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157 凌波而行

當十方血地中響起那一道晦澀的意念時,道皇學院前的廣場上,那一座浮光仙壁的表面也是泛起一圈金燦燦的漣漪。
  漣漪消失之后,整座浮光仙壁上的名字,登時變成了七百個。
  不過,眾人對此并不驚訝,因為距離第二輪考驗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天時間,按照往年的慣例,這時候的確已到了分出淘汰名次的時候了。
  真正令人驚訝乃至震撼的是,那浮光仙壁第一名的位置,如今已不再是來自佛界的天生佛子真律,而是……陳汐!
  換而言之,原本排名在第三的陳汐,一躍超過前邊的姬玄冰和真律,一舉奪得了第一的名次!
  這一切的變化,就發生在那一道晦澀的意念產生之前!
  當時的情景很突兀,出乎所有人意料,原本排名第三的陳汐,擁有著五千一百多的星值,可就在轉眼間,他的星值開始急劇變化。
  每一次變化,星值都會一下子提升三百到五百之間,而這種變化足足持續了十次!直至最后,他的星值已積累到八千三百一十九個。
  換而言之,就在那極短的時間中,陳汐的星值一下子增加了三千二百余個!
  這等變化,已足以堪稱是驚世駭俗!
  就連如今被擠入第二名的佛子真律,現在所擁有的星值才六千七百多個,比之陳汐,相差了一千六百之多。
  若非親眼所見,在場所有人都差點不敢置信了,也正因如此,才顯得這種震撼力對他們的心靈造成了何等大的沖擊。
  甚至,在陳汐的名字登頂第一名之際,整個廣場上瞬間鴉雀無聲,落針可聞,連半空中主持考核的半步仙王級存在王道廬,在那一剎那也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呼吸都為之一窒。
  也正因如此,當浮光仙壁上的名字煥然變化,當得知淘汰名額已經沒有了的時候,人們反而沒有那么驚訝。
  因為他們所有的心神,都被那排名第一的名字給占據了!
  陳汐!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再小覷這個名字。
  當然,此時此刻,絕大多數人也是都已看出來,陳汐的星值之所以變化如此之快,必然和左丘氏有關。
  因為就在陳汐星值連續變換的時候,那浮光仙壁前一百名的位置上,也有一些名字連續變換,最終暗淡消失。
  他的星值變幻了十次,浮光仙壁前一百名上的名字就消失了十個,而最耐人尋味的是,那十個名字皆都姓左丘!
  這一切都讓人們清楚,陳汐是獵殺了十名左丘氏子弟,才令得星值變化如此之快,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原本左丘氏欲要獵殺陳汐,反而被他獵殺了十人……
  但不管如何,陳汐所取得的一切,都和左丘氏有關,這已是不爭的事實。
  “唉,得罪了左丘氏,看似取得了眼前的無限風光,但以后他的處境只怕就不妙了。”
  意識到這一切,有人不禁為前途陳汐擔憂。
  “哼,這是考核,難道只允許大勢力子弟獵殺他人,就不允許他人獵殺大勢力子弟?那這一場考核還有什么意義?我倒是覺得,陳汐做的并沒錯。”
  有人為陳汐打抱不平。
  “左丘氏想報復陳汐?開玩笑,這等天驕人物,進入道皇學院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有了道皇學院庇護,左丘氏再牛,也只能忍下這口氣!”
  有人不以為然。
  “你說的倒也不錯,但別忘了,左丘氏在道皇學院中可也有著一定影響力,雖沒辦法在明面上處置陳汐,可暗地里動一些手腳,誰又能知道?”
  有人依舊憂心忡忡。
  總之,無論如何,起碼這一切都表明,這一刻的陳汐成了全場所有目光的焦點,單單是這一份榮耀,已足以令他的名字震動仙界,被仙界億萬眾生所熟知!
  “去,打探一下這陳汐究竟是何人,若能將其挖來咱們萬俟氏,任何要求我統統答應!”
  “很有趣的年輕人,來自南梁仙洲么?那里可沒有多少厲害的勢力,像這樣的年輕人,正是咱們姜氏最需要的!”
  “去查一查這陳汐的來歷,千萬不能被其他勢力搶先了!”
  而對陳汐的表現,一些頂尖勢力的大人物在這一刻的表現出奇一致,紛紛囑咐族人,欲要不惜一切代價去拉攏陳汐。
  畢竟,這陳汐僅僅才玄仙初境,而且來自南梁仙洲,可謂是沒什么根基,像這樣的天驕人物,若能收為己有,從長遠來看,無論付出多大代價都是值得的。
  “小姐,這位陳汐公子可著實了不得啊。”一名老者笑瞇瞇說道。
  “那是當然,我早就知道他肯定比其他人都厲害。”木靈朧唇角泛起一抹驕傲的弧度,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
  “可是……我怎么聽說君臨少爺和這陳汐關系并不融洽?”老者話鋒一轉,突然說道。
  “我堂兄哪里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太驕傲,眼睛都長腦門上了,當初看不起人家陳汐,還把人家當叫花子打發,真是可笑,算了,不提他,掃興。”
  木靈朧揮了揮手,很不耐煩聽到木君臨的名字。
  “老伙計,現在感受如何?”鐵秋雨傳音給王道廬,一張老臉笑成了花。
  “哼!”
  王道廬哼了一聲,神色不動,心中卻是嘆息不已。
  哪怕他不愿在鐵老頭面前低頭,也不得不承認,這陳汐的確是個了不得的怪胎,一想到自己曾有機會收陳汐為親傳學生,他心中實則也是有些后悔的。
  但在表面上,王道廬卻不會表現出來,只是淡淡道:“小時了了,大未必佳,若他能成為又一輪驕陽人物,或許我會親自跟你道歉,但現在……還是等三輪考核結束之后,再說吧。”
  “還這么嘴硬!”鐵秋雨呸了一口,臉上卻是得意洋洋,陳汐能過做到這一步,已經讓他很滿意了。
  在場之中,唯獨左丘珂等一眾左丘氏族人臉色陰沉難看,他們都能夠清楚感受到,伴隨著陳汐的名字躋身第一名位置,周圍頓時有一道道異樣的目光朝他們這般掃視而來。
  目光中有戲謔、玩味、嘆息……讓他們渾身都一陣不自在,臉色變得愈發難看。
  “這該死的小東西!”
  左丘珂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都隱隱快要控制不出自己情緒,眉宇間盡是凜冽的煞氣。
  “看來,只有請咱們左丘氏在學院中的大人物出手了……”
  一旁,一名灰衣老者輕嘆了一口氣,道,“不過這樣一來,針對那小子的行動,只能在暗地里進行了,畢竟,那是道皇學院,有些忌諱,咱們左丘氏也是不能碰觸的。”
  “來日方長。”
  左丘珂深吸一口氣,神色恢復了幾分平靜,聲音卻是變得愈發淡漠,“若他以為進入道皇學院,就可以安全無憂,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
  “咦!那浮光仙壁上每個子弟的星值都開始暴漲了!”
  “開始了!終于要開始了,到了這時候,十方血地中的異獸、異族已是被屠戮殆盡,能夠賺取星值的唯一途徑,就是彼此廝殺!”
  “不錯,如此一來,賺取星值的數目就會變得極為驚人,畢竟,能堅持到現在的弟子,所賺取的星值起碼都在三百個之上,換而言之,只要獵殺一名競爭對手,最少都能獲得三百星值!”
  “怪不得,那前七百名中,也是有不少名字暗淡下去,雖沒有消失在浮光仙壁,但想必已是被淘汰出了十方血地了。”
  “這才是真正的角逐,我很期待,佛界、仙界、凰族、龍界的頂尖強者對決,那時候才是星值變數最大的時刻!”
  “你們說,如今位居第一的陳汐,能否堅持到最后?”
  “只怕很難了,畢竟這第二輪考核的最后階段,可都是群體之間的對抗,而他只是孤身一人,先天上就處于劣勢。并且他如今擁有的星值眾多,已擁有八千之數,只怕早已成為別人眼中的香餑餑了……”
  “唉,說的不錯,這時候的陳汐,就好比一個驚天寶藏,想不讓人垂涎都難,其處境必然是‘八方皆敵’!”
  那浮光仙壁上,每一名參與考核的名字后方,星值都開始產生急劇變化,瘋狂滋長,與此同時,也有不少名字逐漸暗淡,顯然是被其他人給獵殺。
  而在眾人眼中,在這第二輪考核的最后階段,擁有八千多星值的陳汐,必將成為其他子弟角逐的香餑餑。
  就好比群雄逐鹿,而陳汐就是那一頭“鹿”!
  ……
  對于外界的一切,陳汐并不清楚,他此時正追蹤在左丘氏離開的方向上,神色沉靜,眉心的神諦之眼映現著四周的一切變化。
  如今雖沒有辦法將左丘氏子弟徹底淘汰出局,但只要獵殺他們,同樣可以獲得大量的星值,陳汐自然不會就此罷手。
  當然,陳汐并不清楚,他如今的星值數量,已在所有參與考核的弟子中位居第一,他只是很簡單地認為,星值,自然多多益善。
  一個時辰后。
  陳汐突然在一片峽谷前駐足,眉心豎目流溢出一抹冷冽幽邃的光澤,將千里之外的一切纖毫畢現地映現在腦海之中。
  旋即,他唇角浮起一抹古怪的笑意,左丘氏那些子弟,居然被截了下來,似乎有人也要獵殺他們……
  ——
  ps:說幾件事,1,昨天我沒斷的,只是2章更新放在了凌晨,這個在“作者的話”里有交代,在電腦上可以看到,所以罵的最好別罵了,我會拉黑。
  2,斷更是我最忌諱的,也堅持很長時間都沒有斷更過,真正追書的兄弟都懂。
  3,今天去群里拉月票,結果沒人搭理我,大家可能沒法理解那種感覺,總之,我心情難免有些郁悶,也只能在這里求一下月票了,拜托~
  4,明天4更。
  5,狂x童鞋,別哭~
  6,ps編·輯不讓放章節末尾,但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昨天和今天的事情,所以冒險發了。