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32 爭分奪秒

那名黑衣高大青年,眼窩深沉,鷹眼劍眉,透著一股冷厲迫人的氣勢,正是那左丘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左丘寅。
  聽到他的囑咐,江逐流和殷妙妙互望一眼,皆都點了點頭,便即轉身而去。
  “寅哥,那小子在第一輪考驗中排名在第九只位,收拾起來只怕有些麻煩啊。”
  待江逐流二人離開,那左丘寅身邊的一名矮胖青年皺眉傳音道,“這次咱們左丘氏共有七十六人躋身前一千名的行列,可排在前一百名的只有十六人而已,每損失一個,咱們左丘氏進入道皇學院的名額就會減少一個,這等情況下,不得不小心對待了。”
  左丘寅淡淡道:“老十三,放心,咱們族中一些在道皇學院任教的大人物,早已安排好一切,咱們只需見機行事就足夠了,當然,前提是保證咱們左丘氏每個子弟都順利通過第二輪考驗。”
  說著,他看了看身旁兩側的一眾左丘氏子弟,沒有再遲疑,道:“出發!”
  當下,左丘氏一行子弟浩浩蕩蕩進入了那一道神秘門戶之中。
  ……
  “唉,真是麻煩,靈朧姐還讓咱們照顧好那陳汐,也不想一想,除了羽沖大哥,咱們木家可再沒有人比這家伙的排名高了。”
  另一側,木小六皺著一張苦臉,看著身旁那個玄衫青衣年輕人,搖頭嘆息不已。
  那玄衫青衣的年輕人,眉目雋秀,溫文爾雅,正是排名在第七名的木羽沖。
  聞言,他不禁莞爾道:“族長一直感覺虧欠靈朧太多,君臨大哥臨走前已囑咐,務必要照拂好靈朧,既然她提出要求了,咱們就照辦就行了。”
  “唉,也只能這樣了,不管那么多了,先殺進去再說。”木小六撇了撇嘴,大搖大擺朝那一道神秘門戶行去。
  木羽沖啞然,朝身旁一種木氏子弟示意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
  ……
  很快,所有通過第一輪考驗的子弟,皆都陸陸續續進入了那一道神秘門戶之中。
  見此,王道廬這才一揮袖袍,釋放出一股無形波動,將那一道門戶徹底封死,這才說道:“諸位,你們是留在這里,還是……”
  不等他說完,那六尊圣仙已是齊齊說道:“自然是留在這里。”
  王道廬瞥了他們一眼,不由搖頭道:“我看啊,這次你們的機會不大,這一屆的年輕人比往屆都要優秀,只怕已引起學院中其他老家伙的注意了。”
  那六尊圣仙怔了怔,但還是決定留下來。
  王道廬見此,知道他們不死心,不再多言,搖了搖頭,就轉身離開。
  其實他也很想留下來,這樣的話,待第二輪考驗結束時,他就能夠第一時間見到在第二輪考驗中表現的最優秀的子弟出現,也方便將其收攏到自己的門下。
  可惜,王道廬早些天剛收了一名親傳學生,也只能作罷。
  ……
  道皇學院前的廣場上,當最后一名參與第二輪考驗的弟子進入“十方血地”中時,那浮光仙壁上頓時一陣變幻。
  旋即,映現出一行行名字來。
  真律,兩千星值。
  姬玄冰,一千星值。
  趙夢璃,一千星值。
  上邊映現的名字,按照著第一輪考驗結束時的名次分布,每一個名字后方,都綴著每名子弟所擁有的星值多少。
  在第二輪考驗開始之后,星值的多少,將直接反應出那名弟子在十方血地中的表現。
  而如果某個名字暗淡下去,則說明已被淘汰出局。
  這一輪考驗將會淘汰掉三百個名額,不過這并不代表第二輪考驗結束,最終的結果,還要看其他子弟在十方血地中所賺取的星值多少。
  星值越高,就代表越優秀,這個成績也會直接影響到三輪考驗結束后的總體排名。
  “開始了!”
  “這一次,考驗的可是真正的廝殺和血戰,環境復雜多變,不僅可以偷襲、用毒、還可以聯合其他勢力,一起對抗,是真真正正的戰場,毫無規則可言。”
  “不錯,道皇學院抓捕了不少的宙宇異獸和域外異族,將他們放逐在十方血地之中,所以此次的考驗,不僅要警惕其他競爭者,還要防范那無處不在的異獸和異族強者攻擊。”
  廣場前,望著那浮光仙壁上一行行的名字,人們皆不由自主議論紛紛起來。
  ……
  嗡~~
  一片毒霧彌漫的血色沼澤中,虛空一陣顫抖,映現出一道挺秀的身影來,他一襲青衣,濃密長發束縛腦后,露出一張清俊堅毅的容顏。
  這年輕人,正是陳汐。
  嗖!
  還不等陳汐打量四周的環境,一道黑影突然從那沼澤中鉆出,宛如一抹黑色閃電一般,狠狠朝陳汐咽喉咬來。
  陳汐眉毛挑了挑,一眼就看出,那是一條約莫一尺長,通體漆黑,細如拇指的怪物,像蛇一般,但頭顱卻是長滿了細密鋒利的獠牙,滲人無比。
  唰!
  陳汐駢指為劍,劃出一道劍氣,輕松將對方斬為兩截。
  不過,當陳汐剛準備松一口氣時,那蛇形怪物斷裂的軀體中噗噗噴出兩道赤色毒水,幻化做煙霧,朝陳汐籠罩而來。
  嗤啦!
  陳汐眉毛又挑了挑,打出一道大囚禁術,將對方攻勢禁錮,而后掌心噴吐出一抹琉璃般的火焰,將那一片毒霧徹底焚化一空。
  至此,那一條蛇形怪物才徹底死透。
  “這應該是宙宇異獸中的梭羅怪蛇,陰狠毒辣,擅長偷襲,其體內的毒氣能夠在一瞬間,毒死一尊天仙,成年的梭羅怪蛇,已擁有相當于玄仙中期的修為。”
  陳汐在參加考驗之前,已從鐵秋雨口中得知了諸多有關考驗的消息,其中就有這梭羅怪蛇的介紹。
  并且按照鐵秋雨所說,這十方血地原本就是一處戰場,曾隕落過真正的神明,環境惡劣無比,充斥著颶風、罡煞、雪暴、湮風等等恐怖天災。
  不止如此,道皇學院中的高手,還從域外異界、以及宙宇深處抓捕了諸多的異族強者和異獸,放逐在十方血地之中,可謂是步步殺機。
  而隨著第二輪考核開始,時間的推移,這十方血地中的環境會變得越來越惡劣,其中放逐的異族強者和異獸中的強大存在,也會越來越多……
  不過,即便再兇險,參加考核的眾人卻不會有死亡的危險,因為在死亡真正降臨時,紫綬星章就會起到傳送的作用,將一切危難化解,從而脫離十方血地。
  而在十方血地中,每殺死一個域外異族,或者殺死一頭宙宇異獸,都會得當不同的星值獎勵。
  就像現在,陳汐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的紫綬星章中,又多了一個星值,變成了501,也就是說,剛才殺死的那一條梭羅怪蛇的價值,才只相當于一個星值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考驗的弟子之間也可以相互競爭廝殺,只要能將對方淘汰出局,其所獲得的星值獎勵,就會被獲勝者得到。
  這也令得十方血地中的競爭,愈發的殘酷和變態起來,正因如此,這第二輪考核才有了“鐵血狩獵”的稱呼。
  在這里,每一個人都是狩獵者,同樣,每一個人都是獵物,對那些被放逐在此的域外異族和宙宇異獸而言,也同樣如此。
  “這十方血地之中,看來最應該小心的反而是那些和自己一起參與試煉的家伙了……”
  陳汐想起了江逐流、殷妙妙,想起了左丘氏宗族的子弟,心中涌出一抹強烈的沖動,雖說十方血地競爭殘酷之極,可這也給自己提供了一個機會。
  如果能將左丘氏參與到考核中的子弟一一淘汰掉,那再好不過了。
  “幸好,如今我只是一個人,暫時不用為梁仁和古月銘的處境擔心……”
  進入十方血地之后,陳汐和梁仁、古月銘就被分開,傳送到了完全不同的位置,不止是他們,其他參與到考核中的子弟也同樣如此。
  旋即,陳汐就深吸一口氣,開始打量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片毒霧彌漫的血色沼澤,一眼望不到盡頭,環境陰暗潮濕,處處都透著一抹詭異滲人的氣息。
  并且以陳汐的神魂之力,也僅僅只能探測到方圓千里范圍,這天地間仿似有著一股無形力場,能夠極大的束縛神魂力量一般,給人神魂一種沉甸甸的壓抑感覺。
  “當務之急,還是盡量賺取一些星值為好……”陳汐略一沉吟,就選了一個方向,閃身朝極遠處掠去。
  他并不著急去尋覓左丘氏子弟的線索,因為對方應該比他更著急找到自己才對,所以他只需等候對方到來就足夠了。
  當然,如果能獲得一些有關左丘氏子弟的消息,陳汐也不介意主動出擊,狠狠偷襲獵殺對方。
  盞茶功夫后,陳汐戛然止步,眸光霍然望向遠處。
  因為那前方血色沼澤中,傳來了一陣雷鳴似的呼嘯之音,其中還伴隨著憤怒的異獸咆哮之聲。
  陳汐皺了皺眉,收斂全身氣息,悄無聲息朝前方趕去,距離近了,他終于看清了那聲音的來源,竟是兩頭龐大如山的異獸在對抗!
  它們似乎……在搶什么東西?
  陳汐仙念一掃,果然就看見,在這兩頭異獸廝殺的不遠處,有著一塊黑魆魆的巖石矗立在血色沼澤中,巖石縫隙中,赫然一抹寶光若隱若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