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098 無事生非

浮光仙壁前,喧囂一片,熱鬧一片,形成一個沸騰的人聲汪洋。
  每個人的目光都盯在排名第五的位置,發出一陣驚嘆,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的臉色變得凝重而冰冷。
  同樣也沒人注意到,一個樣貌普通,身穿黃綢長衣,身材臃腫,看起來像個充滿銅臭味的商人模樣的中年,出現在了陳汐身前。
  中年雙手攏在袖子中,笑瞇瞇站在陳汐眼前,氣質平庸,更無任何氣勢可言,甚至讓人察覺不到他究竟是什么修為。
  可只有陳汐清楚,之前自己身邊絕對沒有這樣一個人,當他心中感到一縷極度的危險氣息時,對方便突兀出現了。
  恰如瞬移!
  甚至都沒引起附近其他人的注意。
  能夠做到這一步的,絕對是大羅金仙無疑!也只有大羅金仙才能夠在仙界法則之下,自由穿梭虛空,進行瞬移。
  來者不善!
  陳汐能夠清楚看到,對方雖然一直笑瞇瞇的模樣,可目光中卻毫無笑意,冰冷而平靜,那是一種最冷酷的無情。
  此人是誰?
  這個問題陳汐已沒時間再去思考,他此刻渾身神經緊繃,猶如拉滿如月的弓弦,體內混洞世界,四象仙靈之海全力運轉沸騰,整個人的精氣神猛地飆升至最巔峰的狀態。
  可他的神智,依舊如冰雪一般冷靜,他能夠清晰感受到,對方附近眾人,包括距離最近的梁冰、羅子峰、古玉堂,竟似是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
  甚至,就連自己周身氣機的變化,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絕,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換而言之,現如今自己別看置身在人群中,可卻已是孤立無援!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沉,他知道,這一定是對方做的手腳,而能夠輕松做到這一步的,又怎可能是尋常人物了?
  說時遲,那時快,陳汐心中的念頭閃動,實則只發生在一剎那,距離對方出現在自己身邊,才只一個呼吸時間而已。。
  一個呼吸,看似極短,可在真正的高手眼中,足以殺死對手不下百次了!
  事實證明,對方的確是為陳汐而來。
  因為在他甫一出現,便展開的攻擊,攏在袖中的右手驀地探出,捏指成拳,屈肘發力,簡簡單單一拳朝陳汐頭顱砸來。
  甫一動手,對方氣勢頓時不一樣的,臃腫的身軀變得威猛凜然,普通的面容充斥著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儀,恰似一柄封存于匣中的利刃出鞘,鋒芒無雙!
  這絕對是一個經驗老辣無比的強者,從他出現的那一刻開始,根本沒有廢話,更沒有給陳汐開口說話的機會,就這么一拳簡單、粗暴、直接地砸來,明顯不打算再給陳汐任何活命的可能。
  這才是真正的刺客!
  未動手前,普通得讓人根本不會注意他的存在,可一旦動手,必然是雷霆一擊!
  這猝然擊出的一拳,的確當得上是雷霆一擊,雖無聲無息,可卻已把雷霆般的氣勢宣泄的淋漓盡致,仿似貫穿亙古虛空而來,裹挾著一股令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迫人壓力。
  這一剎,陳汐眼瞳猛地一瞇,真真實實感受到一股瀕臨死亡般的氣息,不過他早已做好了準備,例如施展爆氣弒神功,例如讓第二分身替自己擋下這一擊……
  但最終,他什么都沒有做。
  因為就在那中年甫一動手的時候,在四面八方,突然出現了一只只手臂。
  有的枯瘦如一根根竹節,微攏如抓,鎖向中年的咽喉。
  有的白皙修長寬厚有力,化作掌刃,劈向中年的左肋。
  有的青筋暴綻,繚繞一層如金屬般的光澤,化作剛猛如重錘似的拳頭,轟向中年的胸腔。。
  那一只只的手臂,代表著一個個強大之極的存在,其所釋放出出的攻勢,毫不遜色于那中年的一拳,甚至猶有過之!
  那畫面太兇悍,像一群蜘蛛在圍捕一只試圖跳出蛛網的蟲兒一般。
  這一刻,陳汐只覺眼前一陣熾盛,再也看不到一切,因為那等攻勢太過恐怖,且距離他僅僅咫尺之遙,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他也是受到了波及。
  轟!
  耳畔,只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音,旋即,一聲驚怒的慘叫發出,再然后,附近掀起一片噪雜的嘩然聲,以及混亂奔逃的腳步聲。
  雖說看不清楚一切,但陳汐還是能夠通過這些聲音想象得出,這一擊之中,那前來刺殺自己的中年必然完了。
  而浮光仙壁前的眾人,也都被驚醒,陷入一場混亂之中。
  陳汐緊繃的神經,沸騰的氣機,最終重新歸入平靜。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無法想象的快,可對陳汐而言,卻像經歷了一場漫長的生死輪回,其中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視野恢復,陳汐終于看清了眼前一切,偌大的浮光仙壁前,已是空蕩蕩一片,唯獨在身前地上,躺著一具冰冷的尸體,正是那中年人,他神色驚愕,似臨死也沒想清楚,此次的刺殺怎可能會失敗了。
  “陳汐,你沒事吧?”
  梁冰、羅子峰、古玉堂三人走了過來,神色中皆都有關懷之色。
  而在他們各自身后,皆都立著兩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卻無一不是大羅金仙級的存在,氣息晦澀而驚人。
  顯然,這些大羅金仙,皆都是來自梁、古、羅三家中的強者。
  這讓陳汐一瞬就明白,剛才正是這六位大羅金仙出手,一舉將那中年抹殺了!
  陳汐搖了搖頭,看了看梁冰三人,又看了看那些大羅金仙,最終還是沒多說什么,只是望著地上那具尸體,道:“那是殷家之人?”
  “不錯,此人名叫殷天虎,是殷家一名長老,大羅金仙修為。”梁冰解釋道。
  “大羅金仙?殷家倒是很看得起我啊……”陳汐喃喃,神色平靜,令人不清楚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嘿,早猜到殷家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到這次咱們甫一現身,就釣到這樣一條大魚。”羅子峰嘿然冷笑不已。
  “這件事,咱們同樣不會善罷甘休,哼,這次若非咱們陪著陳汐一起前來,恐怕真的被殷家得逞了。”古玉堂冷冷說道。
  “這里人多眼雜,咱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梁冰掃了一眼四周,當即帶著眾人離開,而那殷天虎的尸體,則被梁家一位大羅金仙級強者袖袍一揮,收了起來。
  ……
  ……
  返回梁家之后,羅子峰和古玉堂便匆匆離開,顯然是要返回各自宗族中,把此事稟告給其父親。
  “你們,早已猜到這一切了?”
  只有梁冰和自己兩人時,陳汐最終還是沒忍住問道。
  “沒有,只是我們三家都清楚,殷家絕對不會這么容易放過你,所以臨出門前,已暗中派了高手一路相護。”梁冰隨口解釋了一句。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
  “你不用再為此事操心了,殷家此舉,等若是給了我們一個借口,以前我們還不方便出面針對殷家,現在則不同了,他竟敢在鬧市之中進行刺殺之事,已觸碰到了我們的底線。
  梁冰神色平靜,淡漠說道:“接下來,你不用出面,我梁、古、羅三家自會向殷家施壓,這次的事情,殷家必須付出百倍代價!”
  陳汐自然很清楚,單憑自己現在的能力,根本奈何不得殷家,也唯有借助梁、羅、古三家的力量,才能最大程度上給予殷家以沉重的打擊。
  “多謝了。”陳汐認真說道。
  梁冰笑了笑,突然道:“對了,你在青云總榜上排名多少了?當時太混亂,我還沒來得及查看呢。”
  提及此事,陳汐不由笑了:“第九百九十九名,差一點沒進入前一千名,也算僥幸了。”
  梁冰卻是一怔:“這么說,你現在就可以前往星武仙洲了?”
  “嗯,我就是這么打算的,如今距離道皇學院招生的期限只剩下三個月時間,而從南梁仙洲抵達星武仙洲,要越多上百個仙洲,如此一來,我就得提前一步上路了。”
  陳汐點了點頭,渾然沒有注意到,身邊梁冰的情緒似變得有些低落。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出發?”梁冰問道。
  “若是可以,我想明天就出發。”陳汐沉吟道。
  梁冰沉默許久,這才抬頭,清眸盈盈,凝視著陳汐,笑道:“那我就先預祝你旗開得勝,順利進入道皇學院了。”
  她很清楚,陳汐的離開是必然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罷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糾結和挽留?
  陳汐也笑了:“承蒙吉言。”
  這一天,注定要不平靜,陳汐躋身南梁青云榜第五名的消息,和殷家長老殷天虎刺殺陳汐失敗的消息,猶如兩顆重磅炸彈般,飛速擴散至整個南梁仙洲,引起無數嘩然。
  與此同時,梁、古、羅三大符道世家的高層大人物于當天夜晚齊齊匯聚一起,展開了一場不為人知的談話。
  然后就在深夜十分,一則消息突然傳出,殷家若不就此事付出代價,梁、古、羅三家將與之徹底劃分界限,納入敵對陣營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南梁仙洲宛如陷入一場大地震中,無人敢相信,自太古時期延存至今的符道四大世家,竟會因為此事,如此大動干戈。
  這一晚,四圣仙城,風雨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