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93 風雨欲來

排隊!
  這個詞匯對于一眾大羅金仙而言,實在太過久遠了,以他們如今的身份,干什么事情還需要排隊嗎?
  所以當聽到梁冰的話時,這些放眼整個南梁仙洲都屬于權柄滔天的大人物們都是微微一怔,感覺很微妙。
  但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此一時彼一時,這時候他們可是有求于人,有求于人自然該放低姿態。
  雖然他們這么多年來已經很少放低姿態了,可眼前的陳汐值得他們這么做!
  就是不提這些,就憑陳汐能夠幫助他們提升手中仙寶的威力,就是讓他們去幫忙完成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們都會認真考慮一番……
  這就是現實。
  對于這些個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家伙而言,對于現實的認知和把控,顯然要比年輕人更游刃有余。
  所以下一刻,他們已是很自覺地排好隊,不敢再亂來,雖說有些有損威儀,可已經是沒人在乎了。
  這也讓陳汐暗松一口氣,說實話,被一群神威浩瀚的大羅金仙包裹著,他也是感到壓力山大,都沒辦法集精力了。
  “陳汐小友,這是老夫的雪輪波光塔,宙光級品仙器,還請過目,唔,這是十顆仙巫血魂石,多出的一些,就當是老夫的心意了,哈哈。”
  “陳汐小友,這塊高階仙材碧金淬星木你就收下吧,別拒絕,憑你和冰丫頭的關系,再拒絕就是把老夫當外人了啊!”
  “可惜啊,陳汐小友來日只怕是要離開四圣仙城的,不過沒關系,老夫那一處上等洞天福地還為小友留著,等以后有機會回來,也好有個落腳之地。”
  “……”
  隨著時間推移,陳汐鑒定和給出了一種種煉器法門,不僅收獲了大量的仙巫血魂石,還有不少來自這些梁家長老的饋贈。
  仙材、仙丹、仙寶、洞天福地……琳瑯滿目,應有盡有,從也可以看出,這些梁家長老的身價是何等財大氣粗。
  連陳汐都忍不住在心感慨,這就是大羅金仙的底蘊,果然不是吹出來的。
  直至晌午十分。
  陳汐已鑒定了十多件仙寶,收獲了將近兩百塊仙巫血魂石,相交于此,他所得到的仙材、仙寶一類的饋贈要多很多。
  由此也可見,仙巫血魂石有多么的罕見和稀少了,就連這些梁家長老手,最多也只能拿出十多塊。
  “還差多少?”陳汐趁著一絲空閑,悄聲問了梁冰一句。
  “還差一半左右。”梁冰答道,這些日搜集的仙巫血魂石,都在她手貯存著,所以她比陳汐更清楚。
  陳汐皺了皺眉,在他的計劃,第二分身想要晉級煉體天仙之境,起碼需要一千塊仙巫血魂石。
  可如今,居然還差一半左右,這讓他都有些懷疑,現如今仙界那些煉體仙人,當年又是如何晉級天仙之境的。
  “不用著急,這才過去兩個月而已,已搜羅到了近五百塊仙巫血魂石,已經讓我感到意外了。”
  梁冰低聲安撫了陳汐一句,“當年梁坤晉級煉體天仙時,等待了將近百年,也才得到三百塊仙巫血魂石而已。”
  如此一對比,陳汐倒是釋然了,正打算繼續,就在這時大殿外傳來一陣清朗大笑。
  “梁冰小姐,陳汐公,不會怪我等不請自來吧?”
  伴隨聲音,一行人魚貫而入走入大殿,為首的赫然是那羅峰和古玉堂,在兩者身后,還分別跟著一些年輕男女,以及數名氣息強大的老者。
  這等仗勢,足可以稱得上是浩浩蕩蕩了。
  令陳汐詫異的是,這明明是梁氏宗族內,這羅家和古家的族人又怎會出現在這里?
  不止陳汐沒想到,連梁冰和在場的一眾梁氏長老看見這一幕,也都有流露出一抹驚疑之色,顯然也沒想到這樣一幕。
  “誰讓你們來的?”
  梁冰神色冰冷,毫不客氣質問道。
  那羅峰可知道梁冰的秉性,擔心她悍然出手,連忙解釋道:“梁冰你稍安勿躁,我們能夠安然出現在這里,你難道還猜不出來嗎?”
  梁冰秀眉一挑:“是我父親同意的?”
  一旁的古玉堂插口道:“不錯,今天不止我們來了,連我父親和羅兄的父親,也都抵達,如今正在你父親那里盤桓。”
  這句話,出現了三個父親,說起來有些拗口,可意思卻表達的清清楚楚,那就是羅家之主羅獨夫,古家之主古震宇,今日主動登門,前來拜訪梁家之主梁天恒了。
  這也很好解釋,為何羅峰和古玉堂等人會出現在這里,顯然也是跟著前來的。
  “哦?原來如此,那好,你們先離開這里,待會我再去招待你們。”梁冰神色一緩,但依舊冰冷如故,一副送客的模樣。
  “梁冰,我們此來,是經過你父親首肯的,為何還要如此防備我們?雖說往日里咱們競爭的厲害,可畢竟都同屬于符道世家,可不能因此而劃分什么界限。”
  見梁冰一副防賊似的模樣,羅峰不由苦笑,解釋了一句,“更何況,我們此來,也是聽說你在搜集仙巫血魂石,所以就帶來了一些。”
  梁冰心咯噔一聲,隱約猜到了對方前來的目的,不屑道:“這么說,你們是為我分憂來了?”
  羅峰微微一笑,似渾然沒聽出梁冰話的譏諷,坦然道:“不止是為你分憂,說不定也能幫上陳汐什么忙。”
  聽到此話,梁冰頓時就確認,對方肯定聽說了陳汐能夠提升仙寶威力的事情,所以厚著臉皮主動登上門來了!
  不止梁冰,包括陳汐在內,以及那些梁家長老們也都明白了過來。
  陳汐皺了皺眉,沒有多說。
  至于梁家那些長老們,則臉色一沉,有些不善。
  見此,古玉堂有些不滿地瞥了羅峰一眼,似怪他說話太直接。
  “各位,請聽我說,此事也是梁伯父親口提出,若非如此,我們自不敢如此唐突前來拜訪。”
  古玉堂又解釋了一句。
  梁伯父,自然就是指梁天恒了。
  聞言,梁冰也不禁怔了怔,有些搞不清楚父親為何這么做。
  “冰丫頭,這還用猜嗎,肯定是族長為了抵御來自殷家的壓力,于是著手要主動聯合羅家和古家,如此一來,咱們三家等于是處于同一陣營了。”
  “而看對方的反應,明顯也很樂意見到這樣一幕發生,可以預見,自此以后,殷家的處境只會越來越不好了。”
  一名長老傳音點醒了梁冰一句,登時讓她明白了過來,并且很清楚,他們梁家、羅家、古家之所以能走到一塊,關鍵就在于陳汐身上。
  這從梁天恒允許羅峰他們前來,用仙巫血魂石來求得陳汐指點,就可以看出一絲端倪。
  一想到這,梁冰倒也釋然了,明白父親這么做,只會對陳汐更有利,同樣也會對殷家更不利,算是一種共贏。
  不過,梁冰心還是感覺有些古怪,要知道在符界時,古家和羅家可有不少強者,死在了她和陳汐手……
  當然,這件事除了她和陳汐、滕瀾之外,再沒有人清楚。
  “哼!早這么說,豈不是不會有這么多誤會了?廢話半天就會拐彎抹角,連我一個女人都不如。”
  梁冰瞪了羅峰一眼,說話依舊不客氣。
  不過眾人卻已是聽出,她已是想清楚了其一切,這讓羅峰和古玉堂等人皆都暗松一口氣。
  “哈哈,誰不知道梁冰你巾幗不讓須眉,我又哪敢怠慢了。”羅峰灑然大笑。
  “不過你們可別高興太早,這件事還需經過陳汐同意才行。”梁冰冷哼了一句,她就是有些看不慣這些家伙。
  因為他們的目的,讓她感覺是來和她搶陳汐的,心隱隱有些不舒服,當然這種心情其實也很好理解,畢竟,任誰也不愿看見自家的東西被他人分一杯羹了。
  “陳兄該不會拒絕我等的好意吧?”羅峰目光轉移,落在陳汐身上,略帶開玩笑地說了一句,一副和陳汐關系匪淺的模樣。
  他的這句話,讓大殿的焦點落在了陳汐身上。
  這讓陳汐有些舉棋不定,他和羅峰、古玉堂并沒多少交情,但卻不得不領對方的人情,因為早在武皇域時,面對那殷鳳兒的叫囂,兩者皆都站出身來,無形也算幫了他一個忙。
  可如果直接同意,他又擔心會讓梁冰顏面有損。
  最終,他還是把目光看向了梁冰。
  他這個細小的舉動,卻帶給梁冰一種難言的高興和欣喜,這起碼證明,陳汐并沒有為了得到仙巫血魂石,而忽略了對她的感受。
  換而言之,這起碼證明,陳汐是很在乎她的!
  如此,足矣。
  梁冰心僅存的一絲郁悶也一掃而空,當即道:“陳汐,我看還是答應他們吧,既然有冤大頭主動送上門來,咱們不宰一刀可太可惜了。”
  這句話,并未遮掩,落在了在場每個人耳,令得羅峰和古玉堂互望一眼,皆都有些苦哭笑不得。
  同時他們心也是暗自一嘆,看這種情況,他們想要再從梁家把陳汐這個寶貝給挖走,明顯是行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