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149 機緣巧合

那一股恐怖的氣息,擴散極快,瞬間籠罩全場。
  與此同時,那一整被摧毀得瀕臨支離破碎邊緣的“大雷音破魔殺陣”,就像枯木逢春一般,突然泛起一股奇異的波動。
  肉眼可以清晰看見,從大陣外圍,有著一縷縷灰色的閃電雷霆彌漫而出,而后如潮水般將整座大陣覆蓋。
  而后——
  轟的一聲驚天徹地的雷震,震蕩八荒六合。
  這一剎那,億萬道粗大扭曲的雷霆閃電,猶如汪洋從蒼穹上席卷而下,將天地淹沒。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那些兀自在大陣中沖鋒的宙宇異獸大軍登時變得混亂,臉上不可抑制地寫滿驚恐之色。
  “不好!我們中計了!”
  “該死!大陣不是破了嗎?”
  “怎么回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這樣?”
  “卑鄙的三界土著,那個女人肯定騙了我們!”
  一陣陣憤怒的怒吼聲沖霄而起,此起彼伏,但很快就被那洶涌的驚雷之音淹沒,然后,又是一陣凄厲的哭喊奔逃之音響起。
  場面,混亂無比。
  而在大戰外,殷妙妙的那一張幽冷俏臉一下子變得煞白之極,眼瞳擴張,緊緊咬著嘴唇,不發一語。
  上當了!
  她終于確信,自己從一開始破陣時,就上了陳汐的當,那一座大陣,絕非尋常的“大雷音破魔殺陣”!
  她甚至能夠看得出,正是因為自己的破陣之舉,反而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令得那一座大陣的威力又提升了許多!
  怎么會這樣?
  殷妙妙修行至今,第一次升起一種難言的挫敗感,她引以為傲的符道造詣,在這一刻,竟像一個笑話一般,令得她心中充斥著無盡的惘然和挫敗情緒。
  “本王,需要一個解釋!”
  一側,白尾王臉色已是變得鐵青一片,雙目直欲噴火,之前心中那一股狂喜,在看到眼前這一幕后,頓時被一股極致的慍怒取代。
  以他的眼力,又哪看不出,眼前這座大陣的威勢,比之之前完好無損的時候,變得更恐怖了一籌?
  若非殷妙妙是左丘氏派來的人馬,白尾王都有些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和陳汐一伙,故意來坑自己的!
  “解釋什么!這時候你不想著如何解決眼前局勢,反而怪責其妙妙來了,莫非你認為我們左丘氏會坑自己人?”
  江逐流冷冷喝斥道,他心中也是一陣慌亂,不過在見到白尾王質問殷妙妙時,他登時就顧不得其他的了。
  他的前程,他的未來,幾乎都寄托在殷妙妙身上,以后更是要娶殷妙妙為道侶的,又哪能對她的事情坐視不理。
  白尾王唇角抽搐了一下,臉色陰沉如水,咬牙道:“別逼本王,逼急了,本王可不管你們是不是左丘氏之人!”
  此話一出,江逐流登時語塞。
  這時候,殷妙妙已是清醒過來,道:“白尾王,若我要真心害你們,你現在只怕也已陷入大陣中了。”
  “你說的不錯,若非如此,你們兩個早死了!”
  白尾王冷冷一哼,不再理會兩人,抬眼朝那大陣望去。
  大陣中,雷暴洶涌,閃電狂舞,不時傳出一陣陣凄厲的慘嚎,再也無法看清楚其中的一切。
  但只聽聲音就知道,那些宙宇異獸大軍,正在遭受著怎樣的災難。
  這也令得白尾王的臉色變得愈發陰沉,冰冷道:“現在,你們最好想出辦法補救,否則我的部下若全部隕落,你們也必須跟著陪葬!”
  撂下這句狠話之后,白尾王就轉身坐進了青銅寶輦中,再沒有了聲響。
  “哼,自己膽小沒能耐救出自己部下,反而把一切推倒我們頭上了……”江逐流憤然道。
  “不要再多說。”殷妙妙皺眉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江逐流怔了怔,神色也是變得認真起來,“那……我們該怎么辦,難道也沖進那大陣之中?”
  “容我再推演一番。”
  殷妙妙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各種情緒,凝視遠處大陣,開始默默推演起來。
  ……
  ……
  大陣中央,維娜睜大了一對兔子眼,傻愣愣地看著遠處那一幕,時不時揉一揉自己的眼睛,一副震驚惘然的模樣。
  怎么會這樣?
  大陣不是要破了嗎?
  維娜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劇痛的刺激讓她清醒知道,自己并非出現了幻覺,換而言之,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大陣中,一頭頭被雷殛轟殺的宙宇異獸,那憤怒不甘怒吼的一道道聲音,那到處亡命逃奔,卻找不到出路的一個個身影,竟然都是真的!
  一股難以言喻的震驚彌漫上維娜全身,令得她忍不住抬頭望了一側的陳汐一眼,心中暗暗嘀咕:“怪不得他如此鎮定,原來早已有了安排,可笑我之前還在焦慮驚恐……”
  “可惜。”
  就在此時,一直閉目靜坐的陳汐突然睜開眼,聲音中透著一抹遺憾的味道。
  維娜只覺腦袋有些不夠用了,眼前那些宙宇大軍已是瀕臨全軍覆沒,這還有什么好可惜的?
  陳汐卻是不知道維娜心中在想什么,他徑直起身,默默審視大陣四周片刻,突然道:“做好準備,待會或許就只能殺出去了。”
  維娜一呆,忍不住問道:“大陣不是好好的嗎?”
  陳汐搖頭,卻是并不再解釋,因為講了,維娜也聽不明白。
  早在得知白尾王率領部下殺來時,他就很清楚,對方必然會破陣,哪怕沒有符陣宗師相助,也會用蠻力來摧垮大陣。
  所以在布置“大雷音破魔殺陣”之初,他已經將其中的符陣結構略作改動,運用上了“吞噬”符紋的奧義。
  這樣一來,對方的攻擊,就會被大陣全部吞噬,融入大陣之中,從而間接提升大陣的威力。
  不過陳汐沒有想到的是,殷妙妙居然會隨著那異獸大軍前來,以符陣之道來破他的大陣,反而加速了大陣吞噬外力的進程。
  這樣一來,他布陣所用的仙材、陣基由于吞噬太多外力,已是瀕臨飽和邊緣,一旦爆發,就會在短時間內自行崩碎掉。
  轟隆!
  果然,片刻之后,一聲驚天巨響從大陣中產生,那可怖的氣浪沖霄而起,形成一個百里范圍的巨大蘑菇云,將整個天地都照亮。
  見到這樣一幕,殷妙妙和江逐流、白尾王也是紛紛退避不已,唯恐被那余波給波及到了。
  “大陣……居然真的破了!”
  “沒死,老子沒死!哈哈!”
  “可惡,我一定要殺了那小子,生撕活吞了他!”
  煙塵彌漫中,傳出一陣噪雜的聲音,原來在那大陣中,還有著不少宙宇異獸大軍存活著,粗略一數,竟還有近五百名之多。
  顯然,這些都是異獸大軍中的高手,否則必然早已死透徹了。
  不過這個數目,卻令白尾王的臉色難看之極,將近兩千名麾下,如今居然在短短不到一盞茶時間里,就損失掉一千多名!這種慘重損失,令得他心都揪了起來。
  而殷妙妙和江逐流則都暗自松了口氣,大陣破了,還有數百異獸活著,那么白尾王自然不敢再對付他們。
  “快看,就是那個三界土著!”
  “殺!殺了他這個卑鄙的雜碎!”
  “殺!”
  這時候,煙塵彌散,視野變得清晰,在那原本是大陣的中央區域,正立著一道峻拔的身影。
  看見他,那僥幸存活的數百頭異獸登時眼睛紅了,發出一聲聲憤怒咆哮,都不用吩咐,就悍然沖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殷妙妙和江逐流也是看見了陳汐,一想到剛才被陳汐算計一把,差點引起白尾王對他們報復,兩人心中就涌出一抹恨意。
  不過他們并未動手,別人不清楚,他們可是一清二楚,陳汐在第一輪考驗中,可是躋身第九名之位,比那左丘寅都高出一頭。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又怎可能以身冒險。
  最重要的是,他們一個排名在二百七十八名,一個排在二百一十五名,和陳汐相差懸殊,這種差距哪怕他們不愿意承認,也不得不接受。
  幸好,他們這邊還有白尾王!
  這可是實力堪比青云總榜前十的存在,再配合他們兩人,以及那遠處的數百名宙宇異獸,足夠對付陳汐了。
  就在殷妙妙和江逐流心念紛飛之際,陳汐那邊,已展開了殺戮!
  他身影峻拔,衣衫獵獵,步伐輕松而從容,孤身行走異獸大軍包圍中,卻仿若在自家庭院中散步一般。
  噗噗噗……
  可在那些宙宇異獸眼中,眼前這個三界土著就像一柄劍,一柄鋒芒無雙,無堅不摧的無上兇兵!
  他自始至終都并未動手,可渾身彌漫出一縷縷鋒利、肅殺、凌厲到極致的劍氣,飄散在空氣中,化作如夢一般朦朧的雨絲,擴散八方。
  然后,一頭又一頭沖殺上來的宙宇異獸倒下,被切割成一塊塊碎肉,血雨飆射,慘嚎震天。
  遠遠望去,身處異獸大軍包圍中的陳汐,就仿似一柄通天利刃,狠狠在異獸大軍中碾壓而過,硬生生撕裂出一條血光飛舞的白骨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