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86 晉級突破

從那天夜里開始,整個南梁仙洲都漸漸得知了殷家家主含怒而歸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無數嘩然。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殷妙妙說出的話,并未被得到徹底履行!
  換而言之,哪怕就是在現實之中,殷家想要處死陳汐,首先要問梁家同意不同意!
  無數人驚嘆,實在很難想象,為何梁家不惜開罪殷家,也要維護一個和自己家族并無血緣關系的年輕人。
  唯有羅家、古家皆都隱約清楚其中內幕,不過既然梁家沒有透露出什么有關陳汐的風聲,他們自然也不會多此一舉。
  此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無論羅家,還是古家都是這么認為的,畢竟,哪怕陳汐不是神衍山弟,可必然也很其有著某種關系,這等秘密,可絕不能公布于眾了,否則被殷家得知,以后哪還有什么熱鬧可看?
  不錯,他們就是打著看熱鬧的心思,巴不得殷家把陳汐徹底得罪慘呢,并且如此也能測試一下,神衍山那邊對陳汐的態度,不是嗎?
  大人物們的心思,并未能影響人們對陳汐的好奇和議論。
  也因為這件事,令得陳汐的名聲反而越來越大,當然,有關他的非議也是最多的。
  不過也是從那天起,武皇域卻是再尋覓不到了陳汐的蹤跡,這讓許多人懷疑,面對殷家的盛怒,陳汐也是不得不暫避風頭,蟄伏了起來。
  對于這些風風雨雨,陳汐并不清楚,因為他從那天起,一直在星辰世界閉關,心無旁騖,凝練法則。
  時光荏苒,如梭如箭,轉眼已過去了一個月時間。
  而陳汐,已經在星辰世界閉關了五個月。
  這段時間,他又掌握了風、雷兩種法則,戰力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而像其他諸如星辰、彼岸、沉淪等法則,他卻是再無法凝練。
  的確無法凝練。
  陳汐隱約能感知到,這就是屬于天仙境界對大道法則所掌控的極限所在,想要再掌握凝練更多法則,就必須再把修為提升一個境界。
  不是天仙后期,也不是天仙圓滿境界,而是玄仙之境!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五行、陰陽、風雷,種大道法則,恰代表著之數,者,數之極,所謂歸一,陳汐所掌握的種大道法則,在某種意義上而言,已是極限之數。
  除非能打破自身所在的天道法則之力,沖破一種來自天地的桎梏和枷鎖,或許能無限掌控大道法則。
  可別忘了,仙人所掌控的法則,皆來源于天道之,當打破天道規則時,那也就意味著將被天道法則摒棄。
  這就是極限的意義所在,是極致,無法再突破。
  而玄仙之境,則是更高一種層次,恰如歸一,又從一而始了。
  總之,天仙境,陳汐已哪怕掌握了更多的大道奧義,也僅僅只能凝練出種大道法則,這就是極限,屬于仙界天道之下的一種規則。
  其實單單只凝練風、雷兩種法則,并未花掉陳汐多少時間,在星辰世界這五個月,他花費世界更多的,乃是自身修為的錘煉上。
  因為有蒼梧幼苗之助,他已是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將天仙期的力量徹底鞏固,并且達到了一種飽和圓滿的程度。
  距離突破天仙后期,已是不遠了。
  這便是陳汐這五個月所做取得的成效,當然,若換算成外界的時間,也才過去一個月而已。
  對于其他天仙強者而言,這種成效足以用奇跡來形容,可對陳汐而言,卻顯得很尋常,甚至,他還有些卻不滿意。
  因為次閉關的時間之久,已超出了他的規劃,原本是要沖擊天仙后期的,卻還是差了一步。
  “罷了,也是時候磨礪一下戰力了,依我如今的戰力,相較于戰斗殷萬尋那次,應該強了不止一籌而已,也不知梁冰會給自己找什么層次的對手了……”
  陳汐從打坐醒來,略一思索就長身而起,離開了星辰世界。
  ……
  ……
  當陳汐剛走出密室,就看見梁冰從遠處行來,步伐歡快,神采飛揚,配上那修長窈窕的身段,絕美傾城的容顏,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誘人魅力。
  “咦,你出關了。這么說我來的很巧嘍?”遠遠地,梁冰看見陳汐,不由驚喜道。
  “的確很巧,我也正打算找你呢。”陳汐笑道。
  “是為了磨礪戰力?”
  梁冰打量了陳汐一番,發現一個月不見,陳汐的修為竟然隱隱又發生了變化,周身氣機變得愈發強大,如淵如獄,內斂于內,若非仔細觀察,很難看出其的微妙變化。
  陳汐點了點頭。
  “那就走吧。”
  梁冰不是那種拖泥帶水的性格,當即就帶著陳汐轉身向練武場行去。
  “你前來找我又是為了何事?”路上,陳汐問道。
  “我的銀光梭祭煉成功了,威力足足提升了近一半!”梁冰按捺不住心的喜悅,眸光盈盈,如湖水般明媚。
  陳汐暗道:“近一半?明明可以提升成威力的……”
  他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過來,想來是那位幫梁冰祭煉法寶的煉器師水平有些稍弱,所以才造成的。
  若是梁冰知道陳汐的心思,非無語苦笑不得,因為此次幫她祭煉銀光梭的,正是她的父親梁天恒。
  ……
  ……
  梁家的練武場,廣袤無比,地面鋪砌著堅硬無比的混元仙鐵,四周則被一層禁制籠罩,足擋得下大羅金仙的全力攻擊。
  此時,練武場上已是有許多身影在其穿梭,錘煉仙術,磨礪己身,顯得熱鬧非凡。
  “咦,是大小姐。”
  “大小姐來了!”
  “大小姐。”
  當梁冰帶著陳汐抵達時,頓時迎來一陣寒暄之聲,看向梁冰的目光都帶著敬畏,而看向陳汐的目光則充滿好奇。
  “你去通知梁坤,讓他去一號煉武臺見我。”
  梁冰對此早已習之以常,當即叫住一名弟,囑咐了一聲,就帶著陳汐穿過人群,朝遠處的一座擂臺行去。
  “那年輕人就是陳汐吧?”
  “不錯,正是他,前些日聽說,大小姐要安排族的高手一一和這陳汐切磋,如今看來,果然是真的了。”
  “什么?居然有這樣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說,快,一起去一號煉武臺看看去。”
  “對,一起去看看。梁坤大哥可是咱們族的一流好手,擁有玄仙期修為,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一百三十五位,而那陳汐也不差,在武皇域鬧得沸沸騰騰,據說如今的排名已在第一百五十四位,他和梁坤大哥之間的對決,絕對精彩紛呈了。”
  “走,一起去。”
  練武場上,大多數梁氏弟都聽說過陳汐的名頭,畢竟,現如今放眼整個南梁仙洲,除了殷妙妙,就屬陳汐的名字最響亮了。
  他在武皇域所做的一件件事情,更是成了眾人茶余飯后的談資和話題,此時見陳汐有可能和梁坤發生一戰,哪還忍耐得住,當即都紛紛涌了過去,欲要觀戰。
  一號煉武臺。
  當陳汐和梁冰抵達時,就看見煉武臺四周早已涌滿了身影,都在翹首以盼,一副期待好奇的模樣。
  很快,一名臉色漆白,眸光狹長,一襲黑衣的青年走了過來,引起了在場不少梁家弟的轟動。
  顯然,他就是梁坤了,且看眾人反應,他在梁家年輕一代也有著很高的威望。
  “大小姐。”梁坤行來,徑直朝梁冰點了點頭。
  “這是陳汐,今天是你的對手,拿出你全部的本領,全力一戰。”梁冰簡簡單單介紹了一句。
  “陳汐,我知道你,雖是現實,但我會全力以赴的。”梁坤扭頭,看了一眼陳汐,神色平靜而認真。
  “如此最好,還請賜教。”陳汐笑道。
  “賜教不敢當,只是切磋而已。”
  梁坤說話時,人已凌空飛臨到了擂臺之上,身影一挺,如槍般筆直,整個人釋放出一股凌厲肅殺的氣息,如有實質,擴散八方,引得人群又是一陣嘖嘖驚嘆。
  見此,陳汐也不拖沓,當即走上擂臺,和梁坤遙遙對持,抬手道:“請。”
  鏘!
  梁坤抽出一柄雪亮單刀,橫腰錯馬,擺出一個簡簡單單的起手式,這是示意尊重。
  下一刻,他整個人的氣勢再次一變,手單刀嗡鳴,猶如驚濤怒浪,彌漫出一股凌厲肅殺,肆意奔放的氣勢。
  陳汐神色沉靜,波瀾不驚,心卻暗暗點頭,單憑氣勢就能看出,這梁坤的實力,應該比殷萬尋稍強一分,頗為不弱。
  轟!
  下一剎那,梁坤已是持刀劈斬而來,刀勢如大雪飛揚,氣勢磅礴,森寒凌厲,劃破虛空時,傳出一陣奔騰轟鳴之音,震耳欲聾。
  那種情景,宛如大雪崩山,洪水決堤,端的是雄渾霸道。
  陳汐見此,最終還是祭出了劍箓,橫劍格擋,輕飄飄一劍,就將這一道刀勢化解,動作輕松愜意,游刃有余。
  梁坤狹長的眼眸一瞇,寒光乍現,這寥寥一擊的試探,已讓他清楚陳汐實力果然如傳聞那般強勁,不容小覷。
  這一刻,他才真正的開始從內心重視起眼前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