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35 白骨之路

血色沼澤中。
  陳汐盤膝坐在那塊漆黑巖石上,眺望著遠處,沉吟不語。
  在他旁邊,還蹲著一只茸毛雪白的兔子,眼睛清澈,可憐兮兮地望著陳汐,目光卻是頗為復雜,時而畏懼,時而憤恨,時而惘然,時而怨毒。
  這只白兔,正是那名叫維娜的千幻妖鬼花所化。
  在用“解語蓮心通”之術將一縷精神烙印打入維娜體內后,陳汐猶自不放心,又使用大囚禁術,將對方的力量囚禁,并勒令維娜偽裝起來,以免引起他人注意。
  于是,維娜就變成了一只白兔的模樣。
  身為千幻妖鬼花一族,變幻之道是她最擅長的,只不過偽裝成一只白兔,還是讓陳汐有些費解。
  不過他還有很多要事要做,也懶得再和對方計較這些細枝末節。
  從維娜的口中,陳汐已是了解到,這塊沼澤之地名為“血靈沼澤”,位于十方血地的東南區域,其內分布著諸多宙宇異獸,倒是并無域外異族的存在。
  這些宙宇異獸中,實力最強的當屬“血風嶺”上的九魂老怪,被這些宙宇異獸尊稱為“九魂領主”,掌控著整片血靈沼澤。
  而維娜、以及之前死在陳汐手中的莫塔、勒賓,都是那九魂領主的屬下。
  按照維娜所言,九魂領主的實力大概和青云總榜上排行三百名左右的強者相當,像九魂這樣的領主,整個東南區域約莫有十多個。
  而掌控整個東南區域的,則是一名被稱作“白尾王”的存在,實力堪比青云總榜前十的存在,麾下擁有數千的宙宇異獸為其效命。
  “沒想到,這十方血地中分布的異獸和異族強者,如今已形成了等級分明的勢力,如此一來,想要獵殺他們只怕又麻煩不少……”
  陳汐暗自思忖,據他所知,這十方血地,總計有東、西、南、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天穹、中央十大區域。
  越往中央,就越兇險,尤其以中央區域和天穹區域為最。
  傳聞中,那天穹區域中,甚至有大羅金仙級的異獸和異族強者存在,不過他們都被道皇學院以秘法控制,只要不涉足他們的領地之中,就不虞發生什么危險。
  “也不知梁仁和古月銘被傳送到了哪一出區域中,左丘氏的子弟如今又在哪里……”陳汐深吸一口氣,很清楚,自己不能再這樣浪費時間。
  當務之急,還是以賺取星值為重。
  “這血靈沼澤中,大概分布著多少異獸?”陳汐扭頭問身旁的維娜。
  維娜愣了愣,豎起兩只兔耳朵,期期艾艾道:“我們……不是異獸,是圣族。”
  陳汐皺眉,他當然清楚,這些擁有智慧的宙宇異獸,一直以圣族自居,看不起三界眾生,將三界眾生視作可以任意宰割的獵物。
  那種感覺,就好比屠夫看待牲畜的態度一樣。
  當然,在三界眾生眼中,那宙宇異獸也跟可以任意宰割的獵物沒什么區別,這就是立場不同,視角自然也不一樣。
  見陳汐皺眉,維娜又嚇了一跳,連忙道:“血靈沼澤中約莫有上百的異……異獸,皆都是九魂領主的麾下。”
  陳汐若有所思道:“那么尋常,你們又是怎么聯系的?”
  之前殺死那莫塔和勒賓,讓他從中各自獲得了六個星值,加起來就是十二個,如果能把血色沼澤中那上百的異獸一網打盡,應該可以獲得六百左右的星值。
  不過若是一個一個去獵殺,那就太麻煩了,所以他打算從維娜口中問出他們彼此之間的聯系方式,而后將他們全都誘騙過來,再一網打盡。
  維娜悚然一驚,警惕看著陳汐:“你……你要做什么?”
  陳汐不言,只是靜靜看著她。
  很快,維娜就敗下陣來,低聲從唇中說出一串晦澀復雜的音節,和三界中通用的語言完全不一樣。
  陳汐神魂何其強大,將這一串晦澀音節記住后,一一拆分消化,而后從唇中模擬了一遍,已是有了七分神韻。
  “這段話是什么意思?”陳汐問道。
  “意思是有大量獵物出現,速速支援。”維娜低聲解釋了一句。
  陳汐點了點頭,他并不擔心對方敢騙自己,或者說,即便騙自己也沒什么,只要把大量的宙宇異獸吸引來,就足夠了。
  然后,陳汐開始檢查那搶奪而來的儲物戒指和儲物手鐲。
  這兩件儲物仙寶都是維娜從被淘汰掉的萬俟龍身上搜刮得來,陳汐略一查探,便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萬俟龍不愧是萬俟氏的子弟,單單是其內儲藏的仙材,就多達上千種,高階仙材更有上百種之多,價值連城。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的仙丹妙藥,以及兩件玄靈階上品仙寶。
  “配合我身上的仙材,勉強已經可以布下一座小雷音破魔大陣了……”
  陳汐沉吟片刻,便開始行動起來,盤膝坐在巖石上,開始祭煉那些仙材。
  嘩啦~!
  一件件仙材猶如流水般被祭出,被陳汐那強大的神識篆刻上一縷縷玄妙符紋,動作嫻熟流暢,宛如行云流水。
  布置大陣,先要準備陣基和陣器,陣基便是符陣圖案,陣器則是輔助和發揮符陣的寶貝,或為陣旗,或為陣盤,或為陣石,不一而足。
  像這“小雷音破魔大陣”便是來自“玄帝雷皇神箓”中的一座大型殺陣,以神雷為攻擊手段,一旦開啟,足以滅殺掉玄仙境中的絕大多數強者。
  若非仙材不夠,陳汐甚至還想祭煉“大雷音破魔陣”,那等威力,甚至能困住一尊大羅金仙!
  一旁的維娜看見陳汐祭煉仙材這一幕,一對兔子眼猛地睜大,駭然想到,這家伙難道還是一位符陣宗師不成?
  “我明白了,他這是要布下大陣,以此來滅殺我圣族之輩!”
  頓時之間,維娜就明白過來了陳汐打的算盤,一張兔子臉皺成了一團,苦澀一片,但旋即她就又恢復平靜,“罷了,殺光了他們也好,這上千年來,這些混賬整日里讓我當誘餌,誘殺獵物,還搶奪我的戰利品,死了最好!”
  維娜越想心中越平靜,最后反而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借”陳汐之手,幫自己報往日之仇恨了。
  一天后。
  陳汐起身,將那煉制完畢的各種仙材收起來,而后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最終決定,將這百里之地化作大陣埋設之地。
  嘩啦!
  陳汐飛身半空,袖袍一揮,一串又一串的仙材,猶如潑灑的神虹一般,朝四面八方落去。
  “咄!”
  最后,陳汐口中猛地發出一聲古老音節。
  只聽嗡的一聲震動,那方圓百里之內,猛地閃現一片片炫亮熾盛之極的雷光,撕裂虛空,將天地都照亮。
  與此同時,一股令人心悸的凜然氣息轟然擴散八方,駭得一旁正昏昏欲睡的維娜一頭栽倒在巖石上,一對兔眼睛中流露出一抹恐懼,連忙將一對兔耳朵遮住自己眼睛,整個身軀縮成了一個雪白毛球。
  幸好,這等異象僅僅出現幾個呼吸,就消弭無蹤。
  “陣法成了,接下來,就該死收獲的時候了……”
  陳汐長吐了一口氣,而后嘴唇微微翕動,發出一陣奇異復雜的晦澀音節。
  那音節被灌入仙力,猶如一圈圈漣漪一般,擴散向四面八方,很快就將整個血靈沼澤覆蓋。
  見此,維娜的兔耳朵登時豎起,一對眼睛亮晶晶的,心中興奮想到,終于要開始了嗎,幸好當年我千幻妖鬼花一族中,只有我一個被抓來了,這里沒有我的同族,就是死光了也跟我沒什么關系……
  “嗯?有目標出現?這可是最高級別的求援信號啊!”
  “誰,誰發出的求援?”
  “西北方向,似乎有大量獵物出現,唔,我怎么忘了,如今可又過去百年了,道皇學院的招生考核可是又開始了啊。”
  “諸位,走,一起去,他們三界土著拿咱們當磨刀石,可對咱們而言,這又何嘗不是一場瓜分獵物的盛宴?”
  “不過大家可要小心,三界土著最是奸詐狡猾,以往也有不少土著冒充咱們,坑害了咱們不少的同伴,所以務必要當心,以免上當反而被獵殺了。”
  “要不要通知九魂領主?”
  “白癡,九魂領主若出手,咱們別說吃肉,連喝湯都難!”
  “走!”
  血靈沼澤中,沖出上百到意念,彼此交流之后,再也按捺不住,紛紛從自己的老巢中竄出,朝同一個方向趕去。
  一時之間,整個血靈沼澤被打破沉寂,一道道奇形怪狀的身影,裹挾著滔天殺氣,橫空而出,或龐大如山岳,或枯瘦若纖細竹竿,或生著上百條大腳,氣焰無不強橫狠戾,驚得沼澤中不少幼小生靈都驚恐不安,瑟瑟發抖。
  與此同時,陳汐眉心豎目泛著幽邃的光澤,靜靜凝視著遠方,片刻后,他突然輕松一笑:“想不到,一下子居然來了這么多……”
  說話時,他袖袍一揮,將那從萬俟龍儲物仙寶中獲得的兩件玄靈階上品祭出,化作兩道流虹,落在了大陣邊緣上。
  與此同時,他扭頭朝一側的維娜說道:“來,和我對決,演一出好戲給他們看,這樣獵物才容易上鉤,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