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09 無極破境珠


  第三章求收藏!
  ——
  花開花落,春去秋來。
  對于修士而言,時間就像一枚帶著翅膀的箭矢,半年光陰,轉瞬即逝。
  但在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由于時間法則的不同,時間已經整整過去一年半了。
  在這段時間中,陳汐的作息極有規律,煉氣、觀想、淬體、修劍……實在心煩意亂的時候,就以指為筆,以黃土大地為紙,描摹符紋,篆書寫字,倒也不感到寂寞。
  他曾在南蠻冥域劍仙洞府中覓得十三枚制符玉簡,這半年中的潛心揣摩下,也是大有精進,隨手寫在地上的符紋,已能達到九品之列,只差一步,便能構建符陣,成為一名陣法師了。
  符箓九品,一品符箓被稱作是基礎符箓。
  每一個符徒工,必須掌握基礎符箓的制作,方才能制作更高深的符箓。
  符箓按屬性分作陰陽兩大類,若細細劃分,又可以分作金、木、水、火、土五大類。
  任何符箓的制作,皆逃不開陰陽五行,基礎符箓也不例外。
  符紋結構的學習,便是從基礎符箓入手,換句話說,每一種基礎符箓,都代表著一種符文結構。而基礎符箓以五行劃分,每一種屬性的結構又不盡相同,稱得上是千千萬萬,無窮無盡。
  這也就昭示著完整的符紋也有千千萬萬,想要通曉所有基礎符箓的制作,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只要能夠在符紙上繪制出一個完整的符紋結構,便可稱作一品符箓;能夠繪制出兩個完整的符紋圖案,并使之如同呼吸般相互呼應,則可稱作二品符箓;依次疊加,能夠在一張符紙上繪制九個完整的符文結構,并使之相互呼應,宛如一體,則可稱作九品符箓!
  九九歸一,能夠把一個完整的九品符箓,與另一個完整的九品符箓疊加在一起,形成奇妙的聯接,則可稱為符陣師,所制作出的符箓,也具備了陣法的雛形。
  并且,達到符陣師水準,便可以把不同的符紋結構,篆刻在陣旗、陣盤、陣石等載體之上,如此才能領充分發揮陣法的威力。
  總而言之,無論是符箓、亦或是陣法,符紋結構是最基礎最核心的所在。
  而符道,便是掌握符紋結構,衍化天地奧義,它本就是三千大道中的一條浩瀚大道,自古至今,許多大能便是以符入道,成就不滅天仙境界的!
  陳汐對于天道的領悟已達到道意境界,并且已掌握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再加上神魂日日觀想伏羲神像,對符道的領悟也是水到渠成,突飛猛進。用不了多久,成為陣法師也不是不可能。
  尤為令他驚喜的是,對符道的領悟,令他在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時,能夠輕而易舉地感悟出其中的奧妙,掌握其精髓所在。
  就像前些天,在煉體進階紫府二重時,原本晦澀繁密的乙木巫紋,被他輕而易舉地凝聚成功,那種行云流水般的順暢感覺,令他至今都記憶猶新。
  巫紋,神秘深邃,猶如天然形成,但何嘗不是天地間符紋的一種?
  正是基于這種認知,令陳汐無論是在煉體,還是在修煉星斗大手印時,不自覺就以符道知識去觀察,去揣摩,反而令他領悟到其中更為深層次的玄妙,心中諸多郁結疑惑之處,豁然開朗,修煉一途愈發坦蕩起來。
  符道進步的好處并不局限于此,在他淬煉湮風流光劍陣的時候,在他修習大衍五行劍的時候,都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哺作用,令他對劍道的認知也越來越深刻,所施展的劍法、劍陣威力也隨之變強。
  所謂舉一反三,觸類旁通,便是這個道理。
  一些遠古大能,甚至能夠領悟出上千、上萬條道意,最終融會貫通,萬法歸一,掌控天地終究奧妙,成就無上道途!
  如今,陳汐才只完整掌握了一條風之道意,對于符道、劍道的感悟,只能稱得上是略有小成,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不過即便如此,以他如今的年齡和實力,哪怕是在天才中也是妖孽級別的存在了,比之一些古老門派的核心弟子,也是毫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
  這一天,陳汐從打坐中醒來,抬眼看向一側的巖壁,上邊刻畫著一道道線條,代表著一天天的時間。
  “這么快就過去一年半了,故人所言果然沒錯,光陰如梭,白駒過隙,也只有如此形成,才能描述時間大道的一絲真諦。就如同洞府主人,必然已掌控無上時間大道,方才能扭轉乾坤,改變時間流逝的速度……”
  陳汐沒有過多感慨,站起身子,峻拔的身影愈發清逸孤峭,飄然出塵。時光并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跡,清雋的面容依舊如以往一般,不過看似淡然的一個眼神,卻令人憑生一股浩瀚如海的深邃感,令人不由自主便被他吸引了所有心神。
  “也不知小靈白和庚金劍竹融靈了沒有……不管了,先行離開這里再說,否則就耽誤了去龍淵城的步伐。”
  陳汐想了想,不再留戀于此,身影一晃,已消失不見。
  ——
  就在陳汐從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離開之際,在那瀚海沙漠中,一行七八人,在一把通體金光流轉的大傘保護下,不斷逡巡游弋,似是在尋找什么。
  那狂暴的颶風、肆虐的沙暴,只要靠近他們,便會被大傘涌出的金光彈回去,也正因此,他們一行飛遁在瀚海沙漠中,顯得極為輕松自在,如履平地。
  “蘇冷師叔,這都尋找半年了,還沒有那小子的一絲蹤跡,他會不會是被沙暴吞噬掉了?”
  雙眉如刀的蘇定遠開口問道,在六人中,只有他跟蘇冷的關系最好,有些不該說的話,也只有他來問。
  “哼!”蘇冷哼了一聲,面無表情道:“絕無可能,哪怕是被沙暴撕碎隕落,身為紫府修士,其氣息也決不會這么快就消失。”
  這半年來,他們在滾滾沙暴中來回穿梭,尋覓著陳汐的蹤跡,看似可以輕松地避開沙暴和颶風,但沒有誰敢放松警惕,畢竟這里是有著死亡之地號稱的瀚海沙漠,充斥著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還有著可怕至極的禁制、遺跡,連一些涅槃大修士進入,都是有去無回,足以證明此地的可怖。
  他們一行人最高修為也只有蘇冷一個人,還是兩儀金丹境,比涅槃大修士差了一個大境界,自然不敢麻痹大意。
  不過,夜以繼日地緊繃神經,警惕防范,對他們的心神也是一種折磨和拷打,再加上至今都沒有發現陳汐的一絲蹤跡,令他們的心情也變得陰郁暴躁起來。
  尤其是蘇冷,心情極壞,他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事情,卻沒想竟耽誤了足足三個月之久,別說人了,連根毛都沒抓到,自然令驕傲自負的他極不痛快。
  “抓到那小子我非把他抽筋扒皮不可!”
  蘇冷在心中狠狠嘀咕了一句,便在這時,他懷中驀地響起一聲清吟,聲音雖細微,卻令他心中一震,臉上浮現一絲喜色,探手拿出一個通體猶如透明的珠子,像液體水珠一樣,散發著夢幻般的彩色漣漪。
  “無極破界珠!”
  蘇定一等六人眼珠都瞪圓了,一股熾熱的貪婪無法掩飾地從眼中流露出來。
  此珠乃是蘇冷從一處神秘遺跡中獲得,是一種極為神奇的寶貝,不僅能探測到方圓百里內的一些隱秘空間,還能夠破開一些秘境壁壘,玄妙之極。蘇冷曾憑借此珠,幫蘇家尋覓到一處秘境仙府,從中獲得了大量的功法典籍、丹藥珍寶,在整個龍淵城引起極大的轟動,蘇定一等人身為蘇家一員,又豈會不知道無極破界珠的大名?
  修行界延寸至今已經無數個歲月,天地間遺落著數不勝數的秘境、洞府,吸引著無數修士去撞仙緣,尋覓自己的機運,許多呼風喚雨的絕世強者,便是因為獲得一些上古傳承,修為猛進,繼而名噪天下的!
  而擁有無極破界珠,就等于擁有了開啟這些秘境、洞府的鑰匙,距離仙緣機運也更近了一步。試問,天下修士誰能不為之心動?
  也正因為擁有此珠,蘇冷之名,在龍淵城也是如雷貫耳,家喻戶曉,其在蘇家的長老地位也愈發牢不可破,享有著常人無法企及的資源。
  “附近百里之內,有一個獨立空間存在!”蘇冷抬眼一掃,又看了看手中無極破境珠,言辭肯定之極。
  “會不會是一處上古洞府?”
  “我覺得,倒有可能是陳汐藏身之地。”
  “不管是什么,咱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若是洞府秘境,咱們就狠狠搜刮一番,若是陳汐藏身之地,正好抓住他,令他吐出劍仙洞府中的寶物!”
  “有蘇冷師叔在,咱們何愁大事不成?”
  眾人心中的疲憊一掃而空,紛紛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言辭之間,也多有對蘇冷的奉承阿諛之詞。
  “走吧,到時候聽我命令行動,少不了你們的好處。”蘇冷冷峻的神情緩和了許多,修士也是人,也喜歡被人拍馬屁的。
  “多謝蘇冷師叔!”蘇定一等人皆大喜不已,神情振奮。
  當即,蘇冷帶著眾人暴掠而去,沒多久,便來到一處低矮的沙丘,到了這里,那無極破境珠驀地想起一連串清吟,表面的彩光愈發夢幻起來。
  “去!”蘇冷大喝一聲,無極破境珠飛至半空,通體煙霞彌散,五彩光束化作幾十丈長的匹練,倏然掃射四周。
  嘩啦啦!
  在那彩霞似的迷離光華照射下,原本空無一物的沙丘上,驀地泛起一層層透明的波動,像起伏不定的壁壘墻壁似的,扭曲變幻著,神秘之極。
  “果然是一處秘境,你們跟在我身后,別跟丟了,否則我也救不了你們。”蘇冷吩咐一聲,深吸一口氣,手握無極破境珠,當先走向那扭曲變幻的透明波動中。
  其他人見此,也神色一凜,緊跟其后。
  嗡!
  在無極破境珠的彩光照射下,透明扭曲的波動像被戳破的氣泡,裂開一個狹長的縫隙,在蘇冷等人消失不久,便即消失于天地之間。
  ——
  PS:本書名叫神箓,自然跟符道密切相關,本章的前半段描述就是我對仙俠文符道的一種認知,應該跟其他小說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