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11 以一敵眾


  第二更!
  ——
  咻!
  飛劍破空,化作五口細小的飛劍。
  每柄飛劍都呈現不同樣色,紅綠藍黃紫,射出之后,在半空組成一個蓮花劍陣,一股恐怖的肅殺之氣從中涌出,把附近百丈內的虛空都刺得嗡鳴不已,大殿內所有的白骨、桌椅、石柱都絞碎成末,紛紛灑灑。
  就在這一剎那,原本空寂的大殿中,像變成了森然恐怖的閻羅地獄,空氣中盡是刺耳尖利劍嘯,鬼哭狼嚎,凄厲無比。
  “五煞子母劍!”
  靈白一看這五彩劍陣,眼睛里涌出一抹怔然,隨即被一股怒火取代,他曾聽其主人說過,這種劍法乃是邪魔外道所修,采集怒、怨、貪、癡、悲五種冤魂淬煉,每種都需要五萬之數,才能淬煉出五口歹毒陰邪的煞劍,組成一起,便是五煞子母劍,一旦煉制成功,甚至能夠凝聚出魔神,威力堪比天階極品法寶。
  看到蘇冷使用此劍,靈白哪里會不知道,這家伙虐殺了二十五萬性命?
  “陳汐,此人交給我了!”
  一彈指為二十瞬,這些念頭閃電般從靈白腦海閃過,幾乎在一瞬間,小家伙怒喝一聲,驀地騰空而起,周身雷霆繚繞、寂滅擴散,倏然化作一柄十丈寬的大劍,狠狠斬下!
  在蘇冷說話之際,陳汐便已察覺不妙,八柄玄冥飛劍懸浮在身體四周,正待反擊,猛地見靈白悍然出手,當即身子一縱,朝一側的蘇定一六人殺去。
  無論是靈白,還是陳汐,這一刻的反應之快,簡直就像早已商量好的,幾乎在蘇冷甫一動手,兩人便默契地選擇了各自的敵人。
  這是戰斗!
  決定生死的戰斗!
  沒有廢話,沒有思量,考驗的便是戰斗經驗,反應速度,稍慢一拍,都有可能慘死在一瞬間。
  “靈白與庚金劍竹融合,修為堪比黃庭修士,自身又蘊積著無上寂滅劍意,對付兩儀金丹境的蘇冷,一時半刻肯定不會落敗。而自己要做的,就是速速斬殺蘇定一等人,而后和靈白一起,對抗蘇冷!”
  陳汐殺意升騰,打算速戰速決。
  殺!
  八柄玄冥飛劍嗡鳴尖嘯,化作潮水般的無匹流光,朝最近的蘇定遠絞殺而去。
  蘇定一等六人的反應速度也不慢,在蘇冷出手那一刻,六人也都祭出自己的法寶,清一色的飛劍。
  六人皆是黃庭修士,雖實力不同,但一起經歷過諸多惡戰,配合默契之極。此刻見陳汐殺過來,正中下懷,六口飛劍破空而起,轟鳴而出。
  咻咻咻咻咻咻!
  劍勢滔天,每一把飛劍的力量都不同,或虬勁如龍,或奔騰如浪,或細密如雨、或暴烈如火,縱橫交錯在一起,幻化出萬千匹練劍芒,四處震蕩,宛如一張無可逃避的大網,朝陳汐切割而去。
  這小子死定了!
  蘇定一等人極為堅信,在自己六人的聯手下,就是對上兩儀金丹修士,也能堅持上一段時間,更何況陳汐只是一個紫府修士,比他們每個人都低了一個大境界,殺死這樣的家伙,簡直就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令他們意料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陳汐全身包裹著八柄玄冥飛劍,非但沒有躲避,反而迎頭沖了上來,沖進了那鋪天蓋地的劍光中,身影快如鬼魅,如風、似電,快得只能看到一道接近透明的影子,整個人簡直化作了一縷無孔不入的風,從那萬千劍光中穿插、穿梭、于方寸之間,極速前行!
  “好快的速度!”
  “風之道意!”
  “這是什么身法?”
  蘇定一等人皆是瞳孔一縮,手上卻是不慢,操縱著飛劍,如同狂風驟雨一般,瞬間再劈斬出萬千道凌厲劍氣,劍光密集得就像滾滾潮水一樣。
  嗤啦!嗤啦!
  陳汐身上出現一道道可怖的劍痕傷疤,鮮血淋漓。
  真是愚蠢!以為領悟出風之道意,就能憑借速度斬殺過來?簡直就是找死!
  見此,蘇定一等人臉上皆露出一絲冷笑。
  然而下一刻,他們卻駭然發現,陳汐身上的傷疤幾乎眨眼間,便即恢復如初,完好無損,仿似剛才的一切都是錯覺。
  斷臂重生……這家伙竟然是一名紫府境體修!
  “死!”
  便在這時,陳汐已來到蘇定遠身邊,八柄玄冥飛劍組成湮風流光劍陣第一重,當頭斬下。
  “土霄開山盾!”
  蘇定遠萬萬沒想到,陳汐竟能穿過重圍殺到自己身邊,不過他的反應也極快,暴喝一聲,身前突然多出一個丈高的巨大盾牌,其上符文密布,土黃色的霞光蒸騰飄散,靈氣逼人,明顯是一件防御驚人的厲害法寶。
  然而令蘇定遠沒想到的是,八柄玄冥飛劍陡然一頓,“嗖”的一聲,鬼魅般朝自己身旁的蘇定龍絞殺而去。
  “這家伙倒是聰明,知道硬撼不動我的土霄開山盾……啊!”蘇定遠猛地感覺神魂一陣劇痛,像被重錘狠狠砸了一下,疼得他腦袋嗡地一聲,金星四冒。
  “小心!”
  “蠢貨!發什么愣!”
  “完了!”
  聽到傳入耳中的暴喝聲,蘇定遠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知道是遭受到神魂攻擊了,然而當他清醒過來時,就看到一枚拳頭在瞳孔中急速擴大……
  砰!
  蘇定遠的腦袋徑直被轟炸成一團血漿潑灑出去,而后轟然倒地。
  咔嚓咔嚓!
  就在蘇定遠被一拳砸碎的時候,一側的蘇定龍同樣也遇到危險了。
  他原本見到蘇定遠受到攻擊,正打算上前解救,卻沒想到陳汐的八柄飛劍一改方向,朝自己奔來,措不及防之下,只來得及施展飛劍護住全身。
  然而,卻已經晚了,湮風流光劍陣本就以速度奇快著稱,本身又是玄階劍陣,八柄玄冥飛劍也都是黃階極品,當頭罩下,瞬間連他的人和飛劍皆絞碎成沫,臨死連慘呼都沒有發出一聲。
  蘇定遠、蘇定龍死了。兩位黃庭境修士,幾乎在同一瞬間被陳汐斬殺滅絕。速度之快,戰局之詭譎,令其他四人都差點沒反應過來。
  想想也是,陳汐先以悍勇之態沖上來,令人誤以為是莽夫,而后聲東擊西,擾亂敵心,其實卻是欲擒故縱,雙管齊下,一出手便是要殺死兩個人!
  出手之果決,下手之狠辣,剎那間運用計謀之譎詐,連遠處跟靈白戰作一團的蘇冷都嚇了一跳。誰都沒有想到陳汐在戰斗之中,戰術運用得如此巧妙,妙到毫巔,竟能以紫府修為,越境滅殺兩名黃庭境修士!
  其實,這只不過是陳汐把自身優勢發揮到極致罷了。
  誰能想到他不僅是煉氣紫府境界,連煉體都臻至可以斷臂重生的紫府境了?
  誰能想到他擁有罕見的神魂攻擊之術?
  誰能想到他的八柄玄冥飛劍,組成的劍陣威力竟然如此強大?
  這一切,用出“其不意四”字形容足矣。
  “大家小心,這小子身兼煉體煉氣修為,劍陣和身法也是厲害之極,不能以常理度之,全力出手,為定遠和定龍報仇!”
  蘇定一大聲怒喝一聲,飛劍化作幾十丈長的火焰巨龍,鱗片、長須、爪子皆栩栩如生,氣勢狂暴威猛,一股恐怖的火焰氣浪席卷而出。
  “火龍追風斬!”火焰巨龍騰空而起,巨大的龍尾猶如一把開山大劍,狠狠朝地上的陳汐抽打而去。
  “七剎誅魂!”
  “乙木降魔劍!”
  “萬象真雷破!”
  蘇定威、蘇定空、蘇定柔三人也不再保留,齊齊施展出自己最厲害的殺手锏,一瞬間,百丈范圍內,各種法術、劍訣、法寶騰空而起,那狂暴恐怖的力量震蕩得虛空多劇烈戰斗哀鳴起來。
  轟!轟!轟!……
  大殿的虛空中仿似劈下了無數道雷霆,狂暴的火龍劍氣、快如閃電的法訣、青色的巨大靈劍……各式各樣的攻擊,轟涌而下,地面瞬間被轟出一個個巨大的窟窿,泥土翻飛,焦糊一片。逸散的氣流撞擊在四周墻壁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陳汐卻似是早料到會迎來這一幕,在滅殺蘇定龍和蘇定遠之后,便即身形一飄,施展神風化羽遁法,像一只靈巧的麻雀、游蛇一樣極速掠去,由于搶占先機,他的速度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在頭頂的各種攻擊還沒轟下之際,他的人已經沖出了千丈之外。那里,靈白正在與蘇冷戰斗!
  “這該死的東西,仗著速度快,就會逃嗎?”
  蘇定一恨得咬牙切齒不已,其他三人也個個目光噴火,若是目光能殺人,陳汐恐怕早已死千百遍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被蘇冷師叔殺了,咱們若是連這紫府境小家伙都殺不死,也白活到現在了!”
  “對!一起上,定遠和定龍不能就這么死了!”
  “殺!”
  在蘇定一帶領下,四人身影暴掠,朝陳汐緊追而去。
  然而,就在他們飛出幾十丈時,猛地發現,遠處消失了陳汐的蹤跡,遼闊無比的大殿上,竟是再也尋找不到他了!
  “莫非他用了潛蹤符?”
  “怎么可能?若是潛蹤符,早被我的靈念搜尋到了!”
  “莫非是一件隱形法寶?不對啊,法寶都有氣息波動的,哪怕身形消失,氣息卻是無法遮掩的!”
  ……
  蘇定一四人驚疑不定,不過剛才四人已經嘗試到陳汐戰斗方式的陰險譎詐,一個個警惕之極,小心防備,生恐被他偷襲了。
  其實陳汐呆在原地根本就沒動,他只不過是以斂息無蹤決,斂去了身形和氣息而已,這門神奇的法訣,乃是來自劍仙洞府中的珍品功法,除非是凝聚出神識的大修士,否則根本就察覺不到他的存在。弊端就是他只能處于靜止狀態,只要稍一動作,身影和氣息便即暴露無遺。
  不過,即便如此,只要運用的好,斂息無蹤決依舊是潛行暗殺時的一等一利器。
  陳汐沒有動,在確保蘇定一四人沒有胡亂朝自己這邊出手之后,他暫時把注意力投放到了小靈白和蘇冷的戰局中。
  只略一觀望,他便被兩者之間的戰斗吸引住目光。
  ——
  PS:貔貅幼崽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好像叫白梟,現在統一更正為白魁。另外,大伙看到BUG和錯漏的地方,都可以在書評區置頂的帖子中指正出來,謝謝大家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