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088 炎靈伏魔刀

梁冰的話,比梁群的評價還霸氣,聽得眾人都是一陣無語,感覺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心臟非受不了不可。
  幸好,下一刻,梁冰已是轉移注意力,將目光落在了身旁其他數名青年男女身上。
  這些青年男女,皆都是受到剛剛抵達的梁氏年輕一代中的頂尖強者,排名幾乎清一色都在前一百名之列,一個個實力非凡,不乏玄仙后期的存在。
  這樣的年輕弟子,在梁氏宗族內皆都地位崇高,尋常極少能見到他們一同出現,也只有梁冰這位家族繼承人,才能將他們召喚過來。
  可此時,當目睹了梁群被陳汐一劍給劈下擂臺之后,這些年輕弟的臉色卻是一個個變得驚疑不定,凝重起來。
  “你們誰上去和陳汐……”
  梁冰斟酌了一下措辭,正待說些什么,就被一名高大青年苦笑打斷道:“大小姐,我們好不容易才沖擊到今日的名次,就不必再拿來當做磨刀石了吧?”
  此話一出,令得附近其他梁氏弟的神色都變得有些怪異起來,這是沒有必勝把握,所以不愿和陳汐一戰嗎?
  這可有些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
  不過細細一想,大多數人也都表示了理解,畢竟,這陳汐實力太過逆天,不可以常理揣度,雖說僅有天仙期的修為,可卻連排名第一百三十五位的梁坤和第一百二十二位的梁群都敗于其手,誰還敢以等閑視之?
  梁冰秀眉一挑,目光看了看其他人,道:“你們也都不愿意?”
  其他年輕男女互望了一眼,皆都點了點頭,他們的確并無戰勝陳汐的絕對把握,所以不愿當做陪練,和對方切磋,萬一失敗了,那可有些太丟臉了。
  并且,傳出去也不好聽,像當初在武皇域挑戰陳汐的殷渾、殷萬尋,如今都已淪為南梁仙洲的一個笑柄,哪怕大家都清楚,陳汐實力絕非像其所擁有的修為那般簡單,可這傳出去終究不太好聽。
  試想一下,以后出門,人們指指點點說,瞧,這家伙玄仙期的修為,居然敗在了一個天仙期的年輕人手……這種感覺,太讓人難以接受了,不是嗎?
  當然,如果贏了,那就可以揚眉吐氣了,可關鍵是,他們并無取得勝利的把握,兩相權衡,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拒絕。
  梁冰見此,不由狠狠罵了一聲“沒骨氣!”
  眾人苦笑,不敢多解釋,也沒辦法解釋,若是陳汐換做另外一個玄仙強者,哪怕就是比他們強大,他們也敢上去一戰。
  可關鍵是……對方才只是天仙期啊!
  敗給他的話,該怎么辦?
  淪為修仙界的笑柄,以后哪還有臉面出門?
  梁冰蹙眉,之前她可沒想到,會碰上這種情況,當然,她也很理解這些族人的心思,可是,若他們不和陳汐切磋,難道還要自己上?
  雖說她貴為梁家繼承人,可畢竟還不是族長,自然不能強自命令族人和陳汐對決,那樣的話,誰還來支持她登臨族長之位?
  煉武臺上,陳汐見此也是微微一怔,略一沉吟,就計上心來,開口道:“這樣,如果誰愿和我切磋,我會幫其將手仙寶的威力提升一番,如何?”
  之前和梁坤對戰時,他發現,對方的仙刀同樣是一件殘缺不全的符兵道寶,雖說威力已堪比玄靈階上品仙器,可若是用正確的法門重新祭煉一番的話,威力起碼可以提升四成左右。
  四成威力,那可是足以助梁坤將戰力提升一個檔次了!
  并且也正是因此,令陳汐意識到,這些梁氏年輕一代的俊杰手的仙寶,只怕都是類似符兵道寶的存在。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知,陳汐才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不愁沒人不心動了。
  此話一出,全場愕然,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家伙說什么?誰和他對決,就幫幫誰提升仙寶的威力?
  老天,這家伙不是在開玩笑吧?
  身為符道世家的弟,精通符道也是他們的必須掌握的技能之一,哪會不清楚,自家手的仙寶,和市面上的仙寶都不相同,乃是一種獨特的煉器法門煉制而成,雖說或多或少都有所殘缺,可威力卻是早已達到了極致。
  就是族的長老們,都不敢妄言能將早已成型的仙寶威力再提升一番,陳汐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胡話,他們又哪可能會相信了?
  一時之間,所有看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狐疑起來,感覺這家伙為了刷南梁青云榜排名,居然開始昧著良心不擇手段了!
  梁冰聞言,卻是心一喜,若能借助陳汐之手,幫族人們手的仙寶重新祭煉一番,那再好不過了,甚至可以預見,經此之后,族人們的整體戰力必然會提升許多!
  而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梁家年輕一代的綜合實力,將要大幅度拉開和古氏、殷氏、羅氏三家的距離。
  越想,梁冰心越激動,如果這一切真發生的話,絕對會為她繼承家族大業又添一份強有力的保證!
  可當她看到族人們臉上那毫不掩飾的狐疑之色時,登時心一惱,這些有眼不識金鑲玉的蠢貨!
  這也讓梁冰不敢再遲疑,生恐陳汐再改變主意了,徑直朝一名弟道:“你叫幾個人,去把鎮寶石碑搬過來,要快!”
  鎮寶石碑?
  眾人聞言,皆都一頭霧水,他們當然知道,那鎮寶石碑是測驗仙寶威力的一種奇異石碑,任何仙寶的威力,都能在其上以品級的方式清清楚楚呈現出來。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梁冰葫蘆里究竟賣著什么藥,難道她要讓陳汐當場演示一番,是如何提升仙寶威力的?
  一想到這,眾人不禁搖頭,感覺大小姐對這小還真是有一種盲目的自信,明顯不可能的事情,她居然還如此上心,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很快,數名梁家弟已是合力抱著一座足有十丈高,通體漆黑,猶如一座小山般的古樸石碑,來到煉武臺前。
  陳汐抬眼望去,就發現,那鎮寶石碑表面,依次呈現著普通階、玄靈階、宙光階、太武階、太虛階等字跡,每一種等級劃分,又分作上、、下三品,顯得極為工整。
  他倒也清楚,這鎮寶石碑乃是仙界極為常見的一種寶物,尤其是一些兜售仙寶的商行之,大都擁有一塊鎮寶石碑。
  此物的功效很簡單,能夠測驗出仙寶的威力,從而將其劃分做不同的等級品階,這也是衡量一件仙寶等級的標準。
  咚!
  正自思量間,梁冰已是來到那鎮寶石碑前,素手一甩,銀光梭化作一抹清冽銀色星輝脫手而出,撞在那鎮寶石碑表面,發出如擂大鼓般的沉悶聲音。
  下一刻,眾人就看見,那鎮寶石碑上驀地閃現一道刺目的金色仙霞,從普通級仙寶的區間,嗖嗖上升,直至停留在宙光級上品最頂端的位置,方才停留下來。
  那個位置,距離更高的太武階仙寶區間相接,也就意味著,銀光梭的威力,已達到了宙光級仙寶的極致,可以稱作極品了!
  眾人瞠目結舌,有人甚至揉了揉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銀光梭乃是梁冰的貼身法寶,他們又哪會不認得?可在他們的認知之,此寶的威力也僅僅在宙光階品水準而已。現在怎么突然變成了太武階上品仙寶,甚至還達到了極品的行列?
  要知道,仙寶的等級,可有著極為嚴格的劃分,尤其當一件仙寶成型之后,想要將其威力再提升一絲,都困難無比,更不要說一下將威力直接提升一個品級,甚至達到極品行列了,那簡直不敢想象!
  正是出于這種認知,所以當眾人看到這樣一幕時,才會表現的如此震撼,乃至于有些不敢置信。
  “現在你們看到了,還有誰不相信的?”梁冰開口,看著眾人一副呆滯的模樣,她心不禁有些鄙夷,這些家伙,還真是沒見過世面啊。
  眾人悚然一驚,有人已忍不住問道:“難道這是出自陳汐之手?”
  梁冰扭過頭,一副“這不是廢話嗎”的表情,看得那名梁氏弟一陣訕訕不已。
  可此時的眾人哪還顧得這些,皆都驚疑地看著煉武臺上的陳汐,哪怕事實擺在面前,他們仍舊有些不敢相信,才只天仙期的陳汐擁有這般驚人的煉器造詣了。
  但他們同樣清楚,以大小姐的秉性,決然是不會說謊的,于是下一刻,場面登時炸開了鍋。
  “我來和陳汐道友一戰!”
  “云雀,你別和我搶。”
  “你們都別爭,還是讓我來吧,先試試水,你們再來也不遲。”
  那些排名在南梁前一百名的青年男女登時都忍不住了,紛紛開口,要上煉武臺和陳汐一戰。
  這一刻,他們似乎渾然都忘了,若是敗在陳汐手,就會淪為笑柄的可能……
  這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也沒什么區別。
  陳汐見此,這才暗松了一口氣,這樣就好,自己幫他們解決提升仙寶威力的辦法,他們幫自己刷南梁青云榜的排名,也算是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