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27 梭羅怪蛇

今天的斗玄仙城,人氣沸騰如汪洋,盛況空前。
  此時那內城之門戶也已打開,其內的景象卻令不少人吃驚,因為與其說那是內城,不如說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
  山勢起伏,古木遍體,繚繞仙霧,越是朝內行去,山勢發靈秀,云蒸霞蔚,諸多仙獸出沒于其中。
  途中更有著不少的湖泊,澄凈清澈,噴吐出縷縷氤氳仙霧,生機盎然。
  “靈秀超塵,福澤飄瑞,真是個好地方啊,這還是斗玄內城的外圍,便擁有如此氣象,比之一些上等洞天福地也不逞多讓。”有人贊嘆。
  “廢話,這可是仙界第一學院,尋常時候,除了學院中人,又有誰能進的來?”
  人群洶涌,紛紛朝那內城深處行去,直至行進了百余里地,一塊通天石碑立在前方,上面書寫著四個大字:道皇學院!
  筆鋒沉鈞厚重,磅礴無量,隱約散發出一股宏大無量的氣息,遠遠一望,就讓人感覺一股蒼茫古老的氣勢撲面而來,令人心顫。
  “傳聞,這石碑上四字乃是學院初建時,道皇親手所書,其內蘊含著一絲無上道韻,那六大驕陽之一的炎雨?凌輕舞,就是偶然之間從中窺得一絲妙諦,從而證道大羅,一舉登臨驕陽之列!”
  有人感慨,引起不少年輕子弟熾熱的目光,心潮澎湃不已。
  “趕緊走吧,等你們通過考核進入道皇學院,時時刻刻都能在此參悟,不急于一時。”一些經驗老道之輩提醒了一句。
  當下,人群繼續朝著遠處行去。
  過了這一座石碑,視野變得開闊起來,前邊是一片浩渺平坦的廣場,地面鋪砌著瑩白光滑的玉石,飄渺著縷縷仙霧。
  遠遠一望,仿若凍結的無垠大海表面的冰層一般,瑩白剔透,散發出神圣而浩大的氣息。
  在廣場更遠處,則是一片鱗次櫛比的恢弘建筑,每一座建筑都散發出古老、蒼茫的氣息,仿似歷經了無數歲月的沉淀,令人不由自主便心生敬畏。
  “那便是道皇學院,一座曾誕生過不知多少神話傳奇的地方!”
  望著那極遠處一座座沉默矗立著的建筑,不少人都發出一陣驚嘆,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敬慕和向往。
  此時,已有不下數萬人提前趕到了那一片浩渺廣場上,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身影,黑壓壓一片。
  此次道皇學院招生,大開內城門戶,并非誰都有資格進來,除了那些必然要參與到考核之中的年輕子弟之外,就是那些來自仙界頂尖實力中的大人物了。
  若非有這個限制,只怕整個斗玄內城都會在短短時間內被擠滿。
  陳汐、古月銘、梁仁、江逐流、殷妙妙五人跟隨在鐵秋雨身后,也是順利抵達了道皇學院前的這片浩渺廣場上。
  人很多!
  強者更多!
  這便是陳汐最直觀的感受,那密匝匝如海洋似的人群中,每個人的氣息都極為強大,令人咂舌。
  想想也是,眼前這一片廣場上,可是匯聚著來自仙界四千九百洲年輕一代中的最頂尖的強者,想找出一個弱者都不可能!
  再加上這些強者大多有師門長輩護送于此,這些長輩們的修為自然也不可能弱了。
  簡而言之,此時這道皇學院前的廣場上,已是囊括了整個仙界年輕一代中最頂尖的一撮強者,能夠立身于此地,已足值得驕傲了。
  “你們看到那廣場一側的一座座恢弘殿宇了嗎?那是道皇學院為三界中的貴賓所準備,那些來自上古世家、以及四大仙洲頂尖勢力的子弟都在其中。”
  “另外,那些佛界、龍界、凰族的勢力,也被安排入駐其中了,等考驗開始時,他們中的年輕子弟就會參與進來。”
  有人指著大殿一側,那里有著一座又一座挺秀山峰,山峰上羅布著一座有一座的殿宇,此時,那一座座殿宇前,也是站了不少身影。
  眾人皆都一陣艷羨,不過他們也清楚,沒法和那些存在相比,畢竟,彼此地位相差懸殊太大了。
  “憑什么他們能入駐宮殿中,咱們就得在這廣場上等待?”有人還是沒忍住,酸溜溜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遭來不少白眼和嘲諷。
  “憑什么?這問題還真是幼稚,難道你還不清楚,那上古七大世家、以及諸多頂尖勢力的大人物,有不少都在道皇學院中任教?他們自家子弟前來參加考核,自然能夠享受到不少便利。”
  “不止如此,那佛界、龍界、凰族等神秘之地也大多和道皇學院有著不匪的關系,據我所知,道皇學院中可有一位龍界中血統最為高貴的‘蒼龍’任職教習先生,一直守護在那學院道典閣中。”
  “哎,別提憑什么了,等你什么時候成為仙界新一輪驕陽,自然也有資格享受這般待遇,否則若是拼出身,你是永遠比不過那些上古世家的。”
  人們議論紛紛,說到最后,皆都慨然不已。
  陳汐對這一切并不感興趣,只是低聲問鐵秋雨:“前輩,考驗什么時候開始?”
  鐵秋雨抬頭看了看天色:“快了,不出一刻鐘,到時候道皇學院自會派出一些高層大人物前來主持考核。”
  陳汐點了點頭,一刻鐘而已,很快就到了。
  “陳汐,無須擔心什么,只要通過第一輪考驗,等第二輪考驗開始時,我陪你一起,就不信他們能奈何得了咱們。”
  這時候,梁仁突然低聲說道。
  “也算上我一個。”古月銘也是開口道,說話時,冷冷瞥了一側的殷妙妙和江逐流一眼。
  陳汐怔了怔,登時明白,對方只怕是以為自己在擔心第二輪考驗中,會受到左丘氏和殷妙妙、江逐流的報復。
  他心中一暖,但還是搖頭道:“不用了。”
  梁仁皺眉:“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更何況,我們又怎可能對你的事情坐視不理?”
  “是啊,單憑你一個人,又如何能抗衡得了他們?”古月銘也是皺眉說道。
  陳汐苦笑,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我有能力處理好這件事,兩位還是不要摻合進來,以免被左丘氏給記恨上了。”
  他的確是發自真心建議,但這話卻令梁仁和古月銘皆都有些不悅,感覺陳汐未免有些太見外,也太小覷他們的為人了。
  陳汐一看他們的模樣,登時就知道不妥,可想了想,卻又不知該怎么跟他們解釋,登時又是一陣苦笑。
  “或者說,你嫌我們是累贅?”見陳汐如此模樣,古月銘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陳汐想了想,最終還是道:“請相信我,這件事我自己一個人肯定能夠處理好的。”
  看見他們三人這般模樣,那一旁的殷妙妙和江逐流雖未說什么,目光中卻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譏誚之色,甚至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皆都有著一絲憐憫。
  陳汐自然注意到了這一切,卻并未多說什么。
  “那好,待會第一輪考驗就要開始了,除非你在青云總榜上的排名能穩穩壓上江逐流一頭,否則,我們可不會答應你在第二輪考驗中單獨行動。”梁仁突然開口道。
  陳汐一怔,很是無語的聳了聳肩,沒有再說什么。
  之所以無語,是他很確信,現在的自己足以輕松將江逐流擒殺,畢竟相較于那空明衛陸塵,這江逐流可是差了一大截。
  也就是說,待會如進行第一輪考驗,陳汐都沒有把江逐流當作對手來看待。
  “哼!”
  江逐流冷冷一哼,梁仁的話并未遮掩,被他聽了個一清二楚,見對方居然拿陳汐和自己比較,他心中就一陣不悅。
  殷妙妙在一旁也是抿了抿嘴,不以為然。
  對于此,陳汐、梁仁、古月銘三人同時選擇了無視。
  彼此關系已是勢同水火,再遮遮掩掩,反而顯得太虛偽,劃不來。
  鐵秋雨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不禁一嘆,這些小家伙之間的恩怨,可真讓人頭疼啊,罷了,內斗便內斗,自己也懶得管那么多了,反正又不是丟自己的臉……
  鐺!鐺!鐺!……
  陡然一陣鐘聲響徹天地,聲音悠揚,宛如大道之音,直抵人心,令得在場每個人心中皆是一震,通體清爽,雜念頓消。
  道鐘鳴響,考核終于要開始了!
  一瞬間而已,那浩大的廣場上噪雜的議論聲已是消失不見,變得沉靜而莊肅,所有的目光皆都齊刷刷望向了那道皇學院的地方,透著一抹難掩的激動。
  一道道神威浩蕩的身影,騰空而起,宛如一輪輪昊日當空,釋放出無量氣勢,籠罩天地之間,足足有七人之多。
  每一道身影的氣息,都神圣浩渺,如淵如獄,大有掌握乾坤,俯瞰眾生之勢,修為幾乎都已臻至圣仙之境。
  尤其是為首那一名身穿寬松儒袍,面容面容,不茍言笑的中年,氣息無量,晦澀如海,將方圓十萬里內的天地氣機都震懾,變得安靜無比,宛如主宰一般。
  “半步仙王!”
  有人低聲脫口驚呼,旋即戛然而止,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唯恐觸怒對方。
  不可即便如此,這一道聲音還是被絕大多數人聽到,氣氛變得愈發沉寂,鴉雀無聲,莊嚴肅穆中帶著一股迫人的氣息,所有望向那七道身影的目光中,都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震撼。
  一個招生考核,居然出動了六尊圣仙大人物和一名半步仙王!這……絕對是一個大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