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39 血蠻湖泊

殷妙妙毫不猶豫答道:“好,不過我需要一些幫手。”
  白尾王見她儀態平靜從容,反而有些她的能耐了,神色放緩,道:“只要能破解,什么條件本王都答應你。”
  殷妙妙飛身而起,衣袂飄舞,眸光幽邃,眺望那大陣四周許久,在眾人都等得有些不耐時,這才開口道:“若我沒看錯,這座大陣名為‘大雷音破魔殺陣’,足以困殺一名大羅金仙。”
  大羅金仙!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他們最多也只是玄仙境而已,就是白尾王,也都未達到大羅金仙的層次,雖說擁有近兩千之數的大軍,可若是闖入這大陣,必然會遭受到極大重創。
  白尾王也是眼眸一縮,不過他卻是要顯得鎮定許多,沉聲道:“能否破解掉?”
  殷妙妙點頭道:“這座大陣并不完善,還未溝通天地神明力量,威力要弱上不少,不過即便如此,想要破解依舊有些麻煩。”
  聞言,在場眾人皆都暗松了口氣。
  “我需要三百二十名幫手。”
  殷妙妙直言道,“這座大陣很麻煩,需要從不同方位同時進行破解,所以,在破陣時,我需要他們能夠第一時間執行我的命令。”
  白尾王聞言,扭頭對那九魂領主道:“帶著你的屬下,聽這位姑娘的安排。”聲音平淡,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九魂領主心中一震,不敢拒絕,當下帶著一行行護衛,來到了殷妙妙身前,聽從調遣。
  “這座大陣,以九宮方位為基,中宮為其陣眼,你們每六十人一組,按照我的吩咐,駐守在九宮其他不同方位……”
  殷妙妙說做就做,毫不拖泥帶水,言談舉止之間,自有一股運籌帷幄的氣度,令得白尾王等一眾異獸強者皆都心安不少。
  很快,那九魂領主的部下,已是按照殷妙妙的指揮,分布在“大雷音破魔殺陣”外邊的九宮方位上。
  “坎宮之位,進三退二,殺水色雷霆。”
  “艮宮之位,全力攻擊地面七丈之處。”
  “震宮方位,駐守防御,遇雷則殺,令其無法運轉。”
  “……”
  殷妙妙見此,深吸一口氣,目光變得冷靜如雪,發出一條條號令,由于語速太慢,她直接用仙識傳音,幾乎一剎那間,八道不同號令已是全部發出。
  就在她聲音剛落下,那化作八支隊伍,駐守大陣不同方位的異獸強者,齊齊一聲吶喊,而后全力攻打大陣。
  轟!轟!轟!……
  整座“大雷音破魔殺陣”四周,驀地產生一陣陣震蕩爆鳴之音,驚天動地,令得整座大陣都劇烈搖晃起來。
  “不錯,不錯。”
  白尾王見此,神色變得愈發輕松,他能夠清楚感受到,那遠處的大陣力量,正在劇烈波動,不出多久,只怕就會分崩離析,支離破碎。
  一旁的江逐流冷哼道:“何止不錯,換做其他一位符道宗師來,只怕也沒辦法做到像妙妙這般完美!”
  白尾王瞥了對方一眼,并未多言。
  “巽宮、坤宮、兌宮三個方位的聽令,全力破殺,必須殺進千丈之地!”
  “乾宮方位聽令,速速退避出陣,聯合坎宮方位一起防御!”
  “其他方位,繼續駐守原地,擊殺八方之雷!”
  見此,殷妙妙對四周一切置若罔聞,仙識覆蓋全場,牢牢鎖定整座“大雷音破魔殺陣”的每一處變化,而后根據不同的情況,發出一條條號令。
  如果從蒼穹上望下去,就會看見,那覆蓋方圓百里之地的“大雷音破魔殺陣”正在不斷的收縮。
  那大陣邊緣位置,更是連連崩潰。
  這樣的變化,登時令在場那些異獸大軍的士氣一振,面露兇厲猙獰之色,摩拳擦掌,蠢蠢欲動。
  白尾王也是暗暗點頭,心中不禁荒謬想到,如是我宙宇圣族中擁有諸多符陣宗師,只怕早已殺入三界中了吧?
  “白尾王,我需要一千名強者,駐守大陣外圍崩潰之地,要快!否則眼前的優勢將蕩然無存!”便在這時,半空中傳來殷妙妙的聲音。
  白尾王神色一肅,當即命令其中三位領主,道:“青翅、冬方、槐水,帶領你們的部下,聽從妙妙姑娘調遣!”
  “喏!”
  那三名異獸領主領命,各自率領自己屬下,浩浩蕩蕩飛奔而去。
  這樣一來,場中除了白尾王之外,已只剩下將近六百名宙宇異獸還未出動。
  “厲害!那小子以為布下大陣便可以安然無憂,又哪曾想到,會在這里碰上妙妙和我?活該他倒霉!”
  一旁,江逐流見到這般大好形勢,也不由振奮不已。
  轟隆隆!轟隆隆!
  隨著殷妙妙指揮著宙宇異獸大軍破解大陣,那“大雷音破魔殺陣”的波動愈發劇烈,由外而內產生出一股崩潰的跡象。
  “完了,大陣要被破掉了,這下可該怎么辦……”
  大陣中央,陣基之處,維娜看著那從四面八方步步緊逼過來的異獸大軍,又是焦慮又是驚恐。
  她扭過頭望了望陳汐,卻見他盤膝坐在巖石上,腰脊筆直,雙眼閉合,神色沉靜,似對四周一切都毫無察覺一般。
  “你……你難道不害怕嗎?”
  維娜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惶恐,顫聲問陳汐,“都這時候了,你還怎么能安心靜坐下去?”
  陳汐睜開眼,瞥了維娜一下,道:“他們傷到你了么?”
  維娜怔怔道:“沒有。”
  陳汐道:“那你還怕什么?”
  維娜一下子又急了,伸著兔子腿指了指大陣外側,焦急道:“可是,他們……他們馬上殺過來了啊。”
  陳汐重新閉上眼睛:“等會你就明白了。”
  維娜一呆,等會?等會都死翹翹了,還能明白什么啊?
  她張嘴就要說什么,見陳汐已是閉上眼睛,登時氣餒不已,蹲在地上,眼巴巴望著大陣外,又是驚恐又是揪心。
  就這樣,陳汐盤膝而坐,不動如山,而在他腳下,一只白兔孤獨地蹲在地上,惶恐不安著,猶豫著,焦慮著……
  ……
  ……
  大陣外,破陣局勢如火如荼,殷妙妙眼睛一直緊緊盯著大陣,從破陣到現在,一切都在她的預想中,每一個步驟都被執行的堪稱完美。
  可是她心中卻莫名其妙地升起一抹若有若無的不安,似乎是因為……太順利了?
  正是這一縷不安,令殷妙妙愈發警惕,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懈怠,發布號令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就只差最后一重陣圖禁制了,只要破開它,一切都將結束!不行,必須要再加快速度……”
  半響后,殷妙妙深吸一口氣,突然扭頭朝遠處的白尾王道,“白尾王,現在,帶領你剩下的部下,殺入大陣!”
  白尾王一怔,皺眉道:“需要本王動手嗎?”
  殷妙妙神色堅決之極:“這是最關鍵的時候,必須集中全力,將其一舉摧毀!”
  “白尾王,別忘了,你是在幫左丘氏辦事!”一側,江逐流也是冷冷說道。
  提及左丘氏四字,白尾王臉色一沉,心中積攢多年的恨意隱隱有沸騰的跡象。
  他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暴躁,冷冷道:“本王的部下可以全部交由你調遣,但是本王……可不會把命交給你一個小丫頭手上!”
  殷妙妙見此,知道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當即點頭答應。
  “哼!”江逐流卻是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白尾王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態度,當下命令附近其他所有異獸大軍,聽從殷妙妙的調遣,沖入了那大陣之內。
  “全部聽令,全力出擊,攻殺向前!”殷妙妙那平靜幽冷的聲音中,透著一抹殺伐果決的味道。
  轟隆!
  下一刻,整座“大雷音破魔殺陣”劇烈顫抖,搖晃不已,其內充斥的各種雷霆、閃電也都是免得暗淡起來。
  氣勢,也是大不如前。
  “快,快,快啊……”
  大陣外,殷妙妙神色幽冷孤峭,心中卻是暗暗焦急起來,因為她心頭縈繞的那一縷不安變得越來越清晰,似乎過不多久,就會有什么不妙的事情發生一般。
  “陣破了!”
  這時候,一名異獸猛地仰天嘶吼,令得全場沸騰振奮。
  殷妙妙心中一震,霍然扭頭望去,然而當看清楚那所謂的“破陣”時,她唇角那一抹還未勾起的笑容登時僵固。
  “妙妙,要不要我也出手幫忙一二?”江逐流大笑著飛馳而來。
  “做的不錯。”白尾王也是騰空而起,朝殷妙妙點頭,以示贊許。
  殷妙妙卻像置若罔聞,目光死死盯著那大陣核心區域,喃喃道:“怎么會這樣,難道我從破陣之初,就陷入對方的陷阱中了么……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由于太過驚悚,她并未遮掩自己的聲音,被江逐流和白尾王聽了個一清二楚,兩者心中皆咯噔一聲,暗叫不好!
  就在此時,一股恐怖迫人的氣息,倏然從大陣中彌漫而出,猶如一頭沉睡無垠歲月的太古兇獸被驚醒,散發出令天地都色變的凜冽氣息。
  這一剎那,在場所有的沸騰喧囂之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