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23 無氣運不成王

搶名額?
  聞言,梁仁撇嘴道:“誰說不是呢,聽聞這次佛界、龍界、凰族等地方來的強者,無不是各自界面中最頂尖的人物,他們若參與進來,必然會擠掉咱們仙界的不少名額。”
  陳汐感慨道:“這也從側面證明,道皇學院的底蘊的確夠強大,否則又哪會吸引這么多勢力摻合進來?”
  梁仁看了看陳汐,突然道:“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陳汐聳了聳肩:“擔心有什么用。”
  鐵秋雨在一旁嘿嘿笑罵道:“你這小家伙,倒是挺會裝的,天仙圓滿境時,你已經躋身青云總榜第九百九十九名,現如今可晉級玄仙初境了,就是被搶走名額,也輪不到你!”
  梁仁也是猛地反應過來,笑著指著陳汐,道:“你這家伙,也太低調了,害我白白替你擔心!”
  說到這,他眉頭又是一皺,道:“不過,那殷妙妙在一個月前,再次成功晉級,進入玄仙后期之境,原本她就在青云總榜上排名第五百四十六名,這一次晉級之后,只怕排名會更高。”
  陳汐明白對方的意思,輕松笑道:“你也認為我不配挑戰她?”
  梁仁知道陳汐在調侃,不由搖了搖頭,但還是認真說道:“我不是說你不配挑戰她,只是擔心你心中郁結,反而在道皇學院的考核之中影響了自己的發揮。”
  陳汐點頭道:“我明白。”
  這時候,鐵秋雨也在一旁鄭重說道:“你可不要大意,剛才所說,僅僅只是第一輪考驗,接下來還有兩輪考驗,分別是對實戰、武道意志的考驗。尤其是第二輪實戰對決,殘酷之極,當這一輪考驗結束時,會有三百人被淘汰掉!”
  陳汐眉毛挑了挑,道:“是擂臺對決?”
  鐵秋雨搖頭,意味深長道:“不,是真正的戰斗,偷襲、刺殺、施毒、群毆……無所不用其極,你要清楚,真正的戰斗,可從來不講什么規矩的。”
  頓了頓,他繼續道:“這第二輪考驗也被叫做‘鐵血狩獵’!”
  陳汐默默思索片刻,問道:“那第三輪考驗又有什么講究?”
  鐵秋雨神態放松許多,隨口道:“第三輪拼的是武道意志,倒談不上什么兇險,這一輪考驗中,則會再次淘汰掉兩百人。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曾測驗過你的武道意志,堪比當年的六大驕陽,絕對可以順利通過這一關。”
  堪比六大驕陽?
  梁仁一怔,驚詫地瞥了陳汐一眼,一副看怪胎的模樣。
  陳汐并沒有注意到梁仁的反應,只是皺眉道:“武道意志?”
  他曾見識過“天仙法旨”中的天仙意志,也見識過屬于冰釋天分身上的大羅金仙意志,皆都極為強大,但至今卻沒搞明白,這種意志具體來自哪里。
  鐵秋雨似看出陳汐的疑惑,搖頭道:“武道意志具體是什么,誰也不清楚,不過現在仙界有一種公認,認為武道意志是道心修為、力量氣勢、自身潛力、乃至于神魂力量的綜合體現。”
  “武道意志越高,證明一個仙人的潛力、道心修為、神魂力量就越強大,總之,這第三輪考驗,就是一場對仙人自身所具備的各種力量的考驗。”
  陳汐點了點頭,感覺輕松不少,若如此的話,他所具備的武道意志,必然不會屬于其他強者了。
  “總之,最重要的便是第二輪考驗,這一場考驗極為殘酷,許多仙界中的耀眼天才,也大多折戟于這一輪考驗之中。”
  鐵秋雨頗為感慨,似想起了諸多往事。
  說到這,鐵秋雨神色變得肅穆之極,認真看了看陳汐和梁仁,道:“這次你們五個小家伙代表著南梁仙洲,我清楚你們之間有不少的恩怨,但請答應我,在第二輪考驗中,即便不能坦誠合作,也不要向自己人動手。
  “畢竟,你們代表的是南梁仙洲,而不僅僅是你們自己了……”
  陳汐靜靜聽完,道:“前輩放心,只要他們不惹到我,我自不會在那時候向他們動手。”
  梁仁也同樣點頭道:“陳汐說的不錯。”
  鐵秋雨見二人答應,似松了一口氣,笑道:“這樣最好,有時候,哪怕內斗再狠,也不能讓別人看了笑話。等你們成長起來,有資格參與到三界對外的浩大戰役中的時候,就會發現,以往的一些恩怨,在三界共有的敵人面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說著,他已站起身子,轉身朝大殿深處行去,“我去跟其他人囑咐一下,趁此時間,你們兩個小家伙可以交流一下,七天之后,我會帶你們前往斗玄內城,正是參與到道皇學院的招式考驗之中。”
  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消失不見。
  ……
  三界對外的戰役?
  陳汐不由得想起了域外異族,以及在符界中見過的宙宇異獸,心中不由恍惚不已,三界都如此浩渺,其敵人,又生存在怎樣一片疆域之中?
  唰!
  梁仁拿出一卷淡青色玉帛,在陳汐面前鋪展而開,道:“陳汐你看,這便是此次青云總榜的前一千名,我前些日子從浮光仙壁上抄錄回來的。”
  陳汐回過神來,抬眼打量而去,第一眼就看見,自己的排名依舊在第九百九十九名的位置上。
  不過當他目光微微一后移,登時就注意到,那第一千名的位置上,竟是一個名叫左丘珂的女子。
  姓左丘,又出身在鳶尾仙洲,必然是左丘氏族人了……
  陳汐注意到這一點,目光在榜單上一一查探,發現那榜單上,居然有十多人皆都來自左丘氏家族中,這個數目未免就有些驚人了。
  要知道這青云總榜前一千名,不僅囊括著仙界四千九百洲最頂尖的年輕一代強者,其中還有四大仙洲中的絕代人物。
  而左丘氏中的子弟,能在青云總榜上占據十多個名額,也從側面證明其底蘊和實力有何等的渾厚。
  并且陳汐也是發現,除了左丘氏之外,像木氏、軒轅氏也皆都有十多名子弟位列其中,這也讓陳汐想起了阿秀和木靈朧,很清楚對方家族勢力,只怕也不弱于左丘氏了。
  除此之外,其他諸如“姬氏”、“姜氏”、“萬俟氏”、“鐘離氏”等姓氏的子弟,同樣也是不遜色于左丘、木、軒轅三氏了。
  那青云總榜排名前十之人,幾乎都來自這一些氏族之中,像那第一名的姬玄冰,第二名的鐘離尋、第三名的姜滄海……
  陳汐甚至看見,一個名叫左丘寅的年輕人,排在青云總榜第七位!
  “姬氏、木氏、姜氏、軒轅氏、萬俟氏、鐘離氏、左丘氏,這七大宗族又被叫做上古世家,是仙界最古老的鐘鳴鼎食之族,論及底蘊之悠久,再無任何勢力能夠與之比擬,他們是天生的貴族,祖上或多或少皆誕生過仙王級存在。”
  一旁的梁仁低聲說道,神色中帶著一絲難掩的敬慕,“現如今,仙界四大仙洲中不乏許多能夠與之比肩的頂尖勢力,可論及底蘊,卻還差上這七大上古世家一絲。”
  陳汐聞言,心中不由一震,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尤其是,這七大上古世家中居然有左丘氏,令得他心中頗為不舒服。
  “這么說,這上古七大世家已儼然如同仙界中最頂尖的勢力了?”陳汐問道。
  梁仁想了想,搖頭道:“不能這么說,他們只代表著底蘊傳承最為古老,像星武仙王,他的名諱無人可知,但其姓氏卻是‘秦’,其所在的宗族勢力秦氏,論及勢力,絲毫不弱于七大上古世家,甚至比其中幾個世家要更厲害一些。”
  頓了頓,他繼續道:“除此之外,道玄仙王、冰穹仙王所在的宗族,同樣也足以和上古七大世家分庭抗禮。”
  陳汐見梁仁只提及星武、道玄、冰穹三位仙王,不由好奇道:“那未央仙王呢?”
  梁仁笑道:“未央仙王最為神秘,傳聞乃是一尊仙界中的自然神靈證道成王,自然沒有宗族,不過你可不要以為未央仙王比不過其他三位仙王。在四大仙王之中,最令仙界億萬眾生敬畏的,便是未央仙王了,至于原因,我也并不清楚。”
  陳汐不禁感慨道:“越是了解的多,越感覺自己無知,這仙界,可真是藏龍臥虎啊。”
  梁仁深以為然,感慨道:“是啊,我本以為,上古七大世家,以及四大仙洲中的頂尖勢力就是仙界中最強大的存在,可后來我才知道,仙庭的勢力還要更厲害。當我以為仙庭便是仙界中唯一至高主宰時,才發現,原來還有比仙庭更神秘的存在……”
  說到最后,他神色間已是帶上一抹悵然,很是唏噓不已。
  陳汐聽得也是心潮澎湃,向往不已,旋即又搖了搖頭,清醒過來,這一切對他而言,都有些遙遠,還是立足當下為好。
  起碼,先進入道皇學院再說。
  他修行以來,可最是忌諱好高騖遠。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比仙庭還要神秘的存在是什么勢力嗎?”梁仁見陳汐如此冷靜,不由忍不住問道。
  陳汐笑了笑,意味深長:“我已經猜到了。”
  梁仁一拍腦袋,叫道:“我怎么糊涂了,你的師承便來自……”話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因為那個名字,不止對他而言,就是對仙界諸多大勢力而言,皆都是一個大忌諱,不能宣諸于口。
  ——
  萬俟,作姓氏時,念做mo、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