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02 戰斗爆發

星痕符筆。
  星魂仙獸。
  一塊表面密布無數玄奧符文的深紫色玉盒。
  這是陳汐離開南梁仙洲前,梁、古、羅三大符道世家贈予陳汐的禮物,付出如此大手筆,可見他們對陳汐的拉攏之意有多熱切。
  當然,陳汐清楚這其中很重要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自己的另一重身份——神衍山弟子。
  但不管如何,陳汐對于能和這三大符道世家結下一段善緣,也是很滿意的,他很清楚,自己或許在很長一段時間中,都不得不孤軍奮戰。
  可當自己積累到足以撼動左丘氏家族的時候,單憑個人戰力,絕難將左丘氏推倒,所以,建立屬于自己的勢力,拉攏對自己有利的力量,也算是他未來的目標之一。
  梁、古、羅三家和神衍山都有著不少關系,能夠和他們之間建立一段深厚的善緣,對陳汐而言,絕對有利無弊。
  所以,他最終還是接受了對方的饋贈,然后,孤身離開了南梁仙洲。
  ……
  ……
  仙界四千九百洲,每一座仙洲都浩瀚近似無垠,廣袤無比,錦繡繁華,誕生過不知多少的傳奇巨擘,演繹出不知多少的神話傳說。
  在其中,冰穹、星武、未央、道玄四大仙洲,更是仙界的核心區域,有修為冠蓋三界的仙王坐鎮,有各大頂尖勢力盤踞,道統林立,強者如云!
  這四大仙洲,就宛如最璀璨的四顆明珠,點綴在仙界的中央之地,釋放出令三界億萬眾生都為之仰望崇慕的神輝!
  而在南梁仙洲和星武仙洲之間,側相隔著上百座仙洲,看似尋常,實則對仙界中大多數生靈而言,那絕對是一個一輩子都難以跨越的距離。
  就是掌握瞬移之法的大羅金仙,想要橫渡上百個仙洲,沒有個三年五載,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幸好,對陳汐而言,仙界中還有橫跨仙洲之間的傳送古陣,這讓他也不必擔心三個月內無法抵達星武仙洲。
  四圣仙城,傳送古陣中。
  一道峻拔的身影遠遠走來,繳納了一萬塊仙石之后,便直接走入傳送古陣,抬眼一看,四周已有不少強者等候其中。
  此人,正是陳汐。
  傳送古陣是太古傳承下來的傳送陣,橫跨仙洲和仙洲之間,而今則被仙庭所把控,像四圣仙城這座傳送古陣,就是由仙君府所把控。
  傳送古陣每天只能開啟三次,每一次傳送,都必須湊夠百萬塊仙石,換而言之,傳送古陣最多只能傳送一百人,每人需要繳納一萬塊仙石。
  陳汐抵達時,傳送古陣中才只三十余人,還未達到上百之數,也就是說,暫時傳送古陣還不會開啟。
  閑來無事,他展開梁冰所贈的地圖,仔細查閱起來,上邊醒目地標注著一條從南梁仙洲通往星武仙洲的路線圖。
  按照地圖上所顯示,想要抵達星武仙洲,他在路途中需要轉換六座傳送古陣,分別位于百泓、北麓、武照、千旋、云蟄、秋原六大仙洲中。
  并且梁冰顯得頗為貼心,還將這六大仙洲中的傳送古陣的具體位置也一一標注了出來,這樣一來,倒是省了陳汐不少時間。
  唯一令陳汐有些皺眉的是,在云蟄仙洲中其實并沒有傳送古陣,因為這座仙洲和其他仙洲不同,乃是和秋原仙洲接壤而存,中間隔著一座叫做“神藏”的浩大山脈。
  換而言之,想要抵達秋原仙洲,就必須從云蟄仙洲先越過這座神藏山脈!
  接下來就順利許多了,抵達秋原仙洲之后,借助其中的傳送古陣,就能順利進入四大仙洲之一的星武仙洲。
  若不按照這個路線走,自然也可以抵達星武仙洲,不過卻要迂回上千座仙洲,且其中的狀況更多,根本不可能在三個月內就抵達星武仙洲。
  換而言之,梁冰所給出的這一條路線,是距離星武仙洲最短,也最為便利的一條路。
  “神藏山……”
  陳汐盯著這個名字看了許久,最終將地圖小心收起,不再多想。
  這時候,傳送古陣中已陸續有不少身影抵達,很快便湊齊了上百之數。
  旁邊的仙君府守衛見此,當即站起身子,掐動仙訣,就打算啟動傳送古陣,便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聲音。
  “且慢!”
  “稍等一步!”
  陳汐抬眼望去,就看見兩道身影正飛速朝這邊趕來,一個身姿如槍筆直,一襲黑衣,一對雙眉似利刃般鋒利,透著一股迫人的氣勢。
  另一個則是一名粗壯敦實的青年,相貌普通,唯獨左臉頰有一個火焰狀刺青,顯得有些張揚猙獰。
  令陳汐心中一凜的是,兩者的身法、速度,乃至于舉手抬足之間不經意流露出的氣息,皆都散發出一股冷酷的殺戮氣息。
  仿似這并不是兩個仙人,而是兩把殺戮兇器!
  “玄仙境強者?這南梁仙洲還有如此人物嗎?”
  陳汐暗自思量,他能夠清楚感受到,對方每一個人的實力,只怕都能躋身南梁青云榜前十名,甚至有可能更強大,可他卻從未聽說過,四圣仙城中還有這等強者的存在了。
  “這仙界果然是藏龍臥虎,看來以后不能將目光一直放在青云榜單上,畢竟,這仙界中的強者也不是一個榜單就能囊過的……”
  旋即,陳汐就收回目光。
  “人滿了,你們等下一次傳送吧。”
  那名仙君府守衛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說話時,他直接開啟傳送古陣,只聽嗡的一聲,一股奇異浩大的波動擴散而開。
  下一刻,大陣中的眾人已是消失不見。
  ……
  ……
  “你……找死!”
  那名黑衣男子見只差一步,就能進入傳送古陣,卻被這個護衛攪局,登時臉色一沉,一對如刀般的鋒利的雙眉一皺,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迫人的森寒殺氣。
  這一剎那,就黑衣男子就如同一頭猙獰兇獸露出本來面目,周身如有實質的殺氣震得空氣都嗡嗡作響。
  而那護衛更是不堪,嚇得臉色瞬間煞白一片,兩股瑟瑟,差點就跌坐在地上,不過他嘴上依舊怒斥道:“我乃仙君府護衛,你敢動強?”
  黑衣男子森寒道:“螻蟻般的東西,殺了你又如何?”
  “好了,蔣寧,事情已無法改變,只能等傳送古陣下一次開啟了。”
  這時候,那粗壯敦實,臉上有一道火焰刺青的男子也是抵達,見此,嘆息了一聲,便拉著那黑衣男子轉身離開。
  “哼,什么東西,敢殺了我,你們也別想活了!”
  直至那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那名護衛這才撇撇嘴,低聲呸罵了一聲。
  “岳震,你以為我會跟一個下三濫的仙君府護衛計較?”
  黑衣男子蔣寧依舊有些余怒難消,恨恨道:“我剛才可是注意到,那傳送古陣中似乎就有咱們此次的目標,可如今,卻被那狗東西破壞掉,真是該殺啊!”
  那名叫岳震的粗壯敦實青年一怔,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你確定?”
  蔣寧道:“**不離十。”
  “快,將此事稟告給陸塵統領,就說咱們來晚了一步,此子已離開南梁仙洲,目的地是星武仙洲道皇學院,所以必須在這之前,將其攔截下來殺死!”
  岳震飛快說道,聲音斬釘截鐵,透著決然之色,因為他很清楚,若目標真成功逃進道皇學院,那么他們這次的任務就徹底失敗了。
  蔣寧也意識到事態嚴重,當即摸出一枚鮮紅如血的菱形仙玉訊簡,將自己所得知的消息一一記錄其中,嗡的一聲,傳音訊簡已是破空而去。
  ……
  ……
  陸塵靜靜盤膝坐在一處瀑布之下的碣石上,腰脊挺直,瘦削的身影充斥著一股不動如山的氣勢。
  他樣貌清秀,眉目明凈,皮膚白皙如玉,一頭濃密長發盤髻腦后,梳理得整整齊齊,整個人透著一股干凈整潔的味道。
  他看起來就像世俗中一個出身書香世家的俊秀書生,可誰又能想到,他是左丘氏空明衛中性情最為冷酷的強者?
  附近,其他九名空明衛或坐或立,或竊竊私語,或飲酒自娛,他們都是左丘氏從仙界四千九百洲中層層選拔出來的天才。
  從記事起,他們修習的便是仙界中最頂尖的功法,吞服著最上乘的靈丹妙藥,經歷著最殘酷的磨礪和考驗。
  原本,空明衛并不止六十四人,甚至有上千之數,可最終只有六十四人活了下來,其他人要么經受不住考驗而死,要么表現不佳,淪為了左丘氏中的尋常附庸。
  這也從側面證明,這些有資格進入空明衛的年輕人資質有何等的經驗,天賦有何等的超凡,根骨又是何等的卓絕!
  事實證明,他們的確極為優秀,為殺戮而生,為戰斗而活,在同輩之中,絕對是那種拔尖的存在。
  而陸塵,則是空明衛中最拔尖的存在,可想而知,此人的底蘊和實力是何等之強大。
  就是現在,那十名空明衛不經意望向他的目光中,或多或少都會流露出一抹忌憚、敬畏之色。
  嗖!
  便在此時,一道玉簡化作火紅光芒飛馳而來。
  正盤膝靜坐的陸塵霍然睜眼雙眸,那一對目光竟釋放出一抹深沉而瀲滟紫芒,猶若紫色的閃電雷暴,翻滾洶涌,似要殛殺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