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38 排名劇變

感謝群里兄弟“狂x”的打賞捧場支持!
  ——
  白尾王聞言,揮了揮手,驅走了那一頭形似貓頭鷹的異獸,而后就陷入了沉默,一張皺紋密布的乖戾臉頰上,陰晴不定。
  腦海中,仿似又響起了當年那一道高高在上的冰冷聲音:“做我的奴隸,否則,死!”
  最終,他長長深吸一口氣,神色這才變得平靜起來,唯獨那一雙手依舊緊緊攥著,鋒利的指甲刺入掌心,淌出一縷縷殷紅血漬,他卻恍若未覺。
  “白尾王,你如此大張旗鼓,萬一驚走了目標該怎么辦?”
  青銅寶輦外,突然響起江逐流的聲音,白尾王眼底深處有著一抹慍怒一閃即逝。
  “在本王的地盤上,他逃不掉的。”白尾王平靜道。
  “哼,若是出現什么紕漏,后果你可承擔不起。”江逐流冷哼了一聲。
  白尾王眸光開闔,精芒流竄,冷冷掃視了江逐流一眼:“若換做尋常,就沖這句話,我就生吃了你!”
  江逐流卻渾不在意,在和白尾王接觸時,他就清楚,眼前這掌控十方血地東南區域的老家伙,對左丘氏三字有著一種近似本能的恐懼。
  他甚至推測出,說不定這白尾王就是左丘氏埋在十方血地中的一枚棋子,為的就是解決像陳汐這種家伙的。
  這一切,都讓江逐流對左丘氏的力量愈發敬畏,深感能夠結識到左丘氏,絕對是自己修行路上一個莫大機緣。
  “妙妙,待會見到陳汐時,要不要讓白尾王先捉住他,然后交給你來處置?”江逐流扭頭,微笑傳音給殷妙妙。
  “不用,最好一舉殺了他,這樣我才安心。”殷妙妙搖頭,氣質幽冷而孤峭。
  江逐流點頭道:“也對,那小子居然能夠在第一輪考驗中排在第九位,這樣的怪胎,必須早早抹除了,否則等他進入道皇學院之后,可就再沒機會了。”
  “到了!”
  遠遠地,隊伍前方的一名異獸吶喊出聲。
  江逐流和殷妙妙齊齊抬頭,就看見在那遠處的血色沼澤中,早已駐守著上千頭宙宇異獸,黑壓壓猶如潮水般,散發出兇厲滔天的氣勢。
  “五位相當于青云總榜前三百名的領主,兩千名相當于玄仙強者的宙宇異獸,以及一頭足可以和青云總榜前十名媲美的白尾王,這樣的勢力,若還殺不死陳汐,那才叫怪事。”
  江逐流見此,精神一振,飛快傳音道,“唉,就是可惜,若是咱們能夠獵殺掉白尾王和他這些部下,咱們的星值何愁躋身不了前十之列?”
  殷妙妙抿嘴,道:“等咱們和左丘氏子弟匯合,賺取星值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當務之急,還是先除掉陳汐為重。”
  交談時,那白尾王已是從青銅寶輦中走出,負手立在浩蕩大軍前方。
  “參見吾王!”
  五個氣焰滔天的身影飛奔而至,躬身下跪,他們是白尾王麾下的五位領主,各自都化作了人形。
  “參見吾王!”
  下一刻,那在場近兩千名宙宇異獸也是齊齊出聲,整齊劃一,氣勢驚九霄。
  見到這一幕,江逐流和殷妙妙皆都心中一震,不敢再小覷眼前那化作人身的白尾王。
  兩者都很清楚,若非自己和左丘氏的關系,只怕早已被眼前這浩蕩的異獸大軍撕成粉末了。
  白尾王揮了揮手,道:“九魂,這里是你的地盤,我讓你打探的目標可在?”
  一名黑袍男子猶豫了一下,這才躬身道:“啟稟吾王,目標就在據此三千里之外的區域中。如今,我和其他四位領主已經將血靈沼澤封死,目標再無逃走的可能。”
  白尾王點了點頭,目光不經意一掃四周那異獸大軍,突然皺眉道:“你的部下難道沒有來齊了?”
  九魂領主心中一震,知道沒辦法隱瞞,當即把之前的事情和盤托出。
  “布下大陣,殺了你將近一百部下?”白尾王眼眸中閃過一縷精芒,有些驚訝。
  包括江逐流和殷妙妙在內的其他人也是一驚。
  九魂硬著頭皮苦澀答道:“是他們太貪婪,中了那三界土著的陰謀,如果能小心一些,不會出現這么大損失的……”
  聲音越說越弱,顯然有些底氣不足。
  白尾王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皺眉道:“對方莫非是一個符陣宗師?”
  見白尾王有些舉棋不定,殷妙妙突然開口道:“我可以幫忙破陣。”
  白尾王狐疑掃了殷妙妙一眼。
  “怎么,你們不信?妙妙可是出身古老符道世家殷氏,同樣也是一名出色的符陣宗師!”江逐流在一旁冷哼道。
  聞言,白尾王神色一緩,半信半疑道:“好,我就信你一次!”
  說著他大手一揮,朝那五位異獸領主道:“出發,圍捕目標!”
  嗚嗚~~
  一陣陣兇厲咆哮聲響起,浩浩蕩蕩的異獸大軍,化作鋪天蓋地的滾滾黑云,朝那血靈沼澤深處沖去。
  ……
  ……
  嗡!
  以那一塊漆黑巖石為中心的方圓百里之內,閃現一抹亮光,猶如一呼一吸,便消弭無蹤。
  可那一剎那,卻有著一股攝人心魄的恐怖氣息涌現,令整片血靈沼澤的天地都顫粟了一下!
  見此,陳汐終于長松了一口氣,他臉色微微有些泛白,眉宇間那一抹疲態,卻是一時半刻無法揮去。
  “沒想到,這大雷音破魔殺陣已具備了溝通天地神靈的力量……”
  陳汐心中暗呼僥幸,他之前拼盡全力,幾乎耗光了身上所有靈材,不僅將那小雷音破魔殺陣修復如初,且更是用“大雷音破魔殺陣”將其重新祭煉布置了一番。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在那最后一刻,因為他的符道還無法溝通天地神明,差點遭受反噬,令整個大陣毀掉。
  幸好,最終還是被他以“玄帝雷皇神箓”鎮壓在陣基上,這才令這座全新的“大雷音破魔殺陣”徹底固定下來。
  唯一的缺陷就在于,大陣的因為沒有天地神明之力加持,所以威力要弱少不少,不過即便如此,雖說無法滅殺大羅金仙級存在,可困住對方一時半刻還是可以輕松做到的。
  至于玄仙境強者,除非是像真律、姬玄冰、趙夢璃那等級別的存在,否則被困在大陣中也是必死無疑。
  陳汐深呼吸幾口氣,有了蒼梧幼苗幫助,他那消耗一空的仙力也是正在快速恢復著,并不影響戰斗。
  “剛才……剛才……”旁邊,化作白兔模樣的維娜吞吞吐吐開口。
  陳汐無奈,感覺這女人膽子未免太小了一些,他隨意坐在巖石上,道:“有話直說。”
  “噢。”維娜點點頭,連忙道:“剛才我聽到,似乎有一個叫‘妙妙’的符陣宗師,說是要破陣……”
  陳汐眼眸一瞇,果然,那白尾王調遣這么多異獸前來,果然是受了左丘氏的指使,而那殷妙妙和江逐流,只怕也在其中。
  “不如……不如我們逃走吧?”維娜弱弱問道。
  陳汐知道維娜是擔心被九魂領主抓到,遭受不堪后果,“放心,這座陣,就是我的絕對主場,他們誰也別想破掉!”
  說到最后,他言辭之間已是彌漫上一股自信睥睨之色,符道,可是他最擅長的領域!
  維娜似乎受到陳汐聲音中的自信感染,竟是變得安靜許多,不再像之前那般瑟瑟發抖,惶恐不安。
  旋即,她突然意識到什么,驚叫道:“原來你就是那個‘陳汐’?”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有些無語,這女人明明極為聰明,卻經常有些犯二,怎么卻直到現在卻猜出自己的身份……
  但旋即,他就顧不得再想,因為在那極遠處的地方,鋪天蓋地的黑云滾滾而來,赫然是由一頭頭宙宇異獸所化。
  陳汐長身而起,道:“呆在這里不要亂動。”
  說話時,他青衫獵獵,長發飛舞,白皙修長的雙手快速劃動,結出一個玄奧晦澀的手印,而后,雙臂猛地展開,如抱乾坤!
  轟的一聲,這一剎那,方圓百里之內,萬千炫亮雷暴從空中傾瀉而下!
  億萬雷霆,化作赤色、金色、青色、銀色、黑色的閃電,扭曲擺動,色澤繽紛,無不彌散出一股攝人心魄的恐怖氣息!
  雷,震也,在諸多大道法則中,論及殺伐剛猛之氣,當屬雷道第一!
  也正因如此,那三災六難、諸多天劫之中,才會以雷劫的形式降臨,代表著天道最剛正、無情、凜然的一面。
  維娜一下子看呆住,億萬雷霆閃電之下,陳汐孑然一人,雙臂振空,峻拔的身影沐浴在重重閃電之下,宛如雷中皇者,凜立天下,時間和空間都仿似在這一刻定格……
  這一幅畫面,注定要烙印在維娜記憶深處,永遠無法抹去。
  轟隆隆!
  驚雷舞空,猶如神魔的吶喊,那些飛奔而至的浩蕩異獸大軍見此,驚得紛紛駐足,駭然變色。
  白尾王也是霍然止步,眸光頻頻閃爍,凝視那遠處雷暴洶涌的大陣許久,這才扭頭望向一側的殷妙妙。
  “你不是符陣宗師嗎?去,破了那座大陣!”白尾王指了指遠處的大陣,神色肅殺,透著一股乖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