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090 暴跳如雷

陳汐成了所有目光矚目的焦點。
  不過他卻是顧不得理會這些,早在擊敗梁哲時,他就在腦海中反復推演那“冷月雙戟”內所蘊含的符圖紋理。
  其實對于他而言,那些符圖紋理同樣很簡單,皆都來自于“東皇紫薇神箓”中,其布局甚至比梁冰的銀光梭還要簡單。
  但困難就困難在,這“冷月雙戟”乃是一對仙寶組成,相輔相成,而不是渾然一體的存在,想要將其威力提升一個檔次,不僅要考慮到兩把短戟中的符圖紋理的修繕,還要讓兩把短戟之間產生一股獨有的聯系。
  唯有如此,方才能把這一對仙寶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
  符圖紋理很好修繕,令陳汐有些棘手的是,該如何讓兩把短戟之間的聯系契合在一起,從而形成一種水乳?交融般的呼應。
  就如同吐納一般,一呼一吸,彼此呼應,從而令這“冷月雙戟”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
  這是一個不小的難題。
  陳汐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情況,不過很快,他腦海就涌現出上百個解決方案,每一種方案都堪稱完美,但側重點卻不同,風格也不一樣。
  他在思索的是,該用哪一種方案,不僅能讓冷月雙戟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且能讓梁哲有一種如臂使指的感覺,從而將他自身的戰力也徹底釋放出來。
  ……
  ……
  一號煉武臺四周的氣氛沉寂,安靜。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眾梁氏弟望向陳汐的目光變得有些焦急,乃至于有些懷疑起來。
  “這家伙該不會不行吧?”
  “唉,冷月雙戟可不是那么容易提升威力的,這是咱們梁氏祖上傳下來的寶物,連老祖宗們都束手無策,又更何況是一個年輕人?”
  “也不能這么說,陳汐必然是有能耐的,否則也無法指點梁坤,告訴其盤龍棍的祭煉之法了,歸根究底,還是這冷月雙戟太過特殊了。”
  一陣竊竊私語聲響起,聲量雖低微,但是在這寂靜的氣氛,依舊被所有人聽了個清清楚楚。
  擂臺上的梁哲也同樣聽到,不過他顯得依舊平靜,望向陳汐那目光的希冀之色并未減弱。
  已經苦悶郁郁這么多年,早已把他的心性磨礪得堅韌強大,又豈會等不了這點時間?
  只不過……
  還真是有些度秒如年的感覺啊!
  梁哲心自嘲想到,哪怕心性堅韌如鐵,可面對這有可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機運,也不免會有些激動忐忑。
  “閉嘴!”
  梁冰卻是有些看下那些弟的竊竊私語,秀眉一豎,低聲呵斥了一聲。
  氣氛登時又重新變得安靜下來,只不過隨著時間推移,這些梁氏弟看向陳汐的目光,已是變得有些不以為然,顯然認為陳汐能夠成功的希望已是不大了。
  便在這一片安靜,陳汐從沉思清醒過來,直接拿出一枚玉簡,將之前所思的法門一一記錄其內,這才遞給梁哲,道:“這是我能想到的最佳方案,你自己選一種吧。”
  此話一出,眾人心皆都一震,他……居然真的想出來了?
  而梁哲聞言,哪怕以他那堅韌的心性,也不禁不住渾身一顫,唇角哆嗦了幾下,平靜的神情不可抑制地蔓延上一抹激動。
  面對陳汐那遞過來的玉簡,他連連深呼吸幾口氣,這才小心翼翼拿在了手,動作輕柔,似唯恐將那玉簡摔壞一般,顯得有些滑稽。
  可在場眾人都沒有發笑,因為換做是他們是梁哲,只怕表現得還要不堪,畢竟,這對于梁哲而言,可是堪比能夠改變命運的一種機會!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梁哲,看向了他手的玉簡,靜靜等待著。
  梁哲當然清楚,改變命運的機會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但當真到了這一刻,他反而竟有些不忍去看!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心思,就好像“近鄉情更怯”一樣。
  但最終,他還是咬了咬牙,將目光投放進了玉簡,下一刻,他雙眸一瞪,臉色登時變得精彩無比,似驚嘆,似狂喜,似惘然,似如釋重負,又似難以置信……
  那種情緒的變化,就好像萬花筒映射出的繽紛光彩般,顯得極為生動,若非親眼所見,實在很難想象,一個人的表情變化居然可以如此之多,如此之豐富。
  眾人見此,都有些心癢難耐,好奇無比。
  “居然……有十三種祭煉法門?”
  梁哲開口,神色間難掩震驚和惘然,更多的卻是手足無措,因為他看出,每一種祭煉法門都玄妙無比,堪稱完美,竟有些不知道該選那一種了!
  沒有的時候,恨不得只求一個,便感覺此生無憾。可當出現不止一個時,卻竟有些無法抉擇了!
  這是一種不可避免的煩惱,但卻是充盈著難以言喻的幸福和驚喜。
  十三種方法!
  眾人聞言,驚得眼珠差點掉下來,萬萬沒想到,陳汐不但做到了,并且還為梁哲提供了十三種祭煉之法!
  有人忍不住問道:“梁哲,你確定十三種法門都有用?”
  “完美,每一種都堪稱完美!”梁哲脫口而出,驚嘆連連。
  眾人面面相覷,呆滯一片,居然是真的……
  下一刻,梁哲的臉又皺成了一團,苦惱道:“陳兄,這十三種法門每一種都完美無瑕,堪稱化腐朽為神奇,可我該選擇哪一種來祭煉仙寶呢?”
  有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家伙,還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這還用抉擇嗎?隨便選一個對自己最有用的,不就妥了?
  陳汐沉吟道:“這個我就沒辦法幫上你了,之前我想到了一百余種解決辦法,反復推演許久,才選出這十三種對你最適用的,至于選擇哪一種來祭煉,你自己拿主意吧。”
  一百余種解決辦法!
  嘶~~眾人聞言,再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頭皮發麻,像雕塑似的呆立在那里,這可太令人震撼了!
  就連對陳汐充滿盲目自信的梁冰,聽到后也怔了怔,愕然不已。
  這一下,所有人總算明白過來,剛才陳汐之所以久久沉吟不語,原來并非沒想到解決辦法,而是在思考哪一種法門對梁哲最有用!
  意識到這一切,再沒人敢去質疑陳汐的能耐,不僅如此,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無比的火熱,更有著一股由衷的佩服和尊重。
  “陳兄,多謝了,來日若有用得上我梁哲的地方,敬請開口,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煉武臺上,梁哲突然躬身,恭聲說道。
  神態堅定,虔誠、尊重,聲音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說罷,他已轉身走下擂臺。
  陳汐怔了怔,也笑了起來,他很清楚,梁哲的冷月雙戟一旦重新祭煉成功,其排名必然會突飛猛進,釋放出令人驚嘆的光輝。
  能夠得到這樣一位卓絕強者的善緣,其價值要遠遠比他所給出的祭煉之法要大上許多。
  梁哲的滿載而歸,徹底激發了在場所有梁氏弟的熱情,一個個摩拳擦掌,紛紛爭搶著要上臺和陳汐一戰,場面混亂熱烈之極。
  而一些沒有資格挑戰陳汐的梁氏弟,則一個個捶胸頓足,懊惱不已。
  他們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在陳汐之后,實力也不如陳汐,自然沒有資格登臺和陳汐切磋。
  并且在梁哲離開后,還有不少梁氏其他年輕強者紛紛聞訊而來,要和陳汐對決,令得整個練武場上的氣氛都火爆至極。
  但讓眾人失望的是,這時候天色已黑,夜幕降臨,在梁冰的示意下,陳汐當即結束了今天的挑戰。
  ……
  ……
  其實按照陳汐的道心修為,再加上有蒼梧幼苗支持,就是戰斗幾天幾夜也不會感到疲憊,不過這樣做的話,未免太過駭人聽聞。
  所以最終,他還是按著梁冰的安排,離開了練武場。
  更重要的是,他如今已擊敗了排名在第十二位的梁哲,排名已經躋身在前一百名之列,想要再突飛猛進,就有些不現實了。
  一是排名在前一百名的強者,一個個戰力都強大無比,和排名在一百名之外的的強者不可同日而語。
  二也是因為他的戰力,在戰斗梁哲時,也已發揮到瀕臨極限了,再戰斗下去,也刷不到什么排名,沒多大意義。
  當天夜里,陳汐便再次進入星辰世界,選擇了閉關,發起對天仙后期的沖擊。
  而在梁家宗族大殿,則召開了一場規模頗大的會議。
  在場的不止有梁家之主梁天恒,就連一些隱世閉關的長老,也都紛紛現身,其更有一位半步仙王級的老古董出現,規格之高,令人咂舌。
  梁冰、梁坤、梁哲三人反而是在場之輩分最小的存在。
  看著那大殿黑壓壓一群威勢滔天的長老,以及位居央主座上那位半步仙王級的老古董,梁坤和梁哲心都一陣心驚肉跳,變得拘謹無比。
  唯獨梁冰神色平靜,因為她知道,今晚會議的目的。
  見人都到齊了,梁家之主梁天恒這才干咳一聲,大袖一揮,道:“冰兒,將你們三個今日得到的仙寶祭煉法門,拿給各位長老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