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16 風云匯聚斗玄城

在伏魔戮仙大陣開啟那一剎那,云虹仙橋前,盤膝打坐的陸塵霍然睜開眼睛,目光中紫色閃電轟鳴,攝人心魄。
  幾乎是陸塵剛剛睜開眼睛,其他三名空明衛也是心中一凜,齊刷刷將目光望向了極遠處的地方。
  那里,正有一道道粗大熾盛的光柱沖霄而起,將天地都照亮,彌漫出令人心悸的可怖威勢。
  “好可怖的陣法!”
  “此陣威勢,足以困住一尊大羅金仙!”
  “該不會高麟師兄他……”
  眾人驚疑,心中皆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不好的預感。
  陸塵見此,沉默許久,這才重新緩緩閉上了眼睛,道:“高麟他們回不來了。”
  聲音淡然,依舊如往常般云淡風輕,可其他三人卻從中品味出一縷若有若無的冷厲慍怒之意。
  “陸塵師兄,我們此時若去救助,應該還來得及的。”一名空明衛道。
  “哦?你們三人誰有能耐破開那座大陣?”陸塵閉目,淡然說道。
  那三人面面相覷,神色皆有些猶豫不定,他們的確沒信心能將那大陣快速破掉。
  其中一人低聲道:“可是,陸塵師兄你可以辦到啊。”
  陸塵道:“我如果離開,被目標趁機逃跑怎么辦?”
  這一下,其他人這才明白了陸塵的心思,皆都暗暗吃驚不已,圍魏救趙?調虎離山?若真如此,那陳汐的心機可真夠縝密深沉的!
  “前些日子,蔣寧和岳震師弟隕落,而就在剛才,趙鼎和秋巖也是被敵人所害,現如今高麟師弟他們四人又身陷大陣之中,這一切,難道都是目標所為?”
  一個空明衛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陰郁,皺眉說道,“他不是才天仙境修為嗎?怎么可能做到這一切?”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無法揮去的驚疑。
  其他兩人也都深以為然,哪怕不愿承認,可眼前的一個個事實無不證明,他們此次的目標很難纏,甚至超乎了他們一次又一次預估,令他們都難以置信。
  氣氛顯得有些沉悶,唯有云光仙橋附近的虛空風暴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如泣如訴。
  陸塵突然開口,打破了這種沉悶:“在剛開始行動時,我已告訴過你們,不要小覷此次目標,眼前的事情只證明我所言并未出錯罷了。”
  其他人怔然,不知該說什么為好。
  陸塵見他們還沒有明白過來,不由嘆了口氣,道:“我們空明衛從建立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族中閉關修煉、借助各種殘酷試煉來磨礪自己,尋常有任何事情,公子也不會打擾到我們。”
  頓了頓,他繼續道:“可如今,為了對付一個天仙境強者,公子卻派出了我們十二人,你們難道還沒有察覺公子的用心?”
  一人愕然道:“難道公子早已清楚,那陳汐極難對付?”
  另一人卻是喃喃道:“我原本以為,公子派我們前來,只是為了十拿九穩,如今想來,我們似乎的確有些小覷對手了……”
  陸塵淡然道:“我們做的并沒有錯,這一切只能說明,目標比公子所預想的更難對付罷了。”
  說到這,他聲音突然變得低沉而冷厲起來,“但無論如何,既然公子把任務托付給我們,這一次,就必須完成!哪怕是死!”
  其他三人一驚,神色變得鄭重,肅然道:“陸塵師兄放心,我們必全力以赴!”
  咔嚓咔嚓……
  就在此時,一陣細微的碎裂聲從陸塵身上傳出,他似早已料到,神色漠然道:“高麟師弟的命魂碑快要徹底碎了……”
  ……
  ……
  伏魔戮仙陣中。
  一直盤膝坐地,竭盡全力勘查大陣玄機的高麟猛地渾身一僵,那一對詭異重瞳猛地涌上絲絲縷縷的血漬,而后啪的一聲,直接炸開!
  “啊——!”
  無比的刺痛涌遍全身,這點痛楚并不算什么,可重瞳被毀,卻是讓高麟再忍不住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
  他的一身所學,都落在“重瞳之眼”上,如今被毀,等若廢掉了他的修為,這等無與倫比的沉重打擊令他再難保持內心的鎮定。
  “高麟師兄!”
  “該死,怎么會這樣?”
  那三個正在全力抵御四面八方劍氣的空明衛見此,皆都悚然一驚,尤其當看到高麟的重瞳之眼被毀時,都禁不住心中狠狠一揪,驚怒無比。
  “該死!那混賬居然在大陣中設下了蘊含‘無極’之意的符圖,陣法變化無窮,令得我越陷越深,最終遭受到了反噬!”
  高麟雙瞳空洞流血,面色漆白,滲人無比,聲音中更透著一股驚恐。無極!那可是仙界最為至高神秘的一種傳承!
  布陣者難道是……神衍山傳人?
  高麟駭然,心神快要失守,之所以是布陣者,而不是陳汐,是因為高麟根本就不信,此次的目標和神衍山會有任何的聯系。
  “無極……這,這不可能吧?”
  “那可是神衍山……”
  “難道是神衍山之人出手幫助目標……”
  其他三人也都心中巨震,他們自幼成長在左丘氏,對仙界的一切道統自然清楚無比,有關各種至高神秘的存在,他們焉能不清楚?
  如今見高麟道出“無極”二字,令得他們頓時就想起了三界中那一處最為神秘至高的傳承之地,心中之震撼也就可想而知。
  唰唰唰!
  就在此時,四面八方涌來的劍氣變得愈發磅礴、密密麻麻,猶如萬千巨浪奔涌而至,又似千軍萬馬襲殺而來。
  這一次的攻勢,要比之前更為恐怖!
  “不好!在這樣下去,我們都必死無疑!”
  “高麟師兄,必須要做出決斷了!”
  “對!由我們三人拼命,破開一條生路,請高麟師兄無論如何,也要把這里的消息傳給陸塵師兄!”
  那三名空明衛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壓力,當即怒吼出聲,將目光全都望向了高麟,神色決然。
  “你們……”高麟張了張嘴。
  “就這么決定了!”
  其中一人咬牙暴喝,而后看了看身旁其他二人,彼此皆都能看出對方的決然之意。
  下一刻,在三人體內驀地涌現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波動,猶如一座座火山要從體內爆炸而開一般。
  “不要——!”高麟竭斯底里怒吼。
  可還不等他聲音落下,一陣驚天的巨響轟然震蕩而耳畔,可怖無比的氣流,猶如怒吼的颶風,轟然擴散。
  砰砰砰!
  整座伏魔戮仙陣距離搖晃,發出支離破碎般的爆音,而后轟然消弭無形。
  這可是整整三位玄仙頂尖強者自爆,其遭受的狂暴亂流,不僅破開了伏魔戮仙陣,更是擴散八方,將那方圓萬里之地內的山岳、數目、生靈全都齏粉,化作一片死絕之地。
  而高麟的身影,則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裹挾,猛地被拋飛出萬里之外,他知道,這是三位師弟臨死前,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該死啊——!”
  高麟跌落地面,仰天怒吼,聲音充斥無盡悲憤恨意,回蕩八方。
  身為左丘氏家族全力栽培的天驕之人,身為空明衛中的一員,他們自幼就修煉的是仙界最頂尖的功法,吞服的是最上乘的仙藥,接受的同樣是最殘酷的訓練。
  他們是殺戮兇器,是一柄掌握在六大驕陽之一左丘空手中的一柄尖刀,一直神藏匣中,未曾真正飽飲敵人之血。
  可如今,他們的第一次任務,卻隕落了那么多同伴,這讓一直以左丘氏為驕傲,以身為空明衛一員而自豪的高麟哪能接受得了?
  “三位師弟放心,今日之仇,我高麟必百倍奉還給敵人!”高麟急促喘息一陣,咬牙切齒一字一頓說道。
  “可惜,你辦不到了。”
  便在此時,一道輕淡的聲音,傳入了高麟耳中,令得他猛地起身,霍然扭頭。
  眼睛雖然看不到,但高麟還有仙識,一瞬間,他的仙識中就浮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正是他們此次的目標——陳汐!
  見此,高麟扭頭就閃身而遁,根本就不帶遲疑的,顯得果決無比,毫無拖泥帶水。
  可惜,當他剛轉過身就發現,他的后路被那烈冰寒給封死了,見此,他心中登時一沉,心亂如麻。
  “你的同伴遲遲不來救助你,明顯是要駐守在云光仙橋,擔心我趁機離開,換而言之,現如今的你,已是孤立無援,再也逃不掉了。”
  陳汐淡淡說道,他心中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狠辣,說自爆就自爆,簡直就像一群不知生死為何物的怪胎一般。
  “哼,你以為殺了我,就可以抵達道皇學院?癡人說夢……”高麟開口,一邊說著,他右手悄無聲息地攥緊。
  “動手!”
  不等對方說完,陳汐已是悍然出動,與此同時,烈冰寒也是縱身一躍,一掌朝高麟頭顱拍去。
  這一擊,可謂是突然之極,令得高麟根本就沒想到!再加上他那重瞳之眼被廢,一身修為等若被廢,也是根本反應不及。
  砰!
  一聲悶響,高麟的頭顱直接被烈冰寒一掌拍爛,血漿噴灑。
  而陳汐則探手打出一道“大囚禁術”,直接將那高麟緊攥的右手給禁錮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