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110 重瞳之眼

九玄巽風大陣中,歷經一番慘烈廝殺,陳汐最終在岳震欲要自爆之前,一舉將其擊殺,硬生生將其神魂給抽了出來。
  這一場慘烈的交鋒,并未讓陳汐受到什么傷害,正如岳震之前所說,他在戰斗力上的確不如蔣寧強大,唯擅長追蹤和逃跑。
  可惜,在九玄巽風大陣中,他最擅長的反而再沒有了可發揮的余地。
  “左丘空!”
  “十二名空明衛!”
  “埋伏在神藏山脈!”
  很快,陳汐就從岳震的神魂記憶中得知到了一切,臉色一下變得冰冷漠然起來,左丘家!原來是他們……
  這讓他一下子就推斷出,之前在東澹仙洲所遭受的追殺,只怕也是來自左丘家勢力的手臂。
  畢竟,也只有像左丘氏這等大勢力,才能使喚得動那藺浩仙君,冰釋天雖強,可終究是下界飛升上來的,且修為才僅僅只是大羅金仙,哪怕他背后有大勢力撐腰,也絕難讓一尊圣仙為其賣命了。
  “沒想到,我還沒找你們呢,你們反而找上門來了……”
  陳汐沉吟許久之后,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得知這一切,讓他心中壓著的那塊石頭徹底放下,渾身一陣輕松。
  確認了敵人來自左丘家族中,他的思緒也是變得清晰起來,很清楚,左丘氏明顯是從青云仙榜上察覺到了自己躋身前一千名的事實,而后又打探到自己要前往道皇學院,從而才會安排出這一場追殺。
  而對方目的也很好猜,明顯是擔心自己進入道皇學院,從而再也奈何不得自己。
  這也從側面證明,小師姐離央所說并無夸口,那道皇學院的存在,的確讓左丘氏也感到忌憚!
  ……
  ……
  接下來,陳汐沒有再多耽擱時間,以第二分身代步,朝那萍光仙城飛馳而去,而本尊則是進入了星辰世界,開始閉關。
  萍光仙城中的傳送古陣,能夠橫跨武照仙洲和千旋仙洲,極為便捷,不過想要從千旋仙洲抵達云蟄仙洲,中途卻要轉換上百座仙城,起碼要耗費近一個月的時間。
  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陳汐自然不愿浪費了,所以選擇讓本尊進入星辰世界閉關,為沖擊玄仙之境做準備。
  而第二分身能夠改容易貌,且修煉的路線和本尊也迥然不同,恰可以掩人耳目,用以趕路最好不過。
  之所以如此節省時間去修煉,其實很簡單,因為陳汐很清楚,當自己抵達云蟄仙洲,或者想要從云蟄仙洲進入秋原仙洲,就不得不橫跨那一座神藏山脈。
  而從岳震的神魂記憶中,讓陳汐知道還有十名空明衛早已駐守在神藏山脈之前,就等著自己自投羅網。
  并且這十名空明衛的戰力,最次的都能和蔣寧比肩,其中還有一個統領級的存在,在空明衛中更屬于拔尖級的高手。
  這一切,都讓陳汐不得不提高警惕,抓緊一切的時間來增強自己的實力,因為他更清楚的是,自己想要在三個月內順利抵達星武仙城,就繞不開這一座神藏山脈!
  “左丘空……呵,很好,居然把我逼到這般地步,這筆賬,我記住了!”
  星辰世界中,盤膝而坐的陳汐喃喃自語一聲,最終深呼吸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
  嘩啦啦!
  磅礴的仙元在體內混洞世界中滾動,與青龍、玄武、朱雀、白虎四海溝通,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而后涌入周身經脈穴竅,形成周天循環,內映乾坤,外通宙宇之勢。
  這便是天仙圓滿境的特征。
  天心四象開辟,周身氣機形成圓滿循環之勢,內外通透,外物不染心。
  對于修者而言,紫府境是筑基之境,而對修仙者而言,天仙同樣是仙途上的一個筑基階段,仙基的牢靠與否,直接關系到未來能走得多遠。
  而今,陳汐已是駐足在天仙中的巔峰圓滿行列,足以稱得上是同境界中無敵手,能夠跨境而戰的絕世存在!
  這一切,都來源于他那超出尋常天仙百倍的渾厚根基,由此就可以知道,基礎的錘煉是何等之重要。
  不過,想要沖擊玄仙之境,同樣顯得尤為困難,他畢竟才剛剛進階天仙圓滿境,想要邁過這一道關卡,進入一個大境界中,其難度也就可想而知。
  所謂玄仙,最重要的便是打通三玄妙關。
  一者天玄關,蘊生瑤光;二者地魄關,孕靈化魄,三者命魂關,生幽洞玄,又稱三玄妙關。
  這三道妙關,又被叫做三魂關,分別是主魂、覺魂、生魂。
  所謂的三魂六魄,其中三魂,便是指代這天地命三魂妙關。
  想要晉級玄仙,就是要打通主魂所寄區域,匯聚仙靈之力,衍化法則之妙,到得那時,一舉一動,腦袋后方就會映照出渾圓的光暈,能夠衍化種種妙相,被稱作“瑤光”。
  像在世俗之中,佛廟道觀中供奉的神明畫卷上,神明肖像的腦袋后方,都會有絢爛的渾圓光圈出現,那就是瑤光。
  而在修仙者眼中,瑤光的出現,也就意味著修為達到了玄仙之境的層次。能夠讓主魂和仙力、法則相融為一,衍化出重重妙相。
  玄仙,玄而又玄,妙不可言,妙在何地?天地命三魂也!
  這也令得玄仙境的每一關,都如同逆天改命,艱澀無比,而如果能晉級其中,那所擁有的力量、乃至于生命層次,也是會發生一個驚人蛻變!
  眼下,陳汐為了沖擊玄仙之境,所做的就是借助蒼梧幼苗之力,不斷錘煉己身,磨礪仙基,只等一個水到渠成,一躍而上的機會。
  ……
  ……
  就在陳汐的第二分身剛動身前往萍光仙城的時候,神藏山脈中,一座清幽絕倫的山谷中,正在打坐靜修的陸塵眉頭一皺,霍然睜開眼睛。
  “岳震也隕落了……”他從懷中摸出一個破碎的命魂碑,神色沉靜,眸子中卻有著一抹冷芒一閃即逝。
  此言一出,驚醒了附近其他九名空明衛,一個個臉色陰沉,皺眉不已。
  岳震離開凝碧仙城之前,曾發回來一份傳訊玉簡,言明了蔣寧隕落的事情,以及目標有可能掌握著改容易貌的神秘功法,能夠逃過“冥邪之瞳”的查探的種種事情。
  這讓他們皆都提高了不少警惕,不敢輕視此次的目標,可還是萬萬沒想到,這才過去兩天而已,岳震如今居然也已隕落。
  這一切,都如同一抹陰霾,悄然浮上了在場眾人的心頭。
  “陸塵師兄,咱們是否應該改變一下策略?那小子改容易貌,能夠避開冥邪之瞳的查探,咱們在等候在這里,只怕會很容易被其蒙混過關。”
  有人忍不住說道。
  陸塵神色平靜,聲音也很平靜,不起波瀾,“你們也清楚,對方能夠改容易貌,逃過諸多秘法的查探,那么現在離開的話,我們該去哪里搜尋目標?”
  眾人一怔,皆都不得不承認,在這種情況下去追殺目標,的確跟大海撈針也沒有什么區別。
  陸塵道:“我們做的并沒錯,并且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候在此,只不過比之以往,要多做一些準備罷了。”
  “什么準備?”眾人又是一怔。
  “封鎖神藏山脈,任何想要前往秋原仙洲的修仙者,格殺勿論。”陸平隨口說道,就像在說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說到這,陸塵起身,撣了撣衣衫,目光凝視著遠處那層巒起伏的無垠山脈,淡然說道:“不出兩個月,目標,肯定會來的……”
  ……
  ……
  晃晃悠悠,星辰世界已是過去一個月余。
  一直在靜靜打坐的陳汐眉頭一皺,睜開了眼睛,喃喃道:“還是欠缺一些火候,這樣下去,只怕很難在抵達云蟄仙洲之前晉級玄仙之境了……”
  他長身而起,在億萬星河之下來回踱步,思忖著該如何提升戰力。
  劍箓的品質,已是達到玄靈階極品的層次,想要再提升,除非他能夠晉級玄仙之境,否則也是很難辦到。
  而第二分身,也剛剛突破晉級煉體天仙層次,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有所提升,至于星魂仙獸小星,也只是處于幼獸階段,不可能一下子就成長起來……
  該怎么辦?
  陳汐不經意地,又想起了小鼎,但旋即又搖了搖頭,小鼎自打進入仙界,便陷入了沉寂之中,按照它之前的說法,仙界的天道法則之力太強,令得它也只能蟄伏起來。
  除非有一天它能夠將自身傷勢修復到八成左右,就不會再忌憚來自仙界天道之力的威脅。
  “真不行的話,就動用爆氣弒神功,拼一把……嗯?”
  正自思忖之間,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落在了頭頂蒼穹之上,以他的目光望過去,那億萬星辰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有一部分形成了青帝木皇神箓、白帝金皇神箓、黑帝水皇神箓、皇帝土皇神箓、赤帝火皇神箓的圖案,在其中循環不休。
  這由星辰構成的五大神箓,只占據了星空的一部分,在更深遠處,還有著諸多神秘未知的星辰在循環。
  這讓他心中一動,思緒也一下子被到了過去在松煙城的日子中,想起了當年季禺前輩曾說過的一段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