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147 永夜仙王的后裔

一柄柄仙劍所化箭矢,鋒利、精準、快若閃電,將虛空撕破,將大地洞穿,顯得無情、霸道、狠辣。
  當下,再次有三名左丘氏子弟被擊殺,一人被擊穿胸腔,一人被掀開頭蓋骨,另一個更慘,直接被洞穿右眼,穿腦而過。
  僅僅不到片刻時間,那左丘崢所帶的九名部下,已只剩下三人!
  血水飛灑,將這片如血森林澆灌得愈發鮮紅艷麗。
  六道紫芒沖霄,代表著六位左丘氏子弟被徹底淘汰。
  而自始至終,那左丘崢等人根本就沒有看見陳汐的身影!
  不,他們看見了,不過第一次看見的陳汐,僅僅只是一個背影,也根本不是陳汐,乃是由千幻妖鬼花維娜所化。
  目的,自然是掩人耳目,為陳汐狙殺這些左丘氏子弟吸引注意力。
  而看眼前這等情形,顯然陳汐已成功了大半。
  這也是陳汐為何會留維娜一命的目的,她乃是千幻妖鬼花,幻化之道精妙無雙,能夠惟妙惟肖地變幻成任何形態,用以蒙蔽敵人的耳目,能夠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嗤啦!嗤啦!
  一柄又一柄仙劍所化箭矢再次破空而至,一副要將僅剩下的左丘崢四人斬草除根的架勢。
  不過此時左丘崢四人已抱成一團,面朝四方,防備得滴水不漏,那一柄柄仙劍雖強,卻是已很難再對他們造成什么致命傷害。
  很快,破空而來的箭矢戛然而止。
  因為這時候,在那距離染血森林數千里之外的鷹愁山上,已有一群身影沖霄而去,快速奔馳而來!
  顯然,那是左丘寅看見信號,帶來其他左丘氏族人趕來救援了。
  寥寥幾千里而已,對高手而言,幾個呼吸就可以抵達。
  但左丘崢等四人卻不敢有任何大意,一個個臉色陰沉、鐵青、雙目赤紅,燃燒著無比的仇恨和憤怒。
  剛才發生的一幕幕,對他們而言,簡直如同在死亡邊緣上徘徊了一圈,尤其看到一個個同伴在自己眼前倒下時,他們心中的憤怒和仇恨也就可想而知。
  “陳汐,你逃不掉的!”左丘崢咽喉深處發出一聲低沉猶如野獸嘶吼的聲音,怨毒無比,震蕩四方。
  他以為陳汐察覺到左丘寅等人前來,此刻已逃走了,因而神情顯得極為不甘。
  “誰說我要逃了?”
  一道輕淡的聲音響起,旋即,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出現在場間。
  他看了看遠處快要飛臨的左丘寅等人,又看了看眼前的左丘崢等四人,道:“淘汰名額已快沒了,這時候離開,可太便宜你們了。”
  陳汐的聲音剛響起,一抹劍氣從他掌間劈斬而出,磅礴如怒海洶涌,化作億萬劍氣浪濤,轟鳴奔馳而來。
  水之劍——碧海無量!一劍化碧海,宏大無量,遮天蔽日!
  陳汐的聲音還在飄蕩時,左丘崢等人已發出一陣驚怒咆哮,而后被那億萬劍氣所化的碧海浪濤淹沒。
  像小石子投進了湖泊中,只濺起一圈漣漪,就湮滅無蹤。
  當陳汐的聲音落下時,那染血森林方圓千里內的古木、巖石已化作齏粉,大地被摧毀出一塊塊觸目驚心的溝壑裂縫,再沒了左丘崢四人的身影。
  而這時,左丘寅等人才剛剛抵達!
  他們自然也看見了這驚世駭俗的一幕,看見了那宏大無量的一劍,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驚呼,已是再尋覓不到左丘崢四人的身影。
  僅僅只看見,四道紫色神虹從那碧海劍氣中沖出,消失不見。換而言之,左丘崢包括他所帶領的九名屬下,至此全部被淘汰出局!
  和他們一起消失的,還有陳汐,當然,陳汐并沒有被淘汰,而是自認已再難殺死更多左丘氏子弟,所以干脆利落的離開了。
  “追!殺了這卑劣狠辣的東西!”
  許多左丘氏弟子怒吼,欲要沖上去,將陳汐追殺。
  “站住!”
  左丘寅臉色鐵青無比,冷冷叫住了他們,“你們難道也想被淘汰?”
  “可是,難道就這么眼睜睜放過他?”眾人極度不甘心。
  “當務之急是自保!自保!懂嗎?”
  左丘寅連連深呼吸幾口氣,他心中何嘗不憤怒,甚至已快要被眼前這一幕幕刺激得出離憤怒。
  可他同樣清楚,這時候追上去,萬一被對方再趁機獵殺幾名子弟,那等后果他可再也承受不起!
  要知道,剛才被淘汰的左丘崢等十人,可都是第一輪考驗中排名在前一百的存在,每被淘汰一個,都是對他們左丘氏一種莫大的打擊!
  左丘寅很清楚,現在若自己回到宗族內,必然要被追究責任,甚至是極為嚴厲的懲罰。
  在這等情況下,左丘寅已再也賭不起了,徹底熄了去獵殺陳汐的心思,而是把心思放在了如何自保上邊。
  直至如今,他們左丘氏參與到第二輪考核中的子弟共計七十六名,已損失了十五名,其中有四名是無故消失,剩下的十一名子弟則全部被獵殺于陳汐之手。
  現如今還依然存活著的,已僅剩下六十一人,而在這其中,在第一輪考核中排名在前一百的子弟,就是把左丘寅也算上,也已僅僅只剩下六人!
  換而言之,別看他們如今還有六十一人,可除了其中六人之外,其他的左丘氏子弟在第一輪考核中的排名,都在一百名之外。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他們即便都順利通過道皇學院的三輪考驗,可在整體排名上,必然會遜色許多,甚至都有可能再無法和其他上古世家的子弟并駕齊驅了!
  而造成這一切的,僅僅只是一個人!
  一想到這,左丘寅心中就涌出一抹難言的復雜情緒,仇恨、憤怒、怨憎、惘然……不一而足。
  嗡!
  就在此時,一陣奇異的波動倏然在整個十方血地中擴散,那是一道晦澀的意念,化作了一道毫無情緒波動的聲音,響徹在十方血地每一寸空間中。
  “第二輪考核,淘汰名額結束,接下來,星值的多少,將決定爾等在這一輪考核中的最終排名!”
  此話一出,每一名至今還幸存在十方血地中的子弟都暗自松了一口氣,知道接下來的時間中,就是被獵殺,也是能夠參與到第三輪考核之中的。
  而左丘寅等人的神色卻是劇烈變幻不已,這一切,都意味著他們將再沒有機會阻止陳汐進入道皇學院的步伐!
  “沒想到,最終還是沒完成小姐的計劃……”左丘寅苦澀一笑,聲音中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重。
  其他人神色黯然。
  不過,也有不少人其實都暗松了一口氣,因為這樣一來,他們自然也不必再擔心被陳汐偷襲獵殺,失去了參與到第三輪考驗的資格。
  “這件事,并不算完。”
  就在這一片沉寂中,突然之間,一道平靜淡然的聲音響徹,令得左丘寅等人聽得清清楚楚。
  陳汐!
  下一刻,他們的臉色皆都再次一沉,咬牙切齒不已,這是一種警告,更是對他們左丘氏子弟的一種挑釁!
  “該死的混賬!有種滾出來!”
  一名子弟再按捺不住心中恚怒,厲聲長嘯,可四周卻是寂靜一片,再沒有了陳汐的任何音訊。
  咔嚓咔嚓……左丘寅雙拳攥的青筋爆綻,骨節響動,他死死咬牙,最終一言不發,帶著一眾左丘氏族人轉身離開。
  ……
  嗖!
  在左丘寅等人離開不久,陳汐的身影出現在染血森林中,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喃喃道:“可惜了,淘汰名額不夠……”
  他深吸一口氣,拎出了一把大弓,放在掌心輕輕摩挲起來。
  這柄大弓通體漆黑、彌散出一股冰冷肅殺的氣息,是一柄玄靈階中品仙器,乃是陳汐從白尾王麾下的一名死去的異獸領主手中獲得。
  可惜,唯獨缺少強大的仙箭。
  對于一柄仙弓而言,弓弦、弓身、仙箭、缺一不可,且對威力的發揮起著極為關鍵的作用。
  這柄大弓整體上而言,也算一件不錯的玄靈階仙器,但因為缺少與之匹配的仙箭,卻很難講起威力徹底發揮。
  陳汐也只能用普通的仙劍充當箭矢,以此來狙殺那些左丘氏族人。
  幸好,他殺死的白尾王部下足夠多,打掃戰場時,搜集了上百柄仙劍,足夠用很長時間了。
  并且陳汐在箭道上也頗有造詣,再配合神諦之眼相助,倒是令他在狙殺左丘氏族人的過程中,一直處于無往不利的地步。
  當然,能夠將左丘崢等十人全殲,也離不開維娜的幫助。
  想到這,陳汐一揮袖,將化作兔子模樣的維娜放了出來,然后又拿出數件品相不錯的仙器,遞了過去,道:“剛才你做的不錯,這是給你的報酬,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維娜一呆,有些措手不及,或者說,陳汐此舉對她而言,實在太突然了,令她都有些不敢置信。
  好半響才期期艾艾說道:“你……真打算放了我?”
  陳汐點頭:“我之前不是答應你,只要你幫我完成一件事,就放你離開,我說出的話,自然得辦到。”
  維娜又怔了怔,忍不住弱弱說道:“我是宙宇異族,你……就這么放了我?”
  陳汐皺眉:“在我眼中,只有敵人和朋友之分,你現在若不走,以后可再沒有離開的機會了。”
  聞言,維娜不驚反喜,兩只長長的兔子耳朵豎起,狠狠點頭:“那我就等你離開十方血地時再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