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29 魔布鳥

一行行名字如金色神虹一般,涌現在浮光仙壁上,湛然如冉冉升起的星辰,璀璨熾盛,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矚目。
  這一刻,那在場參與考驗的子弟,也都變得緊張起來,目光一眨不眨望著浮光仙壁,在努力尋常自己名字。
  很快,一名弟子歡呼出聲:“第一千名!哈哈,我還以為這次要被淘汰掉呢,沒想到居然順利通過第一輪考核了!”
  一千名都高興成這樣子?
  眾人不禁莞爾,抬眼望去,果然就看見在那浮光仙壁最下邊的位置上,一抹金光收斂,映現出一個名字來。
  很快,那第九百九十九名、九百九十八名……一直往上,一道道金虹紛紛收斂,映現出一個個名字來。
  每出現一個名字,就有一聲歡呼響起,引得不少人皆都艷羨不已。
  尤其在那極遠處觀禮的人群中,不少都是隨那些子弟前來的族中長者,放在外界,都是威懾一方的大人物,可此時,見到自家子弟的名字出現在浮光仙壁上,一個個要么喜極而泣,要么激動得手舞足蹈,哪還有半點大人物的樣子。
  但沒有人嘲笑他們,因為換做他們自己,見到這樣一幕也肯定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畢竟,這可是道皇學院的考驗!能夠順利通過第一輪考驗,都已經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了!
  隨著時間推移,廣場上的歡呼越來越大,而那些名字暫時還沒有出現的子弟,以及他們的族人則都變得愈發緊張起來,大氣都不敢出。
  在場之中,能夠算得上鎮定的,也不過一小撮人,其中有原本就排名在青云總榜前十名的頂尖存在,也有來自佛界、龍界、凰族的年輕一代驚艷人物。
  當然,也包括那佇立在半空中靜靜看著這一切的王道廬,和那六名圣仙強者。
  “王兄,你覺得這一屆子弟中可能出現一輪驕陽人物?”一名圣仙低聲笑問道。
  王道廬神色平靜,不茍言笑,聞言只是淡淡道:“只是三輪考驗而已,又哪能分辨出驕陽人物來,世事難料,我可不敢妄下定論了。”
  另一名圣仙曬然道:“王兄,你就說說嘛,在咱們道皇學院,可就你的眼力最為了得。”
  王道廬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臉色微微一沉:“眼力了得?我這些年看中的好苗子還不是被蔣道姑那瘋婆娘搶走了?炎雨凌輕舞,鐵淵葉唐,這兩大驕陽可都是我先發掘出來的!哼,以后啊,我可不會再多嘴半句。”
  其他圣仙互望一眼,皆都苦笑不已,王道廬和蔣道姑之間的恩怨,可是由來已久,此時見王道廬有些不悅,他們也不好再多說。
  “不過,如今三界動亂即將拉開序幕,而諸位應該清楚,每逢亂世,必有諸多驚天之才誕生,不乏能夠引領一個時代的領軍驕子,這次的招生中,說不定也能出現一些驚天動地之才。”
  那王道廬卻是又突然開口,凝眉沉吟道:“諸位若想尋覓衣缽傳人,可要仔細留意了,莫要被其他教習給搶走。”
  那六尊圣仙聞言,皆都心中一動,若有所思。
  ……
  ……
  浮光仙壁上涌現的金光越來越多,有的金光直接一斂,化作了一個個名字,有的則一直在朝上攀升,令人看不出那金光究竟代表著何人。
  但毋庸置疑,那一直往上攀升的金光,必然都代表著一個個驚艷絕倫之輩,反而是那些映現出名字的,相較而言,戰力和天賦就要差上不少。
  當然,名字只要出現在浮光仙壁上,就代表著順利晉級青云總榜前一千名之列,通過了第一輪考驗。
  那些名字沒有出現在浮光仙壁上的,就是被淘汰者。
  不過現在還無法妄下定論,因為那些金光不斷攀升,誰也不知道代表著哪個子弟的名字,所以誰也不愿意這時候承認自己就是那個被淘汰者了。
  哪怕就是那些原本在青云總榜上排名靠后的子弟,心中也都有著一絲僥幸,希冀會發生一些奇跡和驚喜。
  “我的名字出現了!第八百九十二位!哈哈,雖然比之以前降低了數十個名次,可終究通過了第一輪考驗。”
  這時候,梁仁大笑出聲,神情難掩激動之色。
  陳汐也為他高興不已,他很清楚,梁仁之前排在第八百六十三名,因為有那些佛界、龍界、凰族等地的頂尖強者摻合進來,所以梁仁的名次就有些岌岌可危,不過他前天已順利晉級玄仙后期,顯然是這個原因幫他化解了不少危險,沒有被淘汰出局。
  “我的也出現了!第四百三十名!”
  沒過多久,另一側的古月銘也是長松一口氣,雖努力保持鎮定,可眉眼間的喜悅興奮之色卻是根本無法掩飾得住。
  陳汐怔了怔,卻是有些意外,因為古月銘之前在青云宗本上排名第三百九十二名,比排名在第五百四十六位的殷妙妙高出一大截,可如今,卻是古月銘的名次先出現,而那殷妙妙的名次卻還未顯現。
  旋即他就想起來,梁仁曾說過,那殷妙妙在一個月前,也再次突破,晉級到了玄仙后期,戰力必然也有所變化。
  那梁仁和古月銘原本皆都欣喜不已,不過當看見陳汐在發怔時,不禁互望一眼,收起了笑容。
  “陳汐,待會再看看,等塵埃落定,才能確定真正的名字。”梁仁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勸慰道。
  “是啊,不必心急,以你的戰力,應該不會被淘汰掉的……”古月銘也是開口勸慰,不過聲音卻是有些底氣不足。
  因為他同樣也清楚,現如今那第一千名到第三百名之間的名次,都已經顯現出來,而陳汐的名字則遲遲沒有出現,情況顯然有些不妙起來……
  梁仁和古月銘一樣,雖說都清楚陳汐如今已晉級玄仙之境,可卻不敢確信,他的排名能夠一躍殺入前三百名中。
  畢竟,這可是青云總榜,匯聚仙界四千九百洲和佛界、龍界、凰族中的頂尖存在,哪一個不是億萬蕓蕓眾生中選拔出來的頂尖人物,這么多驚艷子弟去爭奪一千個名次,可想而知這種競爭有何等之殘酷。
  這就是現實,哪怕他們對陳汐再自信,在這時候也不免有些擔憂。
  陳汐見此,不由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最終還是說道:“嗯,待會看看再說吧。”
  梁仁和古月銘紛紛點頭,他們也不知該怎么安慰陳汐了。
  “妙妙,恭喜了,一舉殺入第二百七十八名,可喜可賀!”這時候,另一側的江逐流大笑開口,聲音恰好能夠讓陳汐三人聽得一清二楚。
  梁仁和古月銘抬頭一看,果然就看見了那排在第二百七十八名的殷妙妙的名字,頓時臉色都變得有些陰郁。
  陳汐卻是神色如常,心中暗道:“這殷妙妙的底蘊倒是不錯,比梁仁和古月銘都稍勝一籌……”
  在陳汐思忖之間,江逐流的聲音再次響起:“看來,某些人的確無緣于道皇學院了,可惜了,第二輪考驗中再無法相見了。”
  某些人,應該是某個人才對,針對的自然是陳汐。
  那殷妙妙聞言,瞥了一眼陳汐,就收回目光,氣質幽冷孤峭,淡然道:“的確有些可惜,但也不算可惜,畢竟,實力不夠而已,怨不得誰。”
  聞言,梁仁和古月銘皆都慍怒不已,目光冰冷掃視了過去。
  陳汐見此,連忙攔住二人:“這是道皇學院的考驗,兩位莫要動氣,以免受到什么懲罰。”
  “小人得志!”
  “面目可憎!”
  古月銘和梁仁同時冷哼了一聲。
  “嘿,等進了第二輪時,我會好好問一問,什么叫小人得志,面目可憎!”那江逐流也是冷冷一笑,聲音中透著一股毫不掩飾的威脅。
  “有些人,的確該收斂一下了,免得惹禍上身。”
  殷妙妙說完這句話,抬頭看了看那浮光仙壁,唇角不由勾起一抹弧度,“江兄,你排在了第二百一十五名,恭喜了,比之以往可足足提升了八十六個名次。”
  江逐流聞言,不由哈哈大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志得意滿。
  他傲然掃了陳汐三人一眼:“馬上就要進入前二百名的競爭了,某個人莫非還以為自己能躋身其中?異想天開,我勸某人最好趁快死心,省得承受不住打擊,丟人現眼。”
  這時候,梁仁和古月銘已是顧不得和江逐流唇槍舌劍,皆都陪在陳汐身邊,擔心他受不到這種刺激和打擊。
  是的,那浮光仙壁上的金光,已是開始映現前二百名的名字了,在他們看來,越是這樣,陳汐躋身其中的機會就越渺小,自然不免擔憂不已。
  陳汐卻像對周遭一切置若罔聞,只是看著那浮光仙壁,神色沉靜,好整以暇,不見一絲沮喪之色。
  隨著時間流逝,那浮光仙壁上的名字已開始呈現在前一百名之列,而梁仁和古月銘心中卻是愈發擔憂起陳汐來。
  江逐流和殷妙妙則愈發有恃無恐,唇角浮著一抹冷意。
  這一刻,就連廣場四周的眾人,也都變得緊張起來,前一百名,已經可以獲得星值獎勵了,能夠躋身這等行列的,每一名子弟都稱得上是“不世之才”!
  就在這一片寂靜中,一個個名字映現在浮光仙壁上,其中大多都是來自姬氏、木氏、姜氏、軒轅氏、萬俟氏、鐘離氏、左丘氏這上古七大世家,和四大仙洲中頂尖勢力的子弟。
  當然,包括那些佛界、龍界、凰族的年輕一代頂尖存在。
  可以說,這其中每一個名字拿出來,都能尋覓到一方頂尖大勢力的影子!
  這也從側面反映出,這些仙界頂尖實力的底蘊是何等之深厚,也只有這等底蘊的勢力,或許才能培養出這等驚艷人物來。
  “第十五名,左丘飛羽。”
  “第十四名,木婉玉。”
  “第十三名,龍界敖青君。”
  ……
  隨著前十名的名字即將揭曉,在場氣氛已是沉寂到了極致,落針可聞,每一個人都屏息凝神,目光死死盯著那前十名位置。
  前十名,足以稱得上是整個仙界年輕一代的前十名!這等無上榮譽,億萬蕓蕓眾生中又有幾個能獲得?
  “第十名,左丘寅!”
  當看見此幕時,在場所有人震驚,艷羨不已,唯獨那左丘氏子弟卻一個個臉色一沉,因為在之前,左丘寅可是排在青云總榜第七名!
  也就是說,在這道皇學院第一輪考驗中,左丘寅居然被人給擠下來三個名次!
  這對在場其他人而言,或許是一種無上榮耀,可對身為上古世家之一的左丘氏而言,則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了。
  嗡!
  那浮光仙壁上,亮光再次一閃,浮現出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名字來——陳汐!
  這年輕人是誰?上古七大世家,四大仙洲的頂尖勢力,乃至于佛界、龍界、凰族等勢力中,似乎都沒有一個姓陳的吧?
  全場愕然!
  ——
  新建了一個vip正版群:85781763,縱橫的小伙伴請踴躍加入,掃榻以待,金魚會經常冒泡的,進群請出示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