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091 誰征服誰

“陳汐出關了!”
  “快!快去稟告公子,讓公子趕往練武場!”
  幸好,沒過多久,附近眾人已是醒悟過來,旋即一個個扯破喉嚨,大叫著朝四面八方散去。
  陳汐摸了摸鼻子,有些愕然,貌似自己出關,還有人比自己還激動啊?
  搖了搖頭,他徑直朝練武場行去。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他一路所過之地,必然會引起一陣嘩然,鬧得雞飛狗跳,人人奔走相告,仿似自己出關是一件多大的事情似的。
  不過這也讓陳汐終于明白過來,上次指點梁坤、梁哲煉器的事情,應該是傳出去了,所以引起了不少的注意。
  “如此也好,能夠吸引更多的強者參與進來,自己刷排名的時候也更容易一些……”
  一邊走,陳汐一邊沉思,倒也感覺這種局面很不錯,他最擔心的反而是無人應戰,那可就尷尬了。
  不過,當抵達練武場時,眼前那壯闊的場面,還是讓陳汐不由一呆,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了。
  只見那偌大的練武場上,早已被密密麻麻的身影所充斥,人聲鼎沸,聲浪將空云層都震碎驅散一空。
  尤其是那一號煉武臺四周,更是被擠了一個水泄不通,顯得人氣火爆之極。
  “難道,梁家發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陳汐疑惑,這樣的場面太過盛大,放眼望去,其不止有年輕一代的梁氏弟,甚至還能看到一些神威滔天的老者,起碼有大羅金仙的水準!
  他可不敢相信,這一切僅僅是因為自己出關,方才造成了。
  然而,出乎陳汐意料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不得不相信了……
  “陳汐!陳汐終于來了!”
  “這才過去半個多月,我還以為他閉關一次,起碼需要三年五載呢!”
  “媽的,你還不著急啊,要不你去再等等,這次機會讓給我們如何?”
  “說好了啊,由我第一個登臺和陳汐切磋,剛才的賭局可是我贏了!”
  “哼!混賬小,我可是你大伯,你居然還想搶占我的位置,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掄出去?”
  當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遠遠地出現在練武場外,場面登時變得沸騰起來,一道道聲浪響起,噪雜一邊,就像進入菜市場了一樣。
  面對這樣一幕,陳汐都有些猶豫要不要先離開,避一避風頭,這場面也太嚇人了,萬一對方太熱情,糾纏自己不放,非發生什么踩踏事件不可……
  “都給我閉嘴!”
  幸好,梁冰如同天降救星般及時出現,她清冷如冰的目光一掃練武場,性感紅唇輕啟,寥寥一句話,就如同有魔力一般,將現場的喧嘩聲一掃而空。
  氣氛,也是重新變得安靜下來。
  只不過每個人望向陳汐的目光,卻是變得愈發熱切起來,猶如盯到小白兔的大灰狼似的,滲人之極。
  “跟我來。”
  梁冰卻是懶得理會這些,徑直帶著陳汐,朝那一號擂臺行去,所過之處,人群自覺分開了一條道路。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陳汐亦步亦趨,和梁冰并肩而行,忍不住低聲問道。
  梁冰不著痕跡地橫了他一眼,沒好氣道:“還不是因為你,現如今梁家上下都知道,你擁有提升仙寶的神異手段,你覺得在這種情況下,誰還能坐得住?”
  陳汐道:“可是,這么多人,總不見得都是要好我切磋來的吧?”
  還有一句話他沒說,那就是,現場都出現大羅金仙的身影了,若來和自己切磋的話,那自己還不如掉頭就走。
  “放心吧,唯有排名比你靠前的才有資格,其他人……嗯,只不過是來看熱鬧的,我告訴他們,若能拿出足夠多的仙巫血魂石,一切都好商量,至于幫不幫他們,還要看你的意愿。”
  梁冰解釋了一句。
  陳汐贊了一句:“這辦法不錯。”
  現如今,他的第二分身一直卡在地仙境界,就差大量的仙巫血魂石了,若能從哪些梁氏弟手得到一些,他倒也不介意指點對方一二。
  ……
  ……
  很快,兩人來到一號煉武臺前。
  看見陳汐踏上了擂臺,一道破鑼似的聲音猛地想起,打破了場間的沉寂,“陳兄,陳兄,跪求一虐!”
  跪求一虐……
  眾人神色呆滯,這家伙是誰,居然能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所有目光順著聲音傳出的地方望去,登時就看見一個身影枯瘦,尖嘴猴腮,渾身都彌漫著一股無法掩飾的猥瑣氣息的家伙。
  赫然是梁亮。
  眾人這才恍然,原來是這個猥瑣的奇葩!
  并且他們目光一轉,果然就看見,在梁亮身旁,一襲白衣勝雪,孤傲冰冷驕傲的梁振,如影隨形般立在梁亮一側。
  這兩人,一直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在梁氏宗族也是頗負名氣,不過倒并不是他們實力有多強大,而是這倆家伙的嘴巴太損,行事作風也太無恥,這才是他們出名的地方!
  不過陳汐對他們感觀卻很不錯,上次在武皇域,梁亮兩人更是幫了他不少忙,后來聽聞兩人因為自己負傷,他還曾怒而殺入武皇域,將殷萬尋和殷萬峰兄弟二人狠狠收拾了一頓。
  “兩位稍等,晚一些我會親自和你們交流一番。”陳汐當即笑說道。
  聞言,梁亮和梁振都是欣喜不已。
  這些日,兩人也聽聞了陳汐的種種能耐,一時心癢難耐也湊了過來,原本只是試探著開個玩笑,沒想到對方居然毫不遲疑就答應了,自然令他們大喜過望。
  而見到這一幕,卻令得附近其他人眼紅不已,紛紛叫道“那我們呢?”“陳汐大哥,不能這么厚此薄彼吧?”“陳兄,陳兄,我也跪求一虐!”……
  場面一時顯得喧囂噪雜起來。
  梁冰當即冷冷出聲:“誰再嚷嚷,立馬給我去族禁地面壁思過!三個月內不得踏出半步!”
  眾人登時閉嘴,只是有些幽怨地看著梁冰,一副委屈模樣。
  梁冰卻是毫不理會,直接道:“梁知行,你上擂臺和陳汐切磋。”
  當即,一名黃衫青年凌空飛上了擂臺,遙遙朝梁冰一抱拳,道:“多謝大小姐成全,”然后又朝陳汐一抱拳,“還請陳兄賜教。”
  他便是梁知行,梁家年輕一代最頂尖的強者之一,排名南梁青云榜第八十七位,實力強勁,擁有玄仙后期修為。
  看見他上臺,其他梁家弟皆都流露出艷羨之色,可卻辦法,他們大多排名都在一百名開外,也只能看看熱鬧,而無法參與到其。
  “賜教不敢當,我唯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請務必動用全力。”陳汐道。
  “這是自然。”梁知行點頭道。
  接下來,這一場對決便即在眾目睽睽之下拉開帷幕。
  戰況無須贅述,即便沒用晉級天仙后期,單憑陳汐以前的戰力,在拼盡全力的情況下,也足以將對方擊敗。
  如今這場戰斗,只不過是讓已擁有天仙后期修為,且能夠同時施展出七種大道法則之力的陳汐贏得更輕松一點罷了。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讓觀戰眾人不可避免地產生一陣驚嘆。
  沒辦法,相較而言,陳汐的修為太低,而展現出的戰斗力卻太過變態,觀戰人群大多都是第一次見到陳汐出手,自不免感到有些震撼。
  戰斗落幕,梁知行如愿以償獲得了一種祭煉仙寶的法門,連連朝陳汐道謝之后,便喜滋滋離開了擂臺,又引起一陣羨慕嫉妒恨。
  “下一個,梁查!”
  “下一個,梁茹鳳!”
  “下一刻,梁珍婉!”
  ……
  在梁冰的安排下,一個個排名前一百的梁氏強者登臺,一一個陳汐切磋,因為擔心弄巧成拙,所以并未有人敢放水,因而戰況也顯得精彩紛呈。
  而陳汐,也在這一場場戰斗,逐漸認清了自己所擁有的戰力,以及應對各種情況的經驗。
  像這些弟,要么擅長速度,要么擅長防御,要么擅長突襲,要么所掌握的大道法則罕見而又強大,并且他們所用的仙寶也是五花八門……可以說,和他們一一對決,令陳汐也是大開眼界。
  在這種屢戰屢勝的情況下,陳汐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也是突飛猛進,雖說還未通過浮光仙壁的測試,可依照著對手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已經足以讓他得知自己的戰斗如今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直至后來,陳汐取勝的速度開始放緩,因為對手的實力已經變得極為強大起來,令他也是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砰!
  一道身影從擂臺上倒飛而出,引起在場一陣驚呼。
  那是一名身影瘦小的青年,名叫梁途,別看他貌不驚人,普普通通,可卻擁有著卓絕無比的戰力,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更是排在第二十一位!
  他和陳汐這一戰,是今天發生的十余場戰斗最激烈的,一直從午廝殺到了日暮降臨,令得觀戰眾人都幾乎忘了呼吸。
  直至此時,見他最終還是惜敗給陳汐,眾人自不免一陣感慨唏噓。
  而此時,陳汐同樣顯得狼狽不堪,渾身被汗水打濕,頭發披散,臉色蒼白,大口喘息不已。
  唯獨那一對眼眸,卻是依舊明亮如故,戰意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