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105 季禺的話

陳汐同樣沒想到,那兩人居然認得自己!
  不過和其他人不同,他神魂之力何其龐大,敏銳察覺到,當對方看見自己時,周身氣機驟然閃過一絲濃烈殺機。
  這一絲殺機雖然一閃即逝,可卻被他敏銳捕捉到了眼中,心中登時一凜,知道來者只怕不善。
  不過當注意到因為蔣寧兩人的到來,魏天等人神色變得陰沉時,陳汐心中一動,當即含笑朝那蔣寧二人道:“兩位師兄,你們來了。”
  師兄?
  聽到這個詞眼,讓魏天等人和柳晴兒的神情又是微微一變,愈發確認,這兩個陌生人果然就是這小子的幫手。
  而蔣寧和岳震則一呆,師兄?自己什么時候成這小子師兄了?
  但很快,兩人就察覺到不妥,看眼前局勢,陳汐這小子明白是被那群人圍了起來,而他這么做,明顯是要借刀殺人啊!
  蔣寧眉頭一皺,正待開口,卻見陳汐已是義憤填膺喝道:“師兄,就是這些家伙欺我孤身一人,你們可要為我做主啊!”
  “混賬!誰……”
  蔣寧張口欲要辯駁,又被陳汐搶先道,“師兄罵的好,他們的確太過混賬!”
  “你……”
  一旁的岳震也反應過來,厲聲欲要出口,陳汐已是一臉焦急道,“師兄,待會再敘舊,時間緊迫,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說著,他身影一展,猛地長嘯一聲,已是沖殺向魏天等人,“兩位師兄,快,速戰速決為好,他們是凝碧仙城大勢力子弟,一旦稍有耽擱,咱們三個今天都無法逃脫了!”
  蔣寧和岳震見此,臉色登時陰沉無比,卻是袖手旁觀,根本就不搭理陳汐,只是朝魏天等人厲聲道:“諸位,我們和此子絕無……”
  “夠了!你們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這時候出現,還要蒙誰啊,真當我們是白癡?”
  一名魏家高手脾氣最是暴躁,拎著仙刀就劈斬而來。
  “找死!”
  蔣寧見此,怒極而笑,一掌拍出,化作滔天法則神霞,砰的一聲直接將對方震退,連連咳血,整個人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
  魏家這位高手竟是在一招之間,就敗下陣來!
  一旁的岳震心中暗叫一聲不好,這樣一來,那些混賬只怕愈發確信他們就是陳汐的師兄了……
  “師兄,干的漂亮!”
  而這時候,陳汐也是不失時機地贊了一聲,說話時,手上動作可是不慢,十指一抓,形成一重重驚濤駭浪般的掌風,朝魏天等人奔涌而去。
  見此,在場眾人躁動,驚怒交加,原本他們就懷疑蔣寧二人是陳汐的幫手,只不過也僅僅只是懷疑,他們可也不愿招惹不該招惹的人。
  可此時見對方出手居然如此狠辣,將他們這邊的人一下給擊成重傷,這讓他們登時熱血沖頭,怒不可遏。
  哪怕這兩個家伙不是那小子的師兄又如何?既然敢動手打他們魏家之人,那就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一下子,這些魏家高手再也按捺不住,紛紛怒吼出聲。
  “殺!殺了這三個混賬!”
  “居然敢跑來咱們凝碧仙城撒野,真是找死!”
  “絕不能放過他們了,殺!”
  戰斗轟然爆發,場面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到處都是廝殺之聲。
  “諸位息怒,我二人絕對不是那小子的師兄……”岳震皺眉,一邊閃避著攻擊,一邊連連出聲,聲如驚雷,響徹八方。
  他自然不懼對方,可卻不甘心這么被陳汐利用,若因此而錯失了抓捕陳汐的時機,那可是他無法接受的。
  所以說話時,他已朝陳汐沖去,欲要證明,自己真的不是和他一伙的。
  可這樣一幕落在魏天等人眼中,卻成了他要出手援助陳汐,登時愈發惱了。
  “他媽的,這時候你們還裝!”
  “可惡,這么幼稚的把戲,你們還想再玩幾次?不是那小子的師兄,你們為何會認得那小子?”
  “卑鄙的東西,呸!殺光他們!”
  “啊——!你他媽居然廢了我的右臂,下手這么狠,還說不是那小子的幫手,卑鄙,實在是太卑鄙了!”
  “殺!不要聽他們的話,那是陰謀!故意蠱惑咱們的!”
  魏家高手群情激憤,瘋狂出手,任憑蔣寧和岳震如何解釋,都是充耳不聞,反而因為蔣寧二人的解釋,讓他們感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嚴重羞辱,于是愈發惱怒起來。
  這一下,惹得蔣寧和岳震也怒了,厲聲道:“好!很好!你們這些有眼無珠的蠢東西,既然找死,就成全你們!”
  兩人不再遲疑,動用上了真正的手段。
  一時之間,到處都是凄厲喊殺聲,鮮血橫飛,場面混亂無比。
  而就在這混亂之中,陳汐心中卻是一直游走在邊緣地帶,冷靜觀察那蔣寧和岳震,心中也是暗暗吃驚,這兩人的實力之強,出乎他的意料,每個所擁有的實力,都比梁冰要高出一大截,甚至讓他都感到棘手無比。
  這兩家伙是誰?
  難道是殷家派來對付自己的?
  不對,殷家的年輕一代中,除了殷妙妙之外,絕對再找不出像這兩人般的存在,那……他們又會是誰?
  陳汐深吸一口氣,感到一種危機感,這種感覺和他在東澹仙洲時的處境很相似,同樣被人追殺,同樣不知道對方究竟屬于哪一方勢力。
  看來,自己前往道皇學院的路上只怕也不會太平了……
  一意識到這點,陳汐哪還敢再停留,當即施展最強一擊,硬生生在重圍中殺出一個豁口,而后全力施展玄磁之翼,整個人化作一抹流光,倏然已沖向那凝碧仙城中。
  “魏天大哥,那小子逃進城了!”
  “追還是不追?”
  魏天這時候早已殺得滿臉是血,臉色扭曲猙獰一片,聞言森寒一笑,咬牙道:“這樣不是更好嗎?在咱們的地盤上,他跟自投羅網有什么區別?又能逃到哪里去?現在先解決了這兩個該死的混賬!”
  “魏天!你們上當了,他們肯定不是一伙的!”這時候,那一旁的柳晴兒顯得最是冷靜,已從種種跡象中看出了不少端倪。
  “上當!媽的,我只看到這兩個混賬打傷了我們魏家很多人!”魏天這時候早已陷入癲狂狀態,哪還顧得了其他。
  “你……”柳晴兒氣得銀牙緊咬,心中狠狠道,“果然是個白癡,憑這點智慧還想追求我,呸!”
  見陳汐逃走,而自己又被這一群白癡纏住,蔣寧和岳震都是慍怒到了極致,臉色鐵青無比,全力施展手段。
  片刻功夫。
  魏天等人潰不成軍,再沒有一個能站立起來的,一個個要么重傷昏厥,要么斷臂少腿,凄慘無比。
  這一下,魏天等人終于感受到了一種恐懼,望向蔣寧二人的目光都變了,透著無盡的忌憚。
  “你們等著,我們魏家的高手馬上就到,你們再也逃不了了!”魏天輸人不輸陣,兀自硬著頭皮大聲咆哮。
  見到了這一步,對方還沒有幡然醒悟過來,令得蔣寧眼神一寒,就要殺了魏天,卻被岳震攔住,嘆息道:“一群被利用的白癡而已,追殺目標要緊。”
  “有公子的令牌在手,就是滅了他們,誰又能奈何得了咱們?”
  蔣寧冷冷一哼,有些不甘,他當然清楚,對方這些混賬只怕是凝碧仙城某個大勢力中的子弟,若非如此,他早已將他們全部殺死,而不會僅僅只是重傷對方。
  “可總歸會惹出不少麻煩,這樣只會耽擱了咱們追殺目標的時間。”
  岳震皺眉道,他很清楚,強龍不壓地頭蛇,殺了這些人,惹出對方勢力的大人物出面事小,畢竟他們來自左丘氏,完全可以不懼對方的大人物敢對他們動手。
  可對方若是在暗地里使用一些小伎倆來阻撓他們,那又該怎么辦?
  “走吧,追殺目標要緊!”
  岳震搖了搖頭,化作一抹流虹,沖入遠處的凝碧仙城,蔣寧見此,冰冷掃了魏天等人一眼,這才轉身跟了上去。
  兩人的對話,并未用傳音交流,被魏天等人聽得一清二楚,一時之間,都不禁有些面面相覷,難道真的誤會了?
  那小子不是他們的師弟,而是他們的追殺目標?
  “不管他們是誰,又是什么目的,既然敢招惹咱們,這次一定不能放過他們。”
  魏天也是愣了愣,旋即咬牙切齒,臉色鐵青道,“居然敢跑來咱們凝碧仙城撒野,必須要他們付出代價!否則咱們魏家以后還有什么顏面在凝碧仙城立足?”
  “對!為了咱們魏家的榮譽,無論他們是誰,都必須付出代價!”
  “快,通知族中高手,全力捕殺這三人!”
  “媽的,這口惡氣必須得出了!”
  “戰力強大又如何?我就不信咱們族中的大人物們會坐視不管!”
  魏天等人一下子又變得激動起來,一個個咬著牙攙扶著站起身子,踉踉蹌蹌朝凝碧仙城飛馳而去。
  若不考慮之前的種種,看到魏天他們這樣越挫越勇,攜手共進的慷慨激昂一幕,只怕真會引起無數人動容感動不可。
  可惜,他們今天所作所為,也不過一場鬧劇罷了,傳出去只會引起無數的嘲笑和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