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08 永夜為幕萬星搖動

陳汐神色一沉,眸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雙手連連揮動,打出千百重掌印,與此同時他的身影飛速暴退不已。
  轟隆隆!
  神霞爆綻,光雨飛灑,劇烈碰撞聲若地震火山爆發,將附近一座有一座山嶺鏟平、碾壓、崩碎,化作漫天煙塵。
  而此時的,蔣寧整個人如若無堅不摧的一柄神刃,將陳汐一切攻勢都輕易瓦解,沖殺而上,鋒芒無雙,根本就不給陳汐任何喘息躲避的機會。
  砰!
  陳汐剛施展出的一道星空大手印,再次如同紙糊一般,被蔣寧輕易撕碎,冷厲肅殺的掌風擦著他的頭皮而過,留下一道血痕。
  陳汐的神色愈發凝重,甚至透著一絲絲的驚懼。
  這讓那蔣寧唇角的譏諷之色愈發濃烈,心鄙夷不已,甚至有些懷疑,只是對付這樣一個小家伙而已,他一個人都足以輕松辦到,而公為何偏偏派出十二名空明衛,還讓陸塵統領帶隊,明顯有些大材小用了。
  心雖如此想著,他動作卻并不慢,相反招式愈發凌厲,每一擊都蘊含澎湃法則,帶著一股凝練、凌厲、無堅不摧的味道。
  身為空明衛,蔣寧心雖看不起對方,可卻不會怠慢大意,除非對方死了,他才會放松心神。
  這是從無數次殺伐磨礪出的本能,讓他對待每一次戰斗,都會全力以赴,而不會受各種情緒影響,而忽略了對方。
  砰!
  又是一陣刺耳相撞聲,陳汐整個人都被震得倒飛出去,唇角咳血,臉色蒼白,身影搖搖欲墜。
  “死吧!”
  見此,蔣寧冷酷一笑,縱身上前,雙手繚繞滾滾烏光,若黑云壓城,鎮殺而下。
  陳汐見此,猛地一咬牙,不退反進,施展三頭臂、法天象地兩大神通,倏然化作一尊百丈高的巨人,周身彌漫澎湃浩瀚的仙巫之力,只粗大如石柱的手臂朝內合攏,如抱乾坤,狠狠朝蔣寧砸去。
  “垂死掙扎而已!”
  蔣寧不閃不避,抬手一抓,輕易撕掉陳汐的一只手臂,而后趁著這個空隙,他整個人如一道尖錐,沖霄而去,右掌橫斬,噗的一聲,就將陳汐的頭顱割掉。
  嘩啦!
  如潮水般的血水噴涌而出,染透了蔣寧的衣衫。
  這一幕讓蔣寧愈發瘋狂,雙手連連劃動,化作一道道鋒利繚繞法則的掌刃,將陳汐的無頭身軀切割得碎肉橫飛,血水潑灑,刺鼻的血腥彌漫而起。
  不過,即便這樣,也沒能徹底殺死陳汐,只見那場,一塊塊的碎肉快速蠕動融合,凝聚在一起,快要重塑體魄。
  “煉體天仙還真是難殺啊。”
  見此,蔣寧怔了怔,雙臂一揮,猛地爆綻出一片白濛濛的火焰,將在場每一塊碎肉、血液全部籠罩,洶洶燃燒起來。
  “我的白殤骨火連元神都能抹殺,這一下看你還能掙扎到什么時候。”做完這一切,蔣寧長松了一口氣,冷眼旁觀。
  依稀能夠看見,在那滾滾的白色火焰,陳汐的身影盡管已重塑起來,可卻變得模糊,任憑如何掙扎,也是難逃那火焰的籠罩。
  這讓蔣寧徹底放心,唇角流露出一抹猙獰笑意,喃喃道:“殺了此,就可以回去向公復命了……”
  轟!
  便在此時,那白色火海,陳汐猛地厲聲咆哮一聲,居然不再掙扎,反而朝這邊的蔣寧沖殺而來,儼然一副欲要玉石俱焚的模樣。
  蔣寧微微一怔,旋即好笑道:“這家伙的生命力還真夠……”
  話還沒說完,他心驀地涌出一股極致的危險氣息,渾身發寒,這讓他眼瞳驀地收縮,幾乎下意識,就朝一側閃避而去。
  噗!
  可惜,他還是慢了半拍,被一道劍氣直接洞穿左胸,露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鮮血流淌不休。
  “誰?找死!”
  蔣寧臉色陰沉,猛地扭頭,就看見一側,不知何時有多出一個陳汐來,一襲青衫,手持一柄造型古樸的仙劍。
  “嗯,這才是你的真身吧?”蔣寧眼眸一瞇,感應到對方的氣息,比那煉體分身的力量強大了不止一倍。
  陳汐不言,持劍劈斬而上。
  之前的偷襲,原本十拿穩,可還是被對方閃避而開,這讓陳汐愈發認識到對方戰力的強大,哪還會再和對方廢話。
  趁對方受傷之際,必須將其殺死了,否則對方恢復過來,難免將又是一場惡戰。
  唰!
  一道絢爛熾盛的通天劍氣沖霄而起,煌煌如烈日騰空,甫一出現,單單是釋放出的氣息,便將放眼千里之地的山嶺、樹林、巖石全都齏粉一空。
  蔣寧眼眸一縮,驚道:“種大道法則?”
  他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劍之,分明充斥著五行、陰陽、風雷種大道法則力量,且一劍斬出,衍化萬法,明顯劍道修為也已達到了大宗師的層次。
  而這一切,竟是一個天仙境年輕人所施展而出的!
  “原本我以為,我們空明衛的強者一個個都是怪胎了,想不到這家伙居然比我們還要變態,若是任由其成長起來,哪還了得?”
  這一刻,他也不敢怠慢,施展全力,和陳汐激戰在一起。
  越戰,蔣寧越是心驚,對方的戰力竟是強大之極,堪稱劍意通天,讓他一時竟奈何不了對方,再加上他左胸口傷勢嚴重,血水流淌,如果如此僵持下去,他的處境只會變得越來越糟糕……
  幸好,令他唯一安心的是,陳汐的那個煉體分身被他的白殤骨火籠罩,暫時無法脫困,否則形勢只怕會對他更不利。
  意識到這點,蔣寧神色一狠,整個人殺意縈繞,周身氣機沸騰,氣勢再次攀升一分,瘋狂朝陳汐攻殺。
  吼~~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驚天獸吼傳出,震蕩重霄,一頭銀白色仙獸突破憑空浮現,虎爪一撕,一道深邃、冰冷、神秘的力量波動呼嘯而出。
  “星魂仙獸!”
  蔣寧心一震,下意識反掌狠狠一拍,掌勢磅礴如山,可當甫一碰觸到那一股波動,就像泥牛入海一般,被吞噬得一干二凈。
  “吞噬法則!”
  蔣寧心又是一震,似萬沒想到,對方不僅擁有一頭罕見的星魂仙獸,且這頭星魂仙獸還天生掌控著吞噬法則!
  這一切都讓他那如精鋼般的意志出現了一絲搖動。
  噗!
  就在此時,陳汐猛地一劍劈斬而來,裹挾著天風海雨之勢,沖殺而來,幾乎同時,星魂仙獸也是一陣嘶吼,從另一側朝蔣寧奔襲。
  一下,蔣寧進退維艱。
  這讓他神色變得凝重無比,終于意識到這次的目標,并不像表面那么簡單,反而棘手無比。
  轟!
  他整個人四周猛地燃燒出洶洶白色火焰,厲聲道:“螻蟻般的東西,還想打敗我?一輩就別想!”
  雙手一展,左手如火龍擎空,右手似玄黿出海,居然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將陳汐和星魂仙獸的攻勢全部擋下。
  “哈哈,小東西,你還是沒明白,自己是有多么弱小啊!”
  蔣寧仰天大笑,然而下一刻,他的聲音便戛然而止,神色僵固,雙瞳凸起,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因為在他的脖頸間,赫然被一只手臂給狠狠勒住,與此同時,耳畔響起陳汐的聲音,“你以為白殤骨火就能破開我神冥鼎身的防御?”
  神冥鼎身?
  蔣寧惘然,他不知道這是什么功法,卻清楚看見,陳汐那被困在白殤骨火的煉體分身早已不見。
  這讓他頓時明白,此時勒住自己脖頸的胳膊出自哪里了。
  可他依舊有些難以置信,天仙初境的煉體者,怎么可能無懼白殤骨火?
  咔嚓!
  不等蔣寧想明白,他只覺脖頸一陣劇痛,骨骼斷裂,整個腦袋都軟綿綿朝一側歪倒。
  “你……你剛才一直在示弱?可惜啊……可惜……”
  不過即便這樣,蔣寧居然依舊沒有徹底死掉,神色暗淡透著一絲詭秘色彩,聲音像從胸腔硬生生擠出來的一樣。
  這一刻,陳汐心沒來由一跳,旋即就察覺,在蔣寧體內,正有一股毀滅的力量在肆虐,在擴散,快要透體而出。
  “走!”
  一股難掩的危險感覺涌上心頭,陳汐幾乎下意識帶著星魂仙獸、第二分身,毫不遲疑就朝遠處飛馳而去。
  轟隆隆!
  就在陳汐剛離開的那一剎那,那蔣寧的身軀像鼓脹的皮球似的猛地炸開,旋即,一股猶如火山爆發般的力量轟然沖霄而起,化作一朵覆蓋千里范圍的蘑菇云。
  這一刻,方圓萬里之地,全都陷入一場大震動之,山岳齏粉、大地龜裂、狂暴的亂流肆虐,將虛空都碾壓得寸寸崩裂、塌陷,令天地都失色!
  噗!
  陳汐遭受波及,猛地吐出一口血來,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被那一股恐怖的氣流狠狠掀飛出去,差點就暈厥過去。
  他連忙咬牙,憑借強大的意志硬撐著身軀,全力奔逃,這才堪堪逃離了這一股恐怖波動的范圍,在一處低矮的山丘上駐足。
  “好狠!居然選擇了自爆,難道他是某個大勢力培養的死士?”
  陳汐臉色蒼白,氣喘吁吁,抬手擦掉唇角血漬,望著極遠處那滿目瘡痍的一幕,依舊有些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