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36 潰不成軍

咚!咚!咚!
  血靈沼澤中,大地晃動,水澤翻滾,地動山搖,一頭頭龐然大物,裹挾滔天氣焰,從四面八方奔騰而來。
  堪比山岳高大的猙獰猿怪。
  生著萬千巨大腳掌的詭異銀色蜈蚣。
  枯瘦如竹竿,生著一張人臉的鬼馬。
  ……
  一頭頭奇形怪狀的宙宇異獸,將整個血靈沼澤的沉寂氣氛打破,攪亂,沿途所過,氣勢洶洶,令萬物顫粟。
  很快,他們就抵達目的地。
  首先映入他們視野的,是兩件彌漫著熾盛寶光的仙寶,流光溢彩,靜靜懸浮在一片沼澤之上,噴涌出的寶光直沖斗霄!
  玄靈階上品仙器!
  這些宙宇異獸眼珠一下子瞪大,流露出一抹貪婪。
  他們被道皇學院的高人從宙宇中抓捕而來,被放逐這血靈沼澤中已有不知多少歲月,對仙界中的寶物也是一清二楚,自然也明白玄靈階上品仙器的價值。
  對他們而言,這玩意絕對屬于可遇不可求那一種寶貝!
  至于宙光階仙器,反而顯得太遙遠,就是出現,也輪不到他們染指,以往也曾有宙光階仙器出現,不過都被那些異獸中的領主、王者給瓜分了,根本沒他們的份兒。
  “好寶貝!”
  一個牛頭龜身的異獸一臉深沉,點評了一句。
  其他異獸皆都深以為然,目光中的貪婪愈發熾烈,不過他們還是能夠控制住自己,畢竟這兩件寶貝可出現的有些離奇,不得不防范一些。
  還是那句話,三界土著太奸詐,一肚子壞水,他們不得不防啊。
  然后,他們就注意到,在那數百里之外,正有兩道身影在激戰,一個清俊年輕人,一個妖艷的女子。
  那年輕男子他們都不認識,但卻知道,那肯定是三界中的土著,而當看見那女子時,不少異獸都露出一抹恍然之色,認出其身份。
  “原來是維娜!”
  “唔,我剛才還以為是三界土著設下的一個陷阱,如今看來,倒是有些多心了。”
  “這么說,剛才的求援信號,是維娜發出的了?這小妞不錯,往日里幫咱們坑殺了不知多少獵物,如今想一想,咱們可有些虧欠她啊。”
  “哼!千幻妖鬼花一族中,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下賤、譎詐、卑劣,是咱們圣族中的恥辱,若不是她還有些用處,老子早殺了她這個恥辱!”
  一眾宙宇異獸議論紛紛,目光卻是自始至終都死死盯在那兩件仙寶上,貪婪之色愈發濃烈。
  不過,他們還是有些擔心,這數千年來,他們可是被三界土著坑慘了,這血一般的慘痛教訓,讓他們學會了什么叫疑心病,什么叫多長一個心眼。
  眼前這一幕很壯觀,足足上百號的宙宇異獸,愣是沒一個擅自亂來的,若被其他修仙者見到,非感到慚愧不可。
  多有紀律性的一群異獸啊,面對重寶而面不改色,這樣的大魄力,就連大多數仙人都學不來的。
  “媽的,這兩件仙寶你們不要,就歸我了!”
  終于,那一頭牛頭龜身的異獸按捺不住,低聲怒罵了一句,就火急火燎探出爪子,朝那兩件仙寶抓去。
  其他異獸都沒有阻攔,只是緊緊盯著那牛頭龜身的異獸。
  “哈,沒事!不是陷阱!這兩件仙寶歸我了!”
  順利將仙寶抓在手中之后,那牛頭龜身異獸也不由一怔,似有些意外,旋即就狂喜出聲,大笑起來。
  其他異獸見此,眼睛登時紅了,鼻子中粗重喘息著,蠢蠢欲動。
  “什么叫歸你,傻牛,你不懂什么叫見者有份嗎!”一名異獸狠狠威脅,冰冷說道。
  “不錯,咱們都一起抵達的,哪能被你一個獨占了,這樣吧,這兩件仙寶暫時由你來保管,等解決了那三界土著,咱們再決定仙寶的歸屬權。”
  一頭堪比山岳高大的猙獰怪猿,粗聲粗氣說道。
  見此,那牛頭龜身異獸憤怒咆哮道:“這是老子的!老子的!你們這些膽小的家伙,剛才嚇得不敢亂伸手,現在反倒搶老子的寶貝,簡直比三界土著還卑鄙!”
  其他異獸嘿嘿怪笑不已,直接他的咆哮無視。
  “快看,那小子居然要逃走!”一名異獸突然開口道。
  “該死!我去抓住他,你們稍等!”牛頭龜身異獸眼珠滴溜溜一轉,就憤怒叫著,沖了過去。
  “呸!傻牛,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那小子身上肯定還有其他寶貝,你還想搶幾件是不是?貪得無厭!”
  “殺!大家一起上,誰殺了那小子,寶物就歸誰!”
  一下子,那些宙宇異獸再也按捺不住,朝遠處的陳汐沖殺過去,儼然是一副將陳汐當做盤中餐的饑渴模樣。
  “媽的,別搶!”
  “哎呦,你居然敢絆我的腳!”
  “混蛋,別擋我的路,找死?”
  現場一片混亂,上百宙宇異獸齊齊出動,爭先恐后,誰也不愿怠慢了一步,場景顯得頗為壯觀。
  獸多力量大,他們這時候也不再擔心什么,搶奪寶物哪能沒有一些風險?大不了死亡幾個,只要自己不死就好。
  這種心態,儼然就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他們來了。”
  維娜一邊跟陳汐“打斗”,一邊低聲傳音,哪怕清楚陳汐已布下大陣,可看見這上百頭宙宇異獸黑壓壓鋪天蓋地而來,依舊讓她緊張得心都提到嗓子眼。
  陳汐飛快道:“再等等,現在進入大陣的才一半不到。”
  維娜咬了咬嘴唇,正待說什么,一頭枯瘦如竹竿的人臉鬼馬已橫沖而來,“維娜妹妹,別怕,我來幫你殺敵!”
  桀桀怪笑聲中,這頭鬼馬異獸已是腳掌一踏,雙腿宛如兩根鐵柱似的,裹挾兇厲猶如金屬的光澤,狠狠朝陳汐踏去。
  砰!
  陳汐故作不敵,踉蹌倒退。
  見此,那頭鬼馬愈發得意,舔舐了一下猩紅嘴唇,一邊繼續攻殺陳汐,一邊興奮叫道:“小家伙,快快交出寶物,老子立馬扭頭就走!”
  陳汐不言,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四周,見還差十多頭異獸還未進入大陣范圍,不過就在他打算再等待片刻時,猛地聽到維娜發出一聲驚恐尖叫。
  原來,這時候一些異獸已經把維娜包圍起來,“小婊子,剛才已經搶了不少仙寶吧?趕緊給爺交出來!”
  殺氣騰騰。
  陳汐倒是沒想到,這些宙宇異獸居然會在這時候就向維娜下手,他不敢再多想,周身驀地涌現出一片澎湃熾盛的仙光,腳踏虛空,舌綻春雷:“咄!”
  轟!
  這一個古老音節就如同一道九天驚雷,震得那些宙宇異獸腦袋都有些微微發懵,與此同時,方圓百里之內,驀地涌現出一股恐怖懾人的氣息。
  這是?
  還沒等這些宙宇異獸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覺眼前視野一變,突然看見無數道炫亮的銀色閃電從四面八方劈打而來……
  轟隆隆!
  億萬雷霆匯聚,彌漫出一股欲要齏粉天下,蕩平萬邪的凜然氣勢,無數絢爛的銀色閃電扭曲飛舞,將天地渲染得猶如末日降臨。
  小雷音破魔殺陣!
  “該死!我們上當了!”
  “卑鄙,卑鄙的三界土著!老子和你們沒完!”
  “維娜你這臭婊子,居然跟聯合三界土著坑害我們,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媽的,老子都那么小心了,居然又上當了!”
  “啊——!”
  一陣陣驚怒吼叫傳出,但很快,就被那轟隆隆的驚天雷音全部淹沒,只能時不時聽到一聲臨死前的凄厲慘叫之音。
  大陣中央陣基中,陳汐和維娜并肩而立,從這里望去,四面八方都是雷暴汪洋,天地之間,全部被雷電充斥。
  一頭頭宙宇異獸,被劈殺于當場,根本是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維娜突然捂住了臉,渾身顫粟不已。
  陳汐皺眉:“怎么了?”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維娜低聲說道,聲音中也是帶著一絲顫粟,不過并不是悲傷,而是興奮!
  陳汐有些無語,似乎,她比自己還要高興啊……
  但很快,他就顧不得這些,因為他發現,自己紫綬星章中的星值,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飛升著。
  六百。
  七百。
  八百。
  ……
  這等瘋長的速度,令得陳汐心中都振奮不已,已經進入十方血地整整一天時間,直至此時,他才開始收獲星值。
  但卻沒想到,竟會是以這種瘋狂的方式收獲星值,這簡直不是賺取,而是掃蕩啊!
  直至大陣中最后一頭宙宇異獸被殺,陳汐那紫綬星章中的星值,已是從原先的五百一十三,變成了一千零三十個。
  足足暴漲了五百一十七個星值!
  而這一切,僅僅發生了片刻功夫而已。
  “可惜,最后還差十幾頭宙宇異獸沒能進入大陣,否則星值起碼還要多出六七十個……”
  陳汐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陣法,有些遺憾地抿了抿嘴。
  下一刻,他就不再多想,閃身進入大陣中,開始搜刮戰利品,這些宙宇異獸大多都有玄仙境修為,可謂是渾身是寶,一些骨骼、筋脈、麟角一類的部位,更是珍貴的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