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094 鳶尾左丘

“一百塊仙巫血魂石!”
  “訛人啊你!”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仙巫血魂石除了對煉體仙人有用,在你們手中一點價值都沒有,你還嫌貴?”
  “能不能再便宜一點,就一點點……”
  “不接受?那好,你們走吧,就當我沒說。”
  “哎哎,大家都這么熟了,何必這么絕情呢?好吧,成交!”
  在得到梁冰的答復,陳汐的點頭之后,羅子峰便、古玉堂便和梁冰商討起代價問題,結果顯而易見,羅家和古家必須付出一百塊仙巫血魂石,剛才能獲得陳汐對一件仙寶的指點。
  看著羅峰和古玉堂一副肉疼無比的模樣,陳汐心也是暗自慶幸不已,幸好自己沒出面和對方砍價,傷感情不說,關鍵是傷價格啊!
  梁冰就做的很果斷,說痛宰一刀,就絕對不會手軟。
  不過后來,陳汐還是知道自己猜錯了。
  在幫羅家和古家各自解決了五件仙寶的祭煉之法后,一直表現出一副肉疼模樣的羅峰和古玉堂,皆都興奮喜悅的難以自已,嘴巴都差點笑歪。
  顯然,之前這倆家伙的肉疼模樣,明顯是假裝出來的!
  一想到這,陳汐忍不住看了梁冰一眼,后者顯得很淡定,直言道:“能夠用一些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換取十件仙寶威力的提升,只要不是傻,沒誰能拒絕的了。”
  雞肋?
  陳汐不由苦笑,他倒也不得不承認梁冰的看法,若非為了第二分身晉級煉體天仙之境,他自然也不會搜集仙巫血魂石。
  即便擁有,也根本用不上,恰跟雞肋一般。
  當然,這種雞肋在煉體仙人眼,卻是千金難求的罕見寶物,這倒也應了那句話,價格的高低,完全取決于對誰有用。
  十件仙寶,兌換了一千塊仙巫血魂石,這已經超出了陳汐計劃的數目,可謂是一筆意外的收獲。
  直至后來,羅峰和古玉堂甚至愿意出更高的價格來求得陳汐指點,卻被梁冰直接拒絕,理由很簡單,“你們莫非以為,指點仙寶的祭煉法門一點都不累嗎?
  陳汐其實并不累,但卻只能表現出很很累的樣來配合梁冰,否則不僅會讓梁冰下不來臺,也會讓他自己顯得太過變態。
  畢竟,他所鑒定的十件仙寶,可無一不是宙光級的存在!
  換做任何一名煉器師,即便能想得出重新祭煉仙寶的法門,只怕也會搞得身心皆疲,重則甚至會傷及神魂。
  當然,這一切對陳汐并不適應,但卻對在場其他人都適用,所以為避免表現得太過顯眼,陳汐也只能表現出一副疲憊的模樣。
  這些天,因為他的戰力太過逆天,已受到太多異樣目光的矚目,這種近似榮耀般的感覺是別人一輩都夢寐以求的,可對陳汐而言,卻是麻煩的源頭之一。
  所以,嗯,還是低調些好。
  接下來,梁冰舉辦了一場宴席,招待羅峰和古玉堂等人,陳汐只露了露臉,便即告辭返回。
  原因很簡單,既然很累,當然要表現出一副很累的樣才對。
  但最為重要的是,他已迫不及待想要返回,打算讓第二分身沖擊煉體天仙之境了!
  ……
  ……
  殷家,議事大殿。
  氣氛肅殺沉寂,空氣都仿若凝固住,壓抑得人直喘不過氣來。
  殷鳳兒看著在大廳來回踱步,面色陰沉如水的父親殷德昭,心疑惑之余,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究竟是誰,惹得父親如此不高興?
  殷鳳兒心念頭紛飛,卻是猜不出所以然來,她很清楚,父親城府如海,一般情況下,決不會流露出如此陰沉可怕的表情。
  “說,這是怎么回事?”
  殷德昭止步,目光如刀一般,落在殷鳳兒身上,顯得冰冷懾人之極,說話時,他已將一枚玉簡甩手丟在殷鳳兒腳下。
  殷鳳兒一陣心驚肉跳,連忙俯身拿起,略一打量,不由一呆,里邊什么也沒有,只有一柄劍的幻影,造型古樸,漆黑冰冷。
  若她沒猜錯,這柄劍應該是陳汐的才對,可是,這又怎會讓父親暴怒至此?難道陳汐那該死的東西又惹到他們殷家了?
  “這是陳汐的佩劍。”殷鳳兒心雖念頭紛呈,嘴上還是乖乖回答道,
  話一出口,她敏銳發現,父親的臉色又陰沉許多,這讓她心愈發不安,驚疑不定。
  “那這又是什么?”
  殷德昭袖袍一揮,又拋出一塊玉簡,聲音愈發低沉,冰冷得猶如寒冬臘月的凜冽颶風。
  殷鳳兒抿了抿嘴唇,再次俯身,撿起地上的玉簡,略一打量,一張俏臉登時變得刷白一片,驚叫道:“這怎么可能?這消息絕對是假的,憑他一個天仙期的小東西,哪可能做到連煉器宗師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尖利的聲音在大殿回蕩,殷德昭并未反駁,只是神色愈發陰沉,幾乎快要淌出水來,這代表著他已陷入極度的慍怒之。
  這樣一幕,令殷鳳兒心愈發惶恐,忍不住哆嗦著拿起玉簡再次打量了一遍,結果依舊難以置信這是真的。
  玉簡的內容很簡單,詳細記錄著這些日發生在梁家的事情,尤其著重描述了陳汐擁有的神異般的煉器能耐。
  殷鳳兒再刁蠻任性,也極為清楚,他們符道四大世家所擁有的仙寶和市面上的都不一樣,乃是一種由古法煉制出的仙寶。
  又被叫做“符兵道寶”,不過卻非是真正的符兵道寶,因為在整個三界,也只有神衍山才有祭煉符兵道寶的法門。
  他們符道四大世家所擁有的法門,僅僅只是先祖觀摩符兵道寶之后,根據自己的揣測和推演才傳承下來的煉器之道。
  可以想象,依據此法煉制出的仙寶,雖然威力奇大,可畢竟是殘缺的,而無法和真正的符兵道寶相媲美。
  并且這種缺陷,就連符道四大世家的老古董們都束手無策,無法改變。
  可現在,才只天仙期的陳汐,居然能夠將梁家族人手的仙寶重新祭煉,去蕪存菁,令威力大幅度提升,這如何讓人能接受得了?
  “這絕對不是真的!”殷鳳兒再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在大殿內回蕩,然后殷鳳兒整個人都被摑得跌坐在地上,唇角溢血,桃腮紅腫,一臉不敢置信地望著殷德昭。
  她萬沒想到,往日里最寵溺自己的父親,居然會下狠手打了她一耳光!
  “你還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嗎?為什么知道那小手擁有一件符兵道寶,而不告訴我?為什么還要慫恿著你姐姐針對那小?為什么?為什么?”
  已隱忍許久的殷德昭就像一座沸騰的火山般,徹底爆發,神色鐵青,厲聲大喝,連連問出了幾個為什么,可見其心是何等憤怒。
  殷鳳兒嚇得渾身都哆嗦起來,心僅存的一絲委屈也被無盡驚恐所取代,她萬萬沒想到,父親一旦生氣,竟會如此可怕。
  讓她都有些懷疑,自己若敢再頂一下嘴,父親絕對會毫不猶豫殺死自己!
  是的,殷鳳兒不敢再說話了,只是驚懼地望著陷入暴怒的父親,像受驚的幼獸,茫然而無措。
  “父親,此事并不怪鳳兒。”
  便在此時,一道幽冷的聲音在大殿外裊裊響起,旋即一道綽約孑然的身影飄然走了進來。
  她一襲黑紗,眉目清美如畫,神色孤峭而幽冷,正是殷妙妙。
  看見她,暴怒不已的殷德昭神色一緩,漸漸止住怒氣,這讓殷鳳兒心也是暗松了一口氣。
  在整個殷家,能夠讓殷德昭如此的,也只有殷妙妙了。
  “哼,若非這蠢丫頭連連招惹對方,事情何至于會淪落到今天這等地步?”殷德昭余怒未消,冷冷哼了一聲,嚇得那殷鳳兒渾身又是一顫。
  “鳳兒也是為了替族人報仇,并無過錯。”殷妙妙容如止水,不起波瀾,淡然道,“更何況,如今事態已如此,動怒也挽回不了什么。”
  “是啊,父親,對梁家而言,他終究也只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您……”殷鳳兒弱弱說了一句。
  不過她話沒說完,就被殷德昭厲聲打斷:“你還說,你可知道,今日羅、古梁家的家主都已匯聚梁家,紛紛向梁天恒那個老東西示好去了?”
  殷妙妙心咯噔一聲,倒并非是被殷德昭嚇得,而是這句話的意味,讓她也是感到了一種強烈的不妙感覺。
  這是什么意思?
  當然是是梁、羅、古三家要聯合起來,共同對抗他們殷家!而釀成這一切的,僅僅只不過是一個天仙期的小東西而已!
  這句話,同樣讓殷妙妙陷入了沉默,哪怕她在南梁青云榜上的排名再高,歸根究底,她也只不過是殷家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而已,在這等涉及家族大勢的事情上,也是沒辦法給出更多的主意。
  “唉,你們都下去吧,這件事……只能由我來處理了。”殷德昭沉吟許久,最終喟然一嘆,揮了揮手,顯得有些意興闌珊。
  殷妙妙點了點頭,道:“若用得上我,您盡管開口。”
  “你安心修煉,這些事情就交給我了,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東西而已,憑他也想撼動咱們的殷家勢力?”
  殷德昭吩咐了一句,眼眸精芒閃爍,透著一股森寒決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