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17 滋生爭端

血腥彌漫,高麟橫死當場,其緊攥的右手,也被陳汐一劍斬落下來。
  在烈冰寒好奇的目光注視下,陳汐從將高麟那只右手掰開,露出一枚傳訊玉簡來。
  “他這是要向他的同伴求助?”烈冰寒道。
  陳汐搖頭:“應該是想匯報一些比求助更重要的事情。”
  他目光在傳訊玉簡中一掃,果然就看見,其內記錄著有關“無極”、“神衍山”一類的字眼。
  “這家伙的重瞳之眼倒是厲害,竟能推演出我那大陣中的無極之韻……”陳汐心中暗暗感慨了一番,抬手一抹,將這一切消息統統毀去。
  略一沉吟,他又抬手,在玉簡中飛快寫下一字:殺!字跡鋒利如劍,森寒迫人,尋常仙人看見,只怕瞬間就會被刺破神魂!
  嗖!
  陳汐揮手將這枚傳訊玉簡激發,飛入了云霄深處。
  烈冰寒怔然道:“你這是要向對手宣戰?”
  陳汐反問:“有何不妥?”
  烈冰寒搖頭苦笑,他自然明白,現如今局勢已是很清楚,想要通過云光仙橋,就必須和對方為敵,既然如此,宣戰不宣戰也沒什么區別。
  “走吧,現在應該安全許多,我有些問題要向你討教。”陳汐瞥了烈冰寒一眼。
  烈冰寒道:“討教可不敢當,道友但講無妨,我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折身走入一片蓊郁叢林中。
  ……
  啪!
  傳訊玉簡破碎,陸塵神色淡然如故,可他附近其他三名空明衛的臉色卻是陰沉無比。
  殺!
  寥寥一個字,卻無疑是對他們的一種莫大挑釁!
  陸塵喃喃道:“不錯,很不錯,我現在真有些迫不及待想見一見這個陳汐了……”
  聲音平平淡淡,卻令其他三人心中一震,他們很清楚,當陸塵師兄說出“迫不及待”四字時,其心中已是慍怒到了極致!
  ……
  蓊郁叢林中,有一道小溪蜿蜒曲折其中,淙淙流淌,午后的陽光穿過密匝匝的枝杈,灑下一片細碎的光斑。
  陳汐隨意坐地,在其身前篝火洶洶,火架上烤著一條銀色肥魚,散發出一縷縷清香誘人的味道。
  星魂仙獸小星,正蹲在篝火旁,像一條銀色的大狗一樣,對火架上的烤魚虎視眈眈,垂涎欲滴。
  “我在青云總榜上排名第五百五十九名,可卻不是他們中任何一人的對手,按此估計,對方若是參與到青云總榜的競爭中,每個人起碼都能躋身前五百名行列。”
  “他們之中還有一位統領,實力應該更為強大,我之前曾遠遠看上對方一眼,雖只是一眼,卻讓我清楚知道,對方若要殺我,只怕不費吹灰之力,所以我當時只能轉身就逃。”
  烈冰寒聲音低沉,向陳汐介紹著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目光偶爾掠過一側的星魂仙獸小星,流露出一抹難掩羨慕之色。
  以他的眼力,自是能夠看出,這是一頭罕見無比的星魂仙獸,血統比之四象神獸都不逞多讓。
  而陳汐居然擁有這樣一頭仙獸作為戰寵,令得烈冰寒愈發感覺到陳汐必然來歷非凡。
  陳汐靜靜聽完,隨口道:“我記得你不是還有一位同伴嗎?好像叫王拓?”
  烈冰寒一怔,旋即明白陳汐說的是誰,唇邊不由泛起一抹濃濃的厭憎鄙夷之色:“那家伙是個軟骨頭,為了通過云光仙橋,跪地向那些人發誓,以證自身清白,著實卑賤。”
  “跪地求饒?”
  陳汐也是微微一怔,他也沒想到,那看似殺伐狠戾的家伙,竟會如此軟弱,他可清楚記得,在玉京仙城的那家酒樓時,王拓曾說出“若敢阻我路,定殺無赦”這句話。
  原本他還有些敬佩此人膽魄,哪想到,對方為了通過云光仙橋,竟毫無骨氣地選擇了下跪求饒這種方式,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妖刀王拓,這可是云蟄仙洲青云榜排名第二的存在啊。”陳汐感慨了一聲。
  這句話一下子刺激到了烈冰寒,他沉默許久,才說道:“我云蟄仙洲的年輕一代,并非都如他這般的軟骨頭。”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言,將烤熟的銀色大魚取下來,撕開一半,丟給星魂仙獸小星,而后又分了一些給烈冰寒。
  啊嗚~~小星大嘴一叼,也顧不得燙嘴,大口咀嚼起來,吃的滿嘴流油,一副陶醉無比的模樣,似從沒吃過這么好吃的美味一樣。
  吃完了,又眼巴巴望著陳汐。
  陳汐無奈,將自己手中那一份丟給小星,然后起身來到溪邊,又抓了數條銀色大魚,這種魚兒,生在仙界,肉質細嫩,蘊含著濃郁的仙靈之力,烤熟了吃,口感爽滑美妙無比。
  見陳汐又開始烤魚,小星興奮地拿頭頂了頂陳汐,一副親昵高興的模樣。
  陳汐拍了拍小星的大腦袋,心中暗道:“又一個具備吃貨潛質的小家伙……也不知阿蠻、白魁、靈白看見小星時,會做何感想。”
  烈冰寒也嘗了嘗,嘖嘖稱奇道:“好吃,道友在廚道上的造詣,比那些靈廚宗師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陳汐聳了聳肩,靈廚宗師?自己早在玄寰域饕餮城時,可就已經是靈廚宗師了……
  “你既然也要報考道皇學院,想必對星武仙洲的一些狀況也頗為了解吧?”陳汐突然問道。
  “嗯,前些年我曾在星武仙洲游歷過一番,那里不愧是仙界四大仙洲之一,道統林立,強者如云,宛如仙中圣土一般,其他仙洲與之一比,簡直如貧瘠的鄉下之地般。”
  提及星武仙洲,烈冰寒神色中也不由流露出一抹熾熱的憧憬和向往,毫不吝嗇自己的贊美。
  陳汐見此,心中也不禁升起一抹期待,點頭道:“待殺了那些家伙,我便去見識見識那星武仙洲究竟是何等繁華之地。”
  烈冰寒猶豫了一下,說道:“道友,能否帶上我一人?”
  陳汐灑然笑道:“自無不可。”
  ……
  當晚,陳汐盤膝坐地,靜心調息。
  直至天將破曉,他這才起身,感受著周身充盈無比的氣機,當即道:“走,前往星武仙洲!”
  他沒有提空明衛,沒有提云光仙橋,儼然已是將此行目標落在了星武仙洲,從側面也證明,這一路上的阻礙,已都不能再阻擋陳汐的決心。
  烈冰寒神色一肅,長身而起。
  當下,二人不再遲疑,縱身朝那神藏山最深處飛馳而去。
  ……
  ……
  “終于來了……”
  云光仙橋前,靜心打坐的陸塵霍然睜開眼睛,紫芒激射,仿似已穿過重重虛空,將極遠處的一切盡收眼底。
  他長身而起,衣衫獵獵,峻秀的身姿如一桿擎天長槍,駐守在云光仙橋之前,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無上氣魄。
  與此同時,其他三名空明衛也長身而起,周身氣機一節節攀升,這些日子里積攢在心中的憤怒和殺意,悉數涌遍全身,映襯得他們宛如一柄柄殺戮兇器出鞘!
  嗖嗖!
  兩道仙虹破空而至,撕開云浪,輕飄飄落在距離陸塵等人萬丈之外的一處山峰上,正是陳汐和烈冰寒。
  陳汐靜靜望著極遠處,隨口道:“待會由我來對付那陸塵,你只需堅持一盞茶時間。”
  “好!”烈冰寒點頭,神色肅殺決然。
  陳汐瞥了烈冰寒一眼,見對方有些微微緊張,不由笑了笑,清俊的容顏上一片自信之色。
  烈冰寒似受到感染,整個人也放松許多。
  “盞茶功夫?”
  便在此時,極遠處的陸塵輕輕笑了,淡然從容,“看來晉級玄仙之境,讓你自信不少。”
  陳汐隨手將劍箓抽出,遙遙一指陸塵,道:“自信與否,試一試便知。”
  說話時,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猛地從其體內蜂擁而出,直沖九霄,將那萬里云層寸寸崩碎,虛空都發出嗡嗡哀鳴之音。
  陸塵眼眸一瞇,紫色的瞳孔雷芒洶涌,閃爍著冷厲森寒的光澤,“很不錯的氣勢,像你這般人物,不用多久,只怕足以躋身青云總榜前百名之列了,可惜,今天這神藏山,便是你的埋身之地。”
  當最后一個字落下,一股難以言喻的殺戮氣息從陸塵身上轟鳴而起,猶如一柄深淵中的殺戮之兵出鞘,可怖的殺戮氣息,令得原本晴朗的天空,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陰霾。
  轟!
  陸塵踏空而起,衣衫獵獵,原本淡然平靜的他,此刻長發飛舞,神色冰冷漠然,一對眼瞳中紫光洶涌,透著一股凌殺天下的迫人氣勢。
  “聽聞左丘空的空明衛總計六十四人,想必你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了?”陳汐一振衣衫,步步踏虛空,遙遙和陸塵對峙。
  左丘空!
  空明衛!
  聽到這兩個字眼,烈冰寒心中一震,終于明白,原來這些封鎖云光仙橋的怪胎,居然來自左丘氏家族!
  “談不上佼佼者,但殺你卻足夠了。”
  陸塵淡然道,說話時,他手中已多出一柄劍,湛然如青濛濛的云霞,隱隱又涌動著一層明凈的火焰氣息。
  千秋劍!
  秋者,一禾一火,禾者,木也,此劍蘊含木、火雙重屬性,又孕育著一股肅殺撲面的大勢,乃是一件傳承自左丘氏中的無上兇兵,品級高達宙光上品!
  “殺我?你不配,左丘空也不配,整個左丘家族同樣也不配!”
  平淡冷冽的聲音中,陳汐縱身一躍,劍箓如一掛星河倒卷,裹挾萬千重磅礴巨浪,劈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