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87 人氣爆棚

唰!
  梁坤不敢再遲疑,一道耀眼而雪亮的刀浪奔騰而起,撕裂虛空,裹挾著一股凌厲霸道的氣勢劈斬而出。
  他已動用上全力,再沒有任何的輕視,儼然把陳汐當做了畢生大敵看待,因而這一刀劈出時,法則熾盛,盡顯刀道精髓,氣勢迫人無比,直似可以斬殺陰陽,絞碎山河!
  觀戰的梁氏子弟愕然,似沒想到,甫一開戰之初,梁坤怎么突然就施展出了全力,唯有一小部分眼力毒辣之輩看出,陳汐很不簡單!
  剛才那甫一交手的一擊,看似化解的輕描淡寫,實則已顯現出陳汐那超乎尋常的恐怖戰力,否則決不會達到這般舉重若輕,大巧若拙的效果。
  面對這一刀,陳汐神色平靜,只是在刀浪快要抵達時,這才一抖腕,挽起一朵簡潔利落的劍花,叮的一聲,再次將對方攻勢化解。
  這讓梁坤的神色變得愈發凝重,不等招式用來,跨步上前,刀勢如狂,一瞬間居然斬出千百道雪亮刺目的刀芒。
  每一道刀芒,都猶如實質,綻放瀲滟澎湃的法則之力。
  千百道刀芒劈斬而出,恰似千百掛瀑布從蒼穹上倒卷傾瀉而下,若萬馬奔騰,密不透風,近乎完美無瑕。
  這一擊,既是一往直前般的攻殺,又是一種滴水不漏的防御,儼然不打算和陳汐拆招,而是要和他硬拼!
  因為梁坤已看出,陳汐在劍道的修為,明顯要比自己在刀道上的修為更為恐怖,已堪比劍道大宗師的地步,一劍衍萬法,而自己還未臻至一刀破萬法的地步。
  所以,唯有硬拼!
  在他想來,陳汐戰力的確超出尋常的強大,可若硬拼修為,自己玄仙期的修為還能占據不到一絲優勢嗎?
  果然,這一擊正如梁坤所料想那般,陳汐選擇了和自己硬拼,刀劍相撞,產生一股驚天轟鳴,狂暴的波動擴散四周,震得整座煉武臺都劇烈顫抖一下,若非其上有強大的禁制防御,只怕早已毀于這一擊之了。
  可令梁坤萬沒想到的是,這一次硬拼,他竟沒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被震得手腕發麻,身軀不受控制地蹬蹬蹬朝后退出三步!
  好渾厚的仙力!
  這還是一名天仙境修為能夠擁有的嗎?
  一剎那間,梁坤臉色變得凝重無比,望向陳汐的目光,隱隱已帶上一抹驚疑之色。
  而觀戰眾人則也都心一震,老天,這一擊之,梁坤居然明顯處于下風了!這陳汐果然是個怪胎啊!
  “再來!”
  梁坤一聲大喝,再次攻殺而至,招式和氣勢變得愈發強大,可惜,卻總被陳汐輕松化解掉。
  這讓觀戰眾人都有一種錯覺,陳汐就好比潛流碣石,任憑驚濤駭浪沖刷,兀自巋然不動,亦無法撼之。
  直至后來,梁坤已是站得氣喘吁吁,額頭汗漬淋漓,可反觀陳汐,依舊一副云淡風輕,沉靜從容的模樣。
  明眼人都已看出,梁坤只怕快要落敗了……
  見此,梁冰那一對清眸也不由泛起一抹驚艷之色,距離陳汐上次擊敗殷萬尋,才剛剛過去一個月時間而已,可如今,他的實力居然又提升了許多,變得令她都難以看出其真正的底線究竟在哪里!
  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不打了,我不如你。”
  煉武臺上,梁坤突然收手,粗重喘息說道,他并未流露出什么不甘失落之色,眼眸反而有著一抹由衷的欽佩。
  他很清楚,陳汐已經讓了自己太多,否則早在開戰之初,就能擊敗自己,若自己再不知進退,那可有些不知好歹了。
  眾人嘩然,哪怕早已猜到了這一戰的結局,可當聽到梁坤親口承認不如陳汐時,依舊不免心生一抹震撼。
  這陳汐,果然如傳聞那般強大啊!
  一時之間,那些之前對陳汐真正實力還略有懷疑的梁氏弟,對陳汐的看法也都不知覺間發生了改變。
  陳汐笑著拱了拱手,并未多說什么。
  “好了,梁坤你今天表現不錯,待會去庫房領取三千顆仙石作為獎勵。”
  見此,梁冰站出身,清聲吩咐了一句,而后將目光落在身旁的青年身上,“梁群,你上煉武臺和陳汐切磋。”
  梁群!
  眾人一怔,這才驚訝發現,原來不知何時,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一百二十二位的梁群,已是來到了場。
  梁群模樣普通,骨骼粗大,一襲粗布麻衣,看起來有些寒酸,可靜靜立在那里,卻自有一股堅毅沉凝,不動如山的氣魄。
  他和梁坤一樣,同為玄仙期強者,可周身氣息,卻無疑要強大不少,甚至,有不少梁氏弟看向他的目光,隱隱帶著一抹忌憚之色。
  就連梁坤見到他,也微微一怔,拱手道:“梁群大哥。”聲音帶著一絲恭敬。
  梁群微微一頷首,徑直來到煉武臺上,朝陳汐道:“還請動用全力,無須留手。”
  此言一出,滿場嘩然,這豈不是說,剛才陳汐和梁坤那一戰,還有所保留?這未免太令人震驚。
  這時候,梁冰也開口道:“不錯,陳汐,這些皆都是我梁氏弟,拿出你真正的實力,才是對他們的尊重。”
  見梁冰也如此說,眾人登時徹底明白,陳汐果然有所保留,心震驚之余,不免泛起一抹復雜之色,這年輕人,可僅僅才天仙期啊!
  跨境而戰本就極為逆天了,可他居然還有所保留……這若是讓其他自詡天才驕的和他一比,非羞愧死不可。
  陳汐聞言,怔了怔,便點了點頭。
  他在和梁坤對戰時,的確有所保留,并且保留了不止一點,想當初,他對戰殷萬尋的時候,可是單憑同時四種法則之力,就將對方給擊成重傷!
  而如今,他不僅修為上變得深厚許多,且又掌握了風、雷兩種大道法則,已是將法則的掌控力量臻至了天仙境的極限地步,才只比殷萬尋強上一絲的梁坤,又哪可能是他的對手?
  甚至在和梁坤交戰之初,若非考慮到要照顧對方的顏面,陳汐都沒打算動用劍箓!
  不錯,剛才一戰,陳汐的確是心存照顧對方顏面的意思,不忍梁坤敗的太難堪,畢竟對方是梁氏族人,且是同輩之的佼佼者,剛上臺就被自己轟下去,那可有些不地道了。
  “請賜教!”
  梁群略一拱手,雙眸冷光激射,整個人氣勢頓時一變,猶如一座巍峨雄峻的大山拔地而起,彌漫著一股渾厚若實質的土行法則之力,透著一股堅毅無畏的大氣魄。
  那沉凝如山岳的氣勢,甚至摩擦得四周虛空都發出尖利聲音,寸寸震動、崩亂、塌陷,形成一個漩渦般的虛空漣漪,顯得可怖之極。
  轟!
  下一刻,他雙掌結出一個神秘古印,橫空而起,朝陳汐鎮殺而下,掌印泛光,土行法則凝練到極致,給人以無可阻擋般的沉重氣勢。
  “大山河印!”
  有人驚呼,認出這門仙術,乃是梁家的鎮族傳承之一,一經施展,掌印如山河,鎮壓社稷,分化經緯,厲害之極。
  嗡!
  與此同時,陳汐眼眸一瞇,悍然出動,既然打算不留手,他哪還會再有所猶疑,持劍而上,周身彌漫億萬符,一劍劈斬而出。
  一剎那間,一道通天般浩瀚的五色劍氣沖霄而起,煌煌若斑斕之日,綻放出無量五彩熾盛光,覆蓋天地。
  感受到這一道劍氣的可怕,梁群堅毅的面容流露出一抹驚色,猛地發出一聲暴喝,那大山河印被其催逼到極致,毫無保留。
  轟!
  掌印和劍氣相撞,整個煉武臺上仙霞爆綻,震音如雷,虛空化作粉碎漣漪呼嘯八方,令一切都陷入一種大混亂之。
  周圍眾人更是駭得連連倒退,唯恐煉武臺毀滅,其內的亂流擴散而出,波及到自己了。
  這還只是剛開始交鋒的第一擊,就能產生如此可怖的威勢,著實令人難以心靜,也從側面證明,剛才的陳汐的確是有所保留。
  砰!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一道身影猛地從那煉武臺上倒飛而出,人在半空,已是咳血連連,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軀。
  而當看清那一道身影的模樣時,在場眾人心狠狠一抽搐,被一股難以言喻的震駭所淹沒。
  那……居然是梁群!
  開戰至今才僅僅一擊而已,他居然敗了!
  眾人目瞪口呆,和剛才梁坤那一戰相比,眼前這一幕無疑要更震撼人心.
  因為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誰能想象,實力比梁坤強大不少的梁群,居然甫一上擂臺,就被一擊之間給轟了出去?
  其實想要解釋也很簡單,之前和梁坤那一戰,陳汐保留太多,而現在和梁群這一戰,他已是施展出真正的力量。
  因而造成的沖擊力要顯得更為強烈和震撼。
  這就是不比較不知道,一比較嚇一跳。
  “單憑你如今的實力,已足以在前百名之內爭鋒了。”
  那梁群踉蹌站穩身軀,擦掉唇角的血漬,看著煉武臺上那一道峻拔身影,他那堅毅的臉頰上也不由浮起一抹苦笑,搖頭道:“還真是令人想不到……我承認,以后殷妙妙只怕真會被你超越了。”
  聞言,眾人又是一陣嘩然,這個評價,可著實有些驚人了。
  可梁冰卻是一皺秀眉,不悅道:“殷妙妙算什么,能和陳汐相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