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099 誤會風波

夜色深沉。
  殷家大殿中卻是燈火通明,族中一眾高層大人物匯聚于其中,不時能夠聽到族長殷德昭陰沉而蘊含無盡怒意的怒吼從大殿中傳出。
  大殿外的仆人婢女惶恐不安,端著熱騰騰的仙茶,卻不敢踏入大殿一步,唯恐被大殿中的怒火發泄到自己頭上。
  今夜,對殷家而言,無疑是極為難熬的。
  先是長老殷天虎刺殺陳汐失敗而隕落,引起族中震驚,而后又傳出梁、古、羅三家要殷家就此事付出代價,若不然就要劃分界限,和他們殷家為敵。
  這一切,都如同雪上加霜,給殷家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所以哪怕是深夜,身為一族之長的殷德昭也不得不將族中高層都召集起來,商議該如何破解眼前困局。
  遠遠地聽著大殿中傳出的喧嘩聲,憤怒咆哮聲,殷妙妙那清美的玉容在迷離的月色下顯得有些變幻不定。
  最終,她還是搖了搖頭,轉身離開。她知道,自己就是現在去大殿中,也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夜色靜好,月光朦朧。
  殷妙妙并沒有返回自己住處,而是在庭院小路上散步,她孑然而幽冷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之下,如夢似幻。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她那孤峭而平靜的玉容上泛起一抹怔然之色,自己,難道真的看錯了對方?
  腦海中,不經意又浮現出那一道峻拔的身影,響起他那一句平靜而漠然的話,“來日,你再無挑戰我的資格”。
  這讓她精致的黛眉一蹙,神色愈發幽冷,“排名第五而已,為時尚早,我是不會給你任何超越我的機會的……”
  下一刻,殷妙妙轉身離開庭院,返回了自己住處。
  她很清楚,殷家今晚所遭受的一切,看似來自梁、古、羅三家的施壓,實則陳汐才是其中的關鍵人物。
  誠然,她現在沒辦法幫助到家族,可她堅信,自己只要足夠努力,終有一天會報了今日之仇!
  “因為一個陳汐,就要和我殷家反目成仇,總有一天,你們都會后悔的!”
  殷妙妙盤膝坐在自己的房間,怔怔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目光中的惘然漸漸被一抹堅定之色所取代。
  她已打定注意,明天就出發,前往道皇學院!
  唯有道皇學院,才是她施展抱負的舞臺,等她從道皇學院歸來之時,就是報今日之仇的那一刻!
  ……
  ……
  梁家,此刻的陳汐同樣盤膝坐在星辰世界,看著正在打坐的第二分身,陷入沉思。
  今天在浮光仙壁前的測試,讓他一舉躋身南梁青云榜第五名,僅次于江逐流、古月銘、殷妙妙、梁仁之下,可謂是風頭無雙,滿場震驚。
  可對于這一切,陳汐并不甚在意,他的目光從來都沒有局限于南梁仙洲,而是放在了整個仙界中。
  這也讓他在面對這個排名時,并未被這種驚喜和成就影響到心志。
  實則當他看見自己在青云總榜上排名第九百九十九名時,也根本高興不起來,因為這意味著,在大羅金仙境之下,起碼還有九百多個比他戰力更為強大的存在!
  如此一來,這一切又有什么值得高興的?
  更何況,這也僅僅只是青云總榜的排名,仙界何其之大,必然不乏一些戰力卓絕,而默默無聞于榜單上的存在。
  畢竟,可不是誰對都青云總榜感興趣的。
  真正讓陳汐心情有些沉重的是,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名字如今既然出現在青云總榜上,那么也就意味著,自己的身份將曝光于外,被有心人給注意到。
  例如冰釋天,例如左丘氏,再例如那些將仙界九華劍派鏟除的敵對勢力……如此一來,必然會引起不少的麻煩。
  如今,自己可以在梁家庇護下,不虞擔心什么危險,但是當離開時,或許這一切的平靜都將被打破。
  “為今之計,只有盡快趕往道皇學院了,只有抵達那里,或許才不懼左丘氏勢力的威脅……”
  沉思許久,陳汐最終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摒棄雜念,開始靜修。
  至于和殷家的仇怨,他已沒有時間去考慮,更何況有梁、古、羅三大符道世家幫忙,他也不必花費心思在這上面。
  他相信,梁冰肯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
  ……
  ……
  鳶尾仙洲,左丘仙城。
  整座仙城只有一個勢力,那就是左丘氏!
  更確切的說,整座仙城,實則都是左丘氏的家宅,除了左丘氏的親系,是禁制任何外人踏入一步的。
  這從仙城名字中的“左丘”二字中,就能看出來一絲端倪,可想而知左丘氏的勢力之雄厚達到了何等地步。
  事實也正是如此,作為仙界最為古老的一個大宗族,左丘氏不僅掌控著鳶尾仙洲,自身在四大仙洲之一的道玄仙洲中,也有偌大的基業,足以躋身頂尖勢力的行列!
  而能夠躋身四大仙洲中的頂尖勢力的存在,祖上幾乎都曾出過一位驚天動地的仙王級人物,這也是判斷仙界頂尖勢力的標準之一。
  換而言之,若家族中并未誕生過仙王級的強者,那可以預見,這一個勢力肯定不是仙界中的頂尖存在。
  此時,左丘仙城核心區域的一座恢弘的府邸中。
  左丘空端坐在庭院中央的一株擎天般高大的古老青蒼神樹之下,他一身寬松白衣,烏黑濃密的長發披肩,雙眸深邃,湛然如星辰,濃郁的仙霧氤氳繚繞在他身體四周,將他映襯宛如一尊神祗一般。
  而在他對面,同樣端坐著一個人,一名紫衫著身,高大威儀的中年,正是東澹仙洲的藺浩仙君!
  “你應該清楚,在陳汐飛升時,我左丘家付出了怎樣的代價,才探知他飛升仙界的地方是東澹仙洲,可惜,你卻把事情辦砸了。”
  左丘空撫摸著橫放在雙膝上的一柄如夜色般干凈剔透的黑色長劍,平靜說道,“這并不算什么,一個本不該降生于世的孽子而已,只要在仙界,終究不免一死。”
  說到這,他抬起頭,看著對面的藺浩仙君,道:“可讓我失望的是,你非但事情辦砸了,還連同得罪了木君臨,讓我也不得不派人去和他解釋一切。”
  聲音平平淡淡,不起波瀾。
  可藺浩仙君卻聽得一陣心驚肉跳,噤若寒蟬,實在很難想象,身為東澹仙洲名義上的主宰,身為一名圣仙級存在,此刻竟會表現出這般模樣。
  唯有藺浩仙君自己清楚,對方當得起他這么做,且不提對方乃是仙界六大驕陽之一,單單是那左丘氏家族嫡系長子的身份,都讓他不得不放下所有的尊嚴去面對對方。
  “我也沒想到,木家的一個女娃娃,竟會飛升到東澹仙洲,若早知道她是未央仙洲木君臨的妹妹,我肯定不會這么做的。”
  藺浩仙君深吸一口氣,低聲解釋了一句。
  左丘空淡淡瞥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道:“你走吧,這次是因為木君臨,我不怪你,下次我可不想聽任何理由了。”
  藺浩仙君連忙起身,拱了拱手,便低頭轉身離開。
  “哥,我終于晉級玄仙之境了,并且就在剛剛,已經闖過了第十六層戰靈封魂塔,這次一定可以躋身青云總榜前一千名!”
  便在藺浩仙君剛離開不久,一個身穿綾羅輕紗的少女飛快走了過來,她面容靈秀清雅,身姿窈窕綽約,一對清眸似點漆,美麗脫俗。
  左丘空微微一笑,深邃的目光中泛起一抹寵溺之色,少女是他的妹妹左丘珂,修行才不過數十年而已,就能一躍晉級玄仙之境,令他這個做哥哥的也是自豪不已。
  “闖過了第十六層戰靈封魂塔?珂兒果然厲害,比哥哥當年還要出色,走,咱們去測驗一下,看一看你究竟能排在青云總榜多少名了。”
  左丘空笑著拉著妹妹的手,轉身離開了庭院。
  很快,兩人已抵左丘仙城中的浮光仙壁前。
  左丘珂上前,將自己的仙識探入其中,沒多久就睜開眼睛,興奮脆聲道:“第九百九十九位!”
  “哦?讓我看看。”
  左丘空一陣驚訝,倒是沒想到,珂兒她居然能一下子從青云總榜四千多名躋身前一千名了。
  他將仙識探入其中,略一打量,果然看見,那第九百九十九名的位置上,正浮現著左丘珂三個字,唇角不由浮起一抹高興笑容。
  他張了張嘴,正打算夸贊妹妹幾句,然而還沒等開口,他整個人就怔在那里,因為他注意到,這一刻,正有一抹金光在青云總榜上連連閃爍,飛速上升。
  居然在一瞬間就從八千多名之外,殺到了兩千名中,并且依舊在持續上升。
  “咦,這是誰?居然一下子能提升這么多排名?”這時候,左丘珂也發現了這一幕,不由驚訝開口道。
  “這就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珂兒,你可要記住,千萬不可自滿,因為這仙界之中……”話沒說完,左丘空卻是怔在那里。
  因為他發現,那一抹金光占據了第九百九十九位,把珂兒擠到了第一千名的位置。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名字叫——“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