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151 太乙青蓮

白煞罡斗大陣,一座以七十二柄仙劍為陣旗,以一件玄靈階上品仙劍為陣基,布置而出的殺戮大陣。
  此陣一成,能夠溝通星辰之力,降臨白煞之氣,震魂殺身,霸道絕倫。
  此時,看著那大陣成型,將左丘寅等六十余人困在其中,陳汐唇角也是泛起一抹輕松之色,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早在追殺左丘寅時,陳汐就已開始著手準備陣旗,先是反復推演,將一柄柄仙劍重新祭煉,篆刻上無數復雜符紋,而后又開始著手布局,思索該如何將左丘寅等人一網打盡。
  這幾天來,他時時刻刻綴在左丘寅等人身后,不時放冷箭騷擾其心魄,消磨其斗志,為的就是在這一刻,麻痹對手,而后引敵入甕。
  顯然,陳汐成功了。
  不過他也為此付出了不少代價,畢竟“箭道”雖強,可對心魂之力也是消耗極大,令得他體力也是隱隱有些吃不消,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遠處傳來一陣驚怒叫聲,那是被困在大陣中的左丘寅等人所發出。
  陳汐不再遲疑,身影一閃,已是如同一抹鬼魅般,朝那大陣靠近而去。
  錚!錚!
  與此同時,在陳汐手中,弓弦連續開張,其聲如長風掠谷,穿金裂石,其箭如閃電撕空,流光飛濺。
  下一刻,那大陣中猛地傳出幾道慘嚎,然后一道道紫色長虹破空而去。
  “死了三個……”
  陳汐皺眉,有些不滿意,他很清楚,那座“白煞罡斗大陣”布置的太過倉促,威力有限,困不了左丘寅等人多久。
  所以,他必須抓緊一切時間,去獵殺更多的對手。
  錚!錚!錚!……
  一時之間,蒼勁清越的弓弦之音此起彼伏響徹,劃破蒼穹,涌入那大陣之中,宛如索命的利刃,欲要緝拿魂魄,鎮壓地獄。
  而那大陣中,則不時響起怒吼聲、慘呼聲、咒罵聲……還伴隨著一道道刺耳轟鳴的爆炸之音,震蕩在整片天地。
  ……
  “白光沖霄,煞氣降臨,那里有大戰發生!”
  極遠處的地方,一群人霍然抬頭,遙望遠處蒼穹,為首之人粗眉如墨,身姿健碩,隨意一立,仿若主宰山河、掌握蒼生的霸主一般,透著一股睥睨乾坤的大氣魄。
  “滄海大哥,該不會是左丘氏的族人遇襲了吧?”
  在那霸氣橫生的青年背后,還跟隨著六十余名同伴,此時其中一人低聲說道。
  “走,去看看,左丘氏可是忍痛割愛,在道皇學院中讓給咱們姜氏一個首席教習的位置,禮尚往來,咱們自應當照拂他們一二。”
  那為首青年毫不遲疑,揮了揮手,帶著眾人徑直朝遠處趕去。
  姜氏!
  滄海大哥!
  這青年赫然就是那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姜氏年輕一代中的領袖人物——姜滄海!一個在第一輪考核中排名在第六位的強者!
  而在姜滄海身后的那群人,自然皆都是姜氏子弟。
  ……
  “哼,若非咱們龍界有不少老古董在道皇學院任職,我才懶得搭理那什么狗屁左丘氏。”
  另一個方向上,正有一道道神虹撕裂黑夜,飛馳而來,仔細看去,那一道道長達萬丈的神虹,赫然是一頭頭龍!
  紅龍、紫龍、藍龍、玄霜巨龍、黑鱗蠻龍……足足有二十余頭!
  而那為首的一頭巨龍,則渾身宛如琉璃,清靜剔透,滿身的龍鱗上折射出蒼涼、浩渺、神圣、宏大的氣息。
  那赫然是一頭龍族中的皇者——純血蒼龍!
  顯然,這頭蒼龍必然是那來自龍界的領袖人物敖無名!
  此次龍界前來參加道皇學院考核的子弟,約莫有二十余個,而這敖無名便是其中的領軍人物,他血脈高貴純凈,乃是龍中皇者,實力自也驚人之極,在第一輪考核之中,排在第五之列。
  “無名大哥,莫非是咱們龍族中的某一位老古董和左丘氏的長老交好,所以囑咐咱們前來協助那些左丘氏子弟的?”
  一頭鱗片赤紅如燃,鮮艷透亮的紅龍搖頭擺尾問道。
  “差不多,左丘氏許諾,事成之后,會歸還咱們龍界的一件圣物——黃金龍魄,你們也知道,咱們龍界在道皇學院中任教的一位老古董,正是黃金龍族出身,他老人家吩咐的事情,我也得照辦了。”
  敖無名甕聲甕氣解釋了一句,聲音中卻是有一些不滿,好像是若非逼不得已,他也是不情愿去管這件事。
  “咦,快看,那里白光沖霄,似有戰斗發生!”一頭玄霜巨龍驚訝道。
  “走,去看看!”
  敖無名吩咐一聲,龍身一擺,就俯沖而去。
  ……
  “咱們聞人氏看似和左丘氏勢力相當,但論及底蘊,終究差上左丘氏一截,別小覷這種差別,有可能就是仙王和半步仙王的差距一樣。”
  一群青年男女稱作一艘寶船飛馳于半空中,速度極快,一瞬千里,近乎瞬移,明顯是一件宙光級珍寶。
  而膽敢在十方血地中的天空中肆意飛行,顯然證明這一群男女并不畏懼被其他人偷襲了。
  “這次前往協助左丘氏的子弟,也等若是為咱們聞人氏和左丘氏之間結一段善緣,對咱們進入道皇學院都有不少益處。”
  那站在船首的一名瘦削白衣青年,淡淡說道,“畢竟,若是論及在道皇學院中的影響力,就是在上古七大世家中,也極少有能夠和左丘氏相比。”
  這青年名叫聞人梟,是聞人氏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在第一輪考核中排名第十三位,也是一個極為了不得的強者。
  在他身后的一種青年男女,約莫有四十余人,自然皆都是來自聞人氏的精銳子弟。
  “等你們進入道皇學院,就會明白上古世家為何會是上古世家了,絕非是浪得虛名。”聞人梟說到這,便不再多言。
  而他身旁的一種男女,神色皆都變得認真許多。
  “咦!前邊有戰斗發生!是左丘氏的族人!”
  一名青年突然道,他眼瞳中泛著金光,似刀似劍,噴吐出一縷縷凌厲無匹的光澤,正是一種天賦法門——破障金瞳。
  “快走!”
  聞人梟眼眸一瞇,全力驅動寶輦,化作一抹流虹,倏然消失于空中。
  ……
  ……
  如果從十方血地中的蒼穹最高處俯瞰,就會發現,在那“白煞罡斗大陣”的東南、西北、正西方向,皆都有著一股股強大的氣息飛馳而來,氣勢洶洶,速度快逾閃電。
  而此時,陳汐已獵殺了將近十二名左丘氏子弟。
  他挽起大弓,正準備繼續,心中卻猛地一跳,霍然抬頭,眉心神諦之眼中彌漫億萬烏光,衍化出各種景象圖案。
  “這么巧?”
  陳汐皺眉,看了看那將近崩潰的“白煞罡斗大陣”,又看了看四周,最終還是收起大弓,果斷閃身離開。
  獵殺十二名左丘氏子弟,其中有九個在瀕臨絕境的那一刻,主動激發了紫綬星章,令得陳汐并未獲得其身上星值,而其余三人身上的星值,則被陳汐悉數獲得,總計一千四百余個。
  加上他原先已獲得的,如今的星值已達到了一萬零九百三十二的驚人數字!
  嗖嗖嗖……
  就在陳汐剛離開,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全都圍攏在了那白煞罡斗大陣旁邊。
  “姜氏?”
  “聞人氏?”
  “龍界?”
  那三方勢力的子弟甫一見面,都是一愣,略一寒暄,登時明白大家都是來協助左丘氏的,倒也沒有引起什么糾紛。
  只是相互戒備卻是不可避免的,畢竟這是十方血地,彼此都是競爭對手,就連同門師兄弟都可能相互廝殺,他們又怎可能疏忽大意了。
  很快,在他們的幫助下,左丘寅等人脫困而出。
  看著狼狽不堪的左丘寅等人,無論是姜滄海、聞人梟等人,還是敖無名等龍界之輩皆都暗暗心驚不已。
  只是一個陳汐而已,竟把左丘氏族人打壓成這般模樣,這哪能不讓人吃驚?
  當然,他們才不會認為左丘寅都是弱者,否則也不可能進入第二輪考核之中,并且安然活到現在。
  所以倒也沒人出聲去嘲笑左丘寅他們。
  左丘寅的臉色很難看,陰沉鐵青無比,就在剛才,他們又損失了十二名子弟,如今他身旁僅剩下了四十余人。
  相較于剛抵達十方血地時的七十六人,他們已損失了將近一半的力量,這等損失,足以稱得上是慘重之極。
  “多謝各位相助了。”左丘寅深吸一口氣,強者按捺下心中波瀾起伏的情緒,朝四周拱手道。
  “不必客氣。”
  姜滄海揮了揮手,云淡風輕。
  “寅兄,那小子在哪里?我等此來已接到命令,自當全力協助你們,獵殺那名叫陳汐的年輕人。”
  聞人梟口吻親和,一副同仇敵愾的模樣。
  “哼!快點說吧,速速完成任務,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相較于姜滄海和聞人梟,那敖無名卻是表現極為冷漠,他已化作人形,豐神俊朗,氣質孤傲,一副藐視眾生的睥睨之色。
  左丘寅倒也清楚,這就是龍族的秉性,骨子里都傲慢之極,自認血統高貴至上,天生有一種濃濃的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