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33

吼~
  那兩頭異獸相互廝殺,龐大如山的身軀相互對撞,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方圓百里內的血色沼澤,掀起一道道沖天血浪。
  戰斗很激烈,這兩頭異獸模樣都頗為古怪,一頭渾身密布扭曲的銀色尖刃鱗片,頭顱似豹,足有十幾丈的身軀卻極為靈敏,穿梭虛空之間,宛如魚游水中。
  令一頭異獸則生著十六條黑色鞭子般的粗長觸角,三角形頭顱,血盆大口中發出一陣陣嬰兒哭啼般的怪戾桀桀叫聲,滲人無比。
  豹麟獸!
  鬼啼獸!
  陳汐一眼就認出,這兩頭宙宇異獸的來歷,并且能夠清楚判斷出,這兩頭異獸的實力,無不都有玄仙后期修為,戰力強勁,不過比之青云總榜前一千名的強者,卻要稍差一籌。
  對陳汐而言,這兩頭異獸的實力,自然毫無威懾性可言。
  所以下一刻他的仙識就落在了那遠處的黝黑巖石上,那巖石縫隙中的寶光依舊若隱若現,散發著誘人的吸引力。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單單憑借仙識,竟是無法看清那寶光的本來真面目。
  這可有些古怪了,難道是什么神秘的異寶不成?
  陳汐心中一動,眉心倏然睜開一只豎目,漆黑幽邃,瞳孔中恍若星空宙宇萬千玄機都在其中衍化映現一般,正是傳承自河圖碎片的無上神通——神諦之眼。
  嗖!
  然而,還不等陳汐以神諦之眼一探究竟,忽然一道身影從那漆黑巖石后方竄出,快若閃電般朝那巖石縫隙中的寶光抓去!
  陳汐目光微瞇,心中暗自一凜,萬沒想到,居然有人早已伺機潛伏在了那巖石后方,甚至還躲開了他的仙識查探!
  這種情況,對陳汐而言可是太過罕見了,要知道,從在人間界修行時,因為有伏羲神像和河圖碎片相助,他的神魂力量錘煉得強大無比,不止在同輩中無人可及,甚至能和更高層次的存在相媲美。
  如今,他已是玄仙初境修為,神魂力量較之以往更是不可同日而語,足以凌駕于玄仙境強者之!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有人能避開自己的仙識查探,陳汐自然不免感到一陣吃驚,很清楚,對方應該是修煉了某種強大的斂息秘法。
  這個發現,也令得陳汐愈發警惕起來,能夠進入第二輪考驗中的存在,無不是仙界、佛界、凰族中最頂尖的年輕一代高手,其中絕大多數更是出身頂尖勢力之中,其修習的功法和掌握的秘籍,自然也非尋常可比。
  所以和這些家伙競爭,必須得小心了!
  這些念頭,只是在陳汐腦海中一閃而逝,下一刻,他就看見,那一道身影的手已探入巖石縫隙中,將要將那一抹寶光抓出。
  甚至陳汐已看出,那是一名五官粗獷兇厲的青年,若他沒有記錯,這青年應該就是排名在第七百九十三位的萬俟龍,一位來自上古七大世家的子弟。
  不過就在萬俟龍的手將要成功那一剎那,驀地那一道寶光反而沖了出來,化作一張血盆大口,將萬俟龍整個人吞了進去!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萬俟龍出現,到那一抹寶光化作血盆大口將他吞掉,前前后后才不過一瞬間而已,快的令陳汐眼眸一縮,唇角禁不住扯了扯。
  嘎吱!嘎吱!
  一陣骨骼血肉爆碎之音,從那血盆大口中傳出,令人聽了心寒,顯然,那萬俟龍此次必死無疑。
  這時候,陳汐那神諦之眼中,已是將那血盆大口的本來真面目映現出來,赫然是一朵足有一丈高,妖艷詭秘的彩色花朵,莖干花瓣上浮現出一個個猙獰扭曲面孔,滲人無比。
  千幻妖鬼花!
  陳汐認出這一朵妖異花朵赫然是宙宇中一種異種,擁有智慧,擅長偽裝,歹毒無比,成年的千幻妖鬼花,甚至能瞞過圣仙境強者的查探!
  “哈哈,終于有魚兒上鉤了。”
  “唔,這一屆前來十分血地的小家伙,警惕性可不夠啊。”
  伴隨著交談聲,那在遠處激戰的豹麟獸和鬼啼獸突然各自停手,身影一閃,已是化作了一名血袍中年和一名尖嘴怪目的少年。
  “唔,這人族應該是上古世家的子弟,血脈精純高貴,肉質中含著不上仙丹妙藥,若能再吃上幾個,我就能再次晉級了。”
  與此同時,那千幻妖鬼花也是身影一閃,化作了一個身穿彩衣的妖異女子,豐乳肥臀,妖嬈嫵媚,一張猩紅的唇中還兀自在咀嚼,唇角溢出一縷縷殷紅血漬,給她平添一份詭秘的氣息。
  旋即,她眼眸猛地一睜,嘴巴不受控制地擴張而開。
  砰!
  一抹瀲滟的紫光猛地從那妖異女子口中噴涌而出,化作一抹紫色長虹,隱隱約約能夠看見,那一抹紫色長虹中,萬俟龍的身影若隱若現。
  顯然,萬俟龍體內的紫綬星章被觸動,在他將近死亡之際,挪移出了十方血地,換而言之,他已經在這一輪的考驗中被淘汰掉。
  “好狠辣的陷阱,先讓豹麟獸和鬼啼獸廝殺,故意弄出大動靜,吸引耳目,而后那千幻妖鬼花再偽裝成寶光,勾引目標的貪心,從而達到獵殺目標的目的。”
  陳汐見此,終于明白,原來這一切居然是一個局!一個被三頭宙宇異獸一起精心布置的陷阱!
  “在這里,每個人都是狩獵者,同樣,每個人也是獵物!”陳汐腦海中,再次浮現起這句話。
  “該死!又是紫綬星章!若是能讓我奪掉那小家伙的神魂,絕對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十方血地!”
  那妖異女子憤怒大叫,神色扭曲怨毒,透著一抹濃濃的不甘。
  “維娜,別廢話,快把那小子身上的儲物仙寶交出來!”那由豹麟獸所化的血袍中年皺眉道。
  “不錯,你已經吞掉那小子的不少血肉,那儲物仙寶中的寶物,應該由我和莫塔大哥瓜分了!你若敢私藏,可別怪我勒賓不客氣!”
  一旁,那鬼啼獸所化的尖嘴怪目少年冰冷說道,聲音如同嬰兒哭啼,尖利怪戾,滲人之極。
  聞言,那被叫做維娜的妖異女子頓時恢復平靜,冷冷道:“哼!我自然記得咱們的約定,不過你們不要忘了,戰利品還要拿出一半去孝敬九魂領主,若是讓他老人家發現你們藏私,哼哼……”
  話沒說完,意味已表露無遺。
  “少廢話,趕緊拿出來!”血袍中年莫塔皺眉道。
  維娜有些不甘心地拿出一枚儲物手鐲,遞了過去。
  莫塔略一查探,目光陰測測地一掃維娜,沉聲道:“這儲物手鐲中只有一些仙丹仙材,連一件兵刃都沒有,你打算糊弄誰呢?信不信,我現在就稟告給九魂領主,讓他來收拾你這貪得無厭的賤貨!”
  那勒賓徑直上前,一把揪住維娜的咽喉,一對怪目中泛著一抹狠戾光澤:“快點交出來!現如今十方血地再次成為那些該死人類的考驗之地,正是咱們大撈一筆的大好手機,若耽擱了時機,后果你承擔得起嗎?”
  說話時,他手臂一揮,將維娜整個人砸進了泥沼中,一臉的厭憎。
  維娜狼狽起身,神色蒼白中透著無盡怨毒,最終還是妥協,拿出一枚儲物戒指,狠狠丟到半空中:“東西給你們!”
  莫塔和勒賓眼睛一亮,齊齊出動,探手朝那儲物戒指抓去。
  灰霾厚厚的天空中,不知何時飄起了細若牛毛的雨,朦朧輕柔,漫空搖曳,不過當莫塔和勒賓出手抓向儲物戒指時,那漫天的細雨,突然化作一縷縷鋒利到極致的絲線,縱橫交錯,將兩者籠罩其中。
  噗噗噗……
  那一縷縷的細雨,朦朧如輕柔的夢,可此時,卻是鋒利肅殺到了極致,一瞬間而已,就將那莫塔和勒賓的身軀切割成一堆碎肉,血漿如瀑飛灑,畫面凄美艷麗。
  直至死時,他們都還沒弄明白發生了何事!
  維娜猝然見到這樣駭人一幕,眼瞳猛地擴張,嘴巴張大,渾身都僵硬冰冷一片,亡魂大冒,無盡的恐懼如火山爆發般涌上心頭,刺激得她再也忍不住要大叫出來。
  不過她最終還是沒叫出來,因為一抹古樸暗啞的劍鋒,已是橫在了她的脖頸間,那劍身涌動的可怖劍氣,刺激得她的肌膚都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幫我辦一件事,等離開十方血地時,我可以饒你一命。”
  一襲青衫,面容沉靜而淡然的陳汐,出現在了維娜的視野中。
  “可以!”維娜毫不猶豫就答應了,見識了之前那駭人一幕,她哪還敢有一絲僥幸的心思。
  “放開你的神魂。”陳汐平靜道。
  “你要干什么?”維娜驚恐顫聲道,不過當她看見陳汐眉頭一皺,登時嚇得不敢再遲疑,乖乖照著做了。
  陳汐分出一縷精神烙印,鉆入了維娜敞開的神魂中,這樣做,只要維娜稍有任何歹念,就會被他察覺到。
  除非維娜的神魂強大過他,否則根本沒辦法將這一縷精神烙印抹除掉。
  這是“大羅真解”中的一種妙法,名為“解語蓮心通”,是一種駕馭神魂的秘法,修煉到最高境界,一念之間,甚至能夠影響到億萬眾生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