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34 破陣陷阱

在陳汐斬殺那豹麟獸和鬼啼獸的同時,道皇學院前的廣場前,那浮光仙壁上的排名也是頻頻發生著變化。
  第一名:真律。
  星值:二千四百三十二。
  第二名:姬玄冰。
  星值:一千七百零六。
  第三名:趙夢璃。
  星值:一千六百九十四。
  ……
  前十名的排名并未出現變動,唯一令人意外的是,之前排名第九的陳汐,僅僅只五百一十三個星值,被一下子擠出了前十之列,名次降落到了第十一名。
  而他原先的名次,則被左丘寅取代,星值是六百三十三。
  那排名在第十的位置,則被來自上古世家軒轅氏的軒轅徹取代,星值是六百。
  “唉,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戰力雖出色,可論及底蘊,終究差了那些頂尖勢力中的子弟一大截,在這第二輪考驗中,只怕很難再躋身前十之列了。”
  “前十?我看他想躋身前一百都難,要知道,那十方血地中個人戰力雖強,可終究抵抗不過那些大勢力子弟聯合在一起的力量,那陳汐明顯沒有什么同伴,所以無論是狩獵異獸,還是和其他人競爭,都要吃虧太多。”
  “不止如此,那些上古世家一類的頂尖勢力中,皆都對十方血地中的情況了若指掌,他們懂得哪里分布的異獸多,容易獵取星值,哪里又是危險之地,觸碰不得,這一切信息都是一些機密,秘而不傳,那陳汐可是沒辦法掌握。”
  看見陳汐名次被擠出前十,廣場上觀看的眾人皆都是一陣嘆息不已,這和個人的戰斗力無關,乃是底蘊和出身之間的差別。
  顯然,陳汐在底蘊和出身上,相較于那些出身于上古世家一類的頂尖勢力子弟而言,明顯要處于劣勢,很難彌補。
  除了這前十名之外,浮光仙壁上其他排名的波動則極為頻繁,幾乎時時刻刻都有人被趕超,有人被淘汰。
  從第二輪考驗開始,直至如今不過一炷香的時間,浮光仙壁上已經有二十七個名字變得暗淡,消失不見。
  那也就意味著,有二十七名參加考核的子弟,已是被直接淘汰出局!
  從中就可以知道,那十方血地中的競爭和獵殺是何等之殘酷。
  “也不知這第二輪考核中,是否有人能打破上一屆弟子炎雨?凌輕舞所創造的記錄,再創新高。”
  “很難,當年凌輕舞可是獲得了九千星值!打破了往屆記錄。當時在道皇學院內部都引起了偌大轟動,當時就有人斷言,百年之內,凌輕舞必成仙界新一輪天驕,如今看來,倒也應驗了。”
  “這么說,誰能打破凌輕舞的記錄,誰就更有可能成為仙界新一輪天驕了?”
  “那倒是不見得,還記得上上一屆的鐵淵?葉唐嗎?在參與第二輪考核時,星值排名才只有第七位而已,可他如今不也成為了仙界一輪驕陽人物?”
  “不管如何,能夠霸占前十名之列的弟子,成為新一輪天驕的可能性比其他人要更大,這是不爭的事實。”
  “不錯,并且在我看來,這一屆英才輩出,驚艷人物諸多,單單以那姬玄冰、佛子真律、真凰后裔趙夢璃而論,每一個都不遜色于當年的凌輕舞和葉唐。”
  “好了,諸位,這第二輪考驗才剛開始,按照往屆的經驗來看,這一輪考驗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諸位還是靜心旁觀為好,莫要過早妄下定論。”
  “更何況,這也只是第二輪考核,等什么時候第三輪考驗結束,那時候才能真正看孰優孰劣!”
  人們議論紛紛,由于無法窺視到十方血地中的詳細情況,他們也只能通過浮光仙壁上的排名變化和星值多少來推測其內發生的一切。
  “陳汐啊陳汐,第二輪考驗的確對你不利,不過,只要能保住前一百名就足夠了,等第三輪考驗時,以你的武道意志之強,足以彌補掉這些差距的……最重要的是,可千萬別被提前淘汰掉啊……”
  遠處,鐵秋雨皺眉喃喃,替陳汐擔憂不已。
  因為他也清楚,進入第二輪考核時,那左丘氏的子弟必然會針對陳汐展開行動!
  ……
  ……
  十方血地,一處黑魆魆的潮濕森林中,古木參天,遮天蔽日。
  一身黑衣的左丘寅靜靜佇立。
  在他身邊,還立著不少左丘氏的子弟,其中赫然有江逐流和殷妙妙。
  “老十三,還差多少人?”左丘寅突然開口問道。
  “十四個,不過他們如今都已接到消息,不出意外,一天之內就會趕來和咱們匯合。”一名矮胖青年飛快說道,他名叫左丘崢,在左丘宗族年輕一代排行第十三。
  左丘寅點了點頭,沉默不語。
  身為上古世家左丘氏的子弟,他們甫一進入十方血地,就以族中秘法彼此聯絡,匯聚在了一起。
  這么做,一方面是人多力量大,更容易獵殺異獸,賺取星值,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防范其他勢力對他們不利,畢竟,孤身一人行走在這兇機四伏的十方血地中,太容易出現意外了。
  “寅哥,什么時候前往黑紋峽谷獵殺黑紋異族,大家伙都有些迫不及待賺取星值了。”那低矮胖子左丘崢舔了舔嘴唇,低聲問道。
  其他人也紛紛把目光望向了左丘寅,帶著一抹期盼。
  “不急,賺取星值什么時候都可以,但獵殺那陳汐,卻是不能耽擱一絲一毫的時間。三天之內,必須將其淘汰出局,否則,就再沒有機會了。”
  左丘寅凝眸望了望遠處,似在等待什么,隨口道,“你們應該清楚,這一輪考驗將淘汰掉三百人,如果等淘汰掉的名額夠了,咱們就是在此陳汐獵殺,他依然可以進入第三輪的考驗之中。”
  其他人聞言,神色皆都有些無奈。
  因為他們清楚,左丘寅所說不錯,若不盡快將陳汐獵殺,那么等被淘汰的人數達到三百個,那么他們就再沒辦法阻止陳汐進入道皇學院。
  畢竟,等到陳汐進入第三輪考驗時,哪怕他成績再差,綜合他第一輪和第二輪的成績,也可以順利進入道皇學院。
  “不過,我們到現在還不清楚那小子身在何地,若他一直躲藏起來,那該怎么辦?”左丘崢皺眉問道。
  “老十三,就你問題多!”
  左丘寅瞪了對方一眼,這才輕松一笑,“放心,待會我自會告訴你們答案。或許,咱們根本不必親自動手,就足以將那小子踢出局。”
  不必親自動手?
  聞言,眾人精神一振,這豈不是也就意味著,他們可以抽身前往黑紋峽谷,獵殺黑紋異族賺取星值了?
  咕!咕咕!
  一振低沉奇異的聲音忽然在那黑魆魆的森林深處響起,伴隨聲音,一抹雪亮的身影,宛如閃電般飛馳而來。
  左丘寅眼睛一亮,飛快囑咐了一句:“大家不必緊張,這是傳送消息的魔布鳥。”
  聲音還沒落下,那一抹雪亮身影已停頓身影,落在了不遠處的一根樹杈上,它毛羽雪白,尖喙鮮紅,生著一對猶如利刃般的扁平翅膀。
  尤其是那一對碧綠眼睛中,泛著一抹詭秘森寒的光澤,正是宙宇中的一種異獸,魔布鳥,此鳥并無攻擊性,速度卻是驚人無比,能夠在流光中穿梭,是天生的瞬移異種。
  “咕咕,我家主人說,目標出現在血靈沼澤,具體該如何做,由你們來定奪。”魔布鳥驕傲抬著頭顱,掃視著左丘寅等人。
  血色沼澤?
  左丘寅眉頭一皺,旁邊的左丘崢連忙飛快傳音道:“是九魂領主的地盤。”
  左丘寅這才明白過來,略一沉吟,就向那魔布鳥拱手道:“多謝,請轉告你家主人,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說話時,他拿出一個儲物袋,隔空遞了過去。
  見此,其他人都是暗自一驚,沒想到左丘寅居然會對一只鳥如此恭敬了,顯然,這魔布鳥的主人非同一般。
  “咕咕,你這小家伙不錯,阿布大人我記住你了,很期望下次和你見面。”魔布鳥銜起那一個儲物袋,振動羽翼,唰的一下就消失不見。
  “寅哥,這魔布鳥背后的主人是誰啊?”直至那魔布鳥徹底消失,那左丘崢這才道。
  “我也不清楚,珂珂小姐應該知道。”左丘寅搖了搖頭,旋即問道,“我們的名單中,可有九魂領主的名字?”
  左丘崢搖頭:“沒有,不過卻有白尾王的名字,那白尾王控制十方血地的東南區域,按我推測,九魂應該是白尾王的一名下屬才對。”
  左丘寅聞言,眸光頻頻閃爍,揮手道:“傳訊,告訴白尾王我們的目的,事成之后,少不了他的好處!”
  說著,他目光霍然望向江逐流和殷妙妙,沉聲道:“兩位,接下來就麻煩你們前往白尾王的地盤,督促他完成計劃之后,便可以來黑紋峽谷和我們匯合。”
  見江逐流張嘴要說什么,直接被左丘寅打斷:“就這么決定了,待會老十三會給你們一份地圖,只要小心些,足可以安然抵達目標區域。”
  江逐流和殷妙妙互望一眼,知道再沒辦法拒絕,只得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