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103 逆勢滅敵

片刻后,陸塵眼眸中的紫色異芒消失,恢復平靜。
  他將傳訊玉簡打開,審視許久,唇角不由泛起一抹沉吟之色,揮手道:“高麟,將地圖拿來。”
  一名瘦削精悍的青年肅然領命,將一份地圖送了過去。
  刷!
  和其他地圖完全不一樣,這一份地圖甫一打開,就如同打開一幅卷軸一般,其上浮現出一座座山河、湖泊、城池的景象,細致入微,彌漫縷縷仙霞,宛如真實存在一般。
  陸塵隨手朝一點,在地圖上劃出一條曲線,若仔細看去,那赫然是一條從南梁仙洲通往星武仙洲的路徑。
  如果陳汐在此,一定會發現陸塵這隨手一劃的路線圖,竟和他手中地圖上梁冰精心為他準備的路徑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陸塵師兄,可是發現了目標的蹤跡?”高麟在一旁低聲問道。
  這時候,其他空明衛也已紛紛湊了過來。
  “不錯。”陸塵點頭,神色平靜道,“可惜,蔣寧和岳震師弟去晚了一步,目標已經提前離開了南梁仙洲,朝星武仙洲行去。”
  “星武仙洲?”其他人一怔,有人疑惑道,“目標這是要做什么?”
  “他該不會要前往報考道皇學院嗎?”另一人皺眉,隱約猜測到什么。
  陸塵又點了點頭:“的確如此,目標如今在青云仙榜上排名第九百九十九名,恰已具備報考道皇學院的資格。”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現在懷疑,在南梁仙洲這段時間,他皆都是在為報考道皇學院做準備,因為只有這么做,方才能最大程度地讓他的處境變得安全起來,到那時,即便以我們左丘家的力量,想要再抹除掉目標,也是會變得困難起來。”
  聞言,一名空明衛驚訝道,“這么說,他難道已早猜到我們會對付他?”
  陸塵搖頭:“這是個聰明人,他能夠猜到我們左丘氏會對他不利,卻不會猜到,會是由我們來動手的。”
  說到這,他一指手中地圖,道,“你們看,地圖上所有路徑中,唯有這一條橫穿百泓、北麓、武照、千旋、云蟄、秋原六大仙洲的路徑最為便捷,足以讓目標于三個月內抵達星武仙洲。”
  “如果選擇其他路徑,目標只會錯失這次報考道皇學院的機會,所以,我們想要動手就必須在這條路線上選擇一處地方動手。”
  眾人聞言,皆都將目光掃向陸塵所劃出的那一條路線上,露出思索之色。
  “陸塵師兄,你打算讓咱們在哪里動手?”有人問道。
  “這還用說吧,目標現如今必然已抵達百泓仙洲,那么咱們就直接前往武照仙洲,守株待兔,一舉將其抹殺!”
  不等陸塵開口,便有人答道。
  這個建議也是贏得了不少人同意,在他們看來,只是一個排名在青云仙榜第九百九十九名的小東西而已,他們隨便一個人動手,都足以將其輕易殺死,比殺死一只螻蟻還要輕松。
  有人卻皺眉道:“不妥,既然目標心中已有所警惕,路上必然不會有所停留,而是會借助路線上的傳送古陣,全力朝星武仙洲趕去,咱們守株待兔時,有可能對方早已離開。”
  “呵呵,辛師弟,你可有些太高估目標了。”有人不以為然,將目光望向陸塵,道,“陸塵師兄,你覺得我們該怎么做?”
  其他人也將目光紛紛看向他,他們很清楚,即便自己等人討論再多,可最終拿主意的也是陸塵。
  “讓蔣寧、岳震二人一路追蹤目標,時刻稟告其具體行蹤,而我們則防守在神藏山脈之前,靜靜等候。”
  陸塵直言道,“唯有如此,我們才有十成把握能夠在對方抵達星武仙洲之前,一舉將其擒下。”
  此話一出,所有目光都落在地圖上的“云蟄仙洲”上,而神藏山脈便是通往秋原仙洲的唯一路徑。
  目標想要前往星武仙洲,必然要從神藏山脈穿過,在戰略布局上而言,陸塵此舉可謂是穩妥之極。
  “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過保守了?”有人忍不住說道,“萬一他為了保命,不選擇此路了?”
  “那樣最好,因為他改變路徑,或許可以茍活一段時間,但必然會錯過道皇學院的報考時間,到那時,我們有大把的時間去殺死對方,而對方再沒有了改變處境的機會。”
  陸塵說話時,長身而起,目光淡然,一掃身旁眾人,道,“諸位,這是咱們空明衛第一次外出執行任務,公子將此事托付于我等,我等自當以圓滿完成任務為使命,所以,這次誰若敢疏忽大意,影響了行動,我會親手殺了他。”
  聲音平靜,卻透著一股冷酷冰冷的決然味道。
  眾人皆都心中一凜,肅然領命。
  “開始行動吧。”
  陸塵收起地圖,衣袂飄舞,化作一抹流虹,飛馳而去。
  ……
  ……
  百泓仙洲,冷星仙城。
  嗡!
  一陣浩大的波動,一道峻拔的身影出現在了傳送古陣中,一襲青衫,氣質飄然出塵,正是陳汐。
  甫一離開傳送古陣,他打量了一下四周,便徑直朝遠處飛馳而去,根本就沒有欣賞沿途風光的任何心思。
  他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星武仙洲,道皇學院。
  他的時間很有限,只剩三個月左右,所以在達成目標之前,也根本不可能有心思和時間浪費在路途上的各種風光上。
  “凝碧仙城……此城毗鄰冷星仙城,若時間來得及,兩天之后的清晨,自己便可以抵達凝碧仙城,搶在當天第一批進入傳送古陣的隊伍中。”
  陳汐一邊飛馳,一邊在心中思忖,傳送古陣每天只開啟三次,清晨、晌午、傍晚各自一次,而通過那凝碧仙城中的傳送古陣,恰可以進入北麓仙洲。
  不知不覺間,他已是飛馳出冷星仙城外,進入一片莽莽無垠的林海之上。
  不過,就在他足足飛馳了一天一夜,距離凝碧仙城已不到半日行程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噪雜的爭吵聲,打破了陳汐的沉思。
  他抬頭一看,就看見遠處的空中,正有一男一女在爭執,男子高大英俊,一襲金色華袍,女子窈窕靚麗,氣質高貴。
  “晴兒,你難道還不明白我的心意?為何要整日里躲避著我?”那金色華袍男子苦苦哀求。
  “夠了,魏天,別以為你打的什么主意,想借此和我薛家聯姻?想都別想。”那女子皺眉不悅道。
  見此,陳汐不由搖頭,正打算從一側迂回繞過去,耳畔登時響起一道聲音,“這位朋友,請幫我一個忙,待會我會付出一筆讓你滿意的報酬。”
  聲音悅耳,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高高在上的味道,就像在吩咐一個下人般。
  陳汐一怔,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那女子朝自己這邊靠來,她一邊飛馳,一邊歉然朝那名公子說道:“不好意思,我未婚夫已經來了。”
  說完,她已是來到陳汐身旁,以一種及其溫柔的語氣說道,“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你很久了呢。”
  陳汐莫名其妙被一名不認識的漂亮女子靠近,還被冠上未婚夫的名義,不由微微一愕,不過當看見遠處那金袍男子那陰沉可怕的臉色時,他登時就明白——自己被當擋箭牌了。
  看著和自己并肩而立,笑靨如花的女子,想著她之前所說的那句話,陳汐心里一聲冷哼,一股厭惡由心底升起。
  這個女子的衣著打扮,明顯出身非富即貴,可卻太過自以為是,渾然不將別人放在眼中,問都不問自己一句,就拿自己當一個擋箭牌,以為付出一筆報酬,就可以萬事無憂了,可卻從沒考慮過,事后,她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但那金袍男子怎可能會放過自己?
  這種自以為是的女人,自我感覺未免太過良好了點。
  “晴兒,你什么時候有未婚夫了?”
  那金衣青年陰沉著臉靠近過來,目光一掃陳汐,便淡淡道,“呵呵,天仙圓滿境界啊,晴兒,你的眼光可是很挑剔的,哪可能會看上這樣的貨色?”
  那名叫晴兒的女子淡淡道:“起碼,他比你好上一萬倍。”
  “好上一萬倍?哈哈,隨手抓來的一個路人而已,居然比我魏天好上一萬倍?”
  那金袍青年忍不住大笑,聲音卻冰冷無比,盯著陳汐,道,“這位朋友,還真以為天降艷福了?還愣著干什么,趕緊給本公子消失!”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最終決定,還是不和他們計較,面無表情地盯了身邊女子一眼,便徑直轉身離開。
  若再這么耽擱下去,明天清晨之前,必然會錯失進入傳送古陣的時機,他可是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畢竟對于現如今的他而言,時間實在是太寶貴了,幾乎可以用爭分奪秒來形容。
  正是抱著這種心思,他決定忍了,不和這一男一女計較,否則按照他以往秉性,哪可能便宜了他們?
  “站住!我剛才的話你沒有聽到?”
  然而,好不等陳汐離開,那晴兒已是皺眉呵斥道,神色間盡是慍怒之色,極為不滿陳汐沒有很好地履行她剛才的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