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15 斗玄仙洲

嗚嗚嗚~~
  云虹仙橋四周,虛空風暴肆虐,發出如鬼哭狼嚎般的聲音,能夠清晰看見,那虛空風暴橫亙在天地之間,猶如一片綿延無垠的壁障,將這神藏山脈隔絕。
  唯獨那云虹仙橋,釋放出青濛濛的神性光輝,猶如一道跨入虛空風暴深處的神虹,安穩如磐石,無物能撼動。
  而在云虹仙橋之前,陸塵等四人席地而坐,神色間皆都有些陰沉。
  “陸塵師兄,那自稱云蟄青云榜第一名的小子,根本不可能是趙鼎和秋巖任何一人的對手,他們怎么可能會隕落?”
  一名空明衛忍不住問道。
  就在剛才,趙鼎和秋巖兩人的命魂碑同時破碎,令得他們皆都有些不敢置信。
  “或許有高手相助,不過既然敢殺我們空明衛的人,來日必當屠掉對方滿門。”
  陸塵淡淡回答道,“大家放心,現在高麟師弟已帶著張巡、夏橫、石準三位師弟一起前往查探,咱們只需靜候消息便成。”
  聞言,其他人皆都放下心來,高麟實力強勁,僅次于陸塵,按照左丘公子點評,以高麟的實力,足以殺入青云總榜前百名的行列。
  且高麟性情機警,掌握著諸多規避兇險的秘法,由他出馬,即便不是對方的對手,也必然能夠輕松返回來。
  但還是有人忍不住低聲說道:“如果高麟師兄他們也……”
  話未說完,其中意味卻再明顯不過。
  “他們就是不幸隕落,我們也必須駐守在此。”
  陸塵看了說話之人一眼,聲音淡然,卻透著一股不容違逆的味道,“若我估算不錯,咱們的目標已經進入了神藏山,這時候,不能動!”
  ……
  ……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山林中響起。
  沒多久,一行四人出現,為首是一個身材高挑,膚色白皙的青年,他生著一對奇異的重瞳,開闔之間,將四周一切景物都纖毫畢現地映現在瞳孔之中,顯得有些妖異詭秘。
  他正是陸塵口中的高麟,一個擁有天賦異稟“重瞳之眼”的頂尖存在。
  “就在前邊,小心跟上了。”
  高麟略一打量四周,就鎖定方位,徑直抬步朝前行去。
  很快,一縷縷血腥之氣充斥在空氣中,被其他三名空明衛敏銳嗅到,其中一人傳音道:“高麟師兄,我嗅到了趙鼎和秋巖的氣息。”
  高麟點了點頭,正待說些什么,突然他眼眸一凝,揮了揮手。
  其他人心中一凜,當即止步。
  “有趣,還布下了一座大陣……”
  高麟無聲冷笑,在他那一對重瞳頻頻閃爍,浮現出一桿桿杏黃陣旗的影子。
  ……
  ……
  在一處山木濃密的隱秘峽谷中,陳汐和烈冰寒并肩而立,在兩人身前,懸浮著一塊銀燦燦光滑如鏡的陣盤。
  陣盤上,赫然浮現著那“伏魔戮仙大陣”四周的情景,那高麟一行四人的身影也纖毫畢現地映現其中。
  當看見高麟揮手止步,目光落在一處插著杏黃陣旗的位置時,烈冰寒目光一凝,道:“對方似乎發現了!”
  陳汐點了點頭,神色沉靜,波瀾不驚。
  “你……不擔心?”烈冰寒見此,不禁問道。
  “你知道什么叫‘九宮子午牽靈鎖’嗎?”陳汐反問道。
  烈冰寒怔然,搖了搖頭。
  陳汐道:“那就靜心看下去。”
  烈冰寒看了陳汐一眼,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再多說。
  他此時已隱隱約約能猜到,眼前這清俊年輕人,只怕就是那封鎖云光仙橋的一群人所追殺的目標。
  這從他毫不遲疑就將那趙鼎二人殺死,而后又布下大陣,欲要引敵入甕中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也不知這年輕人究竟是誰,怎么會招惹這樣一群變態的家伙追殺……”
  烈冰寒心中思忖不已。
  不過下一刻,他就不敢再多想,因為那高麟,已是開始拔掉四周埋設的杏黃陣旗了!
  咄!咄!咄!
  一桿桿杏黃陣旗被高麟拔出,而后抬手一抹,就將其化作一堆廢鐵,他的動作小心、謹慎、一絲不茍,帶著一股沉穩令人心靜的力量。
  那跟隨高麟前來的三名空明衛看見這樣一幕,心中都暗暗欽佩不已,高麟的機警和謹慎,可是連公子都贊不絕口的。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高麟擁有“重瞳之眼”,這等天賦異稟,可是極為少見,堪稱萬中無一。
  “走吧,附近還有很多陣旗,不過我已經毀掉其一部分,這座大陣無論再厲害,已是難以再運轉。”
  半響后,高麟拍了拍手,長松了一口氣。
  當下,他們一行四人便朝前方行去。
  “他們已破掉你的大陣,用不了多久,只怕就會尋覓到蛛絲馬跡,追蹤過來,要不,咱們趁現在還是趕緊離開吧?”
  烈冰寒見到這樣一幕,心都揪了起來,這一次對方可是出動了四人,尤其是那為首之人,實力明顯要更為強大,若此時再不走,后果不堪設想。
  然而此時,陳汐卻笑了,說了一句令烈冰寒愕然不已的話,“不枉我耗掉那么多仙材,接下來就是收獲的時候了。”
  說著,他抬手輕輕一點陣盤。
  嗡~~
  陣盤激蕩,釋放出一股奇異的波動,這一股波動猶如輕柔的風一般,沖出這一座隱蔽的峽谷,越過重重的山林,化作一縷清風,拂過了高麟等四人的面頰,吹動地上厚厚的枯葉飄蕩而起,零落飄散。
  “起風了?”一名空明衛訝然道。
  高麟卻是眼眸一縮,似察覺到什么,猛地叫道:“不好!快退!我們上當了!”聲音幾乎是吼出來的。
  嗡!
  可惜,他還是慢了一步,聲音還未落下,一股股熾盛的光猛地從四面八方沖霄而起,每一道都有幾人合抱粗,成百上千分布于方圓百里之內。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冰冷、浩瀚的氣息擴散而開,那等情景,仿若一頭遠古絕世兇獸從沉睡中蘇醒了一般。
  若從蒼穹俯瞰,就會發現,那一道道光柱沖起,竟形成了一個玄奧莫測的陣圖,將整片天地都籠罩。
  “該死!居然是大陣!”
  “高麟師兄,那大陣不是早已被你破壞了嗎?怎么現在就出現了?”
  “好可怕,單單是這種氣息,只怕連大羅金仙被困其中,也極難安然而退!”
  那三名空明衛驚詫,臉頰上浮現一抹慌亂之色,不過多年磨礪而成的心性,令他們很快就冷靜下來,做出了防御姿態,警惕四周。
  “這是九宮子母牽靈鎖!一種罕見無比的陣圖符紋,呈現九宮方位布局,無論毀掉哪一宮,都會牽引到其他方位的陣型,換而言之,我剛才毀掉的陣旗,反而是間接地激發了這座大陣……”
  “好縝密的心機,布陣之人只怕是一位出色的符陣宗師!”
  高麟那一對重瞳閃爍不休,泛著冰冷而森寒的光澤,“大家不要驚慌,待我以重瞳之眼窺破其奧妙,就能破陣而出。在此期間還望三位師弟幫我護法!”
  聲音鎮定,透著一股從容不迫的味道。
  聞言,其他三名空明衛當即點頭,祭出各自的仙寶,將高麟護在了中央,警惕四周。
  唰唰唰!
  就在他們剛做好準備,驀地,一道道透明劍刃突然從四面八方潑灑而至,猶如狂風驟雨,發出尖嘯之音,將虛空都切割出千百道碎裂痕跡。
  “該死,這是什么大陣,居然還能蘊生這等可怖的劍氣?”
  一名空明衛厲喝,揮動手中一桿銀色方天畫戟,招式玄妙,將四周防御的潑水不進,滴水不漏,嚴密無比。
  那一道道的戟影,無不蘊含著法則之力,剛猛凌厲,將那一道道劍氣都悉數阻擋而下,不過那名空明衛也被震得氣血一陣翻涌,身影晃動不止。
  唰唰唰……唰唰唰……
  不等他將那些劍氣化解完畢,那四面八方,再次有成千上萬的劍氣呼嘯而來,猶如密匝匝奔騰而來的暴雨,聲勢駭人無比。
  “快!一起動手!務必堅持到高麟師兄勘破大陣玄機!”
  那人怒吼,神色森寒猙獰,手中的方天畫戟彌漫著萬丈神輝,映照出一道道精純瀲滟的法則之力,大殺四方,無堅不摧。
  其他二人也不敢怠慢,紛紛施展出自己看家本領,一起阻攔抵御那來自四面八方的無窮劍氣。
  轟隆隆!
  一時之間,大陣中仙元爆綻,發出猶如悶雷般的轟鳴,恰似一座座火山相互碰撞爆發,顯得駭人無比。
  “這三個家伙的實力,每一個都比剛才那兩人要強上太多了!”
  極遠處的隱蔽峽谷中,看著陣盤上映現的那激烈一幕,烈冰寒心中也是吃驚連連,臉色都變得凝重無比。
  實在很難想象,這樣的怪胎,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在玄仙境之中,像這等實力已是足以稱王稱霸了!
  “他們活不過一盞茶的時間,除非有人來幫助他們……”
  陳汐將目光意外,遙遙望向極遠處,他知道,就在那重重山巒的盡頭,便是云光仙橋所在的地方。
  “救他們?”烈冰寒心中一揪。
  “我倒是希望有人能前來救助他們。”陳汐目光幽邃,淡淡道,“那樣的話,或許就能趁機沖過云光仙橋了……”
  烈冰寒一呆,終于徹底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眼前這清俊年輕人算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