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119 拜訪和邀請

陸塵很清楚,陳汐這一擊若落下,單憑自己的力量,即便能抵擋下來,只怕也得遭受重創不可。
  與其如此,不如主動出擊,或許還能拼出一條生路!
  唰!
  千秋劍破空,劍身驀地涌出出無盡蕭瑟劍氣,與此同時,一縷縷透明搖曳的火焰,從劍身上飄灑而開,將虛空都融化、燒出一塊塊瘡痍窟窿。
  這一擊,名為“千秋之火”!
  木助火勢,焚燃蒼穹!
  同樣,這也是陸塵的殺手锏,在左丘氏家族時,族中一位劍道通天的長老曾親口評定此招為“千秋基業,毀于火燼”。
  轟隆隆!
  這一擊和那陳汐那漫天鎮殺而下的滾滾云濤相撞,一水一火,兩種無上劍道,于此時交鋒,所產生的亂流,將這方圓十萬里的云空都齏粉、沉淪、塌陷,化作一塊塊觸目驚心的黑洞,瘋狂席卷八方。
  噗!
  陸塵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臉上蒼白之色一閃即逝,顯然是遭受到了反噬。他抬眼望向陳汐,卻悚然發現,這一擊,居然沒有傷到對方分毫!
  這怎么可能?
  就連那正在圍攻烈冰寒的三名空明衛也察覺到了這一幕,尤其當看見陸塵吐血時,驚得心神都一陣顫抖。
  要知道在六十四名空明衛中,陸塵的實力已足以躋身前五的行列,按照六大驕陽之一左丘空的說法,陸塵足以躋身青云總榜前五十的行列,且當其沖擊大羅金仙之境時,很有可能成為仙界又一輪冉冉升起的驕陽人物!
  可如今,陸塵居然不敵一個剛飛升仙界的小東西!
  烈冰寒見此,卻是精神一振,他如今已是遍體鱗傷,氣息衰弱無比,一直在苦苦強撐著,見到這樣一幕,無疑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戰意斗志再次攀升許多。
  “碧海無量!”
  與此同時,陳汐神色肅穆,持劍于空,劍身傾斜,一股難以言喻的浩瀚、磅礴氣息透過劍尖轟鳴而出!
  下一剎那,蒼穹化碧海!
  浩瀚猶如無垠的潮浪洶涌,遮天蔽日,恰似空中之海,垂落而下,那一滴滴的水珠、一股股的水流、一朵朵的浪花、無不是最為玄妙的水行劍氣所化。
  匯聚于空,形成了一片劍氣碧海,劍氣汪洋!
  這一刻,方圓百萬里的河湖、江流、沼澤、乃至于天地間的水元氣,莫不澎湃呼嘯而起,朝此蜂擁而至,猶如在向至高的法則歡呼、致敬!
  這般浩大異象,足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陸塵的臉色一剎那變得慘白一片,道心劇震,眼瞳收縮,不敢置信這等驚艷天下的一劍,居然會出自一個玄仙初境之人手中!
  他想要閃避,可放眼望去,處處皆為碧濤大海,狂暴亂流,根本就是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那等情景,就好比他成了那洶涌大海中的一葉浮萍!最重要的是,那大海乃是由無上的水行劍氣所化!
  這一刻,陸塵終于明白,為何陳汐敢說出那句“三招之內,必殺你于劍下”的狂言了,單單是這一擊,都已是令他動容、震撼、從而滋生出一股絕望的情緒!
  他的確為殺戮而生,接受過世間最為殘酷的磨練,可當真正面對死亡時,心緒卻根本無法控制。
  所謂生死,乃是天地間最大之恐怖!
  連至高無上的圣賢大能者,都無法逃出生死之拘囿,又更何況是他一個玄仙后期的存在。
  “不——!”
  陸塵轉身,狀如瘋魔,手中千秋劍化作億萬劍芒,猶如蕭瑟秋季降臨,欲要斬破那碧海,覓得一線生機。
  是的,他要逃走,要把今日之事匯報給公子,要讓所有空明衛都明白,此次的目標絕非想象中那樣簡單。
  相反,這是一個劍道上的變態,比他們任何一人都還要變態!
  轟隆隆!
  碧海生潮,潮起九重天,澎湃狂暴的劍氣碾壓著虛空,朝陸塵席卷而來。
  他的攻擊,就如同一塊丟入湖水中的水頭,只濺起一朵浪花,就被碧海所吞噬,沉寂無蹤。
  “不——!”
  陸塵怒吼,聲嘶力竭,面目猙獰,再不復之前那淡然從容的姿態,反而像一頭陷入絕境的困獸,驚怒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他竭力掙扎,體內暴涌出無窮恐怖力量,欲要自爆,以此來換得與陳汐玉石俱焚的局面。
  可惜,這個在往常里在簡單不過的舉動,此刻卻顯得如此艱難,因為他那周身氣機、乃至于渾身上下每一寸毛孔,都被水行法則震懾、禁錮。
  水,無孔不入!
  這自然也是水行法則的一種,再加上陳汐早已防范著陸塵自爆,又焉會給他自爆的機會?
  轟!
  下一刻,碧海轟鳴,將陸塵整個人淹沒……
  當碧海消失,已是不見了陸塵的蹤影,顯然,在那由“水之劍”所化的碧海席卷下,他整個人已是身隕道消,尸骨無存!
  見此,陳汐暗松了一口氣,臉上也是閃過一抹不健康的潮紅之色,一閃即逝,這一擊“碧海無量”,乃是他所悟出的“水之劍”中的最強一擊。
  磅礴浩大,無垠無量,其消耗的仙力,也非尋常可比,以陳汐那渾厚無比的根基,都差點吃不消。
  也幸好是有蒼梧幼苗之助,方才支撐著他完成了這一擊。
  “陸塵師兄!”
  “該死!怎么會……”
  “不!”
  那圍攻烈冰寒的三名空明衛見到這一幕,登時目眥欲裂,驚怒到極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陸塵師兄居然會死在陳汐手上!
  “走!無論如何,必須將此事稟告……”
  一個空明衛清醒的最快,當即厲聲怒吼,可還不等他話說完,只聽噗的一聲,一抹劍氣橫空而來,將其頭顱斬落。
  “混賬!我和你拼了!”
  這一下,另外兩名空明衛也是清醒過來,其中一人一聲怒吼,就朝陳汐沖殺而來,另一人則直接轉身,朝遠處全速飛馳而去。
  在這等危機萬分的情況下,他們依舊能保持著這種配合,欲要一人纏住陳汐,另一人逃走,傳回消息,的確足以傲視同伴中大多數強者了。
  可惜,他們這次遇到了陳汐,一個比他們更為變態的存在。
  唰!唰!
  僅僅兩劍,這兩個斗志早已崩潰的空明衛,就被斬殺,橫死當場,那輕松自如的模樣,宛如碾壓兩只螞蟻一般。
  這就是斗志導致的結果。
  一旦失去斗志,就像拔了牙的老虎,蒼老的雄獅,再無任何威懾力可言。
  至此,這一行十二名空明衛,悉數被陳汐斬殺!
  也是直至此時,陳汐這才長松了一口氣,急促喘息不已,這一戰,陸塵給他造成了太大壓力,幸好,這一切如今都已經結束了。
  在蒼梧幼苗的幫助下,僅僅片刻之后,陳汐就恢復了不少元氣,沒有遲疑,開始清掃戰場。
  陸塵等人雖死,可他們手中的仙寶,可無不是罕見的精品,來自左丘氏家族,哪怕陳汐用不上,也能拿去兌換一筆驚人的財富。
  在這個過程中,烈冰寒一直怔怔立在那里,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剛才那一戰,絕對是他修行一來所遇到的最巔峰的一戰,超乎想象,給他也造成了極大的觸動。
  這就是眼界的擴展,呆在一個地方,視野和心胸就會局限于一片天空之下,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這也正是烈冰寒拼盡全力,也要進入道皇學院的原因,因為那是仙界第一的學院,位于仙界最鼎盛的四大仙洲中!
  只有在那里修行,才能窺伺到屬于仙界的真正頂尖力量!
  “可惜,除了一些戰斗用的仙寶,他們居然沒有攜帶任何的儲物寶貝……”
  陳汐打掃完戰場,看著手中那一件宙光階上品仙器和三件玄靈階極品仙器,不由搖了搖頭,旋即就看見烈冰寒依舊怔怔立在那里,不由啞然。
  “走吧,以免再發生什么意外了。”
  陳汐喊了對方一聲,就化作一抹流虹,朝那云光仙橋沖去。
  “哦。”
  烈冰寒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回頭望了望滿目瘡痍的十萬里之地,不由咂了咂嘴巴,轉身跟隨陳汐之后。
  他知道,今天這樣一幕,注定將烙印在他的記憶之中,一輩子也無法忘懷。
  ……
  ……
  左丘仙城,左丘家族。
  啪!
  一聲碎裂響聲,正坐在蒼青古樹下飲茶的左丘空眼睛一瞇,從懷中摸出一塊碎裂的命魂碑,靜靜看了許久。
  “失敗了嗎……連消息都來不及發回……”左丘空喃喃,那一張清秀明凈的容顏上,漸漸覆蓋上一抹寒霜。
  “哥,你說陸塵他們全死了?”對面,左丘珂放下茶盞,睜大眼睛問道。
  左丘空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心中泛起的一絲煩躁,點了點頭:“應該如此。”
  左丘珂蹙眉道:“既然這樣,那就多派一些人,繼續追殺那陳汐,陸塵他們可是耗費了咱們家族極大代價才培養出來的頂尖死士,以后是要輔佐哥哥你繼承族長之位的,他們每損失一人,可都堪比一件太武階仙器了!”
  左丘空搖頭嘆息道:“晚了。”
  “為什么?”左丘珂怔然。
  左丘空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星武之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