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090 青陽東照

三枚玉簡,分別來自梁冰、梁坤、梁哲之手,被一一呈現在大殿被一位長老眼前。
  其上記錄的,并非是煉器傳承,而是陳汐針對他們三者不同的仙寶缺陷,給出的重新祭煉的法門。
  對于其他人而言,就是得到這三塊玉簡,也根本看不出所以然來,自然也不可能偷學到什么煉器手段。
  可對在座的梁家這些長老們而言,這三塊玉簡卻有著非凡的意義,尤其當他們一一看過玉簡中的法門之后,神色無不動容。
  “妙哉!妙不可言啊!”
  “實在難以想象,這竟會出自一名天仙期的年輕人手。”
  “厲害!冷月雙戟可是連我等都束手無策的仙寶,可這陳汐居然提供出了十三種祭煉法門,每一種都堪稱完美,簡直是鬼斧神工!”
  一陣驚嘆聲在大殿響起,那些梁家長老們的神情,無不帶上了一抹震撼之色。
  他們出身符道世家,活了不知多少歲月,隨便拎出來一個都是符陣大宗師級別的存在,對煉器之道自然有著超出尋常的造詣。
  可也正因對煉器之道了解極深,反而愈發能體會到那玉簡的煉器法門有何等的不凡,堪稱化腐朽為神奇,令他們也是大開眼界。
  梁坤和梁哲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一眾長老皆都流露毫不掩飾的震撼驚嘆之色,令得他們也是心暗暗震駭不已,愈發意識到手玉簡價值有何等之寶貴。
  而這一切,都來自于陳汐手,一名天仙期的年輕人!
  這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怎么年紀輕輕,便對符道和煉器之道的造詣如此厲害?令在座長老都贊不絕口,這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
  甚至說句毫不夸張的話,現如今的南梁仙洲,煉器水準最高的,便是他們四大符道世家,而陳汐能夠做到連在座一眾長老都沒辦法做到的事情,這如何不令人震驚?
  “這便是我不惜得罪殷家,而維護陳汐的原因。”
  此時,一直沉默不言的梁天恒突然抬頭,目光一掃大殿眾人,緩緩開口道,“我知道,之前在座一些長老對我的做法頗為不滿,可現在,你們是否改變主意了?”
  梁坤和兩者互望一眼,皆都恍然過來,原來族長召開會議,并非為了說明陳汐有多么的了不起,而是為了借此警告在座的某一些長老!
  “天恒,你應該早些把這一切告訴我等,也不致于引起這么多誤會了。”
  一名黑衣長老開口,坦然道,“不錯,我和殷家不少長老交情不錯,之前對此事也曾發過牢騷,可現在,我肯定是支持天恒你的。”
  “這是肯定的,說句不客氣的話,陳汐已證明的自己的價值,為了我梁家的利益著想,我等自不會再做出什么令人心寒的事情。”
  “哼!天恒你說的哪里話,以后誰敢有得罪陳汐的地方,我梁龍蕭第一個不答應!”
  在座其他長老也紛紛開口,表達出自己的明確態度。
  梁天恒見此,知道目的已經達到,當即大笑起來,“難得諸位和我有一樣的看法,這樣再好不過了。”
  話音落下,大殿的氣氛登時變得輕松不少。
  一名長老最終還是沒忍住,出聲問道:“天恒,這陳汐莫非是來自神衍山的傳人?”
  此話一出,其他長老也都露出關注之色,他們之前也已猜到,只不過因為因為此事干系重大,不敢確認,生怕唐突了。
  畢竟,這陳汐才僅僅天仙期修為,而神衍山又哪有這么弱的弟了?
  更何況,自荒古時期至今,他們也沒聽說過,神衍山又招收了一名新弟,因而心雖懷疑,卻是沒辦法將這兩者真正聯系起來。
  梁天恒微微一笑,回答的很簡單,“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看重的是此的潛力,而非他的師承。”
  一眾長老聞言,知道梁天恒是在含糊其辭,不愿多提及此事,不過越是如此,卻令他們愈發不敢將陳汐等閑視之了。
  也是從那天開始,陳汐在梁家的地位徹底穩固下來,而不必擔心出現什么被出賣的狀況發生。
  “告訴其他人,若想提升仙寶威能,務必要抓緊時間了,否則錯過這等機會,這輩只怕也再遇不到了。”
  會議結束時,一直沉默坐在央主座的那一位半步仙王級的梁家老古董,突然睜開眼睛,隨口撂下這句話之后,便即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他人雖走了,可卻令大殿所有人皆都陷入震驚。
  因為這句話實在太耐人尋味了。
  從也不難看出,這位隱世不知多少年,修為深不可測的老古董對陳汐的態度。
  “老祖此話是何意,難道是說,那陳汐會很快就離開咱們梁家嗎?”一名長老疑惑出聲。
  “必然如此了,像他這般天賦無雙的年輕人,注定會在仙界大放異彩,相較于整個仙界,咱們梁家的池塘還是太小,也留不住他這條一遇風云便化龍的金鱗。”
  其他長老紛紛感慨。
  ……
  ……
  星辰世界。
  陳汐盤膝而坐,腰脊筆直,神色沉靜,陷入深層次的參悟之。
  一縷縷濃郁飄渺的仙霞飄蕩,將其身影沐浴在其,隱隱傳出一陣陣梵音禪唱,大道轟鳴之音。
  陳汐如今在修為上已達到天仙期的圓滿程度,自身所掌握的種大道法則,也已達到了天仙境的極限地步。
  而在戰力上,他能夠施展出的法則力量,也是達到了超乎尋常的五種法則之力,再無法提升。
  這次閉關,如果能成功晉級天仙后期之境,那么他的戰力將再次發生一次蛻變!
  不知不覺,已是兩個月過去。
  而外界才僅僅過去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這一天,被重重絢爛仙霞沐浴其的陳汐體內,猛地產生一股沸騰如擂大鼓,又似驚雷轟震般的聲音,回蕩天地之間。
  而在其體內,混洞世界瘋狂旋轉,噴吐如汪洋奔騰般的仙力,在周身四肢百骸、經脈穴竅呼嘯運轉不休。
  哞~~
  吼~~
  幾乎是同時,那玄武之海和青龍之海,響起一陣陣激蕩不休的吟嘯,掀起千萬重滔滔仙力浪潮。
  這一刻,陳汐的精氣神、周身氣機皆都達到如燃如沸的巔峰狀態!
  轟!
  這樣的狀態足足持續三天之久,直至最后,陳汐只覺渾身一震,丹田正南方位,被一股磅礴大力狠狠破開,產生一股令他靈魂都禁不住顫粟的波動。
  這股波動如醍醐灌頂,又似當頭棒喝,更像破繭成蝶前一刻的奮力一搏!
  下一刻,陳汐感覺整個人都不同了,渾身通透,一股股浩瀚而磅礴的力量涌遍全身,最終涌入丹田,形成一片火紅如燃的汪洋。
  火紅汪洋位居混洞世界正南方位,隱約能夠看見,一頭神駿非凡,羽翼絢爛如火的朱雀虛影,在滔天火浪翩躚飛舞,仰天清唳!
  朱雀火舞!
  朱雀之海凝聚成形了!
  這便是晉級天仙后期的征兆,玄武為基,青龍為輔,朱雀火舞。
  轟隆隆!
  澎湃肆意的仙力從混洞世界奔涌而出,匯入玄武、青龍、朱雀之海,形成一股密不可分的聯系,遙相呼應,神異無比。
  而在這時,陳汐能夠清晰感知到,自身的力量、氣機、精、氣、神……所有的一切都在發生蛻變。
  直至七天之后,這一切方才徹底穩固下來。
  而此時,陳汐已經是一名天仙后期強者了!
  這絕對是一個堪比奇跡的晉級速度!
  要知道他從飛升仙界,直至如今晉級天仙后期,才只過去三個多月時間而已,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此事,非驚得語無倫次,下巴掉地上不可。
  當然,這里的時間指的是外界,若換算作星辰世界的時間,從他飛升到現在,在其修煉的時間全部加起來,也有一年有余了。
  而一年多的時間,就能抵達這等地步,這對其他天仙強者而言,同樣是一個難以企及的數字!
  “不錯,修為提升到天仙后期之后,以我如今的力量,已是能同時施展出七條大道法則的力量了……”
  陳汐右掌一翻,掌心浮現出五道色澤絢爛的劍氣,那代表著五行法則,另外在這五道劍氣四周,還有一黑一白兩種劍氣在飛舞穿梭,那代表著陰陽兩種法則。
  他心念一動,那黑白陰陽劍氣頓時消失,然后被兩道分別蘊含風、雷大道法則的劍氣所取代。
  看見這樣一幕,陳汐終于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唇角泛起一抹滿意之色。
  他沒有遲疑,當即起身,離開了星辰世界。
  相較于上次刷排名,已是過去了半個多月,他很想看一看,這次自己又能否沖擊進入南梁青云榜前百名的哪個位置了。
  不過當陳汐剛走出密室,就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只見一道道身影正等在自己密室外,有的在打哈欠,有的直接躺在地上休息,有的則更是搬來一張案牘,一邊飲酒一邊等待。
  顯然,這些身影明顯在此等待很長時間了,否則決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嘩啦!
  當看見陳汐的身影出現時,那打哈欠的,睡覺的,飲酒的……所有的身影全都噌地一下站起身,將目光齊刷刷望向了陳汐。
  神色火熱透著一抹狂喜,以陳汐的淡定堅韌心性,都感覺有些微微不自在,可見這些家伙的目光是多么的毫不掩飾,多么的**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