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2 斬盡殺絕


  第三更!
  ——
  兩儀金丹境的蘇冷的確很恐怖,五口用怒、怨、貪、癡、悲五種冤魂淬煉而成的飛劍忽聚忽散,劍氣濃稠欲滴,散發著撲鼻的陰邪肅殺氣息,仿似群魔亂舞,冤鬼哭嚎,單單是那凄厲刺耳的聲音,就足以嚇得尋常紫府修士肝膽俱裂。
  并且蘇冷的身影也是飄忽不定,像一抹陰影一般,幽暗無光,這一刻還在這里,下一刻便即出現在幾十丈外,像極了擅長潛蹤匿影的鬼魅。
  不過,最吸引陳汐目光的,還是小靈白。
  小家伙此刻已化作一口三尺長的庚金劍竹,跟用在陳汐手中不同,此刻的庚金劍竹通體雷光閃爍,電弧噼里啪啦跳動翻滾,雷霆的凜冽毀滅之氣和不死不滅的寂滅劍意相融合,簡直所向披靡,每一劍斬出,都帶起一片瀑布般的炫亮電弧,紛紛灑灑,雷霆轟鳴,至剛至陽的毀滅力量,劈得蘇冷那五煞子母劍顫抖哀鳴不已。
  天地之間,雷霆主罰,滅殺一切陰邪污穢之物!
  庚金劍竹三尺長,每百年歷經雷霆不死,方才生長一寸,其內的雷霆之力之磅礴浩蕩,如長江大河一般,之前用在陳汐手中,根本就沒發揮其萬分之一。
  而寂滅劍道,不生不死,不亡不滅,令一切歸于寂靜,每一劍刺出都是靜無聲息,一絲風聲都沒有,宛如瞬移般憑空出現,防不勝防。(注1)
  兩者結合,哪怕小靈白境界上比不過蘇冷強大,但身為掌握寂滅劍道傳承之力一縷劍魂,又擁有了庚金劍竹為軀干,所爆發出的戰斗力,甚至比身兼諸多功法神通的陳汐都要悍猛!
  一時之間,靈白和蘇冷的戰斗倒是呈現出僵持的局面,令陳汐、以及蘇定一等四人皆看得心神搖曳,異彩漣漣。
  “那是法寶還是人?怎么會如此恐怖?蘇冷師叔的五煞子母劍可是從神秘遺跡中獲得的至寶,怎會到現在也沒滅了對方?”
  “劍魂?不像啊,劍魂哪能自主操縱劍器?難道是通靈的法寶?可是……好像只有傳說中的仙器才有如此威能吧?”
  “我倒是覺得,那東西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寶貝!只要降服了它,說不定蘇冷師叔的實力會再度暴漲!”
  “不錯,蘇冷師叔的武道修為已達到道意境界,并且悟出的是幽冥道意,掌控陰魂邪物,宛如鬼帝臨世,閻羅重生,再是厲害不過,依我看,用不了多久便能取得勝利!”
  蘇定一等四人皆用神魂交流,一邊感慨戰局之壯闊,一邊警惕地掃視四周,一刻也不放松對陳汐的查探。
  “原來是幽冥道意,這家伙怎會悟出如此陰森的一條道,莫非曾去過黃泉之下的閻羅地府?”
  陳汐心中暗自一驚,三界之中,若論最虛無縹緲的,肯定是仙界,若論最陰森恐怖的,則當屬地府無疑。據說在那地府之中,有著六道輪回,黃泉血池、森羅大殿,掌刑判官、閻羅王……等等神秘莫測的人和物。
  不過,陳汐也只是聽聞而已,以他如今的眼界和閱歷,還無法碰觸到這種恐怖之極的存在。
  “蠢貨!愣著干什么,還不過來幫我速速拿下這東西!”
  蘇冷驀地發出一聲暴怒大喝,以他的驕傲自負,原本是不愿借助蘇定一等人的力量的,但打到現在,他卻發現自己一身修為,竟是處處被這似人非人,似劍非劍的東西克制,雖不至于落敗,但心中卻是煩悶不已,此刻見蘇定一等人傻乎乎立在遠處旁觀,心中的怒氣自是無法抑制地咆哮出來。
  “可是……”
  “蘇冷師叔,那陳汐還躲暗處……”
  “是啊,是啊。”
  蘇定一等四人也是萬萬沒想到蘇冷會喊他們助戰,被這一聲暴喝,吼得措手不及,張嘴就解釋起來。
  便在這時——
  好機會!陳汐眸中冷光一閃,周身巫力涌動而出,一個幾十丈大的土黃色和青木色糅合的巨大手掌,憑空出現,遮天蓋地,如山如岳,掌紋萬星流轉,一股蒼涼、純厚、神秘的氣息轟然彌散而開。
  神通——星斗大手印!
  在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閉關的這段時間,陳汐不僅凝聚出乙木巫紋,煉體進階紫府二重,神通星斗大手印也被他修至乙木之境。
  如今,星斗大手印匯聚著戍土巫力和乙木巫力,威力幾乎暴漲一倍,原本就足以硬撼黃階法寶,如今,全力一擊下,完全可以捏爆玄階法寶!
  要知道星斗大手印可是洞府主人傳下的神通功法,像這等在荒古時期都震懾天下的無上大神通,差不多都湮滅的湮滅,失傳的失傳,在整個大楚王朝的疆域上,都幾乎已經見不到了。
  轟!
  星斗大手印甫一出現,便即狠狠一抓,像抓住幾只渺小的螻蟻一般,根本容不得任何反抗,便已緊緊攥住蘇定一四人,爾后朝內狠狠一捏,便聽咔嚓咔嚓一陣骨骼爆碎的聲音,和凄厲無比的慘嚎聲倏然傳出,徹響大殿!
  煉氣士的身軀何等脆弱,蘇定一四人身上的防御法衣、戰袍也都是黃階法寶,在星斗大手印的巨力下,簡直就像紙糊的一樣,沒起到一丁點的效果。
  滴答!滴答!
  星斗大手印松開,一滴滴黏稠的血肉掉落虛空,在地上堆積成一灘肉泥碎末,刺鼻的血腥氣瞬間充斥在每一寸空氣中。
  四個黃庭境修士,被星斗大手印一擊抓碎!
  這一刻,哪怕陳汐自己看到這一幕,也不由暗自震驚不已,他雖早已知曉星斗大手印威力恐怖之極,然而此刻,當看到四個黃庭修士化作一堆碎肉泥漿,他這才明白星斗大手印的真正威力!
  不過,這一擊由于他沒有留有余地,血肉皮膜內的巫力的消耗也是極為可怖,只一擊就消耗掉七七八八,瀕臨枯竭了。
  “神通!”
  “這是什么神通?”
  遠處,蘇冷驀地跳出戰局,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冷峻的臉上已是涌上一抹驚駭之色,剛才的一幕幾乎發生在瞬間,他根本就來不及相救,蘇定一四人便齊齊被捏碎成肉泥,差點令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惡!跟我戰斗的時候,竟然還敢分心,也太目中無人了!”靈白稚嫩清脆的聲音響起,怒氣沖沖,化作一抹雷霆劍光,再次斬殺而來。
  而此時,陳汐心中一動,星斗大手印倏然揚起,化抓為掌,朝蘇冷狠狠拍去!竟是跟靈白一起夾攻,欲要一舉殲滅蘇冷!
  陳汐雖不知道蘇冷的身份,但卻知道兩儀金丹境的修為,哪怕是在龍淵蘇家中,也是尊貴之極的存在,若能此刻斬殺了此人,對蘇家而言必然是一個慘痛的損失。
  “想殺我?一輩子也別想!”
  蘇冷暴喝一聲,單手一招,玄黃九蛟傘蓬地涌現,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轉不休,九條蛟龍更是全身靈光涌散,竟似要從傘中奔出來一樣,濃厚如同實質的黃光把蘇冷全身包圍。
  幾乎同時,他張口一噴,一個金燦燦的金丹滴溜溜旋轉飛出,其內一半黑,一半白,兩儀交融,龍虎相生,化作一抹金光,朝星斗大手印狠狠擊殺而去。
  一件地階中品防御法寶!
  一枚本命金丹!
  這一刻,任誰在場看到這一幕,也會大吃一驚,因為誰都不可能想到,才只紫府境界的陳汐,竟然能把以為兩儀金丹修士逼到這種程度!
  當然,其中靈白居功至偉,沒有他,今日陳汐恐怕必遭一難。
  轟!
  蘇冷的本命金丹,力量何其恐怖,只一瞬息,便輕易把星斗大手印擊碎,化作億萬碎裂星辰,消散無蹤。
  砰!
  便在這時,靈白的雷霆一劍也隨之斬下,狂暴的雷霆之力和寂滅劍意,劈得玄黃九蛟傘劇烈顫抖哀鳴起來,其上的九條蛟龍更是被砸得斷肢橫飛,化作一股股氣流淹沒于傘面中。不過這一劍卻是沒有擊破蘇冷的防御,地階法寶的強大,由此可見一斑。
  “殺!”
  星斗大手印被毀,陳汐面色毫無改變,八柄玄冥飛劍,組成湮風流光劍陣,再次朝蘇冷絞殺而去,兩儀金丹修士若是那么好殺,才叫奇怪了。
  “該死!看來我不得不動用絕招了!”
  靈白見一劍之下,連一把傘都沒斬碎,又是慚愧又是憤怒,身影一閃,已化作三寸英俊小人。
  “諸行無常,生生滅滅、不死為寂,不生為滅……”一連串晦澀玄奧的吟唱,從靈白口中飛快流出。
  伴隨著聲音,整個廣闊無比的大殿中,驀地從四面八方用來一股恐怖的力量,這股力量不生不滅、不死不亡、由于回歸到混沌中的極靜境地,令人絕望、無助、頹然……
  嘩啦啦!
  靈白三寸高的身軀驀地節節長高,身上的氣息也是瘋狂攀升,一晃眼見,便已化作一丈高的青年,雙眸如同灰霾深淵,枯寂一片。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宛如一尊神祗一般,永恒、寂滅、不可撼動!
  “嗯?”
  蘇冷剛避開陳汐的劍陣攻擊,還沒來得及喘口氣,便感覺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倏然涌遍全身,心頭就像壓著一座萬丈大山,令他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這是什么功法?”
  看著靈白那丈高的身軀,看著他枯寂如深淵的眼眸,感受著他身上涌散出的恐怖氣息,一向驕傲自負不懼一切的他,也不由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如墜冰窟。
  “逃!”
  幾乎在這個念頭剛剛閃過,蘇冷便即毫不猶豫地朝外沖去,在他手中,無極破界珠泛起夢幻般的漣漪光華,瞬間照射出一邊透明扭曲的壁障。
  “想逃?”靈白唇邊泛起一絲冰冷弧度,雙手一并,整個虛空中的一切仿似被抽空,寸寸塌陷,一把灰白透明的虛無大劍從塌陷中涌出。
  “無上大寂滅劍!”
  靈白一聲暴喝,雙手合攏狠狠朝前一劈!
  咔嚓嚓……咔嚓嚓……
  灰白透明的虛無大劍一斬而下,整個大殿的虛空都響起一連串碎裂刺耳的爆鳴。看到這一幕,原本正準備追逐蘇冷的陳汐戛然止步,眼眸中涌出一抹濃濃的駭然,這劍法……竟然能撕碎虛空?
  噗!
  蘇冷只差一步便靠近那透明扭曲的壁障,然而這一步卻像是咫尺天涯一樣,如此遙遠,無論如何用力,也無法邁過。
  因為他整個人,身軀、頭發、四肢、血肉……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亡,寂靜的可怕,沒有一丁點的聲音發出,就像被一頭透明的怪獸一點點吞噬,眨眼已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
  叮當!
  無極破境珠,滾落在地面。
  ——
  感謝“399944”書友的捧場支持!另外,還要感謝鬼魔天使兄弟的細心和指正,待會就去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