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106 洞府主人的真正傳承


  凝碧仙城和陳汐所見過的任何仙城都不一樣,此城乃是修建在一座有一座山峰上的城市,放眼望去,全都是蒼郁碧綠之色。
  那是一株株的古木仙樹擎天而立,盤根于青山之上,此起彼伏,宛如碧綠色的汪洋,清風徐吹,綠色洶涌,蔚為壯觀。
  凝碧仙城的“凝碧”二字便是由此而來。
  一座座樓閣、房屋修建于山巒上下,掩映于青翠枝之間,甫一進入,仿若進入一片熱鬧喧囂的古老山林。
  這也令得這里的街道也很是不同,乃是曲折盤繞在山間路徑之上,或者直接在一片片古木樹林穿梭而過,曲折復雜,宛如一個天然迷宮。
  此時,正有不少的身影穿梭在古樹、山道之間,顯得熱鬧非凡。
  陳汐甫一沖入城門,看見這樣“鬧取靜,青翠如海”的一幕,也不由一陣驚嘆,旋即就搖了搖頭,身影一閃,徑直朝前方掠去。
  他可沒有時間去欣賞美景,并且這時候他正處于追殺之,也根本沒心思再流連感慨這座仙城的非同尋常。
  梁冰給他的那一份地圖早已烙印在腦海,這也讓他在這凝碧仙城錯綜復雜猶如蛛網般的街道上不至于迷失了。
  不過,陳汐并沒有著急趕往傳送古陣的區域,而是七拐八拐之后,來到一處僻靜幽邃的街道深處,四下打量一番,見附近無人,他當即身影一閃,憑空消失在原地。
  ……
  ……
  片刻后。
  一道瘦削身影,施施然走出了那一處僻靜無人的街道。
  他肌膚呈現小麥色,一襲杏黃道袍,五官普通,唯有一對眼眸深邃明亮如星辰,唇角含笑,氣質普通帶著一絲雋秀出塵氣,極為獨特。
  此人,正是陳汐,只不過是他的第二分身而已。
  自打第二分身晉級煉體天仙之后,便開始修煉那傳承自一位從混沌誕生的神魔傳承功法——《神冥鼎身》。
  這部功法來自四圣學院教習玄云之手,原本藏在一塊殘缺古符之,被陳汐以神諦之眼參悟出其奧妙,從而獲得了此功傳承。
  不得不說,這“神冥鼎身”的確當得上“無上傳承”四字形容,究極大道天機,化力量于鼎之數,是一等一罕見的煉體功法。
  單是修煉的入門條件,便需要掌握種以上的圓滿境大道奧義,這還僅僅只是入門條件,從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這部煉體功法是何等不凡了,絕對是陳汐修行以來所見過的對修煉要求最為苛刻的一部功法。
  并且按照陳汐推演,這部功法絕對是專門為走神魔煉體流的仙人所準備,換而言之,煉體天仙之下,根本沒修煉的資格。
  這部功法總共分作重,又被叫做“神冥重天”。
  每一重天,煉體者的實力都會發生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宛如涅槃,當修煉到最高境界的第重天時,足以傲視古今,凌絕天下!
  現如今,陳汐第二分身也剛剛將“神冥鼎身”修煉到了入門級別,也就是神冥一重天,只能算作初窺門徑。
  而按照功法記載,當他自身所擁有的仙巫之力錘煉到“一鼎”之力時,就算是神冥一重天圓滿。
  這里的“鼎”所指的并非尋常之鼎,乃是混沌誕生出的“周天母鼎”,總計尊,一鼎之力,足以鎮壓一方大世界!
  這神冥鼎身一重天修煉成功時,所擁有的“一鼎”之力雖沒有真正的一尊“周天母鼎”之力那么恐怖,可也是不逞多讓,鎮壓一方小世界還是綽綽有余的。
  如今陳汐雖然只算入門,還未修煉成一鼎之力,可即便如此,其煉體力量已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一舉一動,血脈如賁,仙巫如淵,修煉時,整個人的氣機更如同鐘鼎相撞,能夠產生出一股股大道轟鳴之音。
  按照他的估算,單憑他現在的煉體力量,配合種早已凝練成功的大道法則之力,都足以碾壓同輩絕大多數強者!
  而如果能夠修煉成一鼎之力,那威力絕對無法想象。
  起碼陳汐推演得出,如果真到了那時候,就憑本尊現在的戰力,也有可能不是第二分身的對手。
  這便是神冥鼎身的強大之處,可也正因如此,修煉起來也極為困難,以陳汐的天賦,也僅僅將神冥一重天掌握了三成火候的程度而已。
  這已經是他煉體天仙初境所能達到的極限,想要提升,唯有修為上再有突破,進階至“金鋒西臨”之境,也就是煉體天仙期才能做到。
  而現在,陳汐之所以以第二分身出現,一方面是因為他懷疑自己本尊身上有可能被敵人留下了什么烙印,方才會被對方追蹤到。
  但更重要的是,第二分身修煉了“神冥鼎身”之后,能夠隨意變換自身容貌、氣質,乃至于骨骼、經脈、穴竅都能變化,恰好可以改頭換面一番,不至于再被敵人察覺到。
  并且這種改變,并非是偽裝,就是擁有“玄金之眼”、“妙象玄睛”、“神諦之眼”等等天賦、神通的,或者修煉各種強大而神秘的探測類功法的,也根本不可能看不出他的本來真面目。
  這是“神冥鼎身”功法的力量,天上地下獨一份!
  “這樣一來,應該不虞被發現了……”
  陳汐一邊思忖著,一邊已離開了那一條幽僻的街道,走進一條繁華的主街道,而后又身影一折,馬不停蹄朝遠處的傳送古陣趕去。
  正是清晨十分,凝碧仙城的街道上人很多,熙熙攘攘,喧囂無比。
  “什么?有人打了魏家之人?”
  “不錯,那場戰斗就發生在東北城門外,很多人都看見了,如今那三名兇手一前一后都已進入了咱們凝碧仙城。”
  “乖乖,他們是誰?竟有這么大膽,魏家可是咱們凝碧仙城第一大勢力,得罪了魏家,他們還能逃出城嗎?”
  “嘿嘿,我剛才可是看見,其有兩道身影急匆匆朝那傳送古陣趕去,說不定就是其的兩名兇手呢。”
  “哼,大家都看到了好不好?那兩人跟殺神似的,氣息外放,一路上全力朝傳送古陣放心飛馳,不知驚擾到了多少人,太顯眼了,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聽到路上行人的議論,陳汐心不由暗暗一凜,明白那蔣寧和岳震如今也已進入凝碧仙城之內了。
  不過讓他暗松一口氣的是,對方是往傳送古陣方向趕去,顯然是猜測到了自己的行程計劃,但這卻也從側面暴露出,對方并未掌握到自己的具體行蹤,否則只怕早已追殺過來了,又哪可能傻乎乎跑去傳送古陣?
  “現在,我以第二分身出現,他們就是想認出自己,只怕也不可能了,不過這兩個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又是受了何人指使?”
  陳汐沉吟,在腦海推演著和自己有仇的存在,卻是一無所獲,這種感覺讓很不好受,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他又哪可能會心安了。
  很快,他便抵達傳送古陣的區域。
  偌大的傳送古陣內,此時已佇立了約莫七八十號身影,按照時間推算,再過不到半刻鐘,大陣便會開啟了。
  同時,陳汐也是注意到,在那傳送古陣外,赫然立著那蔣寧和岳震二人!
  兩人神色皆都有些陰郁,眸光警惕,冰冷如刀,看似靜靜佇立,實則一直在查探四周的變動。
  不過,陳汐也注意到,那傳送古陣的諸多身影,望向蔣寧二人的目光皆都帶著一抹憤怒,一些女更是羞惱無比,可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
  這讓陳汐微微一怔,暗道之前這倆家伙抵達之后,明顯又得罪了不少人啊。
  這些念頭在心電光火石般一閃而過,陳汐的人已是神色不動,徑直來到一側,向那名看守傳送古陣的仙君府護衛繳納了一萬塊仙石之后,就朝傳送古陣行去。
  在這個過程,他分明感受到,一道濕冷的氣機朝自己查探而來,猶如章魚的觸手,將自己渾身上下通體內外打量了一遍,顯得極為無禮。
  “哼!”
  陳汐扭頭,不悅地瞪了蔣寧、岳震一眼,便扭頭走進傳送古陣,同樣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他這時候已改變了模樣,自然不能表現得太過鎮定,否則就顯得太不正常了。
  這也讓陳汐明白,肯定是蔣寧二人之前也以同樣的方式,對傳送古陣其他人進行了查探,才惹得那些人一臉的慍怒之色。
  “幸好,剛才我改變了策略,若不然以本尊現身的話,只怕現在就免不了一場惡戰……”陳汐站在傳送古陣,暗松了一口氣。
  而此時,那傳送古陣外的蔣寧也是收回打量陳汐的目光,傳音道,“還不是目標,我的‘冥邪之瞳’沒有看出任何破綻,且對方是一名煉體仙人,和那小的修煉路徑也完全不相符。”
  一旁的岳震皺了皺眉,道:“還真是個狡猾的小東西,之前我留在他身上的‘識香之印’也憑空消失,讓我失去了對他的聯系,如今看來,對方或許已識破了咱們的身份了。”
  “不對啊,你修煉的‘識香之印’所留下的烙印,可是連大羅金仙都抹除不掉的,他一個天仙境小又怎么可能辦到?”
  蔣寧那鋒利如刃的眉毛挑了挑,有些疑惑道,“即便是他躲在了凝碧仙城之,也應該不會逃出咱們的追蹤才對。”
  “或許,他修煉了某種秘法,不僅能夠改容易貌,且察覺到我留在他身上的識香之印。但不管如何,我們必須改變眼前的局面。”
  岳震深吸一口氣,顯得極為冷靜,道,“我已觀察過,傳送古陣的人,大多都是天仙,只有寥寥幾個玄仙強者,且實力差勁,待會你進入其,跟隨他們一起離開,等到了那武照仙洲之后,就將他們全部擒下一一審問,若那小在其,必然能被發現出端倪來。這點小事,憑你的實力,應該可以輕松辦到。”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我則留在凝碧仙城,繼續查探那小的下落,無論誰先發現那小行蹤,務必記得第一時間稟告陸塵統領。”
  蔣寧怔了怔:“為什么不現在就把傳送古陣的人都攆出來?”
  “你以為我不想嗎,可惜,現在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了。”岳震唇角泛起一抹苦澀,目光遙遙望著遠處,道:“你看,那些煩人的蒼蠅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