大道奧義,且將大道奧義臻至圓滿境界,方才能夠辦到,過程極為曲折艱辛,畢竟不是誰都擁有那么高的參道悟性的。
  而對于此刻的陳汐而言,凝練法則也僅僅只不過是時間的長短而已,已不存在任何的滯澀阻礙。
  他現在要做的,便是凝練風、雷兩種大道法則!
  ……
  ……
  梁家大廳,燈火通明。
  梁家家主梁天恒坐在上首主座,正在品茗。
  “族長,殷德昭再過一刻鐘就會抵達。”這時候,大殿外走進一位黑衣老者,朝梁天恒微一躬身,便開口說道,“據殷家那邊傳來的消息,這次是殷德昭孤身一人前來,并未帶其他人。”
  “嘿,這殷老狗自從坐上殷家之主的位置,膽倒是變得越來越大了啊。”梁天恒輕笑,旋即揮手道,“你下去吧。”
  黑衣老者點了點頭,正待離開,旋即又忍不住道:“族長,這次真要不惜一切代價保住那陳汐嗎?”
  梁天恒淡淡瞥了對方一眼,慢條斯理道:“怎么,有什么不妥嗎?”
  黑衣老者沉吟道:“咱們梁、古、羅、殷四大符道世家,自太古延續至今,彼此先祖也曾并肩而戰,跟隨神衍山之主修行過,關系匪淺。”
  頓了頓,他繼續道:“雖說如今各自家族的年輕弟相互競爭,偶有仇怨,可也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
  “此次因為一個陳汐,殷家已是大動肝火,決意不恤一切代價要將其除掉,若咱們與之對抗,只怕會徹底陷入和殷家敵對的狀態,那對我梁家可有些弊大于利了。”
  梁天恒靜靜聽完這一切,半響才曬然搖頭道:“徹底敵對又如何?難道你以為我會怕了殷德昭那老狗?”
  黑衣老者苦笑:“族長,您應該知道我并非此意,只是不忍見咱們梁家利益受損而已。”
  梁天恒見此,若有所思道:“咱們梁氏的族人,是不是大多都是這么認為的?”
  黑衣老者點了點頭。
  “還真是……”梁天恒聞言,不由搖了搖頭,一時不知該怎么形容了。
  旋即,他那溫潤俊雅的臉頰上浮起一抹睥睨之色,揮手道:“那你就告訴他們,就是咱們梁氏基業毀于一旦,也要保住陳汐!誰敢有怨言,讓他們來找我!”
  聲音鏗鏘決然,顯得霸道之極。
  黑衣老者心一震,終于明白,族長是鐵了心要保陳汐了,其或許有什么玄虛,可他卻不敢再多問,匆匆離開。
  就在黑衣老者剛離開不久,梁冰的身影出現在大殿前,人還未到,那清冽的聲音已是傳了過來,帶著一絲喜悅,“父親,我找到提升銀光梭威力的辦法了,您這次可一定要幫幫我!”
  “哦?從哪里得來的?我記得這些年來,你可是找到了各種辦法,可卻沒有一次成功的,有好幾次更是差點把銀光梭給毀了的。”
  梁天恒唇邊泛起一抹笑意,調侃了一句。
  梁冰俏臉一紅,旋即絕美容顏上浮起一抹傲然之色,哼道:“這次絕對可以成功!”
  梁天恒哈哈大笑:“你這話都說不知多少次了,我耳朵都聽出老繭嘍。”
  說著,他拿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這才道:“你來的也正好,待會殷家之主殷德昭便會前來,你也聽聽這老狗會提出什么條件,身為咱們梁氏的繼承人,不僅要實力夠強,還要懂得利益的取舍和博弈。”
  梁冰哪有心思聽這些,見父親一副不信任自己的模樣,她登時有些惱了,“我這次說的是真的!”
  梁天恒微微一怔,又啜了一口茶水,這才笑吟吟道:“好好好,你說來聽聽,這次的方法是從哪個古老門派獲得的?”
  “你自己看!”
  見父親依舊在調侃自己,梁冰不由氣惱,抬手將玉簡丟了過去。
  “你這丫頭,也太沒大沒小,為了一件寶物……”梁天恒抬手接過來,目光隨意一瀏覽過去,聲音突然戛然而止。
  神色,也是變得認真少許。
  “咦!”
  半響后,梁天恒神色已是變得認真之極,也顧不得調侃梁冰,眸光湛然,眉頭微皺,緊緊盯著手玉簡。
  “這是從哪里來的?”
  許久之后,當梁天恒抬起頭時,神色已帶上一抹驚奇之色。
  梁冰卻是不言,抱臂于胸,櫻唇微翹,一副早知道你會如此的模樣。
  梁天恒苦笑,道:“你這丫頭,還跟爹慪氣呢,趕緊說,這是從哪里來的?若我推測不錯,這次的確有可能將你那銀光梭的威力提升一番。”
  說到最后,他神色已變得嚴肅起來。
  梁冰見此,心的氣終于消退不少,也不再隱瞞,道:“是陳汐交給我的。”
  啪!
  梁天恒手一哆嗦,茶盞掉落地面,摔的粉碎,可他卻顧不得這些,驚道:“這該不會是神衍山有關符兵道寶的祭煉法門吧?”
  聲音并無多少喜悅,是純粹的震驚。
  “不是,我可沒膽染指那等法門,這是陳汐針對我的銀光梭,提供的祭煉法門。”梁冰當即解釋道,她知道父親誤會了。
  梁天恒這才松了一口氣,道:“那就好,神衍山的法門,的確不容染指,在仙界的無數歲月,可有不少勢力因為貪圖神衍山寶物,最終……”
  最終什么,他沒說,但梁冰卻很清楚,輕聲道:“我知道輕重的。”
  “冰兒,你這次做的很好,非常好!哈哈哈……”梁天恒直勾勾打量梁冰許久,突然又笑起來,越笑聲音越大,震蕩整個大殿。
  梁冰微微一呆,有些猜不到父親的心思。
  “天恒兄如此大笑,莫非有什么喜事發生不成?”
  便在此時,大殿外倏然傳來一道低沉陰柔的聲音,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卻帶著一股獨特的韻律,仿若道音妙諦在響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