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130 小雷音破魔殺陣

第一輪考驗進行到這時候,已經能夠從那浮光仙壁上推演出諸多事實。
  例如那前一百名之中,幾乎全都是來自七大上古世家,佛界、龍界、凰族、以及四大仙洲中的頂尖勢力子弟。
  再例如,這前一百名的實力,同樣也幾乎都在玄仙后期,只有零星幾個玄仙中期,而其中最顯眼的,則是一個名叫木小六的天仙圓滿境青年。就像一個異類般,排在第四十六名的位置上。
  這也令得這名叫木小六的青年成為了前百名之中,唯一一個天仙境強者,當時其名字出現時,更是引起了全場不少驚嘆聲。
  但不管如何,這木小六同樣來自上古七大世家中的木氏宗族,和其他強者的出身沒有什么區別。
  而現在,在那浮光仙壁第九名的位置上,居然冒出來一個令在場絕大多數人都極為陌生的名字,極為陌生的姓氏,就顯得太刺眼了,讓在場所有人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陳汐?
  這年輕人又是誰?
  對天發誓,他們絕對確信,此子必然不是上古世家的后裔、不是四大仙洲頂尖勢力中的子弟,更不是佛界、龍界、凰族的強者!
  因為在他的名字一側,赫然寫著“南梁仙洲”四字!
  南梁仙洲?有能夠堪比上古世家的存在嗎?又怎可能培養出這等逆天的人物?
  眾人不解,因而愕然,震撼無言。
  追溯以往無數歲月的道皇學院的招式考核,像這樣的情況,可都是罕見之極,近幾千年來,更是從未發生過一次。
  因為每一次的招式考核,那排名前一百的名次,已是完全被各大豪門勢力把控,其他子弟的名字想要出現在上面實在太難了!
  所以此時陳汐這個名字的出現,就堪比一個奇跡,打破了以往固有格局,容不得人不震撼。
  ……
  ……
  “唉,總之,陳汐這家伙太不爭氣,連第一輪考驗都進不去,這讓咱們在第二輪考驗中該如何配合左丘家的子弟……嗯?妙妙,你的臉色怎么……”
  江逐流嘆息傳音,聲音中帶著一絲遺憾,更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優越感。
  在陳汐的名字出現在浮光仙壁之前,他和殷妙妙正在低聲交談,兩者的名次已確定,對前一百名的位置也不敢再有任何奢望。
  因而把關注的焦點落在了第二輪考核之中。
  或者說,他們關心的焦點是該如何和左丘氏維系關系。
  可此時,江逐流猛地發現,殷妙妙竟是久久不言,臉色也變得有些僵硬,目光直勾勾望著浮光仙壁,連身軀都禁不住微微顫抖起來,一副活見鬼似的表情。
  “哈,怎么了,我可從沒見過你這般模樣……”
  江逐流笑了一聲,也是將目光望向了那浮光仙壁,旋即,他唇角的那一抹笑容陡然僵固,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瞳孔收縮,嘴巴張大,神情呆滯僵硬無比。
  “這,這,這……”江逐流感覺那排名第九的名字如此刺眼,如此荒謬,驚得他連話都說不出。
  那種感覺,就像被人從背后狠狠敲了一擊悶棍,打得他腦袋發懵,呼吸都困難。
  這時候的江逐流,和殷妙妙一樣,像一對呆頭鵝似的,目光直勾勾望著浮光仙壁,神色呆滯僵硬,心中波瀾洶涌。
  在那廣場遠處一座宮殿中,一襲碎花鎏水紋裙裳的木靈朧看見那個熟悉的名字,也是不禁睜大了眼睛,眉眼之間盡是難以抑制的興奮,櫻唇輕啟,喃喃道:“我就知道會這樣,不過這名字可真嚇人啊……這也也好,壓了那左丘寅一頭,左丘珂那丫頭非氣死不可。”
  浮光仙壁前,木小六悻悻撇了撇嘴:“真是個變態,把我木小六的風頭都搶光了,尤為可恨的是,這家伙居然來自南梁仙洲,害得我跑去東澹仙洲的武魂殿尋找半天也沒找到人,被靈朧姐狠狠臭罵了一頓……找機會,一定得和他打一架不可。”
  另一處宮殿前,左丘珂一臉寒霜,在第一輪考核之前,她排在青云總榜第一千名,對通過考驗根本沒抱什么希望,所以在考驗開始時,就直接返回了宮殿中等候。
  反正即便通過不了考核,憑借左丘氏在道皇學院中的勢力,她也是可以順利進入道皇學院的,所以心情要比其他人要鎮定許多。
  同樣的,她也很清楚陳汐肯定不會被淘汰,否則就顯得他們左丘氏死在陳汐手中的那十二名空明衛太窩囊了。
  可令左丘珂萬萬沒想到的是,陳汐非但沒被淘汰,反而一躍殺入了浮光仙壁第九名之列,更是把他們左丘氏此次參加考驗的最強者左丘寅擠到了第十名!
  這個結果是她不愿看見的,因而臉色也是變得頗為冰冷,蘊含著一抹難掩的恚怒,“看來,在接下來的第二輪考核中,還得使用大哥所囑咐的手段了……”
  “好小子!真是讓老頭子我意外啊!”
  鐵秋雨一拍大腿,笑得嘴角都快裂開,心中喜滋滋想到,不愧是我鐵秋雨相中的奇才,光憑玄仙初境登臨第九名的榮耀,就足以名揚仙界了!這一下,看你王道廬后悔不后悔!
  半空中,六位圣仙嘖嘖稱奇,神色間難掩驚嘆之色,心中都在暗自想著,這小家伙出身微末,倒是一塊難得的好料子,若他順利通過三輪考驗,倒是要好好接觸他一番,以免被別人搶走了……
  只有王道廬神色依舊不茍言笑,嚴峻一片,唯獨那一對目光微微瞇了瞇,他還清楚記得,這年輕人是隨鐵秋雨一起前來,心中暗道:“怪不得當年鐵公雞要推薦他成為我的學生,這般實力的確驚艷無比,可惜,我已經有學生了,論及資質比之此子只高不低。”
  “老伙計,后悔嗎?哈哈哈……”
  耳畔,突然傳來鐵秋雨的狂笑傳音,王道廬神色不動,淡淡瞥了一眼極遠處的鐵秋雨,“想讓我后悔,等他能通過所有考核再說吧。”
  “哼,這么多年了,你這老家伙還這么嘴硬,怪不得蔣道姑……”
  王道廬冷哼打斷:“鐵公雞,別提那個瘋婆娘!”
  “好,那老子就拭目以待,看一看你這老家伙會后悔成什么模樣。”鐵秋雨的聲音戛然而止。
  王道廬也是收回了目光。
  與此同時,梁仁和古月銘眼睛死死盯著陳汐,仿似他臉上長出了一朵花,神情皆都怪異無比。
  “怪胎啊!”
  兩者異口同聲感慨,寥寥兩個字,再加上一個感嘆詞已是將兩者心中的震撼的狂喜詮釋得淋漓盡致。
  陳汐哭笑不得,暗道若我早知道會躋身第九名,肯定會告訴你們啊,關鍵是,連我自己也不清楚不是……
  旋即,他就看見古月銘突然扭頭,面向江逐流和殷妙妙,嘴唇輕輕吐出三個字:“啪!啪!啪!”
  聲音一字一頓,鏗鏘有力,模擬的是耳光的聲音。
  落在江逐流和殷妙妙的耳中,讓得他們原本就僵硬呆滯的臉色變得愈發難看,就像真的被人狠狠抽了三個耳光一般,臉上火辣辣的難受,心中更是狠狠抽搐不已,惱恨恚怒到了極致。
  見此,古月銘和梁仁皆都笑出聲,心中之暢快,淋漓盡致。
  陳汐卻沒有注意到這一幕,這時候,他的目光已是落在那浮光仙壁上,再次出現了一個個名字。
  “第八名,萬俟允。”
  “第七名,木羽沖。”
  “第六名,姜滄海。”
  “第五名,敖無名。”
  “第四名,鐘離尋。”
  ……
  隨著一個又一個名字出現,也是令得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從陳汐身上轉移,氣氛重新變得緊張起來。
  尤其當看見原本排名在青云總榜第二名的鐘離尋,第三名的姜滄海,分別被擠落到第四名和第五名時,更是引起了全場不少的嘩然。
  連那半空中的王道廬和六位圣仙皆都眉頭一皺。
  這個排名,也就意味著前三名會出現極大的變動,而能夠引起這種變動的,當屬那佛界、凰族中人。
  唯一令人意外的反而是那龍界皇族蒼龍的嫡系后裔敖無名,名次已塵埃落定,排在了第五名。
  “現如今名字還沒出現的,分別是咱們仙界的姬玄冰、佛界的天生佛子真律、以及那凰族的真凰后裔趙夢璃。”
  “也不知姬玄冰在此次考驗中能夠保得住自己第一的名次,可千萬別被仙界之外的強者奪去了……”
  許多人擔憂不已。
  “就是被奪去也沒關系,這才只是第一輪考驗而已,等考驗結束才能分得出孰強孰弱。”
  “不錯,這三輪考驗中,尤以第二輪考驗最為殘酷,也最能彰顯出一位強者的戰力和手段,所以咱們不必糾結于這第一輪考驗,將目光放長遠一些,靜心等待就是了。”
  “姬玄冰可是姬氏嫡系后裔中最厲害的一位,他們姬氏祖上出過不止一尊的仙王級存在,按我說,這次三輪考驗結束,姬玄冰必然還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人們竊竊私語,話雖如此說,可心中的緊張卻是一時無法驅散,紛紛都將目光盯在了那前三名的位置。
  就連陳汐也忍不住好奇望了過去,仙界、佛界、凰族的三位最頂尖強者,究竟會在這第一輪考驗中各自占據什么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