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096 星魂仙獸

三個月!
  從天仙后期晉級天仙圓滿之境!
  這樣的修煉速度,簡直能夠用驚世駭俗來形容了,羅子峰和古玉堂身為大家族的嫡系子弟,身為南梁青云榜排名前十的存在,什么樣的天才沒見過?可和陳汐一比,再優秀的天才都顯得如此暗淡無光。
  這家伙,還真是個怪胎啊!
  羅子峰和古玉堂心中皆是感慨不已,但旋即,兩人又怔住,等等,天仙后期晉級天仙圓滿境?
  如果他們沒記錯的話,在武皇域和殷萬尋對戰時,陳汐才僅僅天仙中期而已……
  “敢問陳兄,上次晉級時用了多長時間?”
  羅子峰忍不住問道,他實在太震驚了,哪怕已隱約猜到了陳汐從天仙中期晉級天仙后期的時間,可卻不敢去確認。
  “還用問嗎?當然是一個月。”不等陳汐回答,梁冰已是隨口說道。
  這的確不用問,因為在四個月前,所有人都知道陳汐是天仙中期修為,而如今他又是閉關了三個月,沖擊到了天仙圓滿境界,那么在三個月前的一個月中,他必然晉級到了天仙后期,這是一件很好推算的事情。
  嘶~~
  可聽到這個答案時,羅子峰和古玉堂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渾身都是一陣僵硬,老天,這怪胎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一時之間,兩人望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無比怪異,實在難以找出什么詞匯來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對于此,陳汐不由瞥了梁冰一眼,后者微微一笑,傳音道:“我說的難道有錯嗎?”
  陳汐無奈,當然沒錯,可是這么直接告訴對方,反而會讓他顯得很另類,他可不希望一直就這么被當做怪胎看待。
  “好了,我就是想看看他們的反應。”
  梁冰低聲解釋了一句,聲音軟糯輕柔,說著,還咬了咬性感飽滿的紅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這樣一副神態,出現在梁冰這樣一個冰冷驕傲,氣場十足的大美人身上,那等驚心動魄的誘惑,就是百煉精鋼,也得化作繞指柔了。
  陳汐當然不會生氣,就是有氣,看見梁冰這樣的神態,也早蕩然無存了。
  下一刻,他已轉移話題,提出了自己的打算。
  “什么?你要挑戰梁冰?”
  當得知陳汐來此,居然是為了和梁冰切磋,驗證一下如今的戰力時,不等梁冰開口,羅子峰已是驚叫出聲。
  旁邊的古玉堂也是一副怪異神色。
  陳汐怔了怔:“難道不行嗎?”
  梁冰抱臂立在一側,微笑不語。
  羅子峰卻是一副心有余悸地再次提醒了一句:“你確定?”
  陳汐感覺這家伙今天的表現似乎太熱切,也太怪異了,似乎……他比自己更擔心和梁冰切磋對決一樣。
  “呵呵,陳汐,梁冰她已經躋身南梁青云榜第五名了,羅兄正是慘敗于她手中,所以才會忍不住想提醒你一番。”
  古玉堂在一旁解釋了一句,說話時不無幸災樂禍地瞥了羅子峰一眼。
  陳汐這才恍然,原來羅子峰這家伙是被梁冰狠狠虐了一把,怪不得對自己的事情如此上心。
  被揭穿老底,羅子峰登時有些羞惱,狠狠瞪了古玉堂一眼,神色不善道:“玉堂老弟,不如你我也切磋切磋?”
  古玉堂搖頭:“想拿我出氣?有本事你找我大哥去啊?”
  “你哥你哥,整天就知道你哥,離開你哥你是不是活不了了?”羅子峰哼道,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
  古玉堂的大哥自然是古月銘,一位至今屹立在南梁青云榜第二名的巔峰強者,面對這樣的存在,羅子峰也是沒膽和對方叫板。
  見這倆家伙鬧得不可開交,梁冰皺了皺秀眉,徑直問陳汐:“你真要和我切磋?”
  陳汐聳了聳肩,略帶開玩笑地嘆息道:“為了排名,也只能如此了。”
  “不用我讓你三分?”
  “不用。”
  “要不,我不動用銀光梭?”
  “千萬別。”
  “那……”
  “唉,我只想痛痛快快一戰而已,你們似乎都挺擔心我落敗……難道我真的很差勁?”見梁冰一副猶疑的模樣,陳汐很無語地搖了搖頭。
  梁冰、羅子峰、古玉堂三者面面相覷,終于意識到陳汐是認真的。
  “那好,對戰時你若支撐不住,就趕緊提醒我一聲,別傷到了你……”梁冰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陳汐登時有些惱了,被一個女人輕視成這般模樣,雖說對方言辭之間滿滿的都是好意,可對一個男人而言,誰還能忍得住?
  下一刻,他斬釘截鐵揮手道:“我記得你不是喜歡征服對手嗎?來吧,這次和我干一架,看一看是誰征服誰!”
  征服……
  這個字眼讓羅子峰和古玉堂皆都一呆,旋即露出一抹曖昧之色,一副原來你小子打的是這副算盤的模樣。
  陳汐并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他只是很簡單地記得,早在第一次見到梁冰時,離央師姐就曾言,梁冰性情驕傲,是個喜歡用力量征服一切的女人。
  所以要想讓梁冰心服口服,當然也要從力量上壓制她一頭,他哪可能想到,這樣簡單一句話,會引起羅子峰兩人的誤會?
  嗯,不止是他們兩人,還是梁冰。
  當聽到陳汐那句話時,她同樣一怔,旋即心中一跳,同樣想起了第一次和陳汐見面時,離央曾極力蠱惑陳汐,要把自己征服了,然后帶回家……
  一想到這,梁冰渾身一陣不自在,俏臉發燙,心中暗自啐道:“這家伙,沒想到還一直惦念著此事,還隱藏的這么深!”
  ……
  ……
  最終,陳汐還是和梁冰戰斗了一場。
  只不過并不是在練武場,更沒有讓任何人看見,至于過程就不再贅述,總之,他們兩人再次出現時,已是第二天晌午十分,且皆都顯得有些狼狽。
  陳汐披頭散發,衣衫破爛,氣喘吁吁,一手扶著腰部,臉部肌肉不時抽搐一下,似乎在忍著什么劇痛。
  而梁冰的模樣也頗為不堪,烏黑秀發蓬亂,衣袂褶皺,肩膀、腰肢、小腿部位的衣衫已是破損,露出一片又一片瑩白耀眼的光滑肌膚。
  她那一張絕美俏臉暈紅如霞,清眸流盼,羞惱中帶著一絲惘然,像受到了什么打擊似的,整個人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羅子峰和古玉堂并未離開,兩人苦等一天時間,居然看見了這樣一幕,登時感覺腦袋有些不夠用了,有些發懵。
  究竟誰贏了?
  兩人看了看陳汐,看著他不斷抽搐的臉頰肌肉,不由暗自好笑,還妄想征服梁冰,這下吃足苦頭了吧?
  然后兩人又看了看梁冰,看著她衣裳殘破,瑩潤雪肌若隱若現,一張俏臉紅暈若染,不禁暗暗吞了吞口水,眼睛都快看直了。
  不得不說,此時梁冰的模樣實在太誘人了,往日里像個女王般高高在上,驕傲冰冷,哪像現在這般秀發蓬松,衣衫褶皺,清眸惘然中泛著一絲羞惱,別提有多誘人了,令人都恨不得把她擁在懷中好好憐惜一番。
  “看夠了沒有?”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將羅子峰、古玉堂驚醒,然后就迎上了梁冰那直欲殺人般的冷冽目光,登時一陣心驚肉跳,訕訕不已。
  “你們……誰贏了?”羅子峰連忙轉移話題。
  梁冰卻是不再搭理他,只是眼神復雜地瞥了一眼陳汐,道:“要不要現在去浮光仙壁前測驗一下?”
  陳汐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還是先梳洗一下吧,這樣子出門,實在容易引起不少誤會。”
  說著,他看了看羅子峰和古玉堂,顯然是針對他們二人的。
  “好,稍等一會咱們一起。”梁冰也點了點頭。
  說著,兩人各自返回,空留下了羅子峰和古玉堂,兩者面面相覷,都有些怔然,依舊未能搞清楚,這一戰究竟誰贏了。
  “不用猜了,待會跟著一起去浮光仙壁前就知道了。”古玉堂百思不得其解,最終嘆息了一聲。
  羅子峰深以為然。
  ……
  ……
  四圣仙城,繁華如水的街道上。
  陳汐一行四人朝城中央的浮光仙壁前行去,引起路人一陣嘩然。
  原因很簡單,這支隊伍別看只有四人,可無一不是四圣仙城中耀眼無比的人物,就是放眼整個南梁仙洲都名聲斐然,想不讓人認識都難。
  像那羅子峰、古玉堂、梁冰,三者不僅是南梁青云榜排名前十的人物,自身還是各自家族的繼承人,權柄可謂滔天。
  另外的陳汐,雖沒有他們三人背?景強大,可如今也是名噪一時,乃是南梁仙洲最熱門的話題人物之一。
  并且自從他戰勝殷萬尋之后,就再也沒有現身,所有人都在猜測他的去向,而如今居然再次出現在人們眼前,自然引起不少關注目光。
  尤為重要的是,他還是和梁、古、羅三大符道世家的繼承人走在一起,看見這一幕,誰還能保持淡定?
  對于這一切,陳汐四人視若無睹,徑直朝浮光仙壁處行去,渾然沒有注意到,在他們剛走過的一條街道的角落中,正有一對陰冷的目光漸漸從他們身上收回,轉身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