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92 扶搖直上

排名第二十一位的梁途落敗!
  望著陳汐那屹立在煉武臺上的峻拔身影,在場一眾梁氏子弟皆都震撼無言,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敬意。
  今天的十余場戰斗已證明了陳汐的強大!
  尤其是他和梁途這一戰,從中午一直廝殺激戰到此時,這簡直令人無法想象,一個天仙后期的存在,是如何能堅持到現在的。
  更重要的是,梁途最終還是敗了!
  此情此景,此時此刻,誰又再敢把陳汐當做尋常強者看待?
  放眼整個南梁仙洲,誰又能像陳汐這般,以天仙后期之姿,擁有這般逆天的戰力?
  這樣的存在,難道不值得尊重?
  梁冰同樣沒想到,陳汐居然可以戰勝梁途,有那么一刻,她也忍不住失神,感到一種難言的震撼力。
  氣氛很沉寂。
  今天陳汐所展現出的戰力,已是征服了在場大多數人,包括梁冰。
  哪怕此時陳汐的身影有些狼狽,渾身上下更是被汗水打濕,臉色蒼白,可卻沒人敢去嘲笑。
  “再來。”
  一道低沉平靜的聲音從陳汐唇傳出,在這寂靜的氣氛清楚響徹在眾人耳畔,人們驚愕抬頭,心緒復雜,難道他還要繼續戰斗下去?
  “只怕不行了。”梁冰也是怔了怔,低聲解釋了一句。
  陳汐一怔:“這是為何?”
  雖說之前和梁途一戰顯得艱苦無比,令他也是感受到重重壓力,搞得有些狼狽不堪,可有蒼梧幼苗支撐,再加上“心魂”境的道心修為,令他也是很快就恢復過來,自認還有一戰之力。
  “你要和我對戰?”梁冰直接道。
  陳汐登時明白了她的意思,很顯然,在場之就屬梁冰的排名比梁途高了,至于其他人,已沒資格向他挑戰。
  “不打。”
  陳汐毫不猶豫拒絕了,開玩笑,且不提對方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單單是對方擁有的宙光級法寶銀光梭,都壓上他一頭。
  要知道如今的銀光梭,可非以前相比,威力足足提升了四成左右,陳汐甚至懷疑,現如今梁冰若是愿意,絕對可以殺入南梁青云榜前五之列。
  在這種情況下,和梁冰對決就是找虐,取勝的幾率不大,當然,陳汐自認如果自己修為臻至天仙圓滿境界,或許便有和梁冰一戰之力了。
  見陳汐如此果決地拒絕,梁冰不由莞爾,附近其他梁氏弟也都發出一聲善意的笑聲,他們可是很清楚這位大小姐的戰力,自然清楚,陳汐這種做法有多么的明智。
  接下來,陳汐直接返回,打算休息一番,便繼續閉關。
  卻被梁冰叫住,告訴他,明天早上,要他來云霓樓一趟,屆時會有不少梁氏族人攜帶著仙巫血魂石匯聚于此,如果陳汐愿意,便可以指點對方仙寶祭煉之法,以此來換取對方手的仙巫血魂石。
  這個請求,陳汐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可以說,第二分身的煉體修為,早已成他的一個心結,眼下能擁有這等機會,他又哪會錯過了?
  更何況,就是不為了兌換仙巫血魂石,只要梁冰開口,要他幫忙指點她的族人祭煉仙寶,他也不會拒絕。
  原因同樣很簡單,梁冰幫了他太多了。
  ……
  ……
  翌日一早。
  云霓樓。
  當陳汐抵達時,偌大的殿宇,已佇立了不少身影,這其居然以梁家的長老居多,一個個神威滔天,幾乎清一色的大羅金仙級存在,看得陳汐都暗自心驚不已。
  這也能夠從側面證明,梁氏身為古老的符道世家,其底蘊是何等的雄厚和強大。
  至于年輕一代的梁氏弟,來的卻是不多,畢竟這仙巫血魂石太過稀少,且只對煉體仙人有用,對煉氣者而言,如同雞肋般,往日里自然誰也不會留心去搜集。
  當陳汐抵達時,梁家一眾長老一個個含笑朝他點頭,神態慈祥,不乏有人跟陳汐溫聲問好,搞得陳汐都有些受寵若驚。
  “陳汐,你過來,待會你只需針對不同仙寶,給出煉器法門就行了,其他事情由我來幫你解決。”
  梁冰及時現身,幫陳汐解圍,略一吩咐,就讓他在一側落座。
  “冰丫頭,你這是做什么,難道怕四叔把陳汐小友吃了不成?”一名梁家長老開口,有些不滿梁冰打斷他和陳汐寒暄。
  此人名叫梁天青,是梁冰的四叔。
  梁冰哼道:“我只擔心四叔拿不出仙巫血魂石,借著寒暄之名,故意要向陳汐討要煉器之法。”
  梁天青登時愁眉苦臉嘆息道:“哎呀,不行了,女大不留,只愿意幫助小情郎,連親叔叔的面都不給了。”
  聞言,眾人哄堂大笑,鬧得一旁坐著的陳汐心也是尷尬不已。
  小情郎?
  這老家伙還真是口無遮攔啊。
  陳汐忍不住瞟了梁冰一眼,卻見對方清眸流盼,白皙如羊脂般細膩的絕美容顏上暈染一抹紅霞,愈發嬌艷不可方物。
  這樣的羞赧模樣,在女王般氣場十足的梁冰身上可是罕見的緊。
  讓陳汐窘迫的是,他目光瞟過去的同時,梁冰也是有意無意地瞥了他一眼,兩者目光登時在半空交接,彼此心都有些尷尬,做賊似的連忙各自把閃避而開。
  見此,那些梁家長老們笑得愈發肆無忌憚,惹得梁冰秀眉一蹙,惡狠狠剜了對方一眼,威脅道:“四叔,你再這么說,我可要取消你的資格了!”
  梁天青登時神色一滯,揮手道:“好了,冰丫頭怕羞,你們這些老家伙就別搗亂了,萬一惹惱了人家小情侶,發生些什么感情上的糾葛,我這當四叔的也過意不去啊。”
  眾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誰搗亂?還不是你先調侃冰丫頭的?
  “好了,現在,誰能拿出十塊仙巫血魂石,就上前來,低于這個數目可別求情,求情我也不理會!”
  梁冰連忙轉移話題,再這么糾纏下去,她擔心的不止是自己受不了,連陳汐只怕也受不了這些揶揄。
  這個要求提出后,倒是并沒有人反對,顯然,早在之前他們已得到了梁冰的囑咐,所以才有備而來。
  陳汐卻不知道這些,剛開始聽到這個數目時,心還微微有些擔心,畢竟仙巫仙魂石可不是爛大街的貨色,可遇不可求。
  不過當看到眾人并未流露任何異議時,心這才放松下來。
  “這是我的炎靈伏魔刀,宙光級仙器,還請陳汐小友過目。”
  梁冰話音剛落下,就有一名長老大步蹭地一下湊上前,速度比瞬移都快,一手將十塊仙巫血魂石遞給梁冰,一手直接將一柄繚繞重重火浪的仙刀遞給了陳汐。
  “梁煥這老東西,往日里做事總是慢吞吞的,今天居然比咱們還快!”
  被人搶先一步,其他長老皆都一陣不滿,心皆暗自做好了準備,待會自己一定要抓住機會,不能被再被搶了機會……
  陳汐這時候也不敢怠慢,神色變得認真起來,拿起那炎靈伏魔刀端詳片刻,有些不好意思道:“這位前輩,此刀威力已極為不凡,想要大幅度提升很難。”
  那名叫梁煥的長老心一揪,忍不住問道:“那……大概能提升多少威力?”
  陳汐沉吟道:“依照我的辦法重新祭煉的話,只能提升三成左右的威力。”
  三成!
  這一下不止是梁煥,連其他長老也是神色一呆。
  陳汐見此,還以為梁煥有些不滿意,不由歉然道:“這個已經是我所能推演出來的極限了,如果……”
  話沒說完,就被一陣近乎癲狂般的大笑聲打斷:“三成啊!老夫的炎靈伏魔刀居然還可以提升三成威力!”
  笑聲盡是亢奮激動之色,只差手舞足蹈了。
  陳汐這才明悟過來一切,看了看其他長老,果然就看見,他們也都流露出毫不掩飾的艷羨之色,并無什么不滿,他這才徹底放心。
  其實想想也是,像宙光級仙器這等存在,想要提升威力,又怎可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能夠一下提升三成,已是難以想象的驚喜了。
  “多謝,多謝陳汐小友,改日若有空暇,還請到老夫舍下一敘,我那里什么都缺,唯獨不缺美人,其還有不少是從域外網羅過來的,一個個身材火辣,媚骨天生,保管你……”
  梁煥興奮得老臉發光,連連向陳汐道謝,不過話沒說完,就看見一旁的梁冰神色有些難看,登時就閉嘴了。
  不過臨走前,他還是向陳汐拋出一個是男人都懂的曖昧眼神,便即大笑著快步離開。
  陳汐不由暗自好笑,他倒也聽說過,不少強者有各種各樣的嗜好,有喜好搜集仙寶的,有喜好搜集功法的,當然也有喜歡搜集美人的……
  顯然,這梁煥就是喜歡搜集美人的那種強者。
  呼啦!
  在梁煥前腳剛離開,那些早已等得心癢難耐的長老們就亂哄哄擁擠上前,儼然把陳汐視作絕世瑰寶一般,一副搶破腦袋也要搶到手的模樣。
  梁冰很理解他們的心情,但卻不能容忍他們的爭搶發生什么意外,從而波及到陳汐,所以下一刻,她已是冷冷開口:“排隊,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