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13 戰利品


  第一更!
  ——
  一劍斬出,虛空寸寸崩塌,兩儀金丹修士更是躲無可躲,無聲無息湮滅隕落,尸骨無存!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劍?
  其劍道修為又達到了何種地步?
  這一幕,雖只發生在一瞬之間,但卻給陳汐的心靈造成強烈的沖擊,心神搖曳,久久無言。
  劍道,不愧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無上大道!
  呼哧呼哧……
  靈白急促喘息起來,一丈高的身體在呼吸中,化作了三寸小人,小臉煞白,疲憊不堪,不過眉宇間卻是一片驕傲睥睨之色。顯然,小家伙對于能夠斬殺蘇冷,還是很自得的。
  “快走!再不走,出路就要消失了!”
  靈白一躍跳上陳汐的肩頭,而后小手一招,蘇冷和蘇定一六人死掉之后,留下的武器和儲物法寶悉數被收了起來。
  陳汐抬眼一看,無比廣闊的大殿中,墻壁、石柱、地面……都咔嚓咔嚓出現一道道裂縫,劇烈晃動不休,瀕臨破碎消亡的邊緣。
  而在蘇冷身亡的地方,一個扭曲透明的通道直通向外,顯然,這是剛才被靈白一劍狠狠劈出的裂縫。
  嗖!
  陳氏哪里還敢猶豫,當即施展神風化羽遁法,如風似電,倏然沖入了通道中。
  轟隆隆!
  就在陳汐的身影剛離開,整個大殿轟然倒塌,地上的白骨、肉泥、死尸……全部被狂暴的虛空亂流吞噬,齏粉湮滅。
  就這樣,延存萬年的劍冢寂滅境徹底消失,而蘇家一位最年輕的兩儀金丹修士,和六位黃庭修士,悉數隕落,被虛空亂流吞噬之后,一丁點線索痕跡都沒留下,消失的干干凈凈。
  ……
  瀚海沙漠深處,颶風呼嘯,沙塵肆虐,一個足有千丈長的虛空裂縫前。
  嗖!
  一道身影從中掠出,幾個起落,已穩穩立在地上。
  “好險,若不是靈白提醒,差點就死在里邊了,那虛空亂流太過可怖了!”陳汐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想起剛才的一幕,仍舊心有余悸,心道:“也不知那些大能者如何在虛空中開辟的空間,這等手段堪比逆轉乾坤啊。”
  “唔,發財了,發財了!”靈白在陳汐身前歡快地飛舞著,屁股后邊跟著一連串的儲物法寶,有戒指、玉鐲、腰帶……足足七個之多,無不靈光閃閃,寶氣繚繞,搖曳在靈白身后,就像一道炫亮的尾巴。
  “吼吼……”小獅子似的白魁像看到了誘人的美味,火急火燎地追著靈白,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
  這些儲物法寶,六件是來自黃庭修士的,其中的一個碧綠玉鐲,更是一位兩儀金丹修士所擁有,其內收藏的寶貝,又該有多少呢?想一想都讓人興奮。
  陳汐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一招手,這些儲物法寶悉數落入掌中,開始清點起戰利品。
  靈白和白魁則眼巴巴地立在一側,眼睛都是亮晶晶的,顯然對法寶之物,這倆小家伙也是情有獨鐘。
  蘇冷的儲物玉鐲青翠欲滴,其內好像有一條銀河涌動,星光點點,組成一個個陣法,清心陣、避塵陣、水火相生陣等等,威力談不上多大,但都是一些極為實用的小陣法。
  陳汐看也不看,直接左手一抓,一口真元噴出,徑直抹去其上的神魂烙印,蘇冷已死,其上的烙印自是再沒一絲反抗的余地。
  一下就打開了這個儲物玉鐲,靈白連忙湊了上去,朝里邊看去。
  嗖!
  就在玉鐲一打開,一道黑白相交的光華從其中沖了出來,化為一本白玉書冊,一支黑玉毛筆,轟擊向靈白的眼睛,卻是把他嚇了一跳,連忙后退。
  書和筆?
  陳汐一怔,見這兩件寶貝似是要逃遁,連忙伸手一抓,卻不料那只黑玉毛筆倏然掉頭,鋒利的筆尖狠狠朝他的手掌劃下。
  那凌厲凜冽的力量,徑直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碎裂的氣浪,宛如銀河瀑布向下墜落。
  “這是什么寶貝?還會攻擊?”陳汐眼中一亮,手上卻不慢,變抓為拳,巫力噴涌,一拳狠狠砸去。
  砰!
  黑玉毛筆被這一拳擊得掉落地面,東倒西歪,想喝醉了酒似的,想要飛起,卻已經被陳汐的大手抓牢。
  幾乎同時,他的左手猛地朝前一探,一個巫力凝聚的大網,朝逃逸出百丈外的白玉書冊當頭罩下,一拉一收,便已把它納入掌中,任憑其如何掙扎,也再逃不離陳汐的大手中。
  “擁有如此驚人的靈性,也不知是什么寶貝。”陳汐抬眼望去。
  這時,白玉書冊和黑玉毛筆顯露出真實的形體,白玉書冊煙霞繚繞,通體冰寒,散發著一股浩然如海的奇異氣息,在其表面,幽冥錄三個大字,筆跡堂堂正正,一絲不茍,卻令人心生公平、嚴明、肅穆的強烈感覺。
  幽冥錄,這三個字看一看都讓人心中生寒,腦海中想到的都是一些陰森可怖的事情,然而擺在陳汐面前的白玉書冊,卻是浩瀚巍峨、光明正大,猶如古圣大儒胸腹間的浩然正氣,坦坦蕩蕩,堂堂正正。
  而那支黑玉毛筆,也不知由什么材料打造而成,似鐵非鐵,似玉非玉,通體漆黑,黑的沒有一絲瑕疵,是一種純凈到極致的黑色,通體冰冷,上書誅邪二字,蒼虬剛勁,一股無法言喻的恐怖殺氣撲面而來。
  “殺!殺!殺!殺!……”
  陳汐只覺識海中充斥著無數個殺字,無數聲吶喊,金戈交鳴,鮮血淋淋,凜冽霸道,仿似要裁決天下,誅殺一切魑魅魍魎。
  “呼!”
  陳汐連忙撇開目光,渾身已是冷汗淋漓,像剛從水中浸泡過一樣。“好厲害!幽冥錄浩然正大,誅邪筆殺伐錚錚,這究竟是什么寶貝?”
  “難道是地府六道輪回中的奇寶?不對,好像荒古圣人道中,也有這樣的寶貝……”一旁,靈白皺眉苦思,喃喃自語,顯然他也認不出這東西是什么。
  “打開看看再說。”
  陳汐想了想,伸手就要翻開幽冥錄,卻只覺一股無形禁制猛地涌出,把他的手指都震得發麻不已。
  “打不開?”陳汐猶不死心,嘗試著用真元、巫力、甚至是神魂靈念,然而任憑其如何試探,總會被那股無形禁制彈回,令陳汐又是驚詫,又是郁悶。
  “吼!”
  一旁的白魁早已等得不耐煩,就像看到了世間無上美味一樣,嘶吼著急沖沖地探過身子,張嘴就朝幽冥錄吞去,卻被陳汐一把抓住,動彈不得,一對眼睛兀自盯著幽冥錄,碧油油的,像餓極了的狼。
  連喜食天下珍寶的貔貅幼崽都忍不住想吃上一口,很明顯,這一書一筆必然是一對了不得的寶貝。
  “也不知蘇冷這家伙是從哪里弄來的,恐怕連他也沒勘破其中奧妙吧?”陳汐郁悶不已,無奈之下,只得先把這幽冥錄和誅邪筆丟入儲物戒指,再次朝催碧手鐲內望去。
  這次卻就沒什么東西再沖出來了。
  不過,其中也再沒有令陳汐心生驚艷的寶貝,只剩下六十萬斤靈液、一大堆的靈丹妙藥,還有一些珍貴的靈材,品相皆不凡,幾乎都處于天材地寶的行列,也算是一筆驚人的財富。
  不過隨后,陳汐倒是發現了一部劍訣,赫然便是那《五煞子母劍》的煉制和修煉方法,陰邪歹毒之極。
  陳汐當即便把這部劍訣毀掉,他心中對陰邪歹毒的東西極為排斥,更何況修煉這部劍訣要虐殺足足二十五萬性命,他雖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人,但這樣罪惡滔天的事情,他卻是萬萬做不來的。
  隨手拋給白魁十幾顆丹藥,陳汐把目光投向蘇定一等六人的儲物法寶中。
  “八十四件黃階下品法寶,十二件黃階中品法寶,六件黃階上品法寶,一件黃階極品法寶……”
  半響之后,陳汐徹底把所有儲物袋清理完畢,除了發現大量的法寶,還有諸多的丹藥、材料、靈液,價值加起來,也只跟蘇冷一人的相當。
  “這些法寶、要么是刀、要么是槍、要么是流蘇、拂塵……達到黃階上品的飛劍,只有六口對我有用,其他的自己都用不上,還真是讓人郁悶的收獲!”
  陳汐無奈搖了搖頭,看著在地上歡快搖著尾巴,吃掉一件件法寶的白魁,他心中的郁悶更甚,辛辛苦苦忙活一場,倒好像是給這小家伙補充食物來了。
  咔嚓!咔嚓!
  一陣脆響在耳旁響起,陳汐扭頭一看,卻見靈白也抱著一口黃階下品的飛劍在吞吃,就像嚼糖豆似的,一臉歡快,那牙齒鋒利的差點讓陳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難道養了兩只吃貨?”陳汐突然感覺有些不妙起來,以后若這樣下去,自己該用多少珍寶,才能填飽這倆小家伙的肚子?
  “靈白,你怎么也吃起這個了?”陳汐指了指靈白手中被吃得殘破不堪的飛劍。
  “唔,我在修煉啊。”說著,靈白一口吃完手中的飛劍,小手一揚,又一把飛劍落入他的手中,張嘴就咬了上去。
  陳汐再淡定,嘴角也不禁狠狠一抽搐,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既然你如今已能夠修煉,那修煉的是什么功法?”
  “自是是《寂滅劍經》,你剛才也看到了,我可是殺了一位兩儀金丹修士的!”靈白驕傲地揚起下巴,一字一頓道,似乎在邀功。
  “那是劍冢寂滅境中的力量,是你家主人留下來保護你的,只是被你利用了一下罷了。”陳汐也是剛想明白。
  離開洞府的時候,季禺便曾說過,走出劍冢寂滅境的關鍵,便是讓靈白把其主人留下來的力量吸納掉,如此推算,靈白的確是吸納了這股恐怖的力量,不過卻是轉過頭,悉數用在了斬殺蘇冷身上。
  “反正是我殺死的就對了。”靈白嘻嘻一笑,渾不在意陳汐揭穿他。
  “那你想要提升修為,也就需要不斷吞吃法寶了?”陳汐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的確是,就像煉氣士吞吐靈氣,煉體者轉化巫力一樣,我的身軀是法寶,自然需要吞掉更多的法寶,來壯大自己,隨著修為的升高,所需要的法寶品階也會升高。”說著,靈白三兩口又吃掉了一件法寶,舒服地打了個飽嗝。
  確定了兩個小家伙的吃貨屬性,陳汐再也忍不住,手捂額頭,嘆息不已,心中想起端木澤曾說過的一句話,“淚流滿面的感覺,誰人能懂?”
  ——
  PS:這一章過渡一下,其中有些東西必須先埋下,跟以后的一個情節有關,可不是拖情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