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18 七大上古世家

陳汐一劍橫空起,令得戰斗徹底爆發!
  陸塵手指一彈劍身,發出嗡的一聲清冽劍吟,下一刻,他已是迎向了陳汐。
  身為一名劍修,身為一名為殺戮而生的空明衛,自當一往無前,豈有被動接招的道理?
  嗡!
  陸塵的劍道,如蕭瑟秋風,凄冷、肅殺、泛著無情的韻味,鋒芒所指,虛空猶如一塊破抹布,被輕易撕裂粉碎。
  而陳汐的劍道,則如星河倒卷,如萬浪奔騰,蘊含水行法則,將天地都覆蓋,化作一片汪洋大海。
  轟!
  兩者于半空中交鋒,爆綻出億萬細碎劍芒,可怖的氣浪席卷八方,將那萬里山河齏粉,天地虛空顫抖,徹底化作一片死絕之地。
  而這里,也成了兩者的戰場,無論是烈冰寒、亦或者是那三名空明衛,皆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因為那等聲勢太恐怖,一旦卷入其中,即便兩者不是針對他們,但那等戰斗余波也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這也讓那三名空明衛終于徹底明白,此次他們追殺的目標,居然已成長到了能夠和陸塵統領抗衡的程度!
  嗤啦!
  烈冰寒對這一切,卻是置若罔聞,眉宇一片肅殺,手持一柄暗黑色丈二長槍,槍尖舞空,爆綻億萬槍影,朝那三名空明衛殺去。
  身為云蟄仙洲青云榜第一名的存在,他或許不敵那三名空明衛的任何一人,但卻有信心能夠堅持盞茶功夫不死!
  畢竟,為了進入道皇學院,現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怎么辦?
  只有一個字——拼!
  所以,他無懼無畏,戰意如燃。
  這是對陳汐的一種自信,更是一種豁出去的決然赴戰之心!
  那三名空明衛似也受到陸塵的囑咐,將矛頭直指烈冰寒,或許他們不愿承認自己不如陳汐,但卻很自信,足以干掉烈冰寒!
  因為早在一天前,他們就曾和烈冰寒動手,對方灰溜溜逃走那一幕被他們記得清清楚楚,又怎會將他放在眼中?
  此時見烈冰寒居然要和陳汐一起來送死,這三名空明衛當即一陣冷笑,聯袂動手,撲殺而至。
  轟!轟!轟!
  一時之間,這云光仙橋之前徹底化作一片激烈戰場,天地一片混亂,那方圓數萬里之地中的兇獸、生靈皆都受到驚嚇,要么倉惶而逃,要么撲簌簌跪地發抖,仿若末日降臨般。
  ……
  ……
  砰!
  陳汐眉宇沉靜,劍箓劈斬八方,連連將對方攻勢化解崩潰,儀態從容,自有一股劍指天下的氣勢。
  為了渡過云光仙橋,他這些日子抓緊任何時間錘煉自身,獲得了洞府主人的真正傳承“無極神箓”,從中習悟出了“水之劍”的奧妙。
  這可是無上傳承,蘊含無極之勢,已是將水之法則演繹到了極致,完美融入到了陳汐的劍勢之中,威力又豈是其他劍勢能夠比擬?
  更何況,現如今的陳汐,已不再是一名天仙強者,可是玄仙!晉級玄仙之境時,更是映現出“永夜為幕,萬星搖動”的天地異象,在同輩之中,早已立足在了頂尖行列之中。
  就是現在對上殷妙妙,他都有自信將其擒殺!
  不過他此刻的對手,同樣極為強大,且不提對方那宙光上品的仙寶千秋劍,單單是對方的戰力,同樣非尋常玄仙強者能夠比擬。
  換而言之,這陸塵的戰斗力,就是擱在整個仙界的玄仙境強者中,都足以躋身一等一的行列,比之那些各大仙洲排名前十的年輕一代強者還要更厲害。
  由此也可以看出,左丘氏在建立這空明衛時,耗掉了多少的心血和代價,也只有像左丘氏這等大家族,或許才能培養出這等怪胎來。
  不過陳汐并不畏懼。
  在修為上,他那龐大無比的根基,已是彌補了他和陸塵之間的差距。
  在仙寶上,雖說對方是宙光級上品仙寶,但對方明顯也只能發揮出其不到七成的威力,要知道這宙光級仙寶,可是只有用在大羅金仙手中,才能發揮出其全部威力。
  這是仙界公認的鐵律,普通階、玄靈階、宙光階、太武階、太虛階五種等級的仙寶,分別對應著天仙、玄仙、大羅金仙、圣仙、和仙王五個層次的存在。
  實力低弱之輩,就是拿著一件太虛階仙器,也難以發揮出其威力來,就好比小孩子拎著一柄鋒利寶劍,也很難打敗赤手空拳的壯漢。
  在和梁冰對戰時,陳汐就清楚了其中一切,梁冰的銀光梭可是一件宙光極品仙器,可最終還是敗在了他手中。
  所以,那千秋劍或許在等級上壓制劍箓不止一籌,陳汐也是并不在意,因為他能夠將劍箓威力徹底發揮,而對方顯然不能將千秋劍完美御用。
  至于劍道……
  這就不用比了,在參悟“水之劍”之前,或許陸塵能夠和陳汐拼個不相上下,但如今,拍馬都比不上陳汐。
  轟!
  陸塵又一次攻擊,被陳汐輕易化解掉。
  這讓他神色變得一點點凝重起來,一對紫色瞳孔中頻頻閃爍著神芒,攻勢變得愈發凌厲狂暴。
  “千秋之殤!”
  陸塵一劍橫斬而出,恰如呼嘯肅殺的秋風,奪盡萬物生機!其內蘊含的木之意,呈現出“枯榮轉換,生死無常”的異象。
  那附近的虛空,都像枯萎的落葉,撲簌簌碎裂掉落,斷掉所有生機。
  陳汐一劍出,水浪生生不息,將這蘊含恐怖枯萎力量的一劍擋下,平靜道:“技止此耳?”
  技止此耳?
  像寥寥四字,帶著一股迫人的質問力量,更像一種無聲的嘲諷。
  陸塵神色漠然如舊,唯獨那一對眼眸中紫光洶涌,暴露出其心中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靜。
  事實也的確如此,他之前已經將對方視作了極為出色驚艷的對手,可真正一和陳汐交手,他才明白,自己還是低估了此子的戰力!
  甚至,他都有些懷疑,這家伙怎么比自己等人還要變態!要知道,他們自幼可接受的是最殘酷的磨礪,方才能夠成長到今天這般地步的。
  心中雖如此想,陸塵動作卻并不慢,反而愈發狂猛,一柄千秋劍,道盡了蕭瑟肅殺韻味,將枯榮變幻之道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這等攻擊之下,就是面對青云總榜前一百名的存在,陸塵都有自信將其斬殺!
  可顯然,這一切對陳汐都無用。
  對方的劍勢太過恐怖,僅僅蘊含一種水性法則,卻仿似已將水的本質、道韻、力量臻至到了完美圓滿的無上妙境。
  陸塵實在難以想象,對方修為如此淺薄,飛升仙界又不過兩年時間,怎么可能將法則之力臻至到如此恐怖的高度。
  轟!
  兩者再次碰撞,依舊是平分秋色。
  可這一次,陳汐眉宇間卻縈繞上一抹凜冽殺機,輕輕道:“三招之內,必斬殺你于劍下!”
  三招?
  陸塵就像聽到一個笑話,徹底慍怒,冷冷道:“拭目以待。”
  與此同時,他周身氣機轟鳴,體內仿若有一頭太古兇獸蘇醒一般,整個人的氣勢再次暴漲,足足比之前強大了三成有余!
  顯然,他已是動用了某種刺激潛能的秘法。
  陳汐眼角余光一掃,見遠處的烈冰寒已被那三名空明衛包圍,身染鮮血,隱隱有不支撐的跡象。
  這讓他不敢再遲疑。
  嗡!
  劍箓發出一聲沖霄清吟,如驚浪沖霄,徹響九天十地。
  “絲雨如夢!”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手中動作突然變得輕柔,劍鋒仿若融入了綿綿春風中,蘊生出無數道細密若牛毛般的劍氣。
  劍氣如濛濛細雨,飄曳于天地之間,迷離而朦朧,宛如一場旖旎的夢。
  可當這些劍氣漫空飄灑時,那虛空、那山岳、那天地……無不被一縷縷凌厲凝練到極致的劍氣輕易撕碎。
  陸塵眼瞳猛地一縮,嗅到一股極致的兇險,刺激得他渾身的氣機都收縮,毛骨悚然。
  他不敢怠慢,咬牙一劍劈出,劍勢破空,恰如長風卷九霄,秋風掃落葉,欲要將這漫天細雨掃蕩而開。
  噗噗噗……
  沉悶細微的撞擊聲此起彼伏響徹,可那細雨劍氣并未消散,依舊輕柔地飄曳著,看似緩慢,實則已快到了一種夢幻的地步。
  嗤啦!
  陸塵面色驟變,連連閃避,剛避開那漫天的劍雨之幕,還不等他松一口氣,只覺臉頰刺痛,流淌出一縷殷紅血水來。
  “該死!”陸塵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低沉聲音。
  “云濤暝滅!”
  不等招式用老,陳汐又是一劍劈出,劍氣甫一出現,天地間猛地產生一陣轟隆隆的云濤翻滾之音,一道道劍氣,仿若重重云濤,鎮殺而下。
  這一刻,八方云聚,天象挪移,磅礴萬鈞的水之法則,自蒼穹轟鳴而下,暝滅之間,直欲將天地齏粉!
  這……
  陸塵神色又是一變,這一擊,比之剛才那“絲雨如夢”更為可怖,將水的沉凝、磅礴之力詮釋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該死,世間怎會有如此劍道傳承?
  陸塵能夠感受到,那一股危險的氣息越來越強烈,刺激得他渾身毛孔倒豎,哪還敢遲疑,死死咬緊牙關,居然不閃不避,而是仗劍反殺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