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122 半步仙王

斗玄仙城,武魂區。
  南梁仙洲所在的武魂殿中。
  空闊的大殿中,一名枯瘦老頭懶洋洋蜷縮在一張椅子中,睡眼惺忪,似睡非睡,正是曾頒發給陳汐一塊武魂令的鐵秋雨。
  而在鐵秋雨旁邊,則坐著一名藍衣青年,五官硬朗,氣質冷峻,一對星目顧盼之間,流溢出絲絲縷縷的凜冽氣息,赫然是在南梁青云榜上排名第四的梁仁!
  此時,梁仁看了看大殿外,又看了看一側似陷入沉睡中的鐵秋雨,不由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沒忍住說道:“距離道皇學院招生只剩下七天了,陳汐怎么還沒來?”
  鐵秋雨眼皮動了動,并沒有睜開,含糊說道:“再等等,只要不出意外,肯定會來的。”
  梁仁擰眉想了想,最終沒有多說。
  早在一年前,他便動身出發,前來了斗玄仙城中,因而和陳汐并沒有多少交集,僅僅只在武皇域中,曾遠遠地見過陳汐一面。
  但梁仁身為梁家子弟,自然很清楚陳汐和他們梁家的關系匪淺,這些日子,族中許多高層都發來傳訊玉簡,要他無比要照顧好陳汐,萬不可怠慢了。
  甚至就連族長梁天恒都下達了死命令,哪怕陳汐要和整個世界為敵,也要讓他梁仁站在陳汐身邊!
  這讓梁仁詫異之余,也是不敢疏忽大意,所以他除了修煉,就是呆在這武魂殿中,足不出戶,就是為了等陳汐抵達。
  就是拋開族中長輩的叮嚀囑咐不談,他也會好好照顧陳汐,對方可是以天仙圓滿境之姿,一舉晉級到了南梁青云榜第五名,連自己堂妹梁冰都不是其對手。
  這樣的驚艷人物,足以讓他梁仁隆重對待。
  可他一直等了月余時間,也不見陳汐出現,心中不耐之余,也不由泛起一抹擔憂,擔心陳汐在路上出現了什么意外。
  一陣腳步聲突然在武魂殿外響起,驚醒了正在沉思的梁仁,他霍然抬頭,就看見在大殿外正有一道峻拔的身影走來。
  陳汐!
  這家伙可終于來了啊!
  梁仁精神一振,還不等起身,只覺眼前一花,身旁一直睡眼惺忪的鐵秋雨噌地一下站起身子,然后唰的一聲,就沖出了大殿。
  梁仁一愣,原來這貪財的老家伙一直在裝睡,見了陳汐,居然比自己還激動……
  心中雖有些鄙夷鐵秋雨的行徑,梁仁還是連忙起身,迎了出去。
  “哈哈,你這小家伙可總算來了,讓老夫等得好苦!”
  鐵秋雨一臉熱忱,一對目光上下打量著陳汐,毫不掩飾自己的欣慰高興。
  陳汐笑了笑,拱手道:“路上耽擱了些時間,讓前輩久等了。”
  “陳汐,你可總算來了。”
  梁仁也迎了上來。
  “梁仁大哥。”
  陳汐又拱了拱手,對方是梁冰的堂兄,雖說和自己并無什么交情,可現在能夠主動前來迎接自己,還是讓他心中頗為受用。
  “玄仙初期?你這小家伙了不得啊,這才過去不到一年時間吧?你居然從天仙初期晉級到了玄仙之境?”
  鐵秋雨正待說些什么,猛地眼珠一瞪,驚詫說道。
  聞言,梁仁心中也是狠狠一震,愕然打量了陳汐一眼,果然就發現,對方氣息玄微,隱而不露,正是玄仙境的特征!
  陳汐摸了摸鼻子,笑道:“前輩,梁仁大哥,有什么話咱們是不是先進大殿再說?”
  鐵秋雨很快就清醒過來,大笑:“對,你這小家伙還真是出人意料,哼,當初王道廬那老東西有眼無珠,活該他……”
  說到最后,他似察覺不妥,登時閉嘴。
  “王道廬?”陳汐怔然。
  “走走走,不提他,一個害老夫損失十萬塊仙石的老東西而已。”鐵秋雨哼哼唧唧說了一句,就帶著陳汐進入大殿。
  ……
  ……
  大殿中,陳汐、梁仁、鐵秋雨落座。
  梁仁笑道:“如今你一來,咱們南梁仙洲有資格參與道皇學院的子弟,總算是到齊了。”
  陳汐倒也清楚,除了他和梁仁之外,南梁青云榜上排名前三的殷妙妙、古月銘、江逐流都同樣躋身青云總榜前一千名。
  換而言之,他們定然也是會參與到這次的道皇學院考核中。
  正在交談之際,大殿外再次傳來一陣腳步聲。
  陳汐抬眼望去,目光不禁一瞇,那是一男一女,男的身姿瘦削,一身黑衣,相貌尋常,唯獨臉色漆白之極,幾欲透明。
  他的嘴唇薄如刀鋒,輕輕抿著,透著一股狠厲之色,周身氣息晦澀平靜,但卻透著一股迫人氣息,就像其體內有著一座火山一般,看似平靜,卻是隨時都可能爆發。
  不過,陳汐的目光只是在這名黑衣男子身上一掃,就落在了那旁邊的女子身上。
  她有著一頭如瀑秀發,身姿窈窕修長,膚色瑩白如羊脂,穿著一襲黑紗,整個人氣質孤峭而幽冷,宛如一朵崖岸上孤傲而立的黑牡丹。
  正是那南梁青云榜排名第三的殷妙妙!
  當看見殷妙妙的那一眼,陳汐微瞇著的目光中的溫度瞬間變冷,如冰雪般不含任何感情。
  與此同時,殷妙妙也看見了大殿中的陳汐,微微一怔,那一對星眸中也是有著一抹毫不掩飾仇恨和殺機一閃即逝。
  目光交接,于無聲中聽驚雷!
  大殿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沉悶。
  梁仁抿嘴不言,他對陳汐和殷妙妙之間的恩怨心知肚明,看見這樣一幕并不意外。
  鐵秋雨常年駐守在四圣仙城,如今又身為武魂殿的接引人,自然也清楚這一切,當即笑著出聲道:“我正在給陳汐講解一些有關考驗的事宜,你們要不要聽一聽?”
  殷妙妙再次冰冷掃了陳汐一眼,便收回目光,搖頭道:“不用了。”
  說著,她便轉身朝大殿深處行去。
  武魂殿中有著不少的靜室,乃是為參與道皇學院考驗的子弟準備的落腳地。
  殷妙妙一走,大殿中氣氛變得緩和許多。
  不過下一刻,這緩和的氣氛就被一道聲音打破,“以前,你不配挑戰妙妙姑娘,現在,你同樣不配。”
  那名黑衣青年走入大殿,在陳汐身側微微一頓足,看也不看陳汐,只是盯著遠處殷妙妙那快要消失的背影,平靜道:“并且恕我直言,憑你現在的名次,第一輪考驗中只怕就會被淘汰掉。”
  聲音低沉、沙啞、平靜,透著一股鏗鏘有力的味道,像在隨口闡述一個鐵一般的事實,并沒有什么譏諷和不屑,但卻是最大的否認和無視。
  說罷,他便徑直離開。
  自始至終,他都沒看陳汐一眼,同樣的,梁仁和鐵秋雨也沒有讓他產生任何的興趣,同樣被忽略掉。
  仿似在他的眼中,除了自己,就是殷妙妙了。
  梁仁的臉色有些陰沉,冷哼道:“一瓶神紋寶王丹就被殷妙妙收買了,什么東西!”
  鐵秋雨卻是神色如常,笑瞇瞇看了陳汐一眼,道:“那小家伙就是江逐流,你似乎不認得他?”
  陳汐點了點頭:“不認識,不過以后也不想認識了。”
  被江逐流連連否定,陳汐并未惱怒,只是有些失望。他之前也經常聽人說起,這江逐流是個了不得的驚世人物,出身貧寒微末,無門無派,卻能躋身南梁青云榜第一名數十年而無人能夠撼動,這本就是一個奇跡。
  之前陳汐還頗為佩服此人,可如今一見,尤其是對方毫不客氣地評價自己時,他自然是不免有些失望。
  “不用理會他,一個窮苦出身的家伙,以為能攀上殷家的高枝,就能光宗耀祖,榮華一世,這樣的丑陋嘴臉,我見多了。”
  梁仁不屑開口,安慰陳汐。
  陳汐皺眉:“以他這樣的人物,殷家想要招納他,似乎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吧?”
  梁仁嗤地一聲笑出來,愈發不屑,道:“那是肯定的,聽說只要他晉級大羅金仙,殷妙妙就會和他結為道侶。”
  陳汐點了頭,原來如此,怪不得會如此針對自己。
  旋即,他又想起江逐流之前所說,問道:“這道皇學院的第一輪考驗又是什么?”
  這次是鐵秋雨回答的,他想了想,說道:“道皇學院的考驗分作三輪,第一輪是最簡單的,考驗的是在青云總榜上的排名,排名在一千名之外的,就會被淘汰掉。”
  說到這,他瞥了一眼陳汐,道:“你如今在青云總榜上的排名是第九百九十九名,但卻最容易被淘汰掉,畢竟,此次參與道皇學院考驗的,還有來自佛界、龍界、凰族等等地方的頂尖人物。”
  似乎感覺鐵秋雨解釋的不清楚,梁仁在一旁插口道:“那些來自仙界之外的勢力,之前并未參與到青云總榜的排名中,但是在道皇學院的第一輪考驗的時候,會讓他們和咱們一起接受浮光仙壁的測試。如此一來,現如今排名在青云總榜前一千名的存在,必然會有一部分會被擠下來。”
  陳汐聽完這一切,很快就明白過來,不禁笑道:“這不就是在搶屬于咱們仙界的名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