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41 血腥狙殺

噗噗噗!
  血雨飛灑,碎肉橫飛,濃烈的血腥氣息化作血霧,飄蕩流竄在天地之間,伴隨著陳汐的腳步,血霧的范圍也是逐漸朝前擴大。
  他的動作看似緩慢,實則每一步踏出,都如同閃電鬼魅一般,剎那千丈,縮地成寸,雖比不得真正的瞬移,卻已是快到了極致。
  不過,他周身散發的劍氣比他的身法更快,也更鋒利。
  代表著“水之劍”的無上劍氣,化作朦朧細雨彌漫天地,將沿途所過的每一寸空間都籠罩,每一名沖殺前來的宙宇異獸,還未靠近他身前十丈范圍,就直接被凌厲的劍氣絞碎成血漿,暴斃而亡。
  偏偏地,陳汐仿似對這一切渾然不覺,神色沉靜出塵,眸光凝視遠方,不像在殺戮,反而像一個過客。
  路過此地,不經意間卻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奪走無數亡魂!
  他的人沉靜從容,他的劍氣細雨如夢,他的路一往無前,而在他的腳下,在鋪滿了碎裂的尸體、流淌的血腥、碎裂的白骨……
  青衫磊落孤身行,腳下盛開浮屠路!
  噗噗噗!噗噗噗!
  沉悶的響聲此起彼伏,像催命的音符,像死神的鐘聲,漸漸將那場中的憤怒咆哮聲掩蓋。
  也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一剎那,或許是很久。
  那場中的憤怒咆哮聲,已化作一片沉寂,唯有那噗噗的悶響聲在響起,令得氣氛壓抑到了極致。
  每一頭宙宇異獸心中皆彌漫著一股恐懼,如潮水般將他們渾身上下淹沒,
  “啊——!”
  猛地,一頭宙宇異獸再也受不了眼前那一幕幕血腥的刺激,厲聲咆哮一聲,掉頭倉惶而逃。
  這就像一個導火索,下一刻,那些早已被嚇得肝膽俱裂的異獸大軍,轟然朝四面八方逃竄而去,看那模樣,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對于這一切,陳汐依舊渾不在意,從“大雷音破魔大陣”破滅時,他的仙識、氣機已是牢牢鎖定在江逐流、殷妙妙、白尾王身上。
  至于那些宙宇異獸,他真的不在乎,哪怕對方擁有近五百之數,可在他的眼中,也不過是一群任人宰割的土雞瓦狗罷了。
  這就是力量上的絕對優勢!
  陳汐雖只玄仙初境,可戰力已是同輩中近乎無敵的存在,這從他在第一輪考驗中排名第九的名次中都可以看得出來。
  并且,他還是青云總榜前十名中唯一一個玄仙初境的存在!
  再配合他那參悟自“無極神箓”中的“水之劍”傳承,論及殺伐戰力,同輩之中已很難再尋覓多少對手。
  是的,自始至終,陳汐的目標一直放在遠處的江逐流、殷妙妙和白尾王身上!
  白尾王氣息強大,給他帶來了不少壓力,所以也是他最為重視的一個,而殷妙妙和江逐流,則是他的仇人,此時此刻,他也不打算放兩人離開。
  哪怕很清楚,在這十方血地中沒辦法真正殺死掉兩人,可只要能將他們淘汰出局,兩者就再沒了進入道皇學院的機會。
  這樣一來,也等于間接扼殺了兩人的前途,以后想要殺死他們也是輕輕松松的事情。
  ……
  ……
  身不動,而劍氣彌漫,于異獸群中硬生生犁出一條血路來,如入無人之境,看見這樣一幕,江逐流和殷妙妙心頭都不禁有些發緊。
  這是離開南梁仙洲之后,他們第一次親眼目睹陳汐的戰力,也終于徹底明白,為何他能夠在第一輪考驗中,位列第九的名次。
  單單是這一份肅殺凌厲無匹的劍氣,都遠非任何人能夠做到,甚至擱在玄仙初境中,已足以用劍道第一人來形容!
  這一切的認知,都令兩人眉宇間充斥上一抹陰郁之色,難以接受,而不得不接受,難以想象,可如今已經成為事實!
  “待會讓白尾王出手,然后咱們暫時避開,返回去和左丘寅匯合,眼前的陳汐已非我們能夠抗衡。”
  殷妙妙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復雜震驚情緒,飛快傳音道。
  這一剎那,她猛地想起了一段往事,想起了自己當年面對陳汐的挑戰時,曾對陳汐說個的一句話“你不配”……
  然后,她又想起了陳汐曾對自己的回答:“從今以后,你再無挑戰我的資格”……
  當時感覺幼稚而荒謬不堪的事情,如今想來,卻像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她的臉上,更抽在了她心頭上。
  這種感覺,令她憑生一股煩悶、挫敗、惘然的情緒,是修行這么多年以來,從未體會過的。
  “好。”
  聽了殷妙妙的傳音,江逐流神色陰晴不定,最終咬牙答道。寥寥一個字,卻像從牙縫中擠出,艱難沉重。
  他不愿承認自己不如陳汐,可……在這殘酷的現實面前,也不得不承認!因而情緒也變得抑郁糟糕之極。
  “快!做好準備,那些異獸大軍潰散了!”殷妙妙神色微微一變,飛快道。
  江逐流心中一驚,抬眼望去,果然就看見,那僅剩下的二百多頭宙宇異獸,已是朝四面八方倉惶逃竄。
  嗖!
  然而,令殷妙妙和江逐流都意外的是,那一直在旁邊蓄勢待發的白尾王,此時此刻,居然閃身而逃了!
  誰能想得到,一位實力堪比青云總榜前十的異獸強者,在看到自己麾下被無情屠殺大半之后,居然會沒有骨氣地選擇逃走?
  起碼殷妙妙和江逐流都沒有想到。
  “可惡!你們等著,這小子戰力如此之強,你們居然敢拿來坑本王!回頭本王一定要你們好看!”
  遠遠地,傳來白尾王充斥著無盡怨毒的聲音,令得殷妙妙和江逐流心中又是一沉,臉色驟變。
  “妙妙,走!我來斷后!否則再也來不及了!”
  江逐流臉上狠色一閃,咬牙說道,聲音中透著一股瘋狂之色,更有著一股決然之意。
  殷妙妙一呆,有些動容,道:“好,若今日你有什么不測,來日我一定十倍報復于他!”說話時,她深深看了江逐流一眼,不再遲疑,轉身而去。
  “想走?給我留下來吧!”
  驀地,陳汐那淡然沉靜的聲音遠遠傳達而來,伴隨著聲音,他的身影化作一抹閃電,倏然朝遠處的殷妙妙追殺而去。
  白尾王的突然逃走,也出乎了陳汐意料,打亂了他的步驟,令得他未能及時將局勢控制起來。
  此時見殷妙妙竟是也要逃走,他自不會再坐視這等事情發生。
  嗖!
  不過,還未等他追上殷妙妙,就在半路上就被江逐流阻擋。
  “陳汐,你的對手是我!”說話時,江逐流猛地厲聲長嘯,掌間多出一柄銀色仙劍,纏繞著層層法則之力,劈殺而至。
  招式狂暴,透著一股不顧生死的味道。
  鐺!
  陳汐皺眉,手指輕輕一彈,卻如一柄重錘般砸在江逐流劍身上,震得他劍勢崩潰,整個人踉蹌倒退。
  陳汐不再理會他,再次朝殷妙妙追殺而去。
  “除非你殺了我,否則你別想追上妙妙!”
  然而,那江逐流竟是毫不氣餒,沖鋒而上,銀色仙劍化作一片滔天劍幕,猶如一片銀燦燦的云霞般,朝陳汐籠罩而下。
  這一擊,竟是可怖之極,大有一股破釜沉舟,玉石俱焚的狠戾慘烈味道,令得陳汐也是眉毛一挑,不敢怠慢。
  他駢指為劍,一招“云濤暝滅”劈斬而出,億萬劍氣化作八方云濤,碾壓而至,輕易將對方的攻勢碾壓粉碎。
  不過如此一來,那殷妙妙早已是逃得無影無蹤。
  陳汐暗叫一聲可惜,扭頭望向江逐流,目光已是變得冰冷之極,他實在搞不懂,這個排名南梁青云榜第一名的家伙,怎會變得如此不堪!
  自己和他無冤無仇,僅僅只是因為一個殷妙妙,竟不惜和自己為敵,更是和左丘氏暗中勾結,著實令人失望透頂。
  “陳汐,來啊,你不是早就想殺死我,現在就是你唯一的機會!”
  江逐流冷笑連連,透著一抹瘋狂之色,他目光一看四周,略帶遺憾道,“可惜,這是在十方血地,你也沒辦法將我徹底殺死,哈哈。”
  陳汐皺眉道:“你難道就沒有想過,這一輪考核你被淘汰掉,將再沒有進入道皇學院的機會,而到了那時候,你以為殷妙妙還會再和你結為道侶?”
  這句話一出,江逐流神色一滯,旋即便怒道:“妙妙豈是你想的那種人!”
  陳汐見此,略帶憐憫地看了他一眼:“你也清楚,你的出身比不得殷妙妙,如今又將和道皇學院無緣,即便殷妙妙同意和你結為道侶,只怕殷家之人也不會同意。”
  陳汐的聲音平靜淡然,但一字一句卻像一柄柄尖刀般插進江逐流的心中,令他臉色劇烈變幻不已。
  “哈哈,不錯,我出身貧寒,比不得殷家,并且馬上就要被淘汰,可你呢,左丘寅已經準備了完全手段,要將你淘汰出局,你無法進入道皇學院,你以為左丘氏還能容忍你的存在?”
  江逐流驀地大笑起來,“論及處境,你比我都不如,有什么資格嘲笑于我?最重要的是,我出身貧寒也好,可也比你一個下界飛升上來的家伙高貴一萬倍!”
  陳汐神色淡然,平靜看著江逐流,道“出身就如此重要嗎?”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異樣的情緒。
  因為,他想起了母親左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