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114 星武之禁

那一股戰斗波動頗為激烈,所過之處,山岳崩塌,古木成粉,無匹狂暴的亂流將一切都一切都碾壓爆碎。
  陳汐原本打算繞開這一股戰斗波動,可當仙念中映現出那戰斗雙方的模樣時,眼眸一凝,閃過一抹訝然之色,登時就改變了注意。
  下一刻,他整個人反而迎沖了過去。
  那戰斗的雙方,一方是一個灰衣青年,樣貌平淡無奇,可實力卻極為強大,正是陳汐在玉京仙城酒樓中見過的那名青年。
  當時那名灰衣青年和排名在云蟄青云榜第二的妖刀王拓在一起,似乎名叫烈冰寒,其排名比妖刀王拓更高,位居云蟄仙洲青云榜的第一名。
  令陳汐改變主意的,當然不是這烈冰寒,而是正在追殺烈冰寒的那兩人。
  那兩人一個身影枯瘦,面容漆白,生著一對碧油油的眼瞳,另一人骨骼粗大,一襲麻衣,燕頜虎須,儀態威猛。
  從這兩人身上,陳汐敏銳地察覺到了和那蔣寧、岳震同樣的氣息,那就是肅殺、冷厲、無情,整個人的氣質猶如一柄殺戮兇器般。
  若陳汐猜測不錯,對方必然是兩名空明衛無疑!
  這才是陳汐改變主意的根本原因。
  ……
  ……
  山林深處。
  “混賬東西,居然敢打傷我等的同伴,好大的膽子!”
  “趙鼎,廢話那么多干什么,莫忘了陸塵師兄的交代,無論是誰,膽敢硬闖云光仙橋者,殺無赦!”
  “秋巖師兄所言極是。”
  一陣冰冷的交談聲中,那名叫趙鼎的枯瘦青年,和名叫秋巖的麻衣青年,死死追著那烈冰寒不放,儼然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
  烈冰寒氣喘吁吁,神色蒼白,肩膀、肋下鮮血流淌,明顯在這場追殺中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他似乎根本就沒聽到身后兩名敵人的交談聲,一邊飛馳,一邊化解對方的攻擊,蒼白的輪廓中盡是一片堅韌之色。
  不過在烈冰寒心中,卻不像表面那么平靜,“這些怪胎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想我如今已躋身青云總榜前五百名,可竟不是他們任意一人的對手……”
  “可惜,這次我看錯了王拓,沒想到他竟不顧尊嚴,跪地向敵人發誓,雖說換取了通過云虹仙橋的機會,但這等行徑未免太多卑賤恥辱。”
  “我烈冰寒寧愿站著死,也決不會如此奴顏婢色!”
  “罷了,想那么多又有何用,這次若能活下來,來日必定屠殺這些混賬!”
  轟!
  驀地一股恐怖的力量如潮水般涌來,震得烈冰寒整個人倒飛出上千丈距離,口中咳血,氣機隱隱出現一絲紊亂。
  嗖!嗖!
  還未等烈冰寒再次奔逃,那趙鼎和秋巖已是化作流虹,一前一后,將他的退路徹底封死。
  烈冰寒見此,心中登時一沉,咬牙抿嘴,一語不發。
  “逃啊?怎么不逃了?”趙鼎冷笑上前,看著烈冰寒的目光猶如盯著一個死物,充斥著無聲的嘲笑和輕蔑。
  “哼,什么云蟄青云榜排名第一的強者,什么錚錚鐵骨,在我等眼中,也跟狗屎沒什么區別!”
  那秋巖大步上前,猛地探臂一抓,化作一股凌厲的漆黑勁風,狠狠朝那烈冰寒頭顱抓去。
  這一擊,端的是狠辣決然,根本就不給烈冰寒一絲喘息的機會,明顯也是要速戰速決,避免再惹出什么麻煩。
  這正是空明衛的作風,為殺戮而生,對待敵人時,根本不會心慈手軟,也更不可能拖泥帶水。
  感受著這一抓之力的可怖,烈冰寒心中又是一沉,他知道,憑自己如今的力量根本無法逃開這一擊的鎖定。
  難道,今天就要隕落不成?
  這一剎那,烈冰寒腦海中想到了太多,有一路修行的艱辛經歷,有對進入道皇學院的憧憬和渴望……
  最終,這一切都化作了濃濃的不甘,他霍然抬頭,目光中泛起一抹決然之色,已是決定,哪怕就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唰!
  可還不等烈冰寒有所行動,一股奇異的劍吟聲響起,似潮水滾滾轟鳴,又似纏綿細雨在耳畔呢喃……
  這是什么聲音?
  下一刻,一抹如汪洋般浩瀚的劍氣,劈斬而至,仿似已將這片天地化作了一片波瀾洶涌的大海!
  好恐怖的水行劍氣!
  與此同時,那趙鼎和秋巖也是眼眸一凝,神色微微一變,處于本能,下意識朝一側閃避而去。
  可令他們悚然的是,那一抹劍氣還未落下,驀地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最終化作漫天飛舞無窮盡的細密劍氣。
  每一道劍氣,都充斥水行法則,猶若一縷縷的細雨絲線,鋒利、肅殺、將虛空都一寸寸切割、輕易得猶如撕裂布帛一般。
  遮天劍幕,猶如細雨飄灑的季節,將天地籠罩,將那趙鼎和秋巖籠罩,其內彌漫而出的危險氣息,刺激得兩人都禁不住生出一陣毛骨悚然感覺。
  “殺!”
  “殺!”
  在這種致命般的危險刺激下,兩者幾乎下意識發出怒吼,拼盡全力,施展出自己最強大的一擊。
  趙鼎抬手一招,祭出三十六條如如漿般的粗大鎖鏈,猶如火龍騰空,呼嘯而去,肆意而狂暴。
  秋巖則手持一柄丈二鐵錘,猶如掄起一座十萬大山,裹挾著一股碾壓萬物的氣勢,狠狠朝那迎面而至的雨之劍幕砸去。
  兩者的攻擊,皆都蘊含著恐怖的法則之力,那等攻勢,令一側的烈冰寒都看得一陣心驚肉跳,幾乎窒息。
  他很清楚,若剛才這兩人便用這等攻擊對付自己,自己只怕早已身隕道消!
  砰砰砰……
  可讓烈冰寒更是心悸駭然的是,那趙鼎和秋巖的全力一擊,在那遮天飄灑而下的億萬細密劍氣之下,竟如同紙糊一般,被一寸寸切割破碎,發出一陣陣震天動地的爆音。
  那等情形,端的是上摧枯拉朽,勢如破竹!
  “這是什么劍氣!?”
  “不好!”
  那趙鼎和秋巖眼瞳驟然擴張,不敢置信。
  噗噗噗……
  可惜,回答他們的便是那無情而落的劍雨,輕若若細雨,纏綿悱惻,可卻充斥著極致的鋒利和肅殺。
  下一刻,兩者身軀一僵,無數道細密的血痕猶如蛛網般蔓延上他們的身軀,而后砰砰兩聲,兩者身軀驟然炸開,碎裂成一塊塊拇指大小的血塊,血雨飄搖。
  血霧在飄。
  那如濛濛細雨般的劍氣卻是消弭不見。
  面對這樣震撼人心的一幕,烈冰寒也是一陣手足冰涼,呆滯不語,這是什么劍道?好可怕……
  也是直至此時,一道峻拔的身影,飄然落在場間,正是陳汐。
  他看也不看地上化作碎片的尸體一眼,探手一抓,就將那三十六條鎖鏈和一柄丈二大錘收起來,而后瞥了那烈冰寒一眼,便開始行動起來。
  咄咄咄……
  一桿桿杏黃陣旗,飛灑漫天,按照陳汐的心意,被固定在方圓百里之內。
  看見這樣一幕,烈冰寒這次徹底清醒過來,深呼吸幾口氣,拱手認真道:“在下烈冰寒,多謝道友救命之恩。”
  他能夠看出,對方才玄仙初境的修為而已,可卻能夠如此輕易斬殺那趙鼎和秋巖二人,明顯非尋常之輩。
  “不必了,救你只是順手。”
  陳汐頭也沒回,一邊推演著伏魔戮神大陣的各個細節,一邊將一桿桿杏黃陣旗插在不同的方位。
  見此,烈冰寒怔了怔,忍不住提醒道:“道友,對方還有很多幫手,其中不乏更厲害的存在,這時候不走,待會只怕他們會聞風而來。”
  “這樣最好。”
  陳汐隨口答道,神色沉靜,像在說一件尋常不過的事情。
  烈冰寒又怔了怔,這才注意到,陳汐似乎正在布陣,不由訝然道:“道友,你……”
  “好了,我現在很忙,有什么疑問待會再說,現在我勸你最好抓緊時間恢復體力。”陳汐皺了皺眉,似有些不耐,徑直打斷了這位云蟄青云榜第一名的發問。
  烈冰寒神色一滯,有些訕訕,擱在尋常,以他在云蟄仙洲的身份和地位,可沒人敢這么和他說話。
  可現在不一樣,他很清楚,這陌生的年輕人看似比自己的修為境界差了兩個層次,實則戰斗力極為強大,完全不能等閑視之。
  “原本以為那些該死的家伙就夠變態了,哪曾想,如今又冒出來一個比他們還要變態的……”
  烈冰寒搖了搖頭,苦笑著盤膝坐地,開始調息恢復體力。
  今天所見到的一幕幕,給他帶來了極大的觸動,讓他突然發現,自己或許在云蟄仙洲能夠躋身青云榜第一名,冠絕群倫,可若放眼整個仙界,這一切都無法再成為驕傲的資本。
  像眼前這清俊年輕人,像之前所遇到的那些敵人,都擁有玄仙修為,可戰斗力卻一個個變態之極,若是他們參與到云蟄仙洲青云仙榜的競爭中,烈冰寒都懷疑自己能不能保住自己第一的名次。
  盞茶功夫后。
  陳汐突然抬頭,眼眸微微瞇著,道:“走,對方來了!”
  烈冰寒登時被驚醒過來,釋放仙念一查探,卻是什么也沒發現。
  這讓他心中又是一驚,清楚認識到,就是比神魂力量,自己也不是眼前這年輕人的對手……
  嗖嗖!
  下一刻,陳汐和烈冰寒的身影已是消失在場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