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125 聲名鵲起

鳶尾仙洲所在的武魂殿中。
  左丘珂端坐在一處恢弘的殿宇上首之位,她換了一身暗金色古典華袍,頭戴羽冠,眉眼之間一片平靜、淡然。
  這一刻的她,渾身上下充斥著一股難言的威儀,高高在上,讓人極容易忽略掉她那妍麗的容貌。
  在殿宇下首位置,坐著一男一女,女子一襲黑紗,氣質幽冷孤峭,男子一身黑衣,面色漆白如紙,沉穩而平靜。
  正是殷妙妙和江逐流。
  坐在這屬于左丘氏的殿宇中,感受著大殿中那肅穆、莊重的氣氛,殷妙妙神色如故,顯得很平靜。
  江逐流同樣如此,不過左丘珂卻是敏銳察覺到,那江逐流端著盞茶的手指微微有些發僵,其心中必然是有一些緊張的。
  一想到這,左丘珂心中便有些輕蔑,什么南梁仙洲青云榜第一名,沒見過大世面,終究是個出身卑賤貧寒的泥腿子罷了。
  心中如此一想,左丘珂徑直把目光望向殷妙妙,相較而言,出身于古老符道世家的殷妙妙勉強能夠讓她重視一番。
  這便是屬于上古世家子弟的傲氣,哪怕你修為再高,在他們眼中,身份和底蘊上的差距,也根本引不起他們的重視。
  左丘珂目光的微妙變化,并未過多遮掩,被江逐流仔細捕捉到了眼中,這種被輕蔑無視的感覺,他自幼至今不知遭遇了多少次,早已習慣。
  正是這種經歷,讓他具備了超乎尋常的忍耐力,但并不代表他心中不慍怒,相反,他對這種無視和輕蔑極為敏感。
  尤其是在如今獲得殷家的青睞之后,他的心態已是發生了一些變化,渴望證明自己,渴望重建江氏家族光宗耀祖!
  原本他已是南梁青云榜第一名,如今又得殷家傾力相助,正是春風得意,揚眉吐氣的時候,可現在,居然再次遭受到了無視和輕蔑,這種感覺就像萬針穿心似的,刺激得他心中怒氣翻涌,間接地恨上了那高高坐在上首的左丘珂。
  不過多年磨礪出的道心,讓他能夠極好地掩飾這種情緒,從表面上看去,根本看不出他此刻心情是何等憤恨。
  是的,這一切僅僅只因為左丘珂一個無視的眼神。
  “這次找你們來,只為一件事,在道皇學院的第二輪考驗中對付陳汐,如果答應,你們將會得到我左丘氏的不少幫助,我左丘氏也會將你們視作自己人。”
  左丘珂直接開口,聲音清冽平靜,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我相信,你們應該明白和我左丘氏合作的好處。”
  說罷,她便不再多言,端起一樽茶盞,輕輕啜起來。
  如此開門見山的談話方式,令得殷妙妙和江逐流都是一怔,在前來的路上,兩人已在心中猜測著諸多可能,但卻萬沒想到,左丘氏會找他們合作,一起對付陳汐!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根本就不敢想象,陳汐居然會得罪了左丘氏!
  畢竟,相較于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左丘氏,陳汐實在顯得太過渺小,一個是天上的蒼鷹,一個是地下的螻蟻,天差地別,一只螻蟻又哪能得罪到蒼鷹?
  這也太駭人聽聞了!
  不過,兩人同時也注意到,左丘珂并非是在開玩笑,換而言之,此事必然是真的了,一想到這,兩人心中皆不免有些復雜。
  能被左丘氏視作敵人,陳汐即便就是立馬死掉,也足以自豪了吧?
  江逐流心中默默思量許久,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道:“左丘小姐,那陳汐在青云總榜上排名第九百九十九名,只怕在考驗的第一輪中就會被淘汰掉吧?”
  左丘珂看了看江逐流,眼神淡然,卻又像沒看到他這個人似的,旋即就把目光落在了殷妙妙身上。
  這個細微的動作,令得江逐流心中又是一陣扭曲,暗暗咬牙不已,他發誓,只要自己成長起來,一定要報今日所遭受之羞辱!
  “江公子所說不錯。”
  殷妙妙看了江逐流一眼,便即沉吟開口道:“莫非,左丘小姐認為陳汐可以通過第一輪考驗嗎?”
  得到殷妙妙的開口肯定,江逐流心中微微一暖,胸腔中的憋屈憤恨感覺這才舒緩許多。
  左丘珂笑了笑,云淡風輕:“不管他是否能通過第一輪考驗,我只問,你們愿不愿意和我左丘家合作。”
  她自不會告訴對方,自己家族中的十二名空明衛,全都折在了陳汐手中,那樣的話跟自曝其短也沒什么區別。
  殷妙妙和江逐流互望一眼,最終還是答應了。
  原因很簡單,且不管陳汐能否進入第二輪考驗,只要能和左丘氏建立起一層關系,那對他們而言,對他們背后的家族而言,皆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往日里,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苦苦尋求都尋求不到,如今居然主動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他們焉可能不答應?
  除非他們傻了!
  顯然,殷妙妙和江逐流都不是傻子,所以也分外清楚這種機會的難得,所以幾乎都沒怎么考慮,他們就答應了。
  左丘珂見此,微微一笑,顯得很平靜,因為這個結果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輕輕拍了拍手,兩名仆人悄無聲息出現在大殿中,手中各自端著一塊玉盒,送到了江逐流和殷妙妙面前。
  玉盒被仆人打開,涌出一黑一白兩道耀眼的寶光,擴散大殿,散發出驚人的氣勢。
  龍蜃陰陽珠!
  殷妙妙和江逐流的目光不約而同一縮,認出玉盒中的寶物,這可是一對瑰寶,一陰一陽,尤其是用在道侶之間雙修時,能夠加速修行,起到事半功倍的妙用!
  這等瑰寶,可遇不可求,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
  “我聽聞你們即將結為道侶,這兩件小玩意,權當做我提前為你們準備的賀禮。”
  左丘珂隨口說了一聲。
  “多謝左丘小姐賞賜。”
  殷妙妙和江逐流齊聲開口,神色間接有著一絲難掩的振奮,皆都沒想到初次見面,居然就能獲得如此奇珍。
  從中也能看出,左丘氏是何等的財大氣粗,不愧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這份魄力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好了,等第二輪考驗時,我會派人告訴你們該怎么做。”左丘珂揮了揮手。
  殷妙妙和江逐流當即起身,告辭離開。
  “小姐,憑借咱們的力量,足以在第二輪考驗中把那陳汐踢出局,為何還要找這樣兩個家伙?”
  在殷妙妙兩人剛離開,一名精悍沉凝的青年就出現在了大殿中,皺眉問道。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能夠借助外人的力量對付敵人時,何須再讓自己出手?”左丘珂淡淡說道,“更何況,我已調查過,那殷妙妙之前就和陳汐有仇,由他們來對付陳汐再好不過。”
  說到這,她那妍麗的容顏上泛起一抹冷冽之色:“哪怕他們最后失敗了,再由咱們動手也不遲。”
  ……
  ……
  剛走出鳶尾仙洲的武魂大殿,殷妙妙眉眼間的那一抹振奮瞬間消失,重新恢復了那一副幽冷孤峭的模樣。
  “陳汐剛晉級玄仙初境,倒是的確有可能不會被第一輪考驗淘汰掉,不過,咱們還是要多加小心為好,別被左丘氏當槍使了。”殷妙妙低聲傳音道。
  “哼,我早看那左丘珂不順眼了,自然不會全心為她賣命。”江逐流哼道。
  “這樣最好,此次能夠和左丘氏建立這樣一層關系,對咱們以后在道皇學院修行,也是有著極大的便利,聽說,左丘氏不少大人物可都在道皇學院任教呢。”
  殷妙妙眸光幽邃,輕聲說道。
  “這么說起來,咱們豈不是還要感謝那陳汐給咱們提供這樣一個絕佳機會?”江逐流揶揄道。
  聞言,殷妙妙也不由莞爾,喃喃道:“其實我好奇的是,陳汐究竟怎么得罪了左丘家,竟要借助咱們之手,來對付他……這可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江逐流卻是不以為然道:“那小子本就是個狂妄無知之輩,早在南梁仙洲時,他就處處挑釁于你,純粹就是一個惹禍精,如今他又惹到左丘氏頭上也并不稀奇。”
  殷妙妙輕輕笑了,抿了抿嘴,不再多說。
  ……
  ……
  “這是紫綬星章,你可要好好保存,不止是參加道皇學院的考驗要用到,以后成為道皇學院的學生,這紫綬星章也是你的身份銘牌,關乎到你以后的修行。”
  大殿中,鐵秋雨把陳汐叫了出來,抬手交給陳汐一塊三指寬,嬰兒手掌大小,通體光滑剔透,泛著瑩潤紫色的紋章。
  “現在,趕緊用仙力把它煉化,若被搶走,可再找不出第二塊了。”鐵秋雨神色鄭重地囑咐了一句。
  陳汐小心接過來,略一動用仙力,那一塊紫綬星章頓時像水一樣,融入了掌心,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在他左肩的位置,浮現出一抹瀲滟的紫色,赫然是那紫綬星章顯化而出,并且這一剎那,陳汐分明感受到,那紫綬星章中浮現出一行行字眼。
  姓名:陳汐。
  出身:南梁仙洲。
  修為:玄仙初境。
  青云仙榜排名:第九百九十九名。
  星值: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