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089 不請而來

若陳汐估計沒錯,自己現在若是前往浮光仙壁前測試一下,排名必然會從第一百五十四名,一下躋入第一百二十二名的位置。
  因為剛才敗于他手中的梁群,便是這個排名。
  如果在接下來的對決中再努努力,應該足以殺入南梁青云榜前一百名了!
  很快,就有一名梁氏子弟跳上擂臺,和陳汐展開對決。
  這是一名體格健碩的青年,裸露著的雙臂上一塊塊肌肉猶如鋼鐵澆筑而成,充滿了爆炸般的迫人力量。
  他名叫梁喬,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一百零三位,他雖只有玄仙初境修為,可卻是一位真正的煉體玄仙!
  像這等存在,在同階之足以處于碾壓般的優勢。
  鏘!
  梁喬甫一登上擂臺,就拎出一根丈二鐵棍,足有碗口粗細,表面篆刻著繁密的符圖結構,彌散著懾人的漆黑光澤。
  “這是我的盤龍棍,一件堪比玄靈階品的仙寶,你能幫我提升多少威能?”梁喬還未開打,便徑直問道。
  陳汐道:“打過再告訴你。”
  “也好,我就試一試你是不是在吹牛!”
  梁喬冷哼了一聲,手鐵棍砰的一聲,一砸地面,整個人借勢騰空飛起,當頭一棒朝陳汐狠狠砸下。
  轟!
  這一根盤龍棍用在梁喬手,猶如破天之柱一般,所過之處,將虛空都砸得稀巴爛,氣勢狂暴剛猛到了極致,令人遠遠一望都禁不住頭皮發麻。
  “來得好!”
  陳汐眼睛一亮,胸戰意燃燒,持劍而上,和對方激戰在了一起。
  只見那偌大的煉武臺上,兩道身影騰挪轉移,穿梭不定,一個棍法如龍,呼嘯八方,將虛空都砸得處處崩裂,一個劍法通天,凌厲縱橫,堅不可摧,直殺得仙霞崩亂,云層震碎,令天地都失色。
  眾人看得目癡神迷,皆都暗暗咂舌不已。
  梁喬可是煉體玄仙,擁有著無與倫比的碾壓力量,可如今卻和天仙期的陳汐殺得難解難分,不相上下,戰況之激烈,足可以用精彩絕倫來形容。
  盞茶功夫后。
  砰!
  陳汐一劍劈出,這次和以往不同,一劍之裹挾著五行法則之力,劈得梁喬手的盤龍棍脫手而出,嗡嗡顫抖不休,而他整個人則被震得踉蹌倒退,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
  眾人見此,又是一陣驚駭,梁喬可是煉體玄仙,體魄何其強大,可此時居然被對方劍氣震得咳出血來了!
  “再來!”
  梁喬怒吼,充滿不甘,欲要再沖殺而上。
  這時候,梁冰突然開口:“夠了!梁喬你已經敗了,莫不成你還要拼出個你死我活?”聲音冰冷,響徹天地間,充斥著一股莫大威嚴,氣場十足。
  梁喬聞言,登時從慍怒清醒過來,略帶不甘地看了陳汐一眼,最終還是收起盤龍棍,悶悶道:“算你贏了。”
  陳汐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道:“若是真正的生死對決,勝負只怕不會這么快分出來,這一次因為只是切磋,反倒是我占了不少便宜。”
  他的確說的是實話,煉體流強者,強大就強大在真正的戰斗廝殺,滴血可重生,一念可復原,想要將其殺死很難很難。
  眾人也明白梁喬的獨特之處,見陳汐如此大度承認此點,皆都暗暗點頭不已。
  梁喬怔了怔,略帶詫異的看了陳汐一眼,神色倒是變得緩和許多,道:“若說占便宜,修為上我已高出你太多,所以,這一場終究還是我輸了,我梁喬心服口服。”
  說著,他便打算離開煉武臺。
  “且慢。”
  陳汐叫住他,然后拿出一個玉簡,略一思索,就將一些法門記錄其內,遞了過去,“按照此法重新祭煉,你那盤龍棍的威力起碼可以提升三成左右。”
  陳汐說的還有所保守,因為他之前預估梁冰的銀光梭能提升成威力,可卻僅僅提升了四成,這應該和祭煉之人的煉器造詣也有莫大關系。
  所以,陳汐也僅僅只能說出一個保守數字,而若由他親自幫梁喬祭煉的話,足以將這盤龍棍提升五成威能!
  梁喬一怔,略帶猶疑地拿在手,可當他看清玉簡內容時,眼睛一下瞪得滾圓,旋即唇角再忍不住泛起一抹欣喜笑容,到了最后,已是情不自禁欣喜大笑起來,一副如獲至寶的模樣。
  眾人見此,皆都躁動起來,有人已忍不住叫道:“梁喬,其內莫非有什么秘法不成?”
  梁喬聞言,登時從狂喜清醒過來,小心翼翼將玉簡收起來,渾然不理會四周眾人的問話,拱手朝陳汐道:“多謝指點,來日梁喬定有厚報相贈。”
  神色認真隱隱帶著一絲欽佩和尊敬,看得周圍眾人又是一陣眼熱,那玉簡難道真藏著能夠提升盤龍棍的妙法?
  “梁喬這大塊頭,倒也有些運道,自此以后,必然能順利殺入南梁青云榜前一百名了。”梁冰見此,唇角噙笑,內心也是欣慰不已。
  她當然很確信,那玉簡的秘法,肯定能讓盤龍棍的威力提升一個檔次,因為她手的銀光梭就是最好的證明!
  “哈哈,別纏我,你們自己上去和陳汐切磋一番不就知道了?”
  梁喬走下擂臺時,被眾人一下圍堵住,七嘴八舌問個不休,他卻是打死都不開口,美滋滋地擠開人群,火急火燎離開了。
  “這家伙,嘴巴還真緊啊!”
  “難道他現在就打算去重新祭煉盤龍棍不成?”
  “應該是了,如果按照陳汐所言,這次梁喬能將盤龍棍祭煉成功,威力可是足足能提升三成啊!”
  望著梁喬揣著狂喜飛奔而去的身影,周圍眾人都是一陣艷羨,而其一些人,已是將目光投向了煉武臺上的陳汐,神色透著一抹躍躍欲試。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對陳汐的話有所懷疑,那么通過梁喬的親身測驗之后,他們心僅存的一絲懷疑也是一掃而空。
  是的,直至此時,他們已是確信,陳汐真的可以幫他們提升手仙寶的威能!這可是連族長老都辦不到的事情,如此千載難逢的絕佳時機,誰又會錯過了?
  見此,梁冰趁熱打鐵,清聲道:“下一個,誰……”
  不等說完,就被一陣噪雜的爭搶打斷打斷。
  “我來!”
  “誰都別和我爭,讓我上!”
  “草,梁哲你這家伙還真是混賬,誰讓你先跑上去的,給我下來!”
  為了爭取機會,人群一陣躁動,一個個掙得面紅耳赤,也顧不上什么風度,只差動起手來,場面異常的火爆。
  見到這樣一幕,梁冰唇角的笑意已是難以掩飾,望向陳汐的目光更是異彩漣漣,一副與有榮焉的驕傲模樣。
  最終,還是被那名叫做梁哲的年輕人搶得機會,贏得了和陳汐切磋的機會。
  梁哲擁有玄仙后期修為,論及修為之深厚,連梁冰都不如他。
  可出人意料的是,梁哲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并不高,只在第十三位而已,按道理而言,這樣的修為,又是梁氏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排名應該更靠前的,怎么會僅僅排在第十三位?
  很快,陳汐就在對決得到了答案。
  原因就出在梁哲所使用的仙寶上,那是一對造型奇特的短戟,戟鋒如殘月,弧線優美,寒光四射,而戟身則只二尺三寸,名叫“冷月雙戟”,是梁家祖上傳下來的一對玄靈下品仙寶。
  梁哲一身的修為,都浸淫在這一對短戟上,并修煉了一種和冷月雙戟相匹配的功法,憑借這些,早在天仙圓滿境時,就殺入了南梁青云榜前一百名,在當時的梁家引起了莫大轟動。
  但也正是這一對冷月雙戟,限制了他戰力的提升,因為這一對仙寶的威力,才僅僅只是玄靈下品而已,已很難讓他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可是舍棄的話,那就等于舍棄了他的一身所學,所以,他才會直至如今,修為哪怕已臻至玄仙后期境界,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依舊未曾再有突破。
  這件事甚至一度讓梁哲成為了一個笑話,都說他少時勃發,天資無雙,而今已是泯然眾人矣。
  而和梁哲的交手,令陳汐充分感受到了這一點,對方的修為根基極為渾厚,甚至隱隱壓制了自己一頭,可偏偏所用仙寶威能太弱,無法將其力量徹底發揮,最終,還是惜敗了自己手。
  “還請賜教。”
  梁哲落敗,引起眾人一陣惋惜,可他卻像個沒事人似的,反而一整衣冠,拱手向陳汐說道,神色雖平靜,可卻難掩一抹激動期盼之色。
  多少年了,他因為冷月雙戟而成名,也因此而淪為笑柄,排名遲遲無法寸進,心之糾結苦悶絕非其他人能體會到。
  并且他這種境遇,連族長老都束手無策,而今,竟然意外獲得這樣一個絕佳機會,甚至只要抓牢,就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這讓他心如何能不激動?
  場梁氏弟也大都明白梁哲這些年的郁郁不得志,看著他如今躬身請教陳汐的模樣,看著他眉宇間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心皆有些戚戚然。
  氣氛,一時變得沉寂安靜下來。
  所有的目光,都遙遙望向了煉武臺上的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