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43 位列第一

陳汐之前在浮光仙壁上的排名是第十五名,星值五百一十七個。
  這個排名和星值很危險,和排在前二十名之內,十五名之后的子弟相差無幾,隨時隨刻都有可能被超越。
  也正因如此,那時候反倒沒有多少人再關注陳汐。
  畢竟相較于陳汐,還是那排名前十的存在更吸引眼球,也更值得人們期待,從中更是可以看出佛、仙、龍、凰等頂尖勢力子弟之間的角逐和較量,可以說,廣場上絕大多數的目光都是被那排名前十的位置給吸引了。
  然而現在,人們的目光卻是齊刷刷發生了轉移!
  因為正有一個名字,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連連攀升,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就殺入了前十的行列之中!
  那個名字是陳汐!
  而他的星值,也是在迅速地變幻著,就像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多。
  看見這樣一幕,人們的目光一下子瞪大,眼珠都差點掉出來,廣場上更是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倒吸涼氣之音。
  “乖乖!太逆天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積分一下子從五百余個,沖入到了兩千多個,這就是殺死一頭異獸中的王者,都不可能獲得如此星值啊!”
  “莫非,這家伙獵殺了其他一名排名靠前的子弟,奪取了他身上的星值?”
  “不可能,你們看,那浮光仙壁前一百名中,暫時還沒有一個名字消失,且排在第十名的軒轅徹,只賺取到一千七百個星值而已,這一切都表明,陳汐所獲得的星值,并不是獵殺其他子弟所得。”
  “這可太讓人震撼了……”
  “別說話,你們沒看見,陳汐的名次依舊還在上升?”
  議論聲很快就戛然而止,因為人們悚然發現,陳汐的名次再殺入前十名之后,星值還在繼續變幻,并且伴隨星值的變化,令得他的名次也是再一步步上升著。
  這個過程雖然緩慢,可卻并沒有停滯的勢頭!
  這樣一幕,就連那在半空中靜靜佇立的王道廬,心中都暗暗一驚,雖然此次道皇學院的考核是由他來主持,可那第二輪考核發生在十方血地中,就連他也是沒辦法窺伺到其中情況的!
  所以見到這樣一幕時,心中不免也有些驚疑不定,推測不出個所以然來。
  “星值兩千六,那第九名的位置又被陳汐奪回來了,那左丘寅又成了第十名,這兩人還真是一對冤家啊。”
  “星值兩千九,躋身第七名了!”
  “星值三千四,第五名的敖無名也被擠了下來!”
  “星值三千八,殺入第四名了!這若是讓鐘離尋知道他的名次是被陳汐奪走,也不知心中該做何感想。”
  陳汐的名次每前進一步,就引起全場一片嘩然,直至后來,在場所有人的神色已是被驚得變得有些發僵。
  這等星值變化,可太不正常了,若非這次考核是由道皇學院安排,他們都有些懷疑陳汐是不是作弊了。
  星值一下子從五百余個,沖到了三千多,這得殺多少頭異獸或者域外強者,才能辦到啊?關鍵是,這一切還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
  試問,在大羅金仙之下,在那十方血地中,誰能在如此短時間內,辦到這一切?
  遠處宮殿中,左丘珂眉宇間重新覆蓋上一抹陰霾,而木靈朧則漲紅了小臉,粉拳緊握,興奮得難以自已。
  鐵秋雨則哈哈大笑,也不管別人認識不認識他,就得意地朝四周眾人連連吹噓,瞧,那就是老子我一手選拔出來的好苗子……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引來不少人一陣艷羨的目光,令得鐵秋雨一張老臉都笑成了一朵花,意氣蓬發。
  “星值四千一百,老天!竟然……竟然躋身前三,把凰族趙夢璃也擠下來了!”
  不等眾人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那浮光仙壁上,陳汐的名字硬生生擠入了前三之列!并且距離排名第二的姬玄冰,只差二百余個!
  這一刻,全場突然變得鴉雀無聲,在一眾目光的凝視下,陳汐的星值開始變得緩慢,似乎就要停頓下來。
  這讓不少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氣,尤其是那姬氏家族的族人,也是神色一緩,姬玄冰是他們宗族的驕傲,更是仙界的驕傲,之前在第一輪考核中被真律壓上一頭,已經讓他們心生不少抑郁之氣。
  這一刻,見一個也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年輕人,居然快要威脅到姬玄冰的排名,心情難免也有些緊張。
  幸好,陳汐的星值變化,出現了停滯的狀態,令得他們都心安不少。
  最終,陳汐的星值停滯,定格在了四千三百個,只比排名第二的姬玄冰相差十七個星值!
  不過即便如此,也令得在場大多數人贊嘆不已,如同目睹一個奇跡誕生一般。
  直至最后,人們也終于隱約明白過來,陳汐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也令得得他們不再懷疑陳汐在考核中作弊。
  事情的詳情,是從一些在第二輪考核中被淘汰出來的子弟所言,他們不少人進入十方血地的位置,和陳汐一樣位于東南區域。
  或多或少都目睹了白尾王率領麾下大軍殺入血靈沼澤的那一幕,也見識到了陳汐布下的那座大陣的威力有何等之可怕。
  有了這些子弟的解說,在場大多數人自然也就明白了過來,不過唯一令他們疑惑的是,為何白尾王要大張旗鼓對付陳汐?
  在場之中,或許也只有左丘氏族人清楚了,不過他們可不會在這時候把一切都說出來。
  “這年輕人身上還真是到處透著一絲古怪的味道……只怕現在學院中那些老家伙,已是注意到此子了……”
  遠處,王道廬在心中暗暗感慨,在他看來,陳汐暫時還比不得那佛子真律、凰族趙夢璃、姬氏姬玄冰。
  就是比之鐘離尋、敖無名、姜滄海這一類存在,也是稍差一絲。
  畢竟,他第一輪的排名只位居第九,再加上這第二輪考核,也才僅僅過去不到三天的時間,距離結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如果陳汐能保持住自己的名次,那么自然令人刮目相待,可這種可能太過微小,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因為王道廬很清楚,第二輪考驗的后期,才是變數最多和最殘酷的一段時間,那時候,十方血地中的異獸、域外異族都已被屠戮殆盡。
  這樣一來,想要賺取星值,只能彼此相互競爭廝殺,而孤身一人的陳汐,相較于那些抱成團的頂尖勢力的子弟而言,明顯要吃虧不少。
  “可惜啊,我已經收了一名親傳弟子了……”王道廬在心中嘆息了一聲。
  ……
  ……
  十方血地,黑紋峽谷。
  大地染血,橫尸遍地,空氣中兀自彌漫著濃稠的血腥氣息。
  剛剛歷經一場大戰的左丘氏子弟,帶著一抹亢奮之色,在四周逡巡,清理戰場。
  唯獨左丘寅佇立在一塊巖石上,看著眼前這一幕,唇角泛起一抹驕傲之色,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就將黑紋峽谷中的上千域外異族全殲,令得每一名左丘氏子弟各自獲得了五百一十三個星值!
  這一切,都是出自他左丘寅的手筆,他焉能不自豪?
  唯一令他遺憾的是,時至如今,還有四名左丘氏子弟沒能前來聚合,顯然是在十方血地中遭遇到了什么不測。
  不過這樣也足夠了,現如今,他們左丘氏參與到第二輪考核的子弟,還足足有七十二名之多,只要通過第二輪考核之后,就足以向家族上交一份滿意的答卷了。
  而身為首領般的存在,左丘寅更是能獲得家族中的豐厚獎勵!
  嗖!
  就在此時,一抹雪白流光閃過,赫然是那一頭魔布鳥。
  看見它,左丘寅不由微微一怔,旋即就拱手道:“莫非,你家主人還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么?”
  魔布鳥雙眸冰冷,帶著一抹惱火之色:“主人讓我告訴你們,目標已經將白尾王部下屠戮一空,白尾王和那名叫殷妙妙的女子皆已逃走!”
  什么?
  左丘寅神色頓時一僵,難以置信。
  “第二輪考核進行至今,淘汰名額已只剩下三十七個,若你們再不抓緊時間,就再沒有任何機會將目標踢出局,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魔布鳥冷冷撂下一句話,就倏然化作一抹白光消失不見。
  而左丘寅的神色卻是一下陰沉下去,快要淌出水來,魔布鳥帶來的消息,令他剛才那一抹自豪和驕傲登時消散無蹤,心緒變得糟糕無比。
  陳汐還沒死?
  白尾王和殷妙妙逃走了?
  這家伙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一個個疑問涌上左丘寅的心頭,令得他眉頭緊蹙,眸光冰冷之極,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氣,不敢再多想。
  “現在,全部集合,隨我去斬殺目標!”
  左丘寅霍然轉身,目光一掃在場所有左丘氏子弟,沉聲道,“我們的時間已不多,機會更有可能隨時消失,所以,從此刻開始,我們的任務只有一個——獵殺陳汐!”
  眾人心中一震,面色微微一變,陳汐居然還沒有死?
  “聽明白沒有?”左丘寅厲聲道。
  “明白!”
  眾人不敢再多想,神色肅殺,齊齊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