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146 眾強駕臨

嗤啦!嗤啦!
  又是兩聲刺耳尖嘯從云端深處傳來,撕裂濃濃煞霧,化作無與倫比的流光,破空而至。
  這一刻,左丘寅終于反應過來,根本就來不及分辨那一道道的流光是什么東西,就厲聲暴喝出聲:“戒備!全部戒備!”
  聲音竭斯底里,充斥著慍怒暴戾之色。
  左丘氏子弟如夢初醒,面色驟變,下意識朝四周閃避,場面一片混亂。
  噗噗!
  可惜,他們的反應還是慢了半拍,最重要的是這相繼而來的兩道流光,幾乎和那之前出現的第一道流光同時飆射而至,速度實在太快,徑直又洞穿了兩名左丘氏子弟的咽喉!
  血花飛濺!
  紫虹沖霄!
  看著這樣一幕,左丘寅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這時候,他終于看清楚那一道道破空而至的流光,赫然是三柄仙劍!
  不過,他實在想象不出,進入十方血地參與考驗的所有子弟中,誰的御劍之術竟達到了這般地步,令他都措手不及,沒能及時反應過來。
  不對,這不是御劍術!
  腦海中閃現那一道道仙劍飆射的軌跡,令得左丘寅頓時明白了一個事實,這是“箭道”,精準、鋒利、一擊必中!
  論及速度,箭道比御劍術更快。
  論及殺傷力,箭道能夠將“一擊必殺”這個詞匯完美詮釋。
  論及精準,這世上還沒有誰能比得上神箭手對精準的掌控。
  顯然,剛才是有人把仙劍當做箭矢,在極遠的地方對他們進行了狙殺!
  這一切的念頭在左丘寅的腦海中閃現時,他整個人已是縱身而起,猛地一聲長嘯,探手祭出一柄仙斧,宛如天神般,雙臂掄起,一劈而下!
  轟!
  那遠處的煞霧硬生生被劈開一道裂縫,轟然四散,被那可怖的斧力碾碎消弭一空,那遠處的山巒、大地都被劈出一條狹長裂縫,蔓延向前方。
  而就在這一刻,左丘寅終于查探到,在那煞霧消失的那一剎那,有著一抹峻拔的身影一閃即逝,輕松就避開了他的鎖定。
  嗖嗖嗖……
  這時候,其他左丘氏子弟也都反應過來,縱身而起,圍拱成一個滴水不漏的防御陣型,面朝八方,神色皆都凝重陰沉無比。
  剛才那短短時間內,他們就有三名弟子被淘汰掉,這種突如其來的損失,令得他們直至此時,心頭依舊縈繞著一絲寒意。
  “該死,究竟是誰敢偷襲咱們左丘氏?”
  “不到一個呼吸,咱們就損失了三名同伴,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只有那些可以和咱們比肩的頂尖勢力子弟!”
  “可惡!若被我抓到是誰,無論是在十方血地,還是回到外界,我都要將他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一眾左丘氏子弟咬牙切齒,目眥欲裂。
  左丘寅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恨意,唇中輕輕吐出三個字:“是陳汐!”
  聽到這個名字,其他人登時一怔,皆都有些不敢相信。
  左丘寅卻是懶得再解釋,皺眉揮手道:“他已經暫時躲起來,不過隨時隨刻都有可能再出現,所以你們最好警惕一些,他就是再不堪,在第一輪考驗中也位列第九名!”
  眾人聞言,皆都心中一凜,神色變得凝重。
  這時候,那矮胖的左丘崢拿著三柄仙劍走了過來,低聲道:“這是剛才留下的,我檢查過,只是普普通通的仙劍,連玄靈階都沒達到,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做到這一步的。”
  “不用看了,對方用的是箭道,剛才動手時,身影曾在千里之外出現。”
  左丘寅探手拿過,雙手一搓,三柄仙劍猶如豆腐般被搓碎成粉末,撲簌簌從指縫中傾瀉而下。
  左丘崢眼眸一凝,驚疑道:“這十方血地之內,所有人的仙識都會被束縛,就連姬玄冰、真律、趙夢璃那等人物,仙識也只能查探千里范圍而已,那小子又是如何鎖定我們的?”
  說到這,他頓了頓,眉頭皺的愈發厲害,“更何況,箭道高手狙殺敵人時,對仙識的要求極為苛刻,否則出現任何一絲的紕漏,都可能無法鎖定敵人,所以在動手時,他們往往會選擇絕佳位置,令自己的仙識能夠得到充分發揮……”
  還不等他說完,左丘寅已打斷道:“如果他用的不是仙識呢?別忘了,白帝金瞳、碧眼玄睛、火眼金睛一類的天賦法門,可是足以洞察浮華,窺伺到常人難以想象的距離。”
  此言一出,左丘崢眼眸一縮,驚道:“若是如此,那可有些棘手了。”
  左丘寅深吸一口氣,神色恢復平靜,道:“沒想到,我們的獵物如今居然要反客為主,將我們視作獵殺目標了……”
  他抬起頭,凝視著遠處,目光冰冷中泛著一抹森寒,“眼前的局勢,想必你們都清楚,此子精通箭道,又擁有類似‘火眼金睛’一類的法門,可以說已占據了不少優勢。在這種情況下,咱們必須主動出擊,否則只會被一一獵殺,淘汰出局!”
  眾人心中一震,神色變得愈發凝重。
  誰也沒想到,局勢竟會發展到這種地步,此次的目標,非但主動找上門來,還一舉偷襲殺死了他們三名同伴!
  這讓他們心中再也不敢將此次的目標當做尋常人物來看待。
  “現在,由我坐鎮于此,由阿崢帶領九名排名前百的高手,前往附近查探,記住,一定不要分開行動,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必須第一時間發出信號!”
  左丘寅語速飛快地發出一道指令,最后,以一種擲地有聲的力度說道,“這一戰,關系到家族榮譽!更關系到你我能否順利進入道皇學院!所以,我們不能輸!”
  那一眾左丘氏子弟的神色已是恢復平靜,透著一抹堅定決然之色。
  當下,那左丘崢挑了九名實力強勁,機警無比的子弟,離開了鷹愁山。
  “其他人做好準備,只要阿崢傳回消息,就第一時間前往支援!”左丘寅一掃其他人,平靜說道。
  “喏!”
  ……
  ……
  距離鷹愁山兩千里之外,有著一片茂盛無比的森林,令人心悸的是,那森林中的樹木、巖石、乃至于地面,全城呈現出殷紅的血色!
  如同燃燒著的血漿,將這一片森林覆蓋,每一片枝葉,都如同一塊塊的血肉,快要滴出血來。
  這一片森林,名叫染血森林。
  是東南區域一位異獸領主的蟄伏之地,不過如今,那位領主早已死在了陳汐手中,這座森林也就等若失去了主人。
  嗖嗖嗖!
  左丘崢帶著精挑細選的部下,沿途查探而來,神色警惕,神經緊繃,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和懈怠。
  “這里已經是距離鷹愁山兩千里之地,即便擁有火眼金睛,只怕也難以窺伺到鷹愁山中的狀況。”
  “搜尋這里以后,咱們就改變方向,只要確保四周都沒有目標的蹤跡,咱們就直接返回,然后建議寅哥轉移陣地,離開鷹愁山,選擇一處視野空曠的平原,這樣一來,敵人的身影將無所逃遁!”
  左丘崢一邊查探四周,一邊飛快以仙識朝部下傳音,“記住,哪怕發現目標,也不要著急出手,先把消息傳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人紛紛點頭。
  很快,他們一行人已快要搜尋到染血森林的盡頭,并未發現什么異常蹤跡。
  不過就在他們剛要轉移查探方向時,卻都是神色微微一怔,眼眸一凝,因為他們赫然看見,遠處正有一道峻拔身影佇立。
  最重要的是,這一道身影根本就沒做什么掩飾,就那么堂堂正正立在那里,背對著自己等人。
  他一襲青衫,腰脊筆直,必然是陳汐無疑,當然,也是他們此次的獵殺目標!
  “發送消息!快!”
  左丘崢厲聲傳音。
  嗤!嗤!嗤!……
  然而就在左丘崢傳音的同時,令他們措手不及的一幕出現,那遠處的陳汐依舊佇立未動,可卻有著一道道尖利撕咬耳膜的破空之音,從他們后方飆射而來!
  一剎那間,所有人只覺背脊上一片冰涼發寒,渾身每一寸毛孔倒豎,根本就來不及思索,就下意識朝一側閃避而去。
  砰!砰!砰!
  一柄柄仙劍所化的箭矢,猶如閃電流光般,撕裂虛空,裹挾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洞穿力量,爆射而至!
  這一擊,竟是足足有十余柄仙劍貫空而來,不過,卻只有四柄獵殺了左丘氏四名弟子,其他仙劍都險之又險地擦過其他人的身軀,狠狠洞穿進了地面中,巖石崩碎,鑿出一個個深不可測的窟窿!
  嗚~~~
  不過,也就是在這極短空隙中,一名左丘氏弟子成功發出一個信號玉簡,化作耀眼的火光沖霄而起,熾盛之極。
  見此,左丘崢也顧不得悲痛那被淘汰出局的四名族人,猛地扭頭朝后方,神色猙獰咆哮道:“陳汐!你完了!你完了!”
  嗤!嗤!嗤!
  回答他的,是一道道撕咬耳膜的破空尖利之音,是一柄柄化作箭矢飆射而至的仙劍,猶若死神的鐘聲和鐮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